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变故


  二更,求粉红。

  ****…………****

  这个时候lái了贵客,还真是,连蔓儿暗自抚额,扭过头朝大门外望去。

  一辆yǒu些眼熟华贵马车停在连家的大门外,一个衣帽◎整齐的小厮正扶了一个男子总车上下lái。那男子衣衫华美,正是连花儿的夫婿宋海龙。

  什么事竟然会让宋海龙亲自lái了?

  上房里吵闹的声音越发大了,似乎没rén听jiàn刚才的喊声,所◇zhěngqídexiǎosīzhèngfúleyīgènánzǐzǒngchēshàngxiàlái。nànánzǐyīshānhuáměi,zhèngshìliánhuāérdefūxùsònghǎilóng。

  shímeshìjìngránhuìràngsònghǎilóngqīnzìláile?

  shàngfánglǐchǎonàodeshēngyīnyuèfādàle,sìhūméiréntīngjiàngāngcáidehǎnshēng,suǒ以自然没rén出lái迎接。连家这两天因为分家的事情吵闹,邻里都是知dào的。连老爷子没yǒu请rénlái说和或者jiàn证,大家都知dào连老爷子爱面子,这是要自家先掰扯清楚,就不好上门。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那个报信的rén只在大门外叫了一声,却没yǒu进门lái报信的缘故。

  连蔓儿赶忙走进上房,一掀开东屋的门帘,正看jiàn连守rén和连守义兄弟两个站在地当间,连守rén抓着连守义的前襟,连守义扯着连守rén的衣领子。两个rén都是面红耳赤,争吵的不可开交。

  “这些年,我们的血肉都喂了你了。你想分了家,拍拍屁股,自己个进城去享福去,你可休想。现在你拿不出钱,你得给我写下字据。”连守义瞪大眼睛朝连守rén吼。

  “老二你个无赖的东西,继祖媳妇的东西都让你们给抢走了,你还朝我要钱?我用了家里的钱,我起码考了个秀才回lái,这些年我给家里争了面子,拿了钱回lái了。▲你败了一所宅子,填给了外rén,你是连家的不肖子孙!”连守rén不甘示弱地反击dào。

  “今个儿你要是不拿出钱lái,咱就县衙公堂上jiàn。”连守义又吼dào,“咱把你干的那一件件露脸的事◇,咱好好说说去。”

  “我怕你?我干啥事是没yǒu你的份,你没捞着过好处?到了衙门里。一样的罪过,我没事,我是秀才。你个白丁,几板子就打死了你。”连守réndào。

  “再吵吵,再吵吵,你们俩都给我滚,我连家没yǒu你们这样的子孙。”连老爷子坐在炕上,怒吼了一声。

  连守rén和连守义稍微打了一个愣怔。也仅仅是一个愣怔,就又撕扯着对方吵骂起lái。

  “爷、奶,咱家lái客rén了。”连蔓儿赶忙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dào。“宋家姐夫lái了。”

  听到lái客rén了三个字,连守rén和连守义都没yǒu理会,等听到连蔓儿说lái的是宋家姐夫,这两个rén脸上都变了颜色。

  “谁,蔓儿你说是谁lái了?”屋里同时yǒu几个rén的声音问dào。

  “是宋家姐夫,现在都进了院子了。”连蔓儿就dào。

  “你这孩子,你咋现在才说。”连守rén顿时着急起lái。

  “外面yǒurén给报信,你们吵的声音太大了,没听jiàn吧。”连蔓儿就面无表情地dào。“我估摸着,宋家姐夫都听jiàn你们吵架了。”

  连蔓儿说完,也不去看众rén的表情,就扭身从屋里走了出lái。

  出了上房,迎面就看jiàn宋海龙带着两个小厮正在慢慢地往上走。说是慢慢的,其实说踱步更合适些。连蔓儿甚至怀疑,宋海龙是听jiàn了上房屋里□的吵闹。因此站在院子当间不好进屋,看jiàn她从屋里出lái,这才作势往上房走。

  “爹,花儿的姑爷lái了,rén家是体面rén,咱这个……”连守rén急切的、压低了的说话声从屋里传出lái■

  “事都先撂下,不能在客rén面前露出啥lái。快把炕上、地下都收拾了。”这是连老爷子的声音。

  紧接着,屋里就传lái纷乱的脚步声。这是大家伙忙着收拾开了。

  也许是听jiàn上房里的吵闹声停止了,宋海龙加大了步伐。

  “蔓儿妹子。”宋海龙走上前lái,笑吟吟地看着连蔓儿招呼dào。

  “宋家姐夫好,”连蔓儿略屈膝福了一福,故意朝宋海龙的身后看了一眼,“咋我花儿姐没一起回lái?”

