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古氏回来了


  二更,求粉红。

  ***………………***

  “英子出事了?”连蔓儿微微眯了眯眼睛,“婶子,英子出了啥事?”

  “春柱媳妇,你刚才不shì说shì王举人家吗,咋又说shì英子?”张氏也忙问。

  连蔓儿和张氏都想听春柱媳妇快点说下去,不过tā们关心的重点显然不同。

  “我那么说,shì因为,英子shì在王举人家出的事。”春柱媳妇就道,“怀大少爷娶媳妇,不shì从咱村里雇了好几个丫头帮忙吗,英子也去了。好像tāshì该在厨房帮忙,结果英子那丫头,也不知道shì咋回事,tā就跑人刚进门的怀大奶奶的屋子里去了,把人家yī只陪嫁的玉瓶给打碎了。”

  张氏和连蔓儿几乎shì异口同声地发出啊的yī声,只shì张氏的语气完全shì惊吓,而连蔓儿的语气,却带着那么yī点恍然的意味。

  看来,那丫头还sh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而且并没有隐瞒下来。而刚进门的怀大奶奶,就出手了。

  今天王家办喜事,别的地方英子都kě能到的了,但shì新娘子的屋子,连蔓儿不相信英子能去。英子并非王府的丫头,tā只shì被雇去帮厨的。那时候,tā和小七、连叶儿还说想看看新娘子,kě王幼恒能安排tā们吃酒席、听戏,对这件事却没办法。

  “听说啊,就那yī只玉瓶,就值三四百两银子。那还shì人怀大奶奶娘家的宝贝,几辈子传下来的。就shì有银子,都没处买去。”春柱媳妇这个时候又接着说道。

  “婶子,那怀大奶奶把英子咋地啦?”连蔓儿就问。

  “要说,人家这怀大奶奶那kě真不愧shì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人家身份、人品都贵重着那。说shì大喜的日子,要shì别的东西,tā都不计较,就这个玉瓶。实在shì太贵重了,tā自己都没法做主,就让人把英子先给关起来。”春柱媳妇就道。

  “这要shì搁别人身上,那立马就能把英子给打杀了啊。咱庄户人家。英子yī条命,都抵不上人家那玉瓶的价钱。那不shì刘家村有个小丫头,让tā娘给卖到城里,给人家做丫头,也shì摔坏了主人家的东西,那kě没这玉瓶值钱,就让那主人家打了yī顿板子。当天晚上就没气了。那主人家赏了口薄皮棺材,就把人给埋了。那丫头的老子娘啥话都不敢说,还怕人家要tā们陪那丫头打坏的东西钱那。”

  说到这里,春柱媳妇有些唏嘘。

  “这大喜的日子,这kě不咋吉利。”张氏就道,“英子那丫头,平时看着tā就有点心大。好好的,tā就干tā该干的活呗。tā跑人家新娘子的屋子里干啥去了?”

  “就shì这么说啊。”春柱媳妇道,“都疑心说英子shì想去偷东西,这就等着人家闲下来。要审tā。不过现在,也审不着了。”

  “这话咋个说?”连蔓儿忙问道。

  “不shì说把英子给关起来了吗。也不知道shì咋整的,英子那丫头还挺能够的,tā跑了。”春柱媳妇就道。

  跑了,shì因为害怕被罚吗?砸坏了新娘子的贵重东西,这样的人,王家竟然没有好好的看管tā,就让tā跑了?

  连蔓儿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刘老四两口子都让人给绑去王家了,听说,这两口子听说了英子做的事。yī个直接就吓厥过去了,另yī个当场就尿了裤子。这两口子shì怕人家让tā们赔钱。把tā们yī家大小捆巴捆巴,那点房子地都加上,也抵不上人家那玉瓶的yī个零头。”

  “英子跑了,tā能往哪跑。我估摸着呀,保不齐tāshì吓坏了。不知道在哪寻了短见。王家已经派出人去zhǎo了,咱村里也有人跟着去zhǎo了。”

  “tā有胆子跑出来,没那么容易寻短见。”连蔓儿就道。要寻短见,根本就不用跑的。

  “这谁知道那。”春柱媳妇就道,“英子那丫头,tāshì和花儿同岁吧,shì没花儿长的好看,kě也算的上shì中上等的人才。这要shì说亲■,咋地也能说个比tā们家强的。这孩子,kě算毁了。”

  …………

  第二天,连蔓儿就侧着耳朵,听外面的消息。

  王家的人和村里的人zhǎo了yī夜,都没有zhǎo到英子。大家伙★的看法都shì说英子寻了短见。刘老四两口子被王家放了回去,他们似乎吓破了胆,只说英子罪有应得,shì死shì活,都和王家没半点关系,还说,就shì英子活着,他们也要自己打死英子,省得tā丢人现眼。

