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崭露头角


  “这块地有几分?”一gè年长的官员,就捻着有些花白的胡须问道。

  “刚刨开的这一块,大概有三分地。”连màn儿就道。他men已经刨开的shì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这整片的地瓜地,大约shì有九分地。

  “就三分地?”那官员似乎不信,又追问了一句。

  “大人,没错的,就三分,只少不多。”连màn儿就道。

  “去丈量一下。”沈六就对身边的几gè随从道。

  也不知那随从怎地就随身带了尺,真的就进了地瓜地,开始丈量起来。

  “回大人,shì二分九厘挂零的地,整片地瓜地,shì一亩二分。”那随从丈量完了之后,回到地头,叉手向沈六汇报。

  立刻,地头上的惊叹声响成了一片。刚才站的略远的那些村民这时也不怕官了,都往前面拥挤了过来,多亏有随从的护卫挡着,要不然肯定就要“冲撞”了前面的官员men。

  三分地,就能收三百二十七斤的地瓜,那一亩地的产量,岂不shì要超过一千斤?一千斤,这shì什么概念。在辽东府,最有经验的庄稼把式,一年辛苦的劳作,一亩地能收上三百斤的高粱、或者糜子,那就shì丰收了。一亩地一千斤,相当于三亩多地的产量,这让人怎么能不激动!

  “能把这片地都挖开吗?”那年老的官员有些颤巍巍地问道,似乎shì亲眼看到刚才那些还不够,还要亲眼看到这一亩多地的整gè收成,他才能相信这高产的事实。

  地瓜的生长期shì一百天到一百二十天的样子,连màn儿家的地瓜已经长了一百一百一十天了,现在收获,也不算早。而且,她men本也打算就在今天,将全部的地瓜收了,并当场称重。制造一gè轰动的效果。

  众人亲眼所见,不用她men去说,肯定这地瓜就能推广开来。当然,向他家买地瓜做种的人也会更多。

  连守信就又带着人,进了地瓜地里开始刨地瓜,等将所有的地瓜都刨了出来,上称称重,一亩二分地。地瓜的总产量shì一千三百六十二斤挂零。

  “大人,这地瓜人能吃,地瓜秧子能喂猪。现在空出来的地,还能再种上一茬大豆。”连màn儿见那年老的官员颇懂农事。对此事的关切溢于言表,这句话就特意对着他说的。

  那官员正有些手舞足蹈,听了连màn儿的话更加兴奋。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兴奋过后,这老头终于意识到跟他说话的shìgè看样子才十来岁的小姑娘,就有些差异地问。

  “大人,你别看我年纪小,我也shì老庄稼把式了。我这都shì跟着我爹学的。”连màn儿就笑道。

  听连màn儿称自己为老庄稼把式,众人无不莞尔。

  “你men这不shì第一次种地瓜吗。◎就算shì你爹,怎么就能知道的这么多?”这老头就又问道。

  沈六在一旁,只任由他发问,也不阻止。连màn儿就知道,这老头在沈六跟前,应该shì受到信任的。她回话也就没有隐瞒。

  “大人◆☆,这地瓜shì我men家的叫法。这东西,在福州府叫做番薯。因为福州府有人种过,我men求来了,也学着种,所以才知道这些。”说到这,连màn儿就将地瓜shì从王家王幼恒那里得来的话,又说了一遍。

  五郎这时也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托了一份书札给沈六。

  “详细情形。已经写在书札中了,请六爷过目。”

  沈六就让人将书札接了过去,他打开书札很快地看了一遍,就递给了身边花白胡须的官员。

  “李老,你看看。”沈六道。

  李大人赶忙将书札接过去,从头到尾细细地看了一遍。连连地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太好了。”连说了几gè好字,李大人就抬起头来,问五郎,“这书札,shì谁写的?”

  “大人,这书札就shì我哥写的。”连màn儿就指着五郎,对李大人道,“我哥在镇上的私塾念书,明年就要参加童子试了。”

  “shì的,shì我写的,还请大人指教。”五郎又对着李大人行了一gè礼。

  一gè普通的庄户人家,出了一gè面对权贵不卑不亢,应付自如的小姑娘,已经不易,又有一gè不到弱冠的小书生,还懂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他menshì如何种植地瓜的方法写成书札上呈,这可实在令人惊叹了。

  “孺子可教,……后生可畏……”李大人捻须笑道。

  “大人,这件事依下官之见,还需速速上报朝廷。……虽说福建已有种植,但我等都没有耳闻,况且,这件事,在本府,还shì首例……”李大人就向沈六施礼,进言道。

  旁边的几gè官员也都跟着附和。

  “这shì地方下辖的事情,我不便插手。便交给知府大人与李大人吧。”沈六道。

  知府和李大人都忙推辞。

  “这事shì百姓禀告给六爷,也shì六爷因玉米一事才发现的,理应由六爷上报。我等不敢居功。”

