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洋辣子


  lián蔓儿手里摇着的这一把,是张氏已经用粗布沿了边的。

  lián蔓儿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忍不住笑。张氏就问她笑什么,lián蔓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她总不能说,在她前世的印象中,都是乡村的老大爷、老大娘们才会用这种蒲扇。将自己的样子,与那些老大爷、老大娘们重合一下,她就忍不住想笑。

  在树下乘凉,是很惬意的一件事,尤其是五郎和小七将附近树上的知了都粘走了之后,没有了知了的呱噪,更是如此了。

  但是美中不足,有树的地方,还有洋辣子。

  就比如说现在,lián蔓儿抬起头,就在她头顶上方,离着她的头不过一尺的距离,就有一只灰黄颜色的洋辣子,吊在一根细丝上,荡荡悠悠地,而且有进一步往下落的趋势。

  lián蔓儿很讨厌洋辣子。这些小家伙五颜六色,什么青绿色的,黄色的、灰色的、甚至还有黑色的,样子丑怪,而且无一例外,身上都布满了毛刺。一到夏天,它们简□直无所不在,在树下面经过,都要担心会有洋辣子掉在头上,更可怕是掉进脖颈子里。

  像这种从树上吊下来的,有的地方俗称做吊死鬼。洋辣子也叫做刺虫,细讲究起来,品种很多。zhuāng户人家不大区分在☆红方格,毛毛虫、洋辣子,到了夏天,就将这些东西统称做洋辣子。

  普通的毛毛虫落在身上,最多是吓一跳,并不会对人造成伤害。但是有的品种的洋辣子,它的毛刺是有毒的,落在人身上,就会用毛刺在人皮肤上留下一道子,刺痛发痒。有一种扁扁浑身翠绿的洋辣子最毒,人如果碰到它,皮肤上立刻就会瘊起来一块。奇痒难忍。

  这就是zhuāng户人家俗称的被洋辣子给辣了。(这里的辣,读第二声)

  知了可以粘干净,但是洋辣子却除不尽。这里的几棵杨树算是好的,看那叶子都很完整,就知道洋辣子不多。但是不多,不代表一个没有。

  lián蔓儿就挥了一下蒲扇,这头顶的洋辣子扑到地上,又咕咕咕地叫了两声。就有一只高脚大公鸡从不远处的跑过来。

  lián蔓儿家在铺子的后院搭了鸡圈和鸭架,将家里的鸡鸭都搬过来了。白天,将鸭子放进河里,将鸡也松开。让它们zhuāng园的cài地、杂树林随便走,到了晚上再将它们轰回院子里。

  lián守信现在每天都住在这边,照料起来也方便。

  lián蔓儿经常喂鸡,家里的鸡听惯了她这咕咕咕的叫声,只要她这么一叫,附近的鸡听到了都会跑过来。

○  这只大公鸡跑过来,没看到美味的野cài拌糠皮,也没有成串的蚂蚱,只有lián蔓儿用蒲扇指着地下一只洋辣子。

  这大公鸡也生冷不急。颠颠地跑过来,一伸脖子,就把洋辣子给吞了。这洋辣子,和蚂蚱◆◎一样,对它来说是美味。

  吃了洋辣子的大公鸡没有走,而是绕着大木床,又绕着几棵杨树悠闲地转悠起来。洋辣子味道不错,它还想找几只打打牙祭。

  lián蔓儿也没撵她,只和张氏、lián枝儿◆说话。

  说了一会话,她就有些犯困。

  “困了,就睡一会。娘给你看着洋辣子。”张氏就道。

  “嗯,那我睡一会。”lián蔓儿说着,就躺在凉席上,枕着凉枕。一开始她还时不时地和张氏搭两句腔,一只手也慢慢地摇着蒲扇,过了一会,她就不说话了,手也垂在了身侧,只是手里还松松地握着蒲扇柄。

  张氏做着针线。扭头看lián蔓儿是睡着了,就笑了笑,轻轻地将她手里的蒲扇抽走。她和lián枝儿就都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做一会针线,就看lián蔓儿一眼,又拿了蒲扇替lián蔓儿扇几下。

  凉风习习,即便不用蒲扇扇风,lián蔓儿也睡的很舒服。

  不知睡了多久,lián蔓☆儿听见细细的说话声,这才睁开眼睛。

  lián守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搬了个凳子,坐在大床的对面,正在和张氏说话。

  “……偷青杆喂家里的牲口,……抓住了……想让我出个面,说是折了玉●☆米杆子,给送县衙去严办他,……我没应承。 ……这是他不对,按着村里的规矩,打一顿,赔钱,教训他以后别再这么干了,就了事了。 要真送县衙去,县太爷正盯着这,怕不好给沈六爷交代,到时候还不得扒了他一层皮。○★ 偷青杆是让人恨,该咋地咋地。咱也不能借着六爷的势……”

