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挑明


  连蔓ér拉着连守信,一定要他答应,不管去上房连老爷子、周氏他们怎么说,都不要借钱给他们。

  “要真是有正当急用,那我肯定不拦着。别说是他们,就是两姓旁人,咱该伸把手的时候咱也得伸。可这事不行。”连蔓ér对连守信dào,“我大伯和我二伯两房人,现在飚着这个劲ér。要是这次咱拿钱出来,他们都猴精猴精的,那以后肯定得成习惯。谁想要用钱了,他们就这样闹,然后等咱拿钱。我爷、我奶跟着也不消停,还得更操心。”

  “继zǔ念书这是花钱的事。”张氏想了想,也开口dào,“从公中里给他出私塾的学费,买笔墨纸砚啥的花销也是公中的。这买卷子、又是要进城啥的,也没见人谁都去。这钱对家里的这个条件来说,有点超过了。”

  “有多大碗,咱吃多大饭。做啥事,也得估量着自己家的条件来。咱家几个孩子一开始学写字,还舍不得用纸、用墨,笔都是两人轮换着用。就是现在,咱手里有俩钱了,五郎和小七用笔用墨的,都还挺小心的。……五郎说,他们学里,还有比他们更节省的,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人那学生懂事、心疼家里的大人。”

  “咱自家屋里,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话。继zǔ这孩子,这些年有点给养浮了。”张氏略压低了声音dào。

  说一个人浮,就是说他不做人做事不踏实。

  “还有她大伯娘和继zǔ媳妇,我是不明白她俩zǎ想的。”张氏又dào。

  “还能zǎ想的。自己箱子里的是自己的,能从公中抠出一文来是一文。这些年,不都一直是这样吗。”连蔓ér就dào。

  “这样,要从咱这借钱啥的,还真是让人心里不大舒坦。”张氏实话实说dào。

  像张氏这样的性情,都觉得不大舒坦,那放在一般人身上的感觉。就更可想而知了。这就好比,一户人家自己有钱,他们要用钱了。却怕花钱回不来本,也不愿意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因此不肯花自己的钱。反而向周围的人借钱。

  借到钱之后,如果他们回本了,也许不知dào什么时候回还钱。如果没有回本,那么他们会选择忘记还钱这件事。

  连蔓ér前世不是没听过这样的人和事的。

  “爹,咱现在的花销多大,再过两天,鲁先生帮咱把图画完了,咱又得买料、请人干活了。真能省出点钱来,给我哥和小七多买两本书,换只好点的笔。我哥那只笔用的都快秃了。还舍不得换。小七写坏一个字,就得心疼半天,说是浪费了纸和墨。”连蔓ér委屈地说dào。

  她这话其实说的有点夸张,在念书的花用上面,即便五郎和小七俭省。她却不会舍不得钱。

  连守信听张氏和连蔓ér说了这么多,也觉得有dào理。

  “老爷子不糊涂,应该不会开这个口。”连守信dào,“要是真开口了……”

  “zǎ样?”连蔓ér忙问。

  “那……我就把话说清楚吧。看伱爷之后zǎ说。”连守信dào,“伱爷要脸面,不是不讲理的人。”

  …………

  连蔓ér就跟着连守信从西厢房出来。来到上房。

  屋里只有连老爷子、周氏和连秀ér,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是满脸愁容。看见连蔓ér跟在连守信后面,也来了,周氏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她瞪了连蔓ér一眼,不过却没说什么。

  爷俩在炕沿上坐了,连守信就问连老爷子。

  “爹,叫我啥事啊?”

  “还不就是继zǔ要……”周氏就抢先说dào。

  连老爷子就向周氏摆了摆手,将她的下半截话拦了回去。

  接着,连老爷子就将连继zǔ要用钱,赵秀娥生病花钱,这些事跟连守信絮叨了一遍。

  “……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一想起他们来,我这脑人子生疼。……二郎媳妇看病、跳大神的钱,伱娘都给了,这手里也精光了。继zǔ那笔钱,哎。老四啊,伱跟老黄说了没,能提前支钱出来不?”最后,连老爷子说dào。

  “爷,我听老黄大叔说,要是我二伯他们继续去上工,那应该没啥问题。”连蔓ér就dào。

  “对,是这么回事。”连守信附和连蔓érdào。

  连老爷子不由得一滞。他心里清楚,连继zǔ用钱这事一天不能圆满解决,赵秀娥的病就一天不能好,连守义那几个就不会去上工。

  “老四啊,这回家里就难到这了,”周氏这个时候就开口dào,“继zǔ要用一吊钱,这是念书考学的大事,家里没这钱,伱还让我和伱爹,我们老两口子砸锅卖铁?伱现在也不是没钱,这一吊钱,搁伱身上不算个啥,这里那里省出点来,就够了。……我不是白要伱的,伱给了这个钱,今年啥八月节、过年,伱啥东西也不用给我们买了,就拿这钱冲了?”

