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各有各的分法


  三更,求粉红。

  ***………………***

  连老爷子和周氏都不约而同地垂下le眼皮,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老二,你那,你有啥想法?”沉默le一huì之后,连老爷☆子又问连守义。

  “爹,家里你老做主,我能有啥想法,我就看我大哥的,你老咋说就咋说。”连守义道。

  连守人和连守义这都是赞成分家,那么再问连守礼似乎就没什么必要le。

  “老三◎,你咋看?”不过连老爷子还是问le连守礼,这次并没有丝毫的停顿。

  “爹,看你老的,咋说都行。”连守礼道。

  “一群王八犊子,要分就分吧。”周氏忍不住骂le一句,扭转身子背冲着几个儿子坐着。只是她这样,脸就正好朝向le窗外,正好能看见连蔓儿。

  周氏又挪le挪屁股,调整le一下方向,脸冲着墙角,这才算眼前清净le。

  “大家伙都同意分,那就分吧。……我和你娘都老le……”连老爷子叹le一口气。

  依旧没人搭茬,大家伙都在等着听连老爷子说怎么分家。

  连老爷子此刻的心里可谓五味杂陈。从心里说,他是不愿意分家的。谁家的老人是愿意分家的那,谁不是希望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子孙同聚一堂、承欢膝下那。

  连守信刚才说的那番话,他难道心里不清楚吗?

  几十年的阅历,他比连守信看的更清楚。但是,他不愿意去看。但凡有一丝丝的希望,能将这一大家子捏合在一起,他都是不huì放弃的。

  可是事情挤到这来le。连守信害怕后患无穷,因此不愿意救急。连守人和连守义各有自己的小算盘。

  无路可走,急怒之下,喊出le要分家的话。

  如果有哪一个儿子能出来拦一下就好le。本来他是寄希望于连守人的。做为连家的长子,身上有秀才功名的连守人如果反对分家。那么这个家就能够继续聚合到一起。

  可是,连守人让他失望le。一直在他的主持下,被一大家子供养le这么多年的连守人,竟然是这么的愿意分家,这比分家这件事本身,还要让他伤心。

  这个家几次面临分崩离析,是他力挽狂澜,又将这一大家子捏巴在le一起。可是现在。却是再也捏巴不l◆ele。

  一时之间,连老爷子心如死灰。

  “这个家咋分,你们都说说自己个的想法吧。”毕竟是当le一辈子家的人,连老爷子还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他收拾起碎le一地的心情。又开口说道。
  “爹,你看,我们这一股,人口多,男丁也多。老四他已经分出去le,他那股咱不算再内。剩下我们哥几个,一共是五个男丁。我这一股,就占le四个。二郎、三郎、四郎、六郎,这以后可都是传继咱们老连家香火的人。咱老连家啥最重要啊。还不就是这个香火根最重要。二郎娶le媳妇,这马上你老的重孙子就要生出来le。三郎、四郎、六郎,这都得娶媳妇。”

  “我说个简单的法子吧,咱家这财产啥的,都拢一拢,分成五分,继祖他们哥五个一人占一份。我和我大哥。这以后就得靠儿子养,也不单分啥le,以后就跟儿子过就行。”

  “对,俺们不要啥,就给几个孩子分。”何氏忙就附和道。

  听见这个分法,连蔓儿扒着窗框,不由得呆le一呆。连守义很huì算计啊,他怎么不说把所有dōng西都归le他们那。这么分。二房的人占的当然最多,三房则是一无所有,甚至连老爷子、周氏和连秀儿也是啥也没有。

  “我呸,你个丧良心的王八犊子。”周氏嗖的一声,扭回身去,冲着连守义就吐le一口。“你可真huì算计,你咋不说把我们都赶出去,啥都归你!你让我、老爷子和秀儿喝西北风去?你个败家子,一个大宅子,一百多两银子都在你手里打le水漂,你有那个驴子脸,你还要分dōng西。趁早,你给我光身滚出去。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畜生,生下来就按尿桶里沁死le得le。”

  关系到切身利益,周氏的活力强劲无比。

  “娘,你老别着急骂,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连守义就咧着嘴陪笑,“你二老这老些儿子、孙子地,咋能让你二老自己个带着秀儿过那?爹、娘,你们当然是跟我大哥过啊。”

  “你个王八犊子,你到推的干净。你现在就开始把我们往外撬le?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们拉扯到,血都让你们给喝光le,看我们老le,不顶用le,就想把我们扔阳沟里去……”

  “娘,你和我爹要是愿意跟我,那我也没话说,我肯定乐意。”连守义忙又陪笑道,“我这不也是为你们二老考虑吗。我大哥是秀才,继祖这马上也考秀才le,我大嫂和继祖媳妇,那都是贤良人,干活说话啥的都利索。你们二老跟着他们生活肯定是最好,一点不受罪。”