  “那应当,一是一,二是二。”张氏就道。

  听到这,lián蔓儿才算完全清醒过来,她一动,张氏坐在旁边就感觉到了。

  ★“醒了,起来洗把脸去吧。”张氏就道。

  “嗯。”lián蔓儿就坐起身,“爹,你啥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多会,地里的香瓜熟了,我摘了几个,刚洗了,吊井里了,现在该凉了,要吃不?”l■ián守信问。

  lián蔓儿就知道,lián守信这是刚从地里回来。春耕的时候,lián守信在地头种了一小片的香瓜,现在正是香瓜成熟的季节。

  “我洗脸去,顺便吃瓜。”lián蔓儿就从□大木床上下来。

  lián枝儿也放下针线,跟了过来。

  铺子的后院里,有一口井,井口用石块砌了一圈井台。这井是这两个月里新挖筑出来的。铺子里用水多,以前在庙前门房的时候,都是用的庙里的井,后来搬出来了,她们就想着还是自己挖一口井方便。手里有了闲钱,又腾出工夫来,就挖了这口井。

  三十里营子的水土不错,地下水很丰富,一般的井挖到六七米就有水了,为了得到更好的水质,lián蔓儿家这口井挖了整整九米。

  夏天的瓜果清洗干净,就用篮子吊在井里,沁凉了再吃。就是剩下了饭cài,也可以用篮子凉在井里,即便过了一碗再吃,也不会变质。

  这口井,简直就是一个保鲜冰箱。

  lián蔓儿和lián枝儿走到井边,lián枝儿就去摇辘轳。

  “蔓儿,你洗脸别用井里新打上来的水,用那边缸里的水,温和的。娘说了,就是大夏天,咱最好也别贪凉。”lián枝儿告诉li□án蔓儿,这是怕她刚睡醒,就打井里的凉水洗脸,冰着了。

  lián蔓儿就点头,从旁边缸里舀水出来洗了脸,这个时候,lián枝儿已经将吊在井里的篮子提了上来。篮子里,放着几只椭圆形状、翠绿花纹的◇香瓜。

  lián枝儿就拿了一个小盆,捡了几只香瓜进去,lián蔓儿擦干净手脸,另外也拿了一个小盆,姐两个走了回来。

  一家四口,就都拿了香瓜吃。

  lián蔓儿坐回到大木床上,拿了一个香瓜,看外皮上的花纹,就知道是熟了的。不过,她还是将香瓜拿到鼻子前闻了闻,等闻到了香甜的瓜味,她才满意了。

  没有刀,lián蔓儿小手小脚地,要将香瓜掰开,还真不容易。她就笑嘻嘻地将香瓜递给了lián守信。lián守信接过来,两手一用力,便将香瓜掰成了两半,里面黄色的瓜瓤和瓜子就流了出来。

  瓜瓤和瓜子就都甩进lián蔓儿带来的那个小盆子里,不能扔在地上,即便这是院子外面。

  这是她家的规矩,lián蔓儿提议的。不能随地扔垃圾,屋子里这是肯定的,但是一般的zhuāng户人家到了院子外面,就不这样了。lián蔓儿家,不管是在屋里,院子里,还是院子外头,都是一样。▲所有的垃圾,都要及时地、统一地扔到离院子比较远的一个集粪坑里。

  这样就就可以保持生活环境的清洁,减少苍蝇、蚊虫的滋生。

  吃了两个香瓜,就是傍晚时分了,五郎和小七放学回来了。

  “洗洗手,先吃个瓜,再去做功课。”张氏对扑到她怀里的小七笑着道。

  吃了瓜,五郎去做功课了,小七没去。他和五郎不同级,功课压力没有五郎的大。

  “明天休沐,娘,我先去捡鸭蛋,回来我□再做功课。”小七就和张氏商量。

  张氏点点头,小七就提着篮子跑了,一会工夫回来,篮子里铺了整整一层鸭蛋。

  “今天这个,加上前面几天攒下的,又能腌一坛子了。”张氏将鸭蛋清点了一遍,就笑★道。

  现在lián蔓儿家的鸡蛋和鸭蛋,除了自己吃,也拿在店里卖。腌出油的咸鸭蛋、糖水荷包蛋、煎荷包蛋、煮的五香茶叶蛋、还有蒸麻蚶子肉鸡蛋羹,每天都有熟客点着要。

  张氏去腌鸭蛋,小七并没有向他所说的那样,就去做功课,而是凑到了lián蔓儿身边。

  “姐,咱下地吧。”小七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lián蔓儿。

  lián蔓儿看小七的神情,就知道,他这不是想吃什么,就是想★玩什么了。

  “天都要黑了,下地干啥?”lián蔓儿就道,“今天的草和野cài,都够了。”

  “姐,地瓜。”小七仰着脸,笑的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来。“姐,你不是说,就这几天,地瓜就能吃□◇了吗?”

  lián蔓儿就笑了,她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姐,咱刨地瓜去吧。”小七就央求道。

  ***…………***

  先送上一更,晚上会有二更,快到月底了,求大家粉红◇支持。

  ps 大家投了粉红票,可以点开首页那个“粉丝召集令”去抽奖。订阅了好像也可以去抽奖。最高的奖品是手机。

  再ps,弱颜抽奖,只抽到过经验值,叹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