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平地起波澜


  二更,求粉红。

  ***……………………***

  端午节,连蔓儿一家做了一上午的生意,打烊后,就开始准备自家吃的饭菜,也就是端午的节宴。三十lǐ营子这边的风俗,过年过节的喜庆宴席,都是摆在晌午的。

  今天私塾放假,五郎和小七都在家,他们还将鲁先生早早地请了过lái。

  过节讲究一家团圆,一起吃饭,赵氏和连叶儿上午帮着干完活,就回老宅去了。

  有鲁先生,连蔓儿家这顿宴席准备的自然更加丰盛。

  “我知道你们欢呼吃丸子,可现在一天比一天热,这东西存不住,咱就少炸点吧,够吃两天的就行。”烧热了油锅,张氏手lǐ端了一个帘子,上面放着三只大碗。

  端午节她们家准备炸三样丸子,一样依旧是粉丝、豆腐的素馅丸子,另一样按着连蔓儿的提议用鸡蛋和面,lǐ面加剥了核的大枣的甜味丸子,另一样依旧是鸡蛋和面,lǐ面加调过味的肉末,是肉馅的丸子。

  一般的庄户人家,也就是在过大年的时候,才会炸一次丸子,端午节有丸子吃,而且还有肉馅的,有大枣馅的,连蔓儿几个孩子可都乐坏了。

  张氏和连守信过日子,称得上节俭,但是却在给几个孩子的吃食上面,从lái都是舍得花钱的。也许是因为过去的日子过的太苦了,张氏的记忆中都是孩子们吃不饱、吃好好,所以当手lǐ有了钱之后,就有了一种要竭力补偿的心理。

  其实,她们这样过日子,被那些节俭惯了的庄户人家看见了,肯定会说她们大手大脚。同样是庄户人家,不同的人,过的日子也是很不一样的。

  连蔓儿觉得,过分节俭和过分铺张。都不是好事。她们家舍得在吃食上面花钱、花功夫,但绝称不上奢靡、浪费。几个孩子都在长身体,五郎和小七要念书,张氏和连守信每天要干很多的活计,营养一定要跟上去,这个钱决不能省。而且,吃,本lái就是人生的一大乐趣。连蔓儿可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的人。

  凡事都有个限度。过犹不及。比如她们村,一个姓王的小地主家,也有百十亩地,也有家底。可一家人就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恨不得将一文钱掰成两半花。他们吃的穿的,甚至比普通的庄户人家还不如。结果家lǐ人各个面黄肌瘦,让人看了可怜。

  也有家境一般,甚至不好的,却非要好吃好穿。比如何氏的兄弟何老六,他家原lái也是有些产业的,都被他吃喝嫖赌地给败光了。平常难得寻几个钱回lái,不是买酒就是买肉。顷刻就要花光,弄的上顿吃肉,下顿却连米也没有一粒。

  依旧是张氏和连守信两个负责炸丸子,连蔓儿和连枝儿就在旁边准备别的菜。

  扣肉、小鸡炖蘑菇、糖醋鲤鱼、土豆红烧肉、焖肘子、素炒油菜蘑菇、木耳炒鸡蛋、辣椒肉末爆炒nèn豌豆、韭菜炒蚶子肉,酱肉丝的大盘子旁边还摆上nènnèn的葱段和干豆腐,,凉拌海带丝。凉拌野菜,凉拌海蜇丝,另外还从镇上买了一只酱鸭子。

  主食就有大米饭、连记有名的灌汤包,当然还有应节令的粽子。

  各式饭菜挤挤挨挨地摆了满满的一桌子,五郎就将鲁先生请了过lái,连守信和鲁先生挨着坐着,还将吴家兴送的杏花村酒打开了一坛子,要和鲁先生喝一个不醉不归。

  大家伙说说笑笑的。五郎在旁边不住地给鲁先生和连守信斟酒,一顿饭吃的足有半个时辰。鲁先生和连守信都有些醉了,这才散席。

  鲁先生由五郎和小七扶回到庙lǐ去歇息了,连守信就被张氏扶到lǐ屋的炕上。

  连守信的酒品相当好,傻笑了一会,就到头睡了。

  一会工夫。五郎和小七走了回lái,说已jīng服侍鲁先生睡下了。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也将屋lǐ屋外都收拾lì落了。

  “今个的晚上,明个的早饭,这就都有了。”张氏道。

  加上鲁先生,一共七口人,那一大桌子菜,他们就吃了一半还不到。

  “收拾完了,咱也歇歇吧。”张氏又道,“看你爹睡的多香。”

  “娘,你在这边歇着,我回老宅。”连枝儿就拿了钥匙道,“猪和鸡鸭就早上喂了一回,我得赶紧回去再喂上一顿。”

  今天这顿过节的饭,她们是在新铺子lǐ做,新铺子lǐ吃的。一家人早上从老宅过lái,并没有再回到那边去。毕竟昨天周氏闹了一场,谁知道她今天会怎么样。难得一个端午节,连蔓儿一家自然是想开开心心地过。

  “那也行。”张氏就点头道。

  “娘,我跟我姐一起回去吧。”连蔓儿就道。

  “姐,我也跟你回去。”小七道。

  “你在这边吧,这边安静。”连蔓儿就道,“你歇一会,就和咱哥一起看书去。”

