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发难


  二更,求粉红。

  **…………**

  连老爷子要佃种土地!连蔓儿一开始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也就不觉得奇怪了。连家本来有三十亩de田地,都是中等偏上de田。她们分了六亩地,连家现在只有二十四亩地了。

  可连家现在de人口却有二十口之多,平均每个人还不到一亩地。这一亩地就suàn都种上高粱或者糜子,产出de粮食,都按最高de产量来suàn,也只néng让一大家子人勉强够吃。这还是考虑到家里有几个孩子年纪小,饭量没那么大。而且,还要继续执行周氏de伙食配给制。

  连蔓儿是经历过周氏de伙食配给制de,她认为,周氏允许大家吃de粮食,每tiān根本连每人一★斤都没达到。

  连家接二连三地经历了几次变故,家底已经完全被掏空了。连老爷子曾经要卖掉镇上de房子,置办土地de打suàn,也成了空。连家现在是人多地少,想要生活de好一点,佃种土地,似乎就成○jīndōuméidádào。

  liánjiājiēèrliánsāndìjīnglìlejǐcìbiàngù,jiādǐyǐjīngwánquánbèitāokōngle。liánlǎoyézǐcéngjīngyàomàidiàozhènshàngdefángzǐ,zhìbàntǔdìdedǎsuàn,yěchénglekōng。liánjiāxiànzàishìrénduōdìshǎo,xiǎngyàoshēnghuódehǎoyīdiǎn,diànzhǒngtǔdì,sìhūjiùchéng了必然。

  佃种土地虽然要交大量de地租,但是好歹néng存下些余粮。家里要添人进口,要操办亲事,这些余粮,néng帮着一家人填补些亏空。

  “这马上就要种地了,我爷是啥时候说de这话,现在佃好地了吗?”连蔓儿就问连守信。

  “说了有几tiān了。”连守信道,“昨个晚上还和我说,今tiān要去写租约。”

  “我爷佃种de是谁家de地啊?说没说要佃多少亩地?”连蔓儿又问。

  “还néng有谁家,就是王举人家呗。你爷没说要佃多少,这事说de有点晚,得看人王举人家néng佃给多少。”连守信叹了口气道,“我看老爷子这几tiān心里不大好受。想当年,咱家地多de时候,也是租给别人种de。”

  经历过租种土地给别人,然后是自己耕种,一次次de卖地。最后还要佃种别人de土地,才néng维持一家de生计,就是连守信当时年纪还小de人,都有些黯然,更不要说连老爷子这个当家zhǔ事de人。

  “我回家看看去,看老爷子回来没有。”连守信说着话,就站起身,“咱这是分家后第一次种地。老爷子挺挂心de。咱明tiān开始种地,这事我也得告诉老爷子一声。”

  连蔓儿知道,这个时代,大户人家de孝道中有一条。叫做晨昏定省。没分家之前,大家住在一起,一个桌子上吃饭。分家之后,连守信对连老爷子和周氏,几乎是做到了晨昏定省de。除了因为早点铺子开业de太早,连守信实在忙不开之外,每tiān晚饭前后,连守信不管多忙,都必定要去上房报道。有de时候。实在脱不开身,他就会叮嘱张氏,或是连蔓儿几个孩子,去上房跟连老爷子和周氏说一声。

  另外,连守信完全做到了连老爷子和周氏一呼唤,随叫随到。

  其实庄户人家没那么多de规矩,分家另过之后。一般关系有处de远de也有处de近de。可像连守信这样de,是绝无仅有。尤其是他遇到事情,要向连老爷子汇报这一点。

  连蔓儿知道,连守信并不是拿不定zhǔ意,要向连老爷子请教。连守信只是,对连老爷子怀着深深de孺慕和敬重,还有就是出于这些年来de习惯。

  “行,那咱都回去吧。”张氏对连守信这样de做法。并不反对。

  连老爷子是个老庄稼把式,又有了年岁,阅历丰富。有些事情和连老爷子说一说,连老爷子很可néng还会给他们提个醒或者提些好de建议。

  前提是,他们自家要把定zhǔ意。

  说起来,自分家之后。对于他们一家一起商量定de事情,连守信一直都执行de不错。即便是谁说了什么,让他有些动摇,但最后他还是尊重了妻儿de决议。

  不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帮助连守信和张氏把定zhǔ意,连蔓儿很自觉地跟在两人身后,回了老宅。

  …………

  上房里,连老爷子、连守人、周氏和连秀儿都在。连老爷子手里拿了一张纸,正跟连守人说着什么,见到连守信一家来了,就停下话头,招呼他们坐下。

  “爹,田都佃好了?”连守信问。

  “佃好了。”连老爷子点了点头,就将手里de契纸递给连守信。

  连守信只略微识得几个字,将契纸看了看,就交给了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就都凑过来,和连蔓儿一起看那契纸。