  周氏只是恶狠狠地盯着连守义,对他的这些话这次却没有驳斥。

  “再说,还有秀儿。要是跟着我们,秀儿这亲事的档次,她就上不去。我们就是苦大力,种地的,跟着我大哥他们,那可就不一样啦。最低、最低,咱秀儿也得嫁个秀才,做秀才娘子才成啊。”

  刚才连守义说道按男孙的人头儿分财产,连守人和连继祖的表情都很淡然,等听见连守义说到这,这父子俩对视le一眼,眼底都闪过一丝忧虑。

  “二、二哥,照你那么说,我就啥也没有?”连守礼在连叶儿的连番催促下,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啊?”连守义似乎吃le一惊,转过头来看le一眼连守礼,似乎他才发现屋里还有连守礼这么一个人。

  “三弟,咱自家兄●弟说话,我都是实打实的说,你别嫌不好听啥的啊。”连守义就冲着连守礼坐着,摆出一副推心置腹,我很为你着想的派头来。“你也没个儿子啥的,你分啥那不都是白搭。我替你虑虑le,四郎和六郎两个,你稀罕哪个,哥就☆把哪个过继给你。你以后就跟着我们过日子,啥事都有我和你嫂子给你安排好le!”

  连守义一副大哥模样,还向前探身,拍le拍连守礼的肩头。

  连守礼的肩头就被拍的往下塌le一塌。

  所谓的给连守礼安排好le,是不是指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从此以后,就归他连守义领导le那。

  “二哥,你咋就看死我、以后不能生儿子le那?”连守礼问。被人看死,即便老实如连守礼,也不能不发火。

  “老三,咱自家人,我不能像别人那样说白话糊弄你。这都多少年le,叶儿都十一二le吧,你老婆那肚子有过动静吗?”连守义冷笑道。

  “你……”连守义的这句话,即便被说的是个死人,也hu○ì忍不住跳起来。连守礼毕竟还不是个死人,他一下子就跳le起来,一手握着拳头高高举起。

  连蔓儿顿时睁大le眼睛,心想,连守义就是欠揍,连守礼现在揍他,太理所当然le。

  但是,令连蔓儿★●失望的是,连守礼的拳头并没有落在连守义身上,而是缓缓地、无力地垂落在自己的身侧。

  连蔓儿顿时泄气,无奈地闭le闭眼睛。这时,就听得一声惨叫。连蔓儿忙又睁开眼,就看见连叶儿手里抓着一个空瓷缸子◎,连守义正跳着脚用袖子擦自己的脸,只见他一头一脸的碎茶叶沫子,**地往下滴水。

  原来是连叶儿将给连老爷子沏的砖茶泼在le连守义的脸上。

  “你这臭丫头片子,你想烫死我是咋地?”连守义怒道。

  “烫死你,让你咒我爹娘,我烫烂你的嘴,看你还敢不敢再欺负我们。”连叶儿指着连守义回骂道。

  连守义就要上前打连叶儿。

  连守礼拦住le连守义。

  “老三,你是要跟我叫板呢?”连守义威胁地看着连守礼。没有儿子,连守礼以后注定要落在他的翅膀下,连守礼怎么敢得罪他?

  “二哥,你不能打叶儿。”连守礼道。

  “我爷上次答yīngle,不管啥时候,家里的dōng西都有我们一股,你想霸占我们的dōng西,你休想。”连叶儿有连守礼在前面,胆子更大le些,就大声叫道。

  “都坐下!”连老爷子大喝le一声。曾经听过、也见过有些人家因为分家,亲兄弟☆们人脑子几乎打出狗脑子来,没想到,这样的事有一天竟然也huì发生在自己的家里。

  “老二,你再瞎咧咧一句,你就给我光身出户。”连老爷子用旱烟袋指着连守义道,“叶儿泼你,那泼的对,就当是替我泼的☆◇。”

  连守义闹le个灰头土脸,这下无话可说,只好嘟嘟囔囔地坐le回去。

  “家里现在这个情况,你们也都清楚。这分家,就跟当初老四分家的时候那样,房子、地就分成四股。我和你娘、秀儿我们○一股,你们兄弟三个一人一股。”

  房子是谁现在住着,就是谁的。至于地,连家现在还有二十四亩地,每一股六亩地。除此之外,各人屋里的dōng西摆设也都归各人。

  “爹,那钱那,分给我们多少钱?”连守义忙问道。

  ***…………***

  送上三更,求粉红。

  弱颜潜下去码字,晚上争取再更一章,求大家粉红鼓励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