  “哦。”小七答应了,自从进了私塾,他就不像过去有那么多工夫玩了。

  “今天过节,放一天假。”张氏就道,“你要是不歇着,你就找小坛子玩去,记着把素丸子给他带些过去。”

  “哎。”小七的声音明显比刚才明快多了。

  连蔓儿微笑这摇头,却也没再说什么。小七◎懂事,但毕竟年纪还小,也不能总拘着他念书。

  连蔓儿和连枝儿出了门,一起往老宅lái。连家的院子lǐ静悄悄的,看lái也已jīng吃过了晌午饭了。两人回了西厢房,一个烧猪食,另一个剁菜叶,拌了■糠皮,喂鸡喂鸭。

  等干完了活计,两个人回屋,蒋氏抱着妞妞走了过lái。

  “刚才翻箱子,又找出几个花样lái,我看着还挺不错的,枝儿、蔓儿,你们挑挑,看有喜欢的不,我帮你们描下lái。”蒋氏将妞妞放在炕上,让她自己玩。就从怀lǐ掏出一本书,将lǐ面夹着的花样,指给连枝儿和连蔓儿看。

  蒋氏心灵手巧,以前一直住在镇上,后lái又在县城lǐ住了一段时间,她手lǐ的花样多,也新巧、漂亮。

  连枝儿要给吴家兴做鞋,还欠了连蔓儿几双鞋。而且还答应要给连蔓儿的新裙子绣花,她见了这些花样,当然欢喜,当下就挑了起lái。

  连蔓儿就搬lái一张桌子。拿出两样点心lái给妞妞吃,又另拿了石笔和薄纸,看蒋氏描花样。

  “今个咋这么安静?”连蔓儿问蒋氏。

  “……二伯、三伯他们回lái吃了晌午饭,就又上工去了。咱奶和老姑在歇晌,二伯那屋lǐ,只有二郎媳妇在歇晌。二婶带着朵儿出去串门了。”蒋氏说到这,略顿了顿,才又接着道,“咱爷听人说有地方要做馆的。带了你大伯去说了。你大伯娘、三伯娘还有叶儿,让咱奶打发去挖野菜了。你继祖哥在屋lǐ看书。”

  “继祖哥还挺用功的。”连蔓儿就笑道,“大伯要有馆做了,这可是好事。”

  “谁说不是。”蒋氏也笑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说下lái。”

  姑嫂三个正在说笑,就听见外面脚步声响。紧接着门帘被掀开,连继祖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妞妞她娘,你出lái。”连继祖向蒋氏招手道。

  “啥事?”蒋氏就是一愣,她和连继祖夫妻两个这些年,一直很和睦。连继祖的性格算得上平和,很少和她摆脸色。

  “叫你出lái,你就出lái。”连继祖皱了皱眉道。

  蒋氏抿了抿嘴唇,连继祖这样。就是在堂妹们面前下了她的脸,她心中不高兴,脸色略变了变,就露出一个微笑。

  “你这么黑着脸,你不怕吓着咱妞妞,你也不怕吓着枝儿和蔓儿?”蒋氏嗔怪着道。似乎连继祖并不是lái下她的脸,而是夫妻之间的小玩笑。

  这么说着话,蒋氏就站起身,回头看了妞妞一眼,迟疑着是不是该抱着妞妞和连继祖出去,很快,她就决定还是将妞妞留下。

  “你继祖哥找我有事,我一会就回lái。”蒋氏就笑着对连蔓儿和连枝儿道,又嘱咐妞妞,“好好跟着你枝儿姑姑和蔓儿姑姑玩,不要淘气。”

  “嗯。”妞妞奶声奶气地嗯了一声。

  连继祖已jīng有些不耐烦,率先走了出去,蒋氏随后就跟了出去。

  连蔓儿和连枝儿交换了一个眼色,都觉得有些诧异。

  “继祖哥脸色可挺吓人。”连蔓儿小声对连枝儿道。

  “可不是。”连枝儿点头,“还没见过他这样那,不知道是啥事。”

  她们两个正在奇怪,就听见外面传lái连继祖的一声怒吼。

  “我马上就写休书,这就休了你。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婆娘!”

  连蔓儿和连枝儿都是大吃一惊,两个人忙穿鞋下地,从西厢房lǐ走了出lái。

  上房门口,连继祖用力地甩开蒋氏,怒气冲冲地就往外就走。蒋氏已jīng哭的满脸泪水,却不◆肯高声。

  “这、这是怎么了?”连蔓儿喃喃道,眼神无意间往东厢房的方向一扫,就见东厢房门帘晃动,隐约可以看见赵秀娥的一个背影。

  “赵秀娥,赵秀娥你出lái,咱们把话说清楚。”蒋氏见连继祖往外走,就小步跑到东厢房门口,朝lǐ面喊道。

  ***………………***

  送上二更,求粉红。感谢大家这两天的粉红支持,非常给力。小声说,今天弱颜去跟风了,字码的少。争取明天多更新,再次拜谢大家。

  ***…………**

  好书推荐

  《欢田喜地》——无名指的束缚——投生在农家,地少人多无余粮,乡lǐ乡亲是非多,远近亲戚吵不休。本姑娘人穷志不短,带领全家奔小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