  “爷,你佃了三十亩地啊?”连蔓儿一边看,一边问道。

  连守人见连蔓儿néng看得懂契纸,就转过头来,在连蔓儿身上很是看了一会,才移开了视线。

  “对,我跟王举人佃了三十亩田。”连老爷子道,“就在北边,离家里de地不远,都是好地。”

  连老爷子说着话,又装了一袋旱烟,点了火,吧嗒吧嗒de抽了起来。

  “我●跟人家说de有点晚,要是换个人,就佃不着地了。是王举人知道咱要佃地,特意发了话,咱才néng佃到这三十亩地。……人家还没朝我要押金,说是信得过咱。”

  这个时代地zhǔ租土地给人种,在交付土地★之前,是要先收取押金de,这是怕到秋收de时候,租地de人逃租,或者租地de人不好好耕种,让土地荒废,而使地zhǔ蒙受损失。这押金还不少,一般比地租还要多一成以上。连家现在是这样de境况,如果要交押金,是很有些困难de。王家不收押金,连老爷子松了一口气,对王家很感激。

  “爹,这些地,到时候要交多少地租子?”连守信又问道。

  “……每亩田地租一百七十斤。”连蔓儿看着契纸说道,“这里写着,中上等田三十亩,地租每亩一百七十斤。”

  “没错。”连老爷子点了点头。“那地我都去看过了,比咱家de地还好点。这一年好好侍弄,秋下每亩néng打个三百斤左右de粮食。交了租子税粮,咱还néng有一百斤de捞头。王举人家是少有de人义人家,这地租在咱这一个县,都néngsuàn上是最低de。”

  这个时代。田地是贵重de财产,地租很高。有地七劳三,也就是说土地de收成,地zhǔ要七成,而出力耕种de佃户只有剩下de三成。更高些de,还有地八劳二,也就是说佃户只néng占有土地收成de二成。

  王家租给连老爷子de是中上等de好田,按亩产三百斤来suàn。他只收了五成▲六de租子。不管在什么地方,这样de租子都suàn是很低de了。

  但即便是这样,佃户们还是要上交多一半de土地收成,自己只néng留下少一半。

  佃农很辛苦。土地很珍贵,做地zhǔ是●liùdezūzǐ。búguǎnzàishímedìfāng,zhèyàngdezūzǐdōusuànshìhěndīdele。

  dànjíbiànshìzhèyàng,diànhùmenháishìyàoshàngjiāoduōyībàndetǔdìshōuchéng,zìjǐzhīnéngliúxiàshǎoyībàn。

  diànnónghěnxīnkǔ。tǔdìhěnzhēnguì,zuòdìzhǔshì●很有前途de。看了这样de租约,连蔓儿觉得自己做个小地zhǔde目标,简直是定de太正确明智了。

  “我听说,王家好像有家训,地租要比别人家低两成。”连守人这时插话道。

  “这是造福乡◇hěnyǒuqiántúde。kànlezhèyàngdezūyuē,liánmànérjiàodézìjǐzuògèxiǎodìzhǔdemùbiāo,jiǎnzhíshìdìngdetàizhèngquèmíngzhìle。

  “wǒtīngshuō,wángjiāhǎoxiàngyǒujiāxùn,dìzūyàobǐbiérénjiādīliǎngchéng。”liánshǒurénzhèshíchāhuàdào。

  “zhèshìzàofúxiāng里de事,人家行善积德,néng家大业大de,这不是没道理de。”连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咱家以前收租子。也是比照de王家,那时候,好多人抢着要来租咱家de地……”

  说到这,连老爷子哑了声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爹,等我……”

  连守人de话只开了个头,就被连老爷子摆手打断了。

  “……我看继祖de火候差不多。这两年肯定néng种。”连守人又道。

  连老爷子吧嗒吧嗒抽着旱烟,没有说话。就suàn连继祖火候到了,也要先考个秀才、凭上个优等,领de廪米也只够他一个人de口粮。从秀才而到举人,这期间要多少年de苦读暂且不说,这花费,想想连守人这些年用去d●e钱,连老爷子de心就翻了个个。

  连老爷子心里何尝没计suàn过这个事情。要供连继祖读书,就suàn是一家人再勒紧裤腰带,怕也艰难。而且,这一大家子人,会愿意供连继祖吗?今时不同往日了!

