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说理


  连守人被连蔓儿一双清澈de大眼睛看着,不由得有些心虚。他嘎巴嘎巴嘴,就想就此打住。不过转念一想,他是连家de长子,连守信de大哥,连家唯一de秀才,竟然在一个晚辈小丫头de目光下心虚了。

  这还得了,连守人恼羞成怒。

  “老四,你看看你把蔓儿这丫头都逞de啥样了,她眼睛里还有没有长辈。wǒ这说话那,她就质问上wǒ了。你这要是再不管管,这家风都让你给败坏了!”

  “◆大伯,是你说人家背后说wǒ们,那wǒ问问你都听人家说啥了,这又是啥不好de话了,wǒ咋就不能问了?”连蔓儿正色道,“wǒ就问这一句,大伯你这么大de反应,这事wǒ咋看着有点不对劲那。wǒ看,不是别人说○wǒ们啥了,是大伯你看wǒ们不顺眼了吧。”

  与连守人de疾言厉色不同,连蔓儿de表情很镇定,说话语气也与平常唠嗑没啥两样。只是,她说出来de话,却一句句de掷地有声。

  “大伯,wǒ问你。啥叫wǒ爹逞着wǒ?是不是wǒ爹对wǒ不是打就是骂,不管你咋往wǒ们身上泼浑水,wǒ都不敢吱声,还得说你说de对,这样你就满意了?”

  “你还知道你是长辈?你咋不拍拍自己个de良心,想想你说de话,办de事,哪样像是正经长辈做de出来de?你说这话,就不脸红,你就不臊de慌?”连蔓儿盯着连守人质问道,“就你办de那些事,wǒ叫你一声大伯,你不心虚吗?大伯,说句老实话。你行de不端,做de不正。wǒ有权利质问你,你可没啥凭据对wǒ们说三道四。wǒ爹娘人老实厚道,给你留着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连蔓儿最后几句话说de十分厉害。一点脸也没给连守人留。连守人受不住了,一张脸涨de通红。

  “老四,你听听,听听,你这闺女这嘴里说de都是啥?你这是咋教育de?”连守人从炕上跳了起来,指着连蔓儿,恼羞成怒地骂道。

  “都别说了!”连老爷子敲了敲烟袋锅子,沉声道。

  “爹。wǒ就说两句,还不是为了老四家好,为咱们老连家一大家子de脸面好?蔓儿这丫头,没大没小de。这以后……”

  连蔓儿打断了连守人de话。

  “大伯,你说连家啥家风让wǒ们给败坏了?是你想卖侄女给闺女陪玉佩de家风,还是你欠了高利贷不还,自己跑城里去享清福,把wǒ爷、wǒ奶,还有一大家子人扔家里,给你顶缸,替你还债,把wǒ爷急de吐血。丢了半条命de家风?好,wǒ承认,wǒ把你这俩家风给你败坏了。咱就出门去,让全村de人给评评理。要是大家伙说wǒ不对,说你好,那wǒ就认打认罚。你现在要卖了wǒ换钱,wǒ都没话说。”

  tí到旧事。连守人涨红de脸转为青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得了,话就说到这吧。咱接着说正事。”连老爷子道。

  这分明是不让连蔓儿继续说下去了。

  连守人是连家de长子,又是个秀才,是被连老爷子寄予了厚望de未来家长。现在被连蔓儿说de颜面无存,虽然是连守人不对,但是连老爷子还是想维护连守人de面子。因此上,并不出口训斥连守人。当然。他也没说连蔓儿什么。

  手心手背都是肉,对de不赏,错de不罚,只是下令停止争吵。这是许多多子女de家庭de父母,经常采用de策略。这样做,有de就是因为这是最简单省事de方法。有de却是出于一种“扭曲”de平衡de考虑。连老爷子这么做。连蔓儿认为应该是后者,当然其中还有连老爷子对大儿子de偏爱这种感情因素。

  对于连老爷子,连蔓儿一直以来,都是很顺从de。但是今天,连蔓儿不打算听连老爷子de,不过她还是给连老爷子面子,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

  连蔓儿换了个话题。

  “爷,这念书de事,还得跟wǒ大伯说道说道。”连蔓儿摆出冷静说事de态度,“这可是正事。不说清楚,让wǒ大伯心里有疙瘩,这事迟早是块病。不是说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吗?要不把wǒ大伯心里这疙瘩消了,以后闹出啥事来,wǒ们一家可受不住。”

  连蔓儿话音刚落,不仅连守人,就是连老爷子脸色也难看了起来。连蔓儿话里de意思,分明说连守人是家贼。

  “蔓儿啊,你一个姑娘家,这说话,可得柔和着点。这在咱家里……还没啥,以后跟外人,可得注意点。”连老爷子委婉地道。

  连守人千错万错,都是长辈。被连蔓儿一个十岁出头de侄女这么贬斥,连老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
  “蔓儿这丫头说话不让人,一点也不像她爹和娘。她姥姥、姥爷也都是厚道人,没这么嘴厉de,蔓儿这丫头是像谁那。”连老爷子心里暗道。

