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商议


  第二天,吃过早饭,连蔓儿在铺子里照看了一会,就到后院,将昨天留的地瓜挑大个的拿出来,去井边用水洗干净。然后,她又去菜园子里,掰了两棒嫩玉米,又摘了些新鲜的蔬菜,都装在篮子里,打算去镇上看王幼héng。

  五郎和小七今天休沐,就说要跟着一起去。

  他们yě没套车,就提着篮子,走到镇上来。进了济生堂,王掌柜忙迎上前来打招呼,知dào他们是来看王幼héng的,就直接将他们领进了后院。

  “……少东家在书房读书。”王掌柜告诉连蔓儿几个。

  还是伏天里,济生堂的后院花木扶疏,书房窗下是用花砖围成的小小的花坛,里面一丛美人蕉正在怒放,窗台上摆放着三五盆粉的、红的月季和白的茉莉。

  王掌柜将他们领进书房,王幼héng手里捧着一卷书正在看,见他们来了,就将书卷放下,站起身招呼他们都身边坐。

  “送些点心,再将酸梅汤冰镇了送过来。”王幼héng又对王掌柜吩咐dào。

  王幼héng今天穿了一件淡紫色的夹纱直缀,头发简单地拢在头顶,只松松地插了一根白玉簪子,脚下是双千层底、棉绫面的便鞋。连蔓儿认出,那正是出自张氏之手。

  王幼héng看见了五郎手里提的菜篮子,就笑了。

  “怎么又送菜来了?”

  王幼héng住在镇上,这附近yě有他家的田地,但是没有菜地。不过有三十里营子的王举人,王幼héngyě不至于缺了菜吃。即便如此,每隔几天,或是连蔓儿、或是五郎和小七,就会送一篮子的鲜菜、或者鸡蛋、鸭蛋的过来。她家园子里有什么新鲜菜,王幼héngyě肯定是第一个吃到的。

  就比如说嫩玉米,现在身价这么金贵。但是送给王幼héng的,就一直没有断过。

  “幼héng哥,这次有好东西。”连蔓儿说着话,就先将玉米拿了出来。

  “蔓儿,我说过好几次了,这玉米你们还是留着卖钱吧,别总给我送。”王幼héng■就dào。

  “幼héng哥,你再说这话。我可就生气了。”连蔓儿就停住手,故意板了脸,对王幼héngdào。

  “好吧,是我不好。我再不说了。”王幼héng见连蔓儿这样。就笑着转了口风☆

  连蔓儿这才又笑了,又将几样鲜菜从篮子里拿出来,这才露出篮子底的几根地瓜。

  “幼héng哥,你看这是啥?”连蔓儿笑着让王幼héng看。

  “地瓜?!”王幼héng将手伸进篮子里,拿出一根地瓜来,放在面前仔细地打量,“还真种出来了。”

  王幼héng受连蔓儿的影响,yě将番薯叫做地瓜。

  “千里迢迢地给咱送过来,幼héng哥又写信又求人的。我们yě花了大力气,这地瓜当然得种出来。”连蔓儿就dào。

  “没错,这叫……有志者事竟成。”王幼héng就dào。

  “幼héng哥,你的学问,又进益了。”连蔓儿就学着鲁先生的强调,说dào。

  “你这小丫头,又来打趣我了。”王幼héng放下地瓜。伸出手指,虚捏了捏连蔓儿的鼻子。

  连蔓儿作势闪开,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就笑了。

  王幼héng、五郎和小七yě跟着笑了起来。他们经常这样笑闹,都觉得很有趣。

  王掌柜这时带着伙计送点心和酸梅汤进来,王幼héng就让他将连蔓儿送来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等王掌柜带着人退了出去,几个人才又都在桌案旁坐下。

  连蔓儿就将他们刨地瓜,发现地瓜产量极高。想要推广的事情跟王幼héng说了。

  “这是好事,我赞成。”王幼héng就点头dào。

  “幼héng哥,要把这地瓜在咱这一县,更大点说,再咱这一府推广开,咱自己个能做的有限。……幼héng哥。你看这件事,咱咋办好?”

  “这件事啊……”王幼héng低下头来,沉思了一会。

  推广产量高的作物,这是造福众多百姓的好事、大事。他对这件事,是持绝对赞成的态度。就像连蔓儿所说,如果是他们私人推广,速度会很慢,要更多的人受惠,将会有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而如果是由上至下的推广,就不同了。

  这就要他们将这件事向官员上报。

  大明朝注重农耕,推介、推广高产量的农作物,这是一件很大的功劳。

  如果真的要推广地瓜,那么连蔓儿一家是首功。但是,不用想yě知dào,真的层层上报上去,功劳肯定不会落在平民百姓的连蔓儿一家身上。而且要让推广的事情进行的更顺利,还要那么听取汇报的官员信任连蔓儿一家。

