第三百六十八章 蠢蠢欲动


  二更,求粉红。

  ***………………***

  县丞,是正八品的官职,是一县除了知县以外的第二把手,也被rén称作二堂。大明朝的规矩,规模小的县,还不设县丞,只有超过两千两百户rén口,富裕且事务多的大县,才会设县丞一职。

  县丞虽只是八品,但是在庄户rén家眼里,已经是不小的官了。俗语说的破家的县令,庄户rén家也许不知道什么将军、尚书、御史是多大的官,但是他们的眼睛里,知县和县丞是很大的官。一般rén尊称知县为老父母,而尊称县丞为父母。作为一方的父母官,知县和县丞的手里直接掌握着百姓的生死。

  先是捐了监生,这紧接着又有了实缺,任一方的父母官,这在连家,真是鸿运当头,祖坟冒青烟的事。

  连老爷子让周氏拿出钱来,打发rén去镇上买酒买菜,又将一大家子rén都召集在一起,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连守信这一家已经分出去另过的。

  走进老宅的大院,连蔓儿就感觉到了喜气。她们走进上房的时候,屋里面已经坐满了rén。

  “老四,坐到这来,坐你大哥跟前。”连老爷子见连守信带着张氏和几个孩子来了,就笑着招呼道。

  连守rén从秀才、到监生,现在又做了官,又是长子,他的地位在连老爷子心目中,是无法动摇的。连守信虽然不能和连守rén比,但也是在十里八村建立了威望。是个成功的庄稼rén。所以在连家的兄弟中,连守rén居首,连守信稍微次之,却也排在连守义和连守礼的前面了。

  连守信答应了一声,并没有按照连老爷子的指示,往连守rén身边坐,而是离着连守rén稍微远一些。坐在了连守礼的旁边。

  张氏带着连蔓儿几个,就在炕梢的炕沿上坐了,正挨着赵氏和连叶儿两个。

  “海龙上次来。说是不日就能帮我补上实缺。当时不只爹你不相信,就是我,也不敢相信。谁不知道。这捐监生,是没有门路不行。要实缺,就不是shá样的门路都行。不只要有门路,也要这履历、文章得了上官的赏识,要真才实学,这才能轮到实缺。”

  连守rén盘着腿,坐在炕头上,说话的时候,还打着手势,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味道。

  连家上房东屋的炕头。历来是一家之主连老爷子专属的坐席。以前就是连守rén,也就是在炕头的炕沿上坐一坐。而现在,连老爷子坐在炕头的炕里,连守rén就挨着他,也坐在了炕头上。

  “谁不知道我爹有才干。就是这些年,运气不好。现在好了,终于熬出来了。以后,就看我爹大展拳脚了。”连继祖坐在炕沿下的椅子上,笑着道。

  “……这是宋家娶咱花儿的时候,答应了咱们的。花儿在宋家。哪天不催个三四遍,就是临盆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这件事。花儿给他宋家添了千金,宋家老夫rén高兴,看重咱花儿,这才多加了把劲儿。这也是咱花儿的体面。老爷,咱们可总算熬出来了……”古氏嘴角含笑,眼角却是湿湿的。

  泪是真泪,笑也是真笑,与★■叨着这件事。花儿给他宋家添了千金,宋家老夫rén高兴,看重咱花儿,这才多加了把劲儿。这也是咱花儿的体dāozhezhèjiànshì。huāérgěitāsòngjiātiānleqiānjīn,sòngjiālǎofūréngāoxìng,kànzhòngzánhuāér,zhècáiduōjiālebǎjìnér。zhèyěshìzánhuāérdetǐmiàn。lǎoyé,zánmenkězǒngsuànáochūláile……”gǔshìzuǐjiǎohánxiào,yǎnjiǎoquèshìshīshīde。

  lèishìzhēnlèi,xiàoyěshìzhēnxiào,yǔ○刚从宋家回来的时候,那种硬撑出来的笑,很是不同。

  “宋家办事挺有意思的。”连蔓儿就道,“上次给大伯捐监生也是,提前shá信儿都没有,哐当一下子,就拿来执照了。这次也是,大伯娘去看花儿姐,在宋○★家待了有半个多月没,宋家也是一点信儿都没透。大伯娘这回来也没几天,这上面的文书就下来了。”

  “你这孩子,说着话是shá意思?”连守rén就不高兴了,立刻沉下脸道。

  “蔓儿一个孩子,▲◆想到shá说shá。老大,你以后要做官了,这个涵养,你得有。”连老爷子就打断连守rén的话,说道,“这个事,依我看,宋家他是帮忙活动,可这毕竟是官府的事,不是宋家说了算的,有些事,宋家也不能就提前未卜□先知。官府下来文书,走的那是驿道传送,肯定比他们送信shá的要快。”

  “老太爷这话说的有见识,就是这么个理。我在宋家的时候,花儿女婿还跟我说过这些来着。就是他那话,说的太文,我不太懂,回来就没说。老太爷说的就透彻,我一听,就明白了,和花儿女婿说的是一个意思。”古氏笑着道。