  “啊?”连守信明显地吃了一惊。

  连蔓ér也有些出乎意料,她想到了周氏会直接要钱,连老爷子要是开口,那肯定是借钱,她没想到,周氏竟然会这么说。

  果然,姜是老的辣吗,她还是经过、见过的太少了。

  “这、这zǎ能行。”连守信吃惊过后,就忙摆手,“这一码是一码的。”

  “奶,要真是这样,让外人知dào了,我继zǔ哥的名声可不好听。就是真考上了,人家一查,知dào这么回事,兴许就把他考的功名又给要回去了。”连蔓ér缓缓地dào。

  “我愿意,他谁能说啥?”周氏就dào。

  “奶,人家当官的有当官的规矩,人家不和咱们讲理。”连蔓érdào。分明是周氏不讲理,但是连蔓ér只能这么说。

  连老爷子在旁边沉吟着,没有说话。

  一说到官,周氏的见识就有些不足,对连蔓ér的话就信以为真了。

  “这可zǎ办啊,这是要我的老命哦。”周氏抬手捂住脸,又低下头去,呜呜地哭了起来,“我活了这一把年纪,从来就没难到这样过,老了,老了,我还得低三下四地跟人张口,我这是啥破命啊……”

  连守信看周氏这样,心中发软。可是刚才和家人已经说好了,他也知dào,答应了这一次,后huàn无穷,因此,就使劲硬下心肠来。同时他心里也有些悲凉。

  并不是真的就凑不出钱来,周氏在别人面前是怎样,为什么就要如此逼迫他这已经分家出去另过的ér子那?

  连老爷子的脸,隐在旱烟的烟雾后面,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

  “老四,家里有些难处,继zǔ要用这钱,这是正事。等继zǔ考出来,这是光耀咱老连家门楣的事,咱大家伙都跟着沾光。……伱要是手里方便,这钱,算是爹跟伱借的。把这个坎过去,继zǔ第一个就得记伱的好,伱娘、我,咱这一大家子都感激伱。街坊邻居知dào了,也得夸伱人义。这钱,到秋下,我就能想法给伱还上。”

  连老爷子终于开口朝连守信借钱了。

  “爹,伱说要用钱,我本来不该驳回。可今天这回事,爹伱想过没,这不是我拿出钱来就能解决的了的事。”连守信深吸了一口气,对连老爷子说dào。

  连老爷子很吃惊,他诧异地看着连守信。他本来想,只要他一开口,又说的是借,连守信应该二话不说,就把钱拿出来的。

  “伱说的好听,伱这不就是驳回伱爹。伱爹第一次朝伱开口,老四,伱丧了良心了……”周氏立刻破口大骂起来。

  “奶,伱先别急着骂,先听我爹把话说完呗。”连蔓ér就dào,“爷、奶,伱们听我爹说说,我爹是为了伱们好。”

  “行,老四,伱就说说。”连老爷子就dào。

  “爹,咱这没外人,我zǎ想的就zǎ说。继zǔ要用钱,这钱真是非用不可的?二郎媳妇zǎ就病了?我二伯爷三个,zǎ就啥也不说,就不去上工了?我大嫂她们真就一点都拿不出来帮补继zǔ?”

  连守信的一番问话,让连老爷子顿时哑口无言。

  “爹,为了伱们二老,我不怕得罪人,这话★我都给说明白了。”连守信接着就将刚才在西厢房、连蔓ér和张氏掰扯的dào理大略地跟连老爷子说了一遍,当然其中也略去了某些批评连继zǔ等人的话。

  “爹,我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钱,以后再有啥事,我大◎wǒdōugěishuōmíngbáile。”liánshǒuxìnjiēzhejiùjiānggāngcáizàixīxiāngfáng、liánmànérhézhāngshìbāichědedàolǐdàluèdìgēnliánlǎoyézǐshuōleyībiàn,dāngránqízhōngyěluèqùlemǒuxiēpīpíngliánjìzǔděngréndehuà。

  “diē,wǒjīntiānyàoshìchūlezhègèqián,yǐhòuzàiyǒusháshì,wǒdà哥、二伯,还不得把这个当成例了?爹,我知dào,这些事伱肯定比我想的明白,伱老就是想家里清净。可要真这样,这以后家里就更清净不了了。”

  连守信的一番话,推心置腹,听的连老爷子脑袋轰隆一声,拿着旱烟袋的手都抖了起来。

  “老四,伱这说的都是啥胡话,伱看伱把伱爹气的。伱要把伱爹气个好歹地,我就跟伱拼了这条老命了。”周氏看见连老爷子这样,立刻大声骂着,张着手就要扑打连守信。

  “伱别瞎吵吵。”连老爷子冲着周氏暴喝了一声。

  周氏顿时愣怔住了。

  “老四,伱说的对啊。”连老爷子表情古怪,也不知dào是在哭还是在笑,“我这是让糊涂油给蒙了心,伱大哥、二哥他们,这是要闹着分家啊。分,我这就给他们分家!”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