  王幼héng对玉米的事情,知dào的比别人多,因为连蔓儿没有可以隐瞒他,只是告诉他,跟他说的话,最好不要再和别人说。

  因为有玉米的事情在前,要推广地瓜,对连蔓儿一家最有利的办法,就是依旧去找沈六。

  但是连蔓儿没有这么做,而是来找他,而且让他决定这件事情。

  连蔓儿这是为了他着想。

  “蔓儿,这事,为什么不去找沈家?”王幼héng抬起头,看着连蔓儿,轻声问dào。

  “幼héng哥,地瓜这事,沈家的人都不知dào。我没跟他们说。地瓜本来是人送给王太医的,是幼héng哥你特意要来,给了我们。幼héng哥,什么朝廷、官府的事,我yě不大懂,不过我知dào,这地瓜的事要是成了,就是件大好事。……幼héng哥,你和王太医和我们不一样。这件事,要是有功劳,我想让幼héng哥去领。”

  连蔓儿说的比较直白。当然,还有一个考虑,她并没有说出口。她认识的最有权势和本领的人,只有沈家的沈六。但是王幼héng一家,却并不一定是如此。谁知dào王家是怎么想的那。她yě并不知dào怎么样,才对王幼héng最有利。如果她贸贸然地将事情告诉沈六,那就等于将王幼héng、王家yě拉的与沈六近了。

  这么做,对王幼héng和王家是否有利,他们是否愿意?

  所○以,连蔓儿想将这件事情,交给王幼héng去决定,她甚至没有提议将沈家作为一种选择。

  王幼héng听了连蔓儿的话,就笑了,看着连蔓儿的目光中满是暖意。

  “蔓儿……”王幼héng叫了连◇蔓儿一声,突地顿住,低笑了几声,这才又再开口,“有玉米的事情在先,这地瓜的事,还是告诉沈家的好。”

  “幼héng哥,你不用为我们考虑。反正我们是小百姓,啥都不懂。玉米种子是我从沈家要的,玉米的事我才跟他们说。地瓜不一样的,幼héng哥,你不用顾虑。要不,这事先放两天,幼héng哥你回县里,和家里商量好了再说。”

  “不用,这件事,现在我就可以做主。”王幼héng就笑dào,“蔓儿,晌午在这吃饭吧。……五郎、小七,你们都留下吃饭。”

  正说到紧要处,王幼héng突然说要留她们吃饭。

  而且王幼héng说做就做,立刻就叫了王掌柜进来,让他安排厨房做饭。

  “蔓儿,你喜欢吃什么。五郎、小七,你们yě捡喜欢的点。”王幼héng就dào。

  “幼héng哥要请吃饭啊。”连蔓儿就笑。

  “对,爱吃什么,我让厨子去做。”王幼héng就笑dào。 ★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交换了一个眼色,以前王幼héngyě常留他们吃饭,不过今天,总觉得王幼héng些奇怪。

  “幼héng哥,留我们吃饭行,还用点啥菜啊。幼héng哥,你平常吃啥,我们□就跟着吃啥。”连蔓儿就dào。

  “对。”五郎和小七都点头dào。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都不肯点菜,王幼héngyě没强求,只是向王掌柜说了几个菜名,要厨房里务必好好预备。

  □小七坐在椅子上,大眼睛忽闪了忽闪,歪了头,心里纳闷,“怎么幼héng哥说的这几dào菜,都是我姐最爱吃的那?”

  小七双手托着包子脸,看一眼王幼héng,又看一眼连蔓儿,心里暗想,果然,幼hé○□小七坐在椅子上,大眼睛忽闪了忽闪,歪了头,心里纳闷,“怎么幼héng哥说的这几dào菜,都是我姐最爱吃的那?”

  小七双手托着xiǎoqīzuòzàiyǐzǐshàng,dàyǎnjīnghūshǎnlehūshǎn,wāiletóu,xīnlǐnàmèn,“zěnmeyòuhénggēshuōdezhèjǐdàocài,dōushìwǒjiězuìàichīdenà?”

  xiǎoqīshuāngshǒutuōzhebāozǐliǎn,kànyīyǎnwángyòuhéng,yòukànyīyǎnliánmànér,xīnlǐànxiǎng,guǒrán,yòuhéng哥还是最喜欢我姐的。

  王掌柜退了下去,大家才又继续刚才的话题,最后商定,还是由连蔓儿写信给沈六,说明地瓜高产的事。

  “现在就写,一会就送到石太医家去。”连蔓儿就dào。

  “yě好。”王幼héng点了点头,就铺开信纸,用镇纸压了,又亲自研磨,然后将笔蘸好了墨汁,又在砚台上匀了允,这才交给连蔓儿。

  连蔓儿结果笔时,不小心碰到了王幼héng的手。

  “▲幼héng哥,你手上有茧子。”连蔓儿看着王幼héng的手dào。和庄户人家因为做惯粗活而形成的粗糙的茧子不同,王幼héng手上的茧子不大,而且还有些软软的、凉凉的。

  “写字多了,就会有。”王■幼héngdào。“你看五郎手上yě有。”

  连蔓儿就让五郎伸出手来,果然在相同的位置yě有茧子。

  “五郎很刻苦。”王幼héngdào。刻苦的超过了同龄的几乎所有人。

  小七yě将右手伸出来,低头找了半天,yě找不到同样的茧子。

  “我和哥一天上的学……”小七幽幽地dào。

  “你自己yě知dào了,你看哥是咋念书的,再看看你。”连蔓儿就虎着脸dào。

  “我要跟哥学。”小七两只小胖手握成了拳头,眼睛闪闪地dào。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支持。晚上会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