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艰难的决定


  二更,求粉红。

  xx…………xxx

  在地头停住,连蔓儿和五郎抱着篮子下了车。连守信将小黄牛从车上解下来,开始套lí杖。连蔓儿往地里走了几步,蹲下身子,抓了yī把土。因为刚刚下过透雨de缘故,土壤很湿润。

  这样湿润de土壤,是可以直接播种de。用老庄稼把式de话来说,就是老天爷疼人。如果春耕de时候,没有足够de雨水,那么庄稼人就得yī桶yī桶地往地里挑水。那种劳动强度,就是yī个壮年de劳力,也很难吃得消。

  连守信套好了lí杖,就将小牛赶进了地。然后,他将铁lí尖插进垄de正中,调整好深度,就挥着鞭子,驱赶小牛向前走。

  yī般用lí杖离地,是需要两个人de。yī个人扶lí,yī个人在前面牵着牛马走。不过也有像连守信这样,只用yī个人,yī边扶lí同时驱赶牛马de。这后yī种,往往需要yī个经验丰富de好庄稼把式。

  连守信是个好庄稼把式,而且,他们用de是牛。有delí杖是用骡子、毛驴,甚至用马来拉着de。牛没有骡子和马走de那样快,但是牛走de稳。所以牛拉delí杖,对操作者de要求并不高。所以,连守信可以yī个人轻松地扶lí和驱赶小黄牛。

  看连守信扶lí将地lí开了,张氏忙带着几个孩子随后跟上。张氏负责点种,每隔大概yī扎长那么大de距离,就点上两颗花生种。张氏干活也是个熟手,她yī手挎着装花生种de篮子,yī手从篮子里抓出yī把花生来,垂在垄上,腰微微弯曲,沿着垄沟,就像yī脚叠yī脚地往前走,花生种子就从她de手里自动落入lí开de垄内。

  每次掉落de都是两粒。不多不少,间隔也不大不小,就好像拿尺子量过deyī样。

  连枝儿、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几个都紧随在张氏身后,他们要负责培土。就是两脚站在垄de两侧,用脚培土将播好花生种子de垄合上。

  牛拉lí杖,比人工用铁镐刨垄要快上许多,张氏叠着脚,头也不抬。紧紧地跟在连守信de身后,几个孩子也紧随张氏身后。有de时候,连守信还会稍微放慢速度,让张氏能跟上lí杖。这是因为。lí开de垄,暴露在空气中,土壤里de水分流失de快。为了尽可能de保有土壤中de水分,保证花生de出苗率,所以lí开de垄要尽快播种并培土合上。

  “他爹,你在前面走你de。”种了半条垄,张氏就对连守信道,然后有招呼连枝儿,“枝儿。你过来,咱俩分段点种。让五郎跟你后边培土,蔓儿和小七跟着我。”

  “哎。”连枝儿和五郎忙都答应了。

  张氏这样de安排,yī家人de进度就更快了起来。

  张氏心疼小闺女和小儿子,yī边点种,有时候还忙里偷闲,帮着培上yī段de土。让连蔓儿和小七能够更轻松yī些。

  连守信yī条垄lí到头之后,就会让小黄牛在地头歇着,他则快步走回来,yī边点种、yī边培土。

  左右de地里,都有人在干活。南山旁边de这yī大片地,土地很好,很适合种花生。连着有好几家,都和连蔓儿家yī样。在种花生。

  庄户人家de小孩,都是要干活de。

  在不远处deyī块地里,就有两个**岁大de小孩,在帮着大人点种。那家de大人在教两个孩子如何点种之后,还拿出两根秸秆来,yī个孩子给了yī根。原来是他们家de大人。怕小孩子掌握不好点种de距离,特别弄了两根秸秆来,让两个孩子可以比照着秸秆de长度,往地里面放花生种。

  “去年你和小七也是这么地。”张氏忙里偷闲,顺着连蔓儿de目光看了yī眼,就笑着道,“你姐和你哥,从前年开始,就不用那个了。”

  听张氏这么说,连蔓儿顿时觉得那两个小小de身影亲切起来。

  他们姊妹们,更小de时候,就要下地做农活了。可那时候,家里de壮劳力连守人和连继祖,却是不下地干活de。

  想到这,连蔓儿不由得把目光移向另yī边,连老爷子正带着yī大家子de人,也在种花生。连蔓儿de目光在人群中找到了连守人和连继祖,就停在了这两人de身上。

  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继祖爷三个yī组做活。连老爷子负责刨垄,连守人负责点种,连继祖则负责培土。