  据说,那位怀大奶奶很shì伤心,还落了眼泪。说shìtā本不想重罚英子,要知道结果shì这样,当时就不关着英子了。玉瓶再怎么值钱,英子那也shì条性命。

  人人都夸怀大奶奶心善,还听说◆,王举人的太太很shì疼爱这个儿媳妇,从自家的箱子里搜罗出好多好玩的古董、玉器给了怀大奶奶。听说,王举人和太太还将王幼怀叫到屋里,教导了他约莫yī个时辰的工夫,要他要敬重、好好对待这个媳妇。

 ▲ 因英子而引发的事,最后大家伙几乎都忘了英子,反而shì怀大奶奶贤惠、人慈的名声被传了开来。王家也被赞为人义、宽厚,因为英子偷盗、打碎了贵重物件,自己畏罪潜逃,kě王家并没有因此而让英子的家人赔偿。

  当然,也没有人zhǎo连守信,让他出让旧铺子。

  连蔓儿家商量定了,还要和庙里再续yī年的租约,将旧铺子那几间房子继续充做仓库,并兼做洗衣服的门面铺子。

  从锦阳镇到山上这条路上,就属这几间门房和连蔓儿家现在的铺子的位置最好。除了这两处,若想开早点铺子,位置就差了些,而且还要新建房屋。有连记在,这么做显然投入大,而想要获得收益,也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能够竞争得过连记吗,甚至,有连记在,新建铺子,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但凡有些头脑的人都琢磨的出来,答案shì否定的。

  没有别的店来分散连记的客流,连记的生意那自然shì没的说,连蔓儿yī家也kě以少操不少的心。

  …………

  出了伏,节气上进入了初秋,但shì除了yī早yī晚,天气比以前凉爽了之外,其余的时候,甚至比伏天还热了几分。正午的时候,被太阳晒的久了,皮肤上会有轻微疼痛的感觉。天气炎热,空气却比伏天干爽,这就shì所谓的秋老虎了。

  古氏从县城回来了。

  连花儿生了。

  “shì个闺女。”古氏坐在上房的炕沿上,笑着对周氏和屋里的众人道,“这●kěshì他宋家孙儿辈的第yī个孩子,没看见宋老夫人听见花儿母女平安,欢喜的都掉下泪来了。赏赐下来给花儿补身子的东西,足足堆了两间屋,那还堆不下。又派人去庙里,请和尚念经,又给花儿母女两个点长明灯、祈◎福。这几天,kě把宋府上上下下都忙的脚不沾地,都shì为了花儿母女两个。”

  说到这,古氏似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笑意,呵呵地笑了两声。

  周氏就盯着古氏的脸,看了yī会,才发出哦的yī声。

  何氏和赵秀娥,就直白了许多。

  “老宋家,不就剩花儿女婿这yī条根了?头yī胎,花儿就给人生了个丫头,人家宋家的老夫人真能高兴?”何氏道。

  “生男生女,这东西kě邪性了,那都shì传下来的。我嫂子娘家村里就有这样的,当娘的就特能生闺女,结果tā家闺女嫁了人,也yī连三四个地生丫头。我娘shì先生了我哥,最后生的我,我姥姥也shì,我姨也shì,我这肚子,人家看了,也说肯定shì个小子。”赵秀娥道。

  古氏的脸色就有些不悦,何氏和赵秀娥这分明shì在膈应tā。尤其shì赵秀娥,分明shì说tā只能生闺女,蒋氏也只生了yī个闺女,那么连花儿自然也shì生闺女的命。

  “先开花后结果,这shì有说道的。”古氏就道,“宋老夫人也打发人给花儿和花儿女婿算过了,他们俩起码有四个儿子的命那。花要开的好,果子才能结的好。花儿生的这闺女,那kěshì个好兆头。宋家老夫人说,等花儿出了月子,就要接了小孙女亲自抚养那。”

  即便周氏yī直不言语,何氏和赵秀娥冷眼嘲讽,古氏只说连花儿生了闺女,宋老夫人和宋海龙shì如何的欢喜,如何的宝贝连花儿母女两个,直说的天花乱坠。

  “老大媳妇,去后院间点白菜,给鸡剁了吃。没听见外面鸡叽叽喳喳,饿的直叫唤吗?”周氏朝着古氏挥了挥手道。

  古氏正说的起劲,见周氏这样,也只能下炕出来干活。

  后院的菜园子,当先shì两菜畦的旱黄瓜,旱黄瓜的秧子已经长的很高,架子也搭好了。再往北,就shìyī菜畦yī菜畦的白菜,如今的白菜苗已经有半尺来高,白菜苗种的密,要间苗。连家上房,这些间下来的菜苗,都shì喂鸡的。

  古氏招呼了蒋氏yī起到后院。

  “刘老四家那个英子shì咋回事,tā咋跑县城去了,还zhǎo上了花儿?”瞧着四下无人,古氏脸上的喜色顿时被忧色所取代,tā压低了声音,问蒋氏道。

  ***………………***

  送上二更,求粉红鼓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