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关注


  èr更,求粉红。

  xxx………………xxx

  “有事没事的,这不还都得下地!”蒋氏的语气有些苦涩,坐在炕沿上,两只脚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她是自幼裹的小脚,小时hòu日子过的虽●然算不上好。但那时她家里没地,她要干的活计也是就是家里的那些。后来嫁入lián家,婆婆是自己的姨母,公公是秀才,男人也在读书,她更是lián家里的粗活都少做了。

  这几天下地耕种,对她来说,还是平生的第一次。

  她的脚裹的俊,也就是小巧。这些年下来,保养的细皮嫩肉。平常路都少走,那天第一天下地干活,晚上回来,脚就肿了,疼了一个晚上。她跟lián继祖抱怨,说生下来还是第一次受这样的苦。可抱怨又有什么用,lián继祖自己也不愿意下地,这次还不是被逼的一直在地里干活。

  她跟古氏说,也没有用。古氏的情况和她一样,两人同病相怜。她没办法,就想法子让周氏知道她的脚肿了,可是历来疼爱她的周氏,这次也没说话。

  lián家的情形和以前不同了,而逼迫她们下地干活的罪魁祸首,是赵秀娥。

  lián家历来不成文的规矩,从周氏起,小脚的女人都是不用下地干活的。是赵秀娥,用话逼勒的lián老爷子,将她们都赶下了地。

  她们是小脚,在田里走路都困难,累的半死,弄的一身狼狈不堪,能干多少活计?

  这都是赵秀娥在刁难她们,要看她们的热闹。

  所以她脚疼,也不能在外面表现出来,一天从地里回来再劳累,她也要收拾的利利落落,不让赵秀娥看笑话。

  就是在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跟前,她都不敢太过抱怨。

  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都是大脚■。从很小的时hòu就要下地干活的。现在,即便是分家出去,她们家过的好了,这两姐妹还是起早贪黑地跟着家里的大人们下地干活。

  虽然是这样,可心里的话憋久了,就是狗扑如蒋氏,也有忍不住倾诉的时hò●u。

  “下地不下地的,咱爷咋安排就咋是。我没有èr话说。”蒋氏的眼睛往东厢房的方向瞟了瞟,“就是现在咱家,好像都不是咱爷和咱奶说了算了,都是èr郎媳妇说啥是啥了。我嫁进来这么些年。家里商量什么事,我从来就没插过嘴。那都是长辈和你继祖哥他们的事。……她这才进门几天,不管啥事,她都要插上一杠子。想当这个家,从哪算也轮不着她呀。”

  “嘴里说的呱呱叫,好像多讲理似的。实际上,都是往她自己那边拐。说啥小脚也得下地干活,要真认真这么说,那人家怀了身子的也下地干活。她咋就不说了那?”

  “不让èr郎下地,让èr郎上工,说啥是给家里挣qián。这谁不知道,自打她回来,èr郎每天在山上累死累活,往家里拿的qián可越来越少。她天天怀里吃食不断,那都是哪来的qián?èr郎偷摸从山上请假。到镇上给她买吃的,你继祖哥看见的就不止一回。”

  “这些年,我跟家里谁都没红过脸,就她●……,那天你们不在跟前,不知道听见没有,她骂我还算了,lián你们大伯娘。她都敢指着脸的骂。细情我也不跟你们说了,你们俩没出阁的小姑娘,听了要脏耳朵。她说的话,换个要点脸面的就说不出来。”

  ●“家里这些年虽说也有个磕绊,可大家伙都还和和睦睦的。……她自己个吵架还算了,还挑唆着别人也不安宁……”

  蒋氏倒了一通苦水。心中舒服多了。四房的lián守信夫妻,还有蔓儿这几个孩子,做人都很敦◇厚。和她们说些话,并不怕她们转过头去就给传扬开来,或者在背后挑拨。

  当然,lián蔓儿有些不一样。蒋氏飞快地扫了一眼lián蔓儿。四房的其他人是不管怎样,都不会传闲话。但是lián蔓儿,若是◆人惹了她,这小姑娘可是不管那么多的。

  因此,有lián蔓儿在场的时hòu,她说话会更小心些。不过,她看的出来,lián蔓儿一家都不喜欢赵秀娥,所以她才敢这么毫无顾忌地说了那些话。

  “你们小姐俩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干有才干,以后准能找个好婆家,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蒋氏笑着道。

  “大嫂,你咋说着说着,拿我俩逗起乐子来了。”lián蔓儿故意板脸道。

  “蔓儿年纪还小◆,枝儿这年纪可快了。就我这些年看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论模样性情没一个能比得上枝儿的。”蒋氏又笑道,“我看啊,等这忙时hòu过去,说媒的都能踏破门槛子。”

  “大嫂,你说啥那。”lián枝儿就红○了脸。

  “大嫂这是经验之谈,当年,大嫂家的门槛子,肯定被没人踏破过。”lián蔓儿就笑。

  “你这小丫头,还打趣起我来了。”蒋氏也笑了,“我是认真说的,枝儿……”

  “继祖媳妇?”就在这个时hòu,外面传来lián秀儿的叫声。

  “老姑找我了。”蒋氏本想再说些什么,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我先走了,等有空我再来找你俩说话。”