  连màn儿就没在旁边继续听下去,而shì跑去帮着收拾地瓜。她不用听,也能猜到结果shì什么。

  自然shì沈六牵头,其他官员沾光。

  沈六要走,让人捧了一托盘的银子给连守信,又让人搬了两箩筐的地瓜,这才上车。沈六上了车坐下,不知想到什么,又让人掀起车帘,将连守信、连màn儿、五郎和小七几gè都叫到车前。

  “六爷有什么吩咐?”连守信恭敬地问。

  “嗯。”沈六的目光扫过来,在连màn儿的脸上略作停留,抬起右手,轻轻地转了转左手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

  “启程吧。”沈六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吩咐道。

  连màn儿几gè忙向后退开,车帘落下,隐去了沈六略有些幽深的目光。

  沈六的车队离开,连mà◇n儿一家赶忙往家里运送地瓜。地瓜还没完全运到家里,就有人带着银子上门了。

  第一gè上门的shì王举人,没错,shì王举人亲自来了,他要买地瓜。

  这让连守信有些发愁,不卖给他不好,可◇shì要卖,这地瓜能不能卖,应该卖多少钱合适,这都shìgè问题。

  “举人老爷,我menshì乡里乡亲,我爹娘常念举人老爷的人义,对乡亲照顾。我家这地瓜,如果shì能卖,举人老爷肯定shì头◇一份,这没说的。”出来送茶的连màn儿,就笑着说道,“只shì,这地瓜能不能卖,该咋卖,你得容我men点工夫,让我men先制定出gè章程来。”

  王举人听侄子王幼恒,还有家里的管事、仆役men▲◇一份,这没说的。”出来送茶的连màn儿,就笑着说道,“只shì,这地瓜能不能卖,该咋卖,你得容我meyīfèn,zhèméishuōde。”chūláisòngchádeliánmànér,jiùxiàozheshuōdào,“zhīshì,zhèdìguānéngbúnéngmài,gāizǎmài,nǐdéróngwǒmendiǎngōngfū,ràngwǒmenxiānzhìdìngchūgèzhāngchénglái。”

  wángjǔréntīngzhízǐwángyòuhéng,háiyǒujiālǐdeguǎnshì、púyìmen说起了连家的连màn儿,他自己,却算得上shì第一次看见连màn儿。见这小姑娘果然如传闻中所说的聪慧、利落,这话说的入情入理,对他又极尊重,又亲切,让人听着舒坦。

  “也好。”王举人就起身告辞,却将银子留了下来。

  连守信自然不肯,退让了几番,王举人就shì不肯将银子拿走,连màn儿想了想,就做主收了下来。王举人这才满意地走了。

  “màn儿,六爷走的时候,也没留gè话,这地瓜咱能卖吗?留下王举人的银子,这不太好。”连守信就道。他shì老实人,留了王举人的银子,如果到时候又不能卖给人家地瓜,他会觉得非常不安。

  “能。”连màn儿点了点头,确定地道。沈六若shì对他men收的地瓜有安排,走的时候必定有所示意。沈六什么都没说,那就代表,他men可以自己决定。

  这地瓜在辽东府或许他menshì独一份,但shì在福州府,应该已经有大面积的种植了。要在辽东府推广地瓜,单靠他men一家这一亩多地的地瓜,那当然不行,势必要从别处调运。

  他men能够自行决定如何安排这些地瓜,那首先,就不能忘了王家。因为王幼恒的关系,王举人家要买地瓜,那肯定shì要优先照顾的。

  至于这地瓜该怎么卖,连màn儿心中一动,就看向沈六给的那几封银子。

  “爹、娘,咱先看看这银子shì多少?”

  “银子就在那,跑不了,咱还shì先商量地瓜的事吧。”连守信道。

  “爹、不看这银子,咱没法决定地瓜的事啊。”连màn儿就道。

  “这银子里,它还有啥别的?”连守信诧异道。

  张氏和连守信就将银子抱过来,放在炕上,让连màn儿一封封地数了一遍。沈六给他men留下了 六封银子,每一封shì两gè大银元宝,一gè银元宝重十两。

  “一共shì一百二十两银子,咱那两箩筐的地瓜,有多重?”

  “一箩筐能有六十几斤,两箩筐加起来,也就一百三十四斤吧。”连守信估摸了一下,就说道。

  “咱就按一百二十斤来算吧,”连màn儿想了想,就道,“一百二十两银子,一百二十斤地瓜。”

  “那地瓜就核一两银子一斤?”连守信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连màn儿干咳了两声,在她前世,一开始地瓜并不值钱,后来随着粗粮的身价一直在上升,当然里面也有通、货、膨、胀的因素。不过,一两银子一斤地瓜,这价格shì有些离谱。

  沈六给的钱,不shì买,里面有犒赏他men的功劳的意思。

  那么地瓜的价格定在多少合适那?

  ***………………***

  先送上一更,十一月最后一天,非常需要大家的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