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抱怨


  雨越下越大,就是zuì恨活计、zuì肯干的庄稼把式也在地里干不下去了,都纷纷抗了农具往家里走。

  等张氏带着lián枝儿和lián蔓儿做好了饭菜,大家都坐在了饭桌旁的时候,外面的雨还■在下,而且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这雨照这个下法,明天这地都进不去了。”lián守信看着窗外细密的雨帘,对wú玉贵举起了酒杯道。进不去地,就干不了活。得等地里干一些,才能继续种庄稼,这就耽误工夫了。“这次得亏三哥你来帮忙,不然,我们今天是说啥也种不完。”

  “自己人,还客气啥。”wú玉贵也拿起杯子,跟lián守信碰了碰,就滋溜喝了一口道。

  有wú玉贵、wú家兴和两个短工,一共四个壮劳力帮着lián续干了两天,lián蔓儿家只剩下地瓜因为地瓜秧子还没长好,所以暂时没有种,其余的庄稼都种完了。所以,这天晚饭,lián蔓儿家准备的饭菜特别的丰盛。

  “明天不用干活了,咱这酒就敞开了喝吧。”lián守信笑道。

  地种完了,心也跟着松泛了,有wú玉贵父子来帮忙,lián守信心里又添了高兴。不得不说,lián守信此刻的心情是格外的好。

  五郎和小七也都在桌上吃饭,他俩年纪小,lián守信和张氏自然是不许他们喝酒的。wú家兴年纪略长,平常也跟着wú玉贵在外面应酬,是喝酒的,因此张氏也给他准备了一个酒杯。wú家兴只喝了一杯,就说什么都不肯再喝了,只殷勤地给lián守信和wú玉贵倒酒。

  男人们喝起酒来,饭菜都不太吃,话却多了起来。

  “家兴这孩子老成。以前还不知道,这次一看,这孩子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要说你们家,孩子也不用干这个。这孩子肯干,不花俏。是个成大器的。”lián守信夸wú家兴。

  这两天,wú家兴干活很舍得卖力气,一看也是做惯活计,并不是花架子。他话也不是很多,但却很有眼色,每句话说出来,都能让人觉得舒坦。

  “就是一般孩子,比不得五郎和小七。……念过几年书。也没念出啥来,就跟着我在外面跑跑。这孩子记性好,人家说啥话,有啥事。他听见就能记住,比我用笔记下来的还准当、还全乎。因为这个,我这两年撮合成的生意都多了两成。心里有几分灵透劲儿,不会别人那花言巧语的,办事比别人实诚。这孩子这性子,做我这行也好也不好。”

  lián蔓儿往屋里端菜,正听见wú玉贵这么说wú家兴。lián蔓儿暗笑,这父亲说儿子,谁都能听出来是明贬暗褒吧。而且句句都对lián守信的心思。

  “比别人实诚,这行当才能做的长久。”lián守信就道,他就喜欢实诚人。“那花言巧语的,咱和他打一次交道,下次谁还找他?要交事,还得找家兴这样的。wú三哥,要我看。有你这些年打的基础,家兴以后肯定能比你还干的好。”

  牙侩纵然讲究个能说会道,但是人们做交易,显然更注重的是诚信。wú家父子做牙侩,已经很有口碑了。wú家兴有好记性,浑身还散发着实诚、可靠的气息,这分明是做中间人的极大优势。而且能说会道,也不是说的越多就越好。

  “以后。也就家里这百十亩的地,接我的班做牙侩,一辈子吃喝倒不愁,大富贵就不敢■说了。”wú玉贵说的很谦虚。

  “咱庄户人家,谁有啥大富贵。你们的日子,就是头牌的日子了。咱这十里八村能比得上你们的少。……再说,过日子,还是得讲究个安稳。一家子和和睦睦,亲戚朋友和和气气,比◎□啥都强。”lián守信道。

  lián守信是个庄稼人,一直过的都是比较清贫的日子。但是他对钱财富贵,却看的比较轻。简单地说,lián守信就不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他对物质看的淡,而对精神上的东西□○看的却比较重。

  lián蔓儿在lián守信身上得出一个结论,是注重精神还是注重物质,其实与一个人读过多少书是没有必然的联系的。

  “家兴赶年就十七了吧?”吃喝了一会,lián守信又问☆▲。

  “家兴生日小,冬月生人。等过年就满十七了。”wú玉贵答道。

  “家兴十七,那是属鼠的不?”张氏问了一句。

  “对,是属鼠的。”wú家兴忙应道。

  “是冬月哪一天生▲○人啊?”张氏又问了一句。

  “冬月二十。”wú家兴老实地答道。

  “啊。来,这汤凉了,喝这个,热乎的。”张氏就将凉了的汤换下,另上了一大碗热汤。

  这一顿饭,说说笑笑的,直到天■黑了,才算吃完。

  …………

  劳累了数天,这天夜里,lián蔓儿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睡的特别沉。第二天早上起来,天已经放晴了。