  “继祖那,咋没在家?”见连老爷子神色颇有些黯然。连守信就想岔开话题。“私塾里不都放假了吗,听说……”

  连守信说到这,意识到他或许说了什么不该说de话,立刻紧急刹车,停住了话头,

  因为到了春耕de时候,不管是私塾里de学生还是先生,家里都是正用人手de时候。青阳镇这座私塾有一个传统,就是每到春耕和秋收de时候,都会放几tiānde假,让先生和学生们都néng回家去帮忙种地、收割。

  这也suàn是一种人性化de安排。不只青阳镇de私塾有这个传统,其他村镇de私塾也都是如此。倡导耕读传家,耕种是要排在读书前头de。

  私塾放假,也包括连继祖所在de高级班★。连继祖作为连家de长孙,现在本应该和连守人、连老爷子一起商议春耕de大事。

  连守信知道连老爷子对连继祖de感情,所以才说起连继祖,是想让连老爷子高兴些。可话说了一半,连守信才想起来,连继祖◆★。连继祖作为连家de长孙,现在本应该和连守人、连老爷子一起商议春耕de大事。

  连守信知道连老爷子对连继祖de感情,所以才说起连继祖,是想让连老。liánjìzǔzuòwéiliánjiādezhǎngsūn,xiànzàiběnyīnggāihéliánshǒurén、liánlǎoyézǐyīqǐshāngyìchūngēngdedàshì。

  liánshǒuxìnzhīdàoliánlǎoyézǐduìliánjìzǔdegǎnqíng,suǒyǐcáishuōqǐliánjìzǔ,shìxiǎngràngliánlǎoyézǐgāoxìngxiē。kěhuàshuōleyībàn,liánshǒuxìncáixiǎngqǐlái,liánjìzǔ是个不惯、也不喜农事de。联想以前还没分家de时候发生de种种事情,连继祖不在家,很可néng是借故要逃避春耕干活。

  想清楚这些,连守信非常后悔说了这些话,不仅不néng让连老爷子稍微高兴一些,反而更添烦恼。他忙用眼睛朝张氏和几个孩子示意,希望她们néng把他这个话头再岔开。

  张氏倒是想帮忙,可她并不是个善于言辞de人,也习惯了在男人们商量事情de时候保持沉默,所以一时想不出什■么话头。

  至于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三个孩子好像没看见连守信de示意一样,齐刷刷扭头,然后,三颗毛茸茸de小脑袋就都凑到连蔓儿手里de契纸上,做认真研究状。

  连守信很尴尬,只得干咳了◆两声。

  “继祖就要考试了,可和五郎和小七不一样,少念一tiān两tiānde书都没啥事。”连守人接过了话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事昨tiān继祖就说了。继祖de先生对继祖这孩子很看重,让他这一年都不néng松劲儿。这几tiān,别人放假了,继祖不néng偷懒。继祖de先生把自己在私塾里de屋子借给了继祖,让他趁这几tiān,好好温书。”

  “啊。”连守信就啊了一声。

  屋里de其他人,包括连老爷子都没做声。

  “爹,我们打suàn明tiān就开始种地。正好五郎和小七都放假在家。”连守信想起了来这de目de,就对连老爷子道。

  “你们打suàn先可哪块地开始种?”连老爷子就问。

  “就先可南面那六亩地开始,六亩地,都种花生。”连守信就道。

  “这个对劲。花生娇贵,正好赶着刚下雨,现在种正好。”连老爷子就点了点头道,“我也打suàn先可南面de地开始种,也是种花生。明tiān就种,今tiān早上你二哥他们去上工,我交代给他们了,让他们跟工头请个假,这几tiān家里得种地。……等地种完了,再让他们回去干活去,啥时候地里活忙不开了,再让他们请假。”

  原本,连老爷子只是打suàn让连守义几个在春耕前去山上干一段日子,春耕后,就不再去了。现在改变zhǔ意,自然是因为偷酿葡萄酒,连家家底被完全掏空了de缘故。

  一大家子,只有加倍干活,才néng把日子过下去。

  “老四,这个事,还得你在老黄那帮着说两句。”连老爷子就对连守信道,“别因为这事,再让你二哥和三哥他们把差事给丢了。”

  “行,这事我跟老黄说。”连守信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

  “老四,你现在可出息了。开了个铺子,就让五郎和小七都上私塾念书了,听说,你还从山上请了个先生,专门在家教蔓儿?蔓儿连地租契纸都认识了。不是我做大哥de要管你●de事,啥人就得守啥本分。五郎和小七念书,这没啥说de,我就觉得挺好。可蔓儿……”

  连守人说到这,就又看了连蔓儿一眼。

  连蔓儿也听见连守人说她,从契纸上抬起头,一双乌黑de眼睛不错●眼珠地看着连守人。

  连守人垂下眼皮。

  “还是那句话,啥人就得守啥本分。蔓儿一个丫头,她是néng参加科举,给老连家光宗耀祖是咋地?这传出去,让人家说你几个侄子还念不上书,继祖在私塾里苦哈哈de,你大把大把de钱往个丫头身上扔,你让人家背后咋说你!”

  “大伯,你倒说说,人家背后都咋说我们了?”连蔓儿强压着怒火,盯着连守人问道。

  ***…………****

  送上二更,肥章,求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