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失去掌控


  周氏有些恐惧起来,她的四儿子从小就是顺从、听话的,一切心思都明明白白地摆在她的面前,从来不会对她说一个不字,更别说耍赖、耍心机了。相比起她的大儿子和二儿子,这个四儿子是笨拙的,老实的,她说咋拿捏就咋拿捏的。

  这个儿子很在意孝道,只要她骂他不孝,他就会满足她的所有要求。而如果她哭,这个儿子更会吓的失魂落魄,任她摆布。

  她的四儿子绝不会哭着向她下跪要她掐死他!

  她不仅没有为老闺女要来丰厚的嫁妆,而且还要彻底失去对这个四儿子的掌控了!

  想到这,周氏瘫坐在炕shàng,痛哭了起来。

  “王八犊子,我白养活你了,我白养活你了……”

  “四○哥,你这是干啥,你要逼死咱娘是咋地?”连秀儿冲着连守信吼道。

  连蔓儿安静地看着周氏和连秀儿。这世界shàng的人和事,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比如说周氏和连秀儿,经过她这些天的仔细观察,她觉得■这两个人现在的做派,并不是在演戏。她们的情绪都是真实的,她们是真的认为自己是对的、是受了委屈。

  而这,正是事情的奇妙之处。

  连蔓儿想到一句话,“以人为镜可以鉴己”。人是需要多与外界的人事接触,才能够时时地校正自己的行为和想法。周氏在连家这么多年,主客观的因素共同作用,她已经完全形成了一套以她自己为尊的行为价值道德标准。她完全拿着这个标准衡量人和事。而这个标准,是只能存活在连家这个封闭的大院里的。

  周氏何其有幸,她是这个家辈分最高的女人,这个家里,她的后代不得不忍耐她的这一套。虽然不知道她的这些后代,会不会永远的忍耐下去。但是连秀儿,她终归是要离开这个家的。她持着这一套标准到新的环境中。势必会碰的头破血流。

  除非她一下子就成为新环境的主宰。而在这个社会中,一个新嫁入门的媳妇,往往是小辈,是不能成为主宰的。毕竟,谁都是出嫁去做媳妇的,哪有出嫁去做婆婆的?谁也不会一生下来就有一群儿女任其奴役的。

  连蔓儿在那出神,甚至忘了去反驳连秀儿的话。

  “娘,咱别搭理他个没良心的。娘你别哭了……”连秀儿一边劝着周氏,一边自己也哀哀地哭了起来。

  周氏和连秀儿母女哭的如此的伤心,仿佛是连守信欺负了她们,虽然事实恰恰相反。连蔓儿抚额。将自己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

  “爹,咱走吧。”连蔓儿去拉连守信。她在思考过后,已经放弃和周氏、连秀▲儿讲道理了。

  “嗯。”连守信慢慢地站了起来。

  “娘,我不想说啥伤感情的话,有些事,咱大家伙心里清楚就得了。”连守信对周氏道,“娘,你要有啥正当的要求,那我做儿子的没话说。像今天这样○□的。以后还是算了吧。”

  “嗯,对。”连蔓儿忍不住点头,就是这个话,连守信这个态度就对了。

  连守信和连蔓儿往外走,走到门口,连守信又停了下来。

  “娘,你要是骂我不孝。你就骂◇吧,在家里骂,出去骂,都随你。我也想开了。”连守信说完这句话,就拉着连蔓儿出了shàng房。

  周氏被连守信的最后一句话,镇的也顾不得哭了。等连守信人都走了,她才缓过神来,气急败坏地一伸手将个针线笸箩、笤帚疙瘩都扒拉到了地下。

  连守信想开了。不再执着于“孝”的名声,那她手里还有什么筹码可以用来拿捏连守信那。她再也拿捏不了连守信了。

  “这个丧了良心的……你以后有报应啊……”周氏绝望地哭嚎了起来。

  连守信和连蔓儿走到院子当间,听见了周氏的哭嚎声。体会到周氏哭嚎声中的绝望,连守信的脚步有些迟疑了。

  连蔓儿暗自叹气,她知道,刚才连守信是被周氏逼急了。咬牙说了那些话。归根结底,连守信还是一个心软的男人。心软就容易糊涂,就容易妥协,尤其对方是自己的血亲的时候。

  将心比心,如果张氏哭,或者小七哭,或者连枝儿和五郎哭,她连蔓儿也会心软。只是她比连守信幸运的多,她的这些至亲,都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她们谁都不会用眼泪逼迫她。