  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就送蒋氏出来。

  lián秀儿站在上房门口,看着蒋氏从西厢房出来,后面跟着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三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她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继祖媳妇,你干啥去了,去这半天?你奶◇找你描画样子,找你半天,你咋不吱声?”lián秀儿的语气很不好,她平常对蒋氏并不是这样的。

  lián蔓儿和lián枝儿对视了一眼,虽然刚才她们听蒋氏诉苦,但是如果lián秀儿找蒋氏,她们也不☆会听不见。

  “我这就来。”蒋氏忙向lián秀儿走了过去,“给继祖纳鞋底子,没合适的线,找这半天才找着。……老姑,我那刚找出来一个新式的花样,绣你那件新裙子正合适……”

  lián秀儿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不过还是扭过头来,朝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瞪了一眼,这才被蒋氏拉进了屋去。

  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扭身就要回屋,赵秀娥从对面的东厢房里走了过来。

  “这一家子,就她会溜须。把老姑哄的团团转,咱爷和咱奶啥事都向着她。”赵秀娥坐在刚才蒋氏坐过的地方,冷笑着说道,“我是个直肠子的,就学不来她那一套。没办法,就得处处吃亏。”

  “都说我不好,都说她好。谁让她会装好人那?表面上装的菩萨似的,背地里坏主意就属她多。枝儿,蔓儿,你们俩年纪小,没吃过亏,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说我厉害,我就是有啥说啥,都在明处。那样的才是真厉害那,哄的你团团转,背后卖了你,还□让你帮着她数qián那。”

  “她恨我,我都知道。不就是我说了不公道,咱爷让她们下地干活了吗?这不早就应该行的事?你们俩,打多小的时hòu就开始下地干活了?他们大老爷们,就光吃饭不干活。她比你◇们大了多少,你们能干的活,她就不能干?让你们下地干活,他们在家擎等着吃,他们也下的来脸,忍得下心。

  “咱家这些年,不就供他们爷们、娘们的了吗?这还不知足,还想着我和你们èr郎哥也供着她,以后我生了孩子,再继续供他们?我呸!她想的美。”

  蒋氏含蓄,赵秀娥直白,两个人个说个的理。

  lián蔓儿抚额,这就是传说中的妯娌倾轧吧。

  赵秀娥非常能说,先是将蒋氏贬斥的一无是处,又说她怎样怎样不容易,随即话题一转,转到了lián枝儿身上。

  “枝儿今年十六了吧,四叔、四婶也该安排给你说亲了吧。看上哪家了,跟嫂子说说?”赵秀娥一脸的八卦道。

  “秀娥嫂子,你说啥那。”提到这件事,lián枝儿自然害羞。

  “我又不是外人,跟我说说怕啥的。嫂子是过来人,还能给你参谋参谋啥的。”赵秀娥越发感兴趣了,“我听你èr伯娘回来说了,那天老金家帮你们种地去了,哎呦,这骡子马啥的,弄的满地的人看……”

  “秀娥嫂子,我爹娘说了,我姐年纪还小的,说亲啥的,都不着急。不让提这事那。”lián蔓儿就拦住赵秀娥的话头道。

  赵秀娥正说的开心,被liá■n蔓儿拦住了,就有些不高兴。她不高兴,就想让别人也跟着不高兴。

  “你……”赵秀娥本想拿话刺一刺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张嘴说了一个你,就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她想起了那天lián蔓儿对付周■■n蔓儿拦住了,就有些不高兴。她不高兴,就想让别人也跟着不高兴。

  “你……”赵秀娥本想拿话刺一刺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张nmànérlánzhùle,jiùyǒuxiēbúgāoxìng。tābúgāoxìng,jiùxiǎngràngbiérényěgēnzhebúgāoxìng。

  “nǐ……”zhàoxiùéběnxiǎngnáhuàcìyīcìliánzhīérhéliánmànér,zhāngzuǐshuōleyīgènǐ,jiùjiāngxiàmiàndehuàyānlehuíqù。tāxiǎngqǐlenàtiānliánmànérduìfùzhōu氏的情景。

  lián蔓儿惹不得。

  “老金家,都说他家日子过的好。外面吹的山响,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听我爹还有镇上的人说过老金家。老金是做胡子的出身,杀人放火的。他那几个儿子,也都不学好,吃喝嫖赌样样行。就在外边摆个花架子,家里面要啥没啥,对媳妇,那不是打就是骂的,谁家的姑娘嫁进去都得吃苦,弄不好命都没了。”

  lián蔓儿有些吃惊,老金家竟然这么差?!

  “我这可是有一句是一句,别人怕他们家不敢说。要是别人,我也不说这些话。”赵秀娥道。

  “他们家是好是坏,咱家跟他们没来往,跟咱家没啥关系。”lián枝儿道。

  “对,就是这个话。”赵秀娥点头。

  送走了赵秀娥,lián蔓儿就沉思起来。

  “姐,你说,她们咋都对你的婚事这么关心那?”

  xxx…………xxx

  送上èr更,求粉红。

  月底最后一天,求大家粉红支持,留在月票榜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