  “爹,我也不是怪蔓儿说的话。现在,咱们家可不是shá庄户rén家了,该有的规矩,咱也该有。咱这说话,她一个小丫头就随便插嘴,别说官宦rén家,就是平常rén家,这也不像话。”连守rén就说道。

  “大哥,我们就是平常rén家。”连守信kāi口道。他说的我们,自然是指自己的一家六口。

  “他□大伯说shá规矩,我还听说有规矩,家里商量事,女rén不能插嘴。他大伯娘不还一样说话?咋就说我们蔓儿。照说,我们蔓儿还小,shá规矩,也还先规矩不到她身上。”张氏也kāi口道。

  连蔓儿坐在那■,听着连守信和张氏维护自己,心中难免得意,嘴角就翘了起来。

  连守rén和古氏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从前,连守rén还是秀才时,说什么话,连守信从来都是恭敬地听着。而一大家子在一起,干活就是张氏在前头,说话,就没张氏kāi口的余地。

  现在,连守rén是即将赴任的县丞,古氏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夫rén。这连守信和张氏反而胆子大了,就这么当着面驳斥他们。

  连守信和张氏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惧怕,想尽办法巴结他们吗?

  简直是岂有此理,现在不把威风立起来,以后这连守信还不得翻了天!

  连守rén就要发作,连老爷子突然干咳了几声。

  “没忘了让三郎买香吧?”连老◇爷子冲着周氏问道,“一会好好拾掇拾掇,得给祖宗上柱香,把这个好消息捎过去。老四,这都下晌了,你们就别去忙别的了。一会菜买回来,老四媳妇就帮着做饭,晚上,咱这一大家子rén好好地聚一聚。”

  “◎好。”连守信点头答应。

  ……

  乡村中,消息传递的速度,总是特别的快。一会的工夫,就有rén纷纷上门道贺。不需要待客的rén,就都先回了自己的屋子。

  西厢房里,连守信一家六口刚在炕上坐下,连守礼、赵氏就带着连叶儿跟了进来。

  连守信和张氏忙招呼这一家三口坐下。

  “老四,”连守礼坐在炕沿上,就冲着连守信kāi口道,“大哥要去河间府做官,我看二哥那个意思,是要一家子都跟去。刚才叶儿听见二哥和二嫂商量,说是怕大哥不肯带他们,要让爹和娘也一起跟去,他们才好去。”

  “嗯,”连叶儿就点头,确认这是她听到的。“还有秀娥嫂子也跟着商量,说是他们都要跟去,要去发财、享福。”

  连蔓儿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些rén都要去发财、享福,那rén家河间府太仓县的百姓怎么办!

  “爹和娘,还有二哥他们都要去。我……我是不想跟去。”连守礼就道。

  “shá发财、享福shá的,我们不敢想。就有间屋子住,再有几亩地,孩子他爹把手艺学成了,我们靠这两只手吃饭,稳稳当当的,比shá都强。”赵氏就道。

  “以前我们说分家,我爷总不让我们分▲。现在他们都要走了,不知道多少年才回来。兴许就不回来了。我们又不跟去,不分家也是分家了。”连叶儿道。

  “三哥你的意思是?”连守信看着连守礼。

  “老四,我想在大哥他们走之前,干脆,就把这个家分清楚吧。把我们单分出来就行。”连守礼道,“以后咱爹娘跟着大哥,肯定有好日子过,咱也不用跟着操心,这些年,咱能做的也都做了。把我们三口rén分出来,shá都不影响。”

  连守礼一家的意思,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分出来另过。

  “三哥,那天大哥捐了官,你就提分家,爹说的那些话,三哥,你还记得不?现在分家,你们可shá好处都没有,这些年,也都白贡献了。要是不分家,那就不一样。”连守信想了想,就说道。

  “老四,我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吗。我就是个庄稼rén,shá大富贵shá的,我也享不了。”连守礼说着话,赵氏就跟着点头。

  “贡献shá的,你还不是和我一样。你咋想的,其实,我就是咋想的。那贡献shá的,就当是咱还了爹和娘了。这以后,我们就都给自己个干了。”连守礼道。

  连守礼是个老实rén,话说的非常实在。

  “三哥,你要想清楚了。那这事,我就支持你。”连守信道。

  “老四,我就等你这句话。到时候,还得你帮我说说,我嘴笨。”连守礼道。

  “蔓儿姐,这次,你一定得帮帮我们。”连叶儿就拉着连蔓儿的手,央求道。

  “嗯。”连蔓儿郑重地点头。

  上房西屋

  “老四这是手里有俩钱,他胆子就肥了。敢当面顶撞我了,要不是老爷子拦着,我今天就不能饶了他。”连守rén指手画脚地道。

  古氏嘴角含笑,眼神中满是算计。

  “老爷,老四就是个蠢rén。这个时候,不好好来巴结咱们,这天下,还有比这更蠢、更笨的吗?跟这样的rén,咱根本就犯不着生气。老爷,咱有两件要紧的事,得赶紧商量出一个章程来。”

  ***………………***

  送上二更,求粉红鼓励。(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