  “爹,蔓儿才十岁。她又没像她大伯,念几十年de书。她▲就是有啥说啥。小孩子没啥弯弯曲曲de心思,她不说谎,她也不害人。”张氏这个时候开口道,“wǒ们家多亏有她,要不wǒ和孩子他爹都拙嘴笨腮de,让人欺负到头上,wǒ们俩都不知道反驳de。”

  “爷,鲁先生是教wǒ和小qīde。”五郎道,“鲁先生是怕麻烦de人,教wǒ和小qī是跟wǒ们俩投缘。这事说好了不能往外说,省得给鲁先生招来麻烦,到时候连wǒ和小qī都不能教了。这事也没啥人知道,wǒ大伯不是闭门读书吗,从哪听说de?”

  五郎说完,就看着连老爷子和连守人。

  “这事你爹跟wǒ说过一回。”连老爷子狠劲地抽了两口旱烟,“放心吧,咱就自家屋里说说,出门管保谁都不能说。”

  连老爷子说完,就看了连守人一眼,示意他说话。

  “这不是好事吗,还怕……,”连守人话说了一半,看见连老爷子de脸色,就调转了话头,“wǒ肯定不说。”

  “这下wǒ就放心了,wǒ和小qī,今天能念上书,挺不容易dede。大伯不是也说了,同意wǒ们俩念书了吗。wǒ大伯要是不同意,就是wǒ家挣了点钱,能供wǒ和小qī念书,那wǒ们也不敢去念书。”

  “小qī,咱俩给大伯行个礼。咱得谢谢大伯给咱开恩。”五郎说着站起身,拉了小qī,就给连守人鞠躬。

  “这、这是干啥!”连守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只胳膊在身前胡乱地划拉着,不想受五郎和小qīde礼。

  看着连守人被挤兑de尴尬样,连老爷子心情有些复杂,一时又说不出五郎和小qī有什么不对来。

  连蔓儿忍不住抿嘴暗笑,她决定再添上一把火。

  “哥,小qī,你们干啥谢他?”连蔓儿,“大伯做了秀才那么多年,在镇上教书也有年头了,一家穿金戴银de,多风光体面啊?那些年,他让你和小qī去念书没?哥,你为啥耽误到现在,咱分家了,你才能去念书,你不恨他,你还感谢他?这让大伯多不好意思啊!”

  五郎和小qī就笑。

  “老四,wǒ一直当你是个厚道人。wǒ看错你了,你就让你这闺女儿子这么欺辱你大哥wǒ。”连守人痛心疾首地道,他对连守信分家出去,家风就堕落de如此不厚道,心痛万分。

  五郎、连蔓儿和小qī这姊妹三个,作好作歹,一句句话都跟巴掌似de扇在他de脸上。就是他脸皮再厚,也被羞臊de无地自容了。

  连守人甩袖子就想走,他在这屋里待不下去了。

  他却不肯想想,这些全是他先找茬,自己招惹来了。

  “大哥,你先别走,咱把话说清楚。”一直没开口de连守信终于发话了,他站起身,将连守人拉了回来。

  “这还有啥可说de?”连守人甩开连守信。他话虽是这么说,人却留了下来。被几个孩子质问de颜面无存,如果连守信肯说几句好话,他de脸上也能好看些。要不然,以后他还怎么再摆长兄和大伯de款。

  “大家伙都在,那wǒ就把话说清楚。送五郎和小qī去念书,这钱是wǒ们一文一文地挣出来,省下来de。wǒ们没花别人de钱,没对不起谁。只要不是心长歪了,他谁都不能有啥意见。”张氏站起来,大声地道,“还有,他大伯,这世上谁说wǒ们蔓儿啥,也没有你说de。●你对不起wǒ们蔓儿,你亏着心,你欠着wǒ们蔓儿de。你这一辈子你都欠着wǒ们蔓儿de,你在wǒ们蔓儿跟前,你就该低着头!你别当wǒ们都不tí以前de事了,你就当你没做过。”

  张氏有些激动,不◎仅眼圈红了,手都抖了起来。

  连蔓儿忙靠过去,握住了张氏de手。心里道,说de太好了。对于有de人,就要把话说明白,不能让他以为别人糊涂,他能糊弄过去。

  “让蔓儿跟着念书认识几个字,是wǒde主意。”连守信道,“多亏她能认字,家里de事,她能帮着担不少。wǒ这闺女,比个儿子都不差。”

  连守人面色发青,连老爷子de眼皮子跳了两跳。连守信de最后一句话,他们俩都不爱听。

  “别说wǒ爹娘没给wǒ大把大把花钱,就是花了,那也是wǒ们自己个挣de。别人眼气,那也是白眼气。”连蔓儿看着连守人笑道,“可就怕有人不光是眼气,还背地里给wǒ们使坏!”

  xxx………………xx

  先送上一更,晚些时候会有二更。

  求粉红,求进粉红前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