  “你花儿姐怀着身孕。不方便出门。”宋海龙的目光在连蔓儿的脸上、身上打了一个转,对连蔓儿侧身避开,请他进上房的动作视而不jiàn,又朝连蔓儿走近了一些,笑dào,“蔓儿妹子,这宋家姐夫、宋家姐夫的叫,太生分了。蔓儿妹子,不如你叫我海龙哥。我知dào,你们乡下这都这么叫。”

  连蔓儿不喜宋海龙看她的目光,而且她也不觉得和宋海龙亲近到可以叫他海龙哥。没yǒu血缘关系,而能够让她开口这么叫的男rén现在只yǒu两个,一个是王幼恒,一个是吴家兴。

  “十里不同俗,宋家姐夫,你屋里请。”连蔓儿说着,就撩起了上房的门帘。

  “怎么能让蔓儿妹子做这样的事,你们两个手都断了?”宋海龙站着没动,依旧笑着跟连蔓儿说话,然后又扭头训斥身后的小厮。

  “宋家姐夫,láidào这,你们是客rén,这是我做主rén的礼节。”连蔓儿就dào。

  这个时候,连守rén、连继祖、连守义几个刚收拾妥当,从屋里出lái。

  “哎呦,海龙啊,你lái了!”连守rén堆了满脸的笑,迎了上lái,“咋不让rén先捎个信,这我该让你继祖哥去接你。”

  宋海龙不好再缠着连蔓儿说话,就跟着连守rén几个进了屋。

  连蔓儿在门口站了一会,听着里面的寒暄声,一会工夫,赵秀娥、连芽儿、蒋氏抱着妞妞带着连朵儿就从东屋走了出lái。宋海龙lái了,她们这些年轻的同辈女眷jiàn了礼之后,还是要回避的。

  蒋氏从东屋出lái,就放下妞妞忙着刷锅烧水。赵秀娥则是慢悠悠地从屋里走出lái,到东屋窗前就站下了,也不避忌连蔓儿,侧着耳朵听里面的rén说话。

  连蔓儿也想过去听听,可是她回lái是喂鸡和喂猪的,原本这活计是连枝儿的,但连枝儿手里一件针线活计没法丢开手,所以她才先回lái了。

  不管yǒu什么事,迟早她是会知dào的。

  这么想着,连蔓儿就去干活了。

  赵秀娥一直站在东屋窗外,脸上阴晴不定。等连蔓儿干完活,打算回屋的时候,就听jiàn上房屋里传出lái一阵笑声。

  其中yǒu连老爷子的,连守rén、连继祖、连守义的。

  是什么事情,让这几个rén都能笑的这么开怀那?

  连蔓儿进了西厢房,赵秀娥随后就跟了进lái。

  “秀娥嫂子lái了,快坐。”连蔓儿忙dào。

  赵秀娥也没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炕沿上。

  “蔓儿,你猜宋海龙是lái干啥的?”赵秀娥问。

  “这我咋知dào。秀娥嫂子,他是lái干啥的?”连蔓儿知dào,赵秀娥■这么问,就是她知dào了答案,所以就顺着她的话说dào。

  “咱们大伯,这回要发达了。”赵秀娥说dào,语气颇yǒu些复杂,一丝酸意无法遮掩。

  “这话咋说的?”连蔓儿就问。

 ◇ “……宋海龙说,给咱大伯捐了个监生,这次就是给送监生的执照和文书lái了。”赵秀娥就dào。

  “哦?”连蔓儿吃了一惊,宋家真的为连守rén捐了一个监生?据她所知,宋家若是走通沈家的门路,又拿的出钱lái,捐一个监生还真是没问题。可这捐监生,要走的程序并不少,láilái回回地行文,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宋家要拿钱去办这件事,或是先得了准信,不会不通知连守rén。可连守rén却一次都没提起过,提起lái也还是莲花儿没成亲之前的老话,说是宋家答应了要替他捐监生。

  现在宋海龙却直接送了执照和文书lái,不能不说yǒu些突兀。

  或许是宋家办事就是这个习惯,想要给连守rén一个惊喜?

  “……还说已经将大伯的名字递了上去,排班按序,马上就要yǒu官做了。”赵秀娥接着说dào。

  不仅捐了监生,而且连做官的事情都yǒu了眉目了,怪不得刚才他们会笑成那样的。连蔓儿恍然大悟。

  “……箱子里yǒu钱,还逼着家里掏钱,这才闹的要分家。她们是不是早就得了信儿,知dào要发达了,故意设了这么一个套给我们钻,就逼着我们和他们吵,撕破了脸,好甩包袱、撇下我们自己做官享福去?”赵秀娥转着眼珠,自言自语地dào。

  连蔓儿没yǒu说话。她仔细回想之前几天,jiàn到连守rén、古氏、蒋氏、连继祖等rén的情形,觉得赵秀娥说的这个不太可能。不说古氏和蒋氏,就连守rén和连继祖父子而言,他们并不是习性不露于色的那种rén。尤其是这样露脸的大喜事,他们想藏,那脸上也是藏不住的。

  不过,就在大家都撕破脸,为分家争产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连守rén突然成了监生,还不久就要做官,这还真是,能说是命运在拿连家rén开玩笑吗?

  不管怎样,这应该是个喜剧吧。

  “……她真是走了狗屎运,想压我一头,没门!”赵秀娥似乎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恶狠狠地dào。

  ***…………**

  送上二更,求粉红支持。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yǒu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