  这三种活计,刨垄是最辛苦,最费力气de。就像五郎和连蔓儿几个,她们能够点种,也能够培土,但是却还做不来刨垄de活计。

  连继祖正在做金鸡**式,龇牙咧嘴地脱掉yī只鞋子,往外倒土。

  连守人yī手提着篮子,yī手点种。就见他迈着方步,挺直了腰板,倒是将将地跟上了连老爷子de步伐。

  而在干活de时候,总是领先儿孙们de连老爷子,为了配合连守人和连继祖de速度,却落在了连守义等人de后面。

  连老爷子刨了yī会地,直起腰来打算喘口气,看见连继祖还没回来培土。他就把铁镐放下,快步走回来,接着连继祖刚才培土de地方,开始培土。他刚培了yī脚de土,就停了下来,盯着前面de垄,面色发青。然后,他又往身后看了看,似乎发现了shí么,就转身沿着垄沟往后走了yī段,这下,他de脸色更青了。

  连继祖这个时候,刚将两只鞋子里de土都倒了出来,就走回来,要接着培土。

  “爷,你回去吧,我就脚上磨出个泡,没啥事,我能跟上。”连继祖对连老爷子道。

  若是以往,听见连继祖脚上磨出泡来了,连老爷子肯定会非常关切。可是,这次,连老爷子似乎并没听见连继祖de这句话。

  “继祖啊,你先别培土了。你回头来看看。你看你干de这活,你这土是咋培de,这yī块块地还咧着口子那。”

  “啊?”连继祖似乎吃了yī惊,忙走过去。

  “你看你这孩子,干de这叫啥活计。”连老爷子抱怨着,又往后瞅了瞅,长长地叹了yī口气。

  连继祖不会干农活,要不是他发现了,这条垄de庄稼就废了。地废了,投进去de种子也废了。

  “爷,那我返工。”连继祖看着连老爷子脸色不好看,就小心地说道。

  连老爷子没有说话,走到还没有培土de地方,往前走了yī段,这回他不只脸色难看,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连守人点de花生种,有de距离太近,有de距离太远,有de地方掉了好几颗花生种,有de地方却只有孤零零deyī颗。更让他不能接受de是,还有好大yī段距离,那花生种子,都跑到垄外面去了。

  “败家!”连老爷子肚子里暗骂了yī声。

  这若是换做别人,他当然是要大骂出声de。但是儿孙们都在眼前,远近还有村里de乡亲们,他得给大儿子和大孙子都留些颜面。

  “老大,你先停停吧。”连老爷子压着心里de火,招呼连守人道。

  “哎。”连守人很听话地停住了,也没问连老爷子是为shí么。

  连老爷子铁青着脸,在地当间站了半晌。连守人和连继祖就在旁边站着,都不敢说话。

  连老爷子正在做着yī个艰难de决定。

  返工还是不返工?

  返工,连守人和连继祖de脸面就没了。就是他也跟着没有脸面。不返工,那这yī条垄de收益就全没了。

  他知道连守人和连继祖都不擅长做农活,所以才特意将两个人都安排在自己个de身边。别人家几岁大de孩子,有家里de大人领着,也能干活。他yī个老庄稼把式,还带不好两个成年de儿孙。

  yī开始,这两个在他de带领下,虽然动作慢点,可也没出shí么差错啊。他就放了心,没再看de那样紧。结果,这yī松懈,这两个人干de活就不能看了。

  连老爷子觉得嗓子眼有shí么堵着,咽不下又呼不出。

  其他干活de儿孙们,都扭过脸来看着他。远近de乡亲们,也似乎都停下来在看他。

  连老爷子迈开大步,走回去拿起了铁镐,又大步de走回来,闷着头,就将被连继祖培好de垄都刨了开来。

  返工,要全部返工。地和庄稼是庄户人家de命根子,他舍不得这yī条垄。而且,就算现在这么遮掩过去,等花生出苗de时候,这yī条垄,会成为连家,乃至整个三十里营子、整个青阳镇de大笑话。

  他丢不起这个脸。

  “爹!”

  “爷!”

  连守人和连继祖都被连老爷子de样子吓到了。

  连守义、连守礼几个也察觉不对劲,都放下手里de活计走了过来。

  “爹,咋种好de垄,又刨开干啥?”连守义问道。

  这才叫哪壶不开提哪壶。

  “干啥?返工!”连老爷子没好气道,“你们都围过来干啥,回去干你们de活去!”

  ……

  连蔓儿yī家在旁边,将这yī切都看在了眼里。

  看着铁青着脸,yī语不发低头发狠似地干活de连老爷子,再看看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de连守人和连继祖,连蔓儿暗自摇头。

  为shí么几岁de孩子都能干de活,连守人和连继祖就干不了那?!

  连蔓儿正这么想着,yī抬头,不觉得呆住了。

  几个壮汉带着yī架lí杖站在了他们de地头上。

  xx…………xxx

  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