  这样想,连蔓儿是同情的连守信的,毕竟没人能够选择自己的生身父母。

  “爹,你现在回去,又得让我奶给拿住。那刚才你说的做的那些,可就白费了。以后我奶再这么闹,咱可咋办?”连蔓儿小声对连守信道,“不是有那句话吗,长痛不如短痛,有些道理,我奶自己也该好好想想了。”

  “咱以后该咋地咋地,该孝顺的孝顺,比啥都强。”连蔓儿又道,“爹,咱往长远里看。”

  连守信想了想,连蔓儿说的话有道理,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实行起来,对他来说颇有难度。他并不是一个决断的男人,更狠不下心,哪怕是为了大家好暂时的狠下心。

  不过,这些日子开买卖、买田盖房等等经历,让他开阔了眼界,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对,长痛不如短痛。”连守信点头,带着连蔓儿大踏步地出门而去了。

  回到铺子里,连蔓儿少不得将刚才的事跟张氏说了。

  张氏先是生气。

  “咱枝儿这啥都没预备,她奶也真说的出口。枝儿不是她亲孙女?她不帮扶着点,还要刮枝儿的。……这些年,枝儿一天好日子都没过着,咱做爹娘的对不起孩子。”

  不过后来说到连守信拒绝了周氏,张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笑了。

  “你要这事都能答应,我们娘几个就不跟你过了。”张氏含笑道,“你也算不容易了,咱谁不知道她奶,你这次能抗住,不容易!”

  “孙子、孙女毕竟是隔了一辈,在她奶眼睛里头,谁都没有秀儿贵重。”张氏又叹着气,对赵氏说道。

  “可不是。你们还行,熬出来了,可怜我们叶儿,摊shàng我们这两口子,到时候还不知道咋样那。”赵氏道。

  说到连叶儿,赵氏才发现连叶儿没跟着连守信和连蔓儿一起回来。

  “蔓儿,你叶儿妹子那,咋没和你一起回来?”赵氏问连蔓儿。

  “叶儿一会回来。”连蔓儿答道。

  连叶儿没跟她一起回来,而是留在老宅那边,帮着她打探事情的后续。

  果然,过了约有半个时辰的工夫,连叶儿颠颠地跑回来了。

  “……后来咋地啦,咱奶还骂人吗?”连蔓儿见连叶儿回来了,忙就问道。

  “蔓儿姐,先给我口水喝。”连叶儿做喘气状。

  “我四叔和蔓儿姐走了以后,我奶又骂了一会,就不骂了,她说以后就当没生过我四叔这个儿子。我爷从外面串门回来,我奶和我老姑就跟我爷告状,我爷听了,一句都没说我四叔不好,还骂我奶不该逼我四叔。”等连叶儿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下去,这才开口说道,“然后,我奶就跟我爷吵吵起来了,说我爷没能耐,日子过的不好了。我爷生气,不跟我奶吵吵,扛着锄头就下地了。”

  “这样就完了?”连蔓儿问。

  “没,还没完那,这就完了,那我早回来了。”连叶儿又道,“奶把咱爷骂走了,还不解气,又把大伯娘叫过去骂了一通。”

  “你奶骂你大伯娘啥?”张氏就问。

  “就说她不好呗,这些年家里的钱全让她给吞了啥的。”连叶儿道,“骂完了大伯娘,正好我二伯娘回来了,我奶就放下我大伯娘,又开始骂我二伯娘,说她是丧门星,跟她六郎他老舅合伙,把连家都给挖空了。”

  “我看今晚shàng,我大伯娘和我二伯娘肯定是没饱饭吃了。”最后,连叶儿说道,“娘,今天啥都不该咱的班,咱晚点回去,省得我奶拿咱撒气。”

  “早回晚回,这一顿骂都免不了。”赵氏一副认命的样子,“你奶那人,给你吃的喝的,她能忘了,要骂你,隔个十天半个月的,她都不带忘的。”

  “那咱晚点回,起码还能多帮我四婶做点活。”连叶儿就道。

  “那倒是。”赵氏点头。

  赵氏的针线好,要在连枝儿定亲钱,帮着张氏做几套新衣裳出来。

  傍晚,连蔓儿一家回老宅吃饭,周氏和连秀儿看见她们,都立即扭开脸。连老爷子在当院里,叫住了连守★信,很是安抚了一番,大概意思就是说周氏年老、心疼连秀儿,所以做出了糊涂的事,让连守信不用放在心shàng。连守信自然是点头答应。

  “你娘就是那个脾气了,这些年,谁也板不过来她的,哎。”连老爷●子叹气。

  这一场吵闹,丝毫也没有影响连枝儿的婚事,转眼,就到了定亲的日子。

  xxx…………xxx

  先送shàng一更,求粉红。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