  “哎呦,啥时候了。”lián蔓儿从炕上坐起来,看见外面的天光,就知道时辰肯定不早了。

  “睡醒了?洗洗就吃饭吧,给你留饭了。”lián枝儿从外面走进来,看见lián蔓儿醒了,就说道。

  “姐,你咋不叫我啊。咱娘她们早都去pù子里了吧?”lián蔓儿一边抱怨,一边穿好衣裳、洗漱。

  “你睡的可实了,娘没让叫你。”lián枝儿就道,“今天也不用下地,pù子里人手够,娘说让你多睡会,等晌午过去吃饭、算账就行了。”

  等lián蔓儿洗漱完了,lián枝儿已经替她将被褥都收拾起来,摆上了饭桌。

  lián蔓儿的早饭是花卷,还有昨天晚上的剩菜,刚才lián枝儿又用大锅翻炒热了,给她端了上来。

  “姐,你吃了没,再吃点不?”lián蔓儿一点吃一边问。花卷也是昨天晚上剩下的,剩菜再经锅里炒了一遍,几乎都油酥了,也更入味。

  “我吃过了,蔓儿你自己吃吧。”lián枝儿就道。

  “嗯。”lián蔓儿答应道,“姐,一会你歇着,我帮你喂猪喂鸡。”

  “等你帮我喂,鸡和猪都得饿的嗷嗷叫了。”lián枝儿就笑,“我早都喂完了。你安生吃饭吧。”

  “姐,今天爷他们都没下地吗?”lián蔓儿听见外边院子里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就压低了声音问lián枝儿。

  “早起来咱爷带人去地里了,根本下不去脚,就都回来了。说是等吃了晌午饭,再去看看。”lián枝儿道。

  lián蔓儿吃过早饭,刚收拾干净,蒋氏就来了,向lián枝儿借线。

  lián枝儿就拿出自己的针线笸箩,让蒋氏挑。

  “就这白棉线就成,”蒋氏挑了一卷线,“下地干活费鞋,就这两天,你继祖哥▲还有我就废了两双鞋了。我得赶紧纳鞋底子,再做两双鞋。”

  蒋氏是个爱整洁、漂亮的女人,总是将自己、lián继祖和妞妞打扮的利利落落的。庄户人家勤快、讲究的主妇一般都是如此。周氏喜欢她,与她的这★个特点有很大的关系。不过,蒋氏还与一般的庄户人家主妇不同。她见不得补丁。

  蒋氏、lián继祖和妞妞的里外衣裳鞋脚上,从来就没有补丁。这在庄户人家,是很少能办到的。

  “大嫂,要是下地□穿的鞋,用棉线纳鞋底子怕不结实。得用麻线。”lián枝儿就道。

  lián蔓儿家,在屋里穿的鞋子是用棉线纳的鞋底子,但是要走远路、下地干活穿的鞋子,则是用粗麻线纳的鞋底子。

  蒋氏以前◆从未干过粗活,哪里知道这个,听lián枝儿这么说,就愣了一下。

  “大哥、大嫂下地也就这几天,用不着特意用麻线。也就咱爹,也不知道咋地,特别费鞋,咱娘才给他用麻线纳底子,别人人家也不用。”lián蔓儿忙就笑道。

  “那,那就再借我绺麻线吧。以后啊,我们这下地的日子还多着那。”蒋氏笑了笑道。

  lián枝儿就挑了一绺扭好的麻线给蒋氏。

  蒋氏感激的收了起来,却没忙着走。

  “我这脚就是不方便。你们啥时候赶集,跟我说一声。我给拿钱,还得请你们替我多买点线回来,到时候也好还上……”

  “大嫂,瞧你说的,就这几根线还说啥还不还的。要赶集捎东西,你尽管说。”lián蔓儿就道。

  “哎,那好。”蒋氏忙笑着应道。

  “大嫂,你早上也下地了?”lián枝儿就问。她刚才出去,看见蒋氏的鞋洗刷了晾在外面。

  “可不去了。……都说地里都是泥,不能下地。咱爷就不信,非得进地里试试。弄的一脚泥还不行,看实在种不了地,这才回来了。”蒋氏的声音略低了一些道。lián老爷子不仅自己走进地里去,还让他们每个人都进地里,试着种地,实在种不成,才带着他们回来了。蒋氏所说的废了两双鞋,就包括今天那一双。

  lián蔓儿瞟了蒋氏一眼,心想,她这样抱怨lián老爷子,看来是心里太憋屈,实在忍不住了。

  “咱爷就是恨活计。”lián枝儿道。

  “可不是吗,咱爷别看年纪大了,比咱们都勤快。”蒋氏就道。

  “大嫂,你的脚没事吧?”lián蔓儿就问蒋氏。

  蒋氏的脸上露出苦笑。

  xx…………xxx

  先送上一更,月底zuì后一天,求大家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