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春耕


  钟管事来了,lián蔓儿心中就是一喜,也忙接了出来。钟管事手里提了一个袋子,正在和lián守信寒暄。看见钟管事手里的袋子,lián蔓儿不由得眼睛发亮,她更加笃定了钟管事这次来的目的。

  将钟管事让到屋里坐下,lián蔓儿就忙着沏茶,又用攒盒装了家里最好的点心和果子,端了上来。

  “lián姑娘不必客气。”钟管事欠了欠身,向lián蔓儿客气地道谢。

  “钟管事,到了这,你可不要跟我们客气。”lián守信笑着道。

  “六爷和九爷可都还好?”lián蔓儿将茶和果子都摆好,就笑着问询道。

  “两位爷都好,让我捎话,也问姑娘一家的好那。”钟管事也是笑容满面,说着话就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来。“九爷临走的shí候,答应了送姑娘一些玉米,特意打发我给送过来。”

  “这我们可shēng受了。”lián守信忙道,“我这闺女年纪小,不大懂事。小孩子家说过的☆话,六爷和九爷那边就认了真。这还让钟管事你特意跑一趟给送过来,这、这可让我们心里面这么过意的去那!”

  lián守信这边和钟管事客气,lián蔓儿已经伸手将袋子接了过去。袋子颇有些压手,liá□huà,liùyéhéjiǔyénàbiānjiùrènlezhēn。zhèháiràngzhōngguǎnshìnǐtèyìpǎoyītànggěisòngguòlái,zhè、zhèkěràngwǒmenxīnlǐmiànzhèmeguòyìdeqùnà!”

  liánshǒuxìnzhèbiānhézhōngguǎnshìkèqì,liánmànéryǐjīngshēnshǒujiāngdàizǐjiēleguòqù。dàizǐpōyǒuxiēyāshǒu,lián蔓儿打开袋子口,里面是剥好了的玉米粒。沈小胖显然是挑好的给她送来的,一颗颗玉米金黄饱满。这一袋子的玉米,估计着至少又三四十斤的样子。

  这可能种不少亩的地啊!

  lián蔓儿忍不住笑的眉眼弯弯。lián蔓儿手里抓起一把玉米粒,小胖的形象在她心目中高大了起来。当shí她跟沈小胖说想要更多一些的玉米,其实心里并不能确定,沈家会不会同意,她也不能确定,沈小胖回到沈家之后,是否会真的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这些天,lián蔓儿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每多过去一天,她心里的希望就少一分。今天。钟管事将玉米送了来。lián蔓儿是喜出望外的。

  沈小胖很够朋友,虽说是小小的年纪,却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这让lián蔓儿不得不再次刷新对沈谦的印象,就算年纪幼小,身材太过圆润,又很有吃货的倾向,但只要有够朋友和说话算话这两种品质,沈小胖就是个合格的小男子汉。

  “钟管事。小……九爷让你送玉米来,这事六爷肯定是知道的吧?”lián蔓儿终于舍得将玉米袋子放了下来,抬头问钟管事道,“六爷可有什么话?九爷有没有捎话给我们?”

  在心里面叫惯了沈小胖。改叫九爷什么的,还真有些别扭、不适应那,lián蔓儿暗笑道。

  “……这事九爷跟六爷说了。这些玉米,还是六爷让手下人帮着准备的。知道lián姑娘是要在地里种,六爷和九爷都吩咐要挑最好的。……来之前,我去给六爷和九爷请安。六爷倒没什么特别的吩咐。……只是说,让lián姑娘有什么事,尽管捎信过去。……九爷嘱咐了很多话……”

  钟管事说到这,自己也笑了。

  “九爷问lián姑娘。还有五少爷和小七少爷都好不好,有什么好玩的别忘了他,还问lián姑娘什么shí候有空,到府城去,可要记得去找他。”

  钟管事这次说话,又比以前还客气了许多。就是对五郎和小七,都称呼起少爷来了。

  “九爷回到家。shí常说起lián姑娘、五少爷和小七少爷,恨不得能天天玩在一起才好。”钟管事又道,“打发人来送玉米,怕人不妥当,耽误了lián姑娘的事。……看我这些年办事还稳妥,又与lián掌柜相熟,这才特●意打发了我来。我这一得了吩咐,一刻都没敢耽误。就怕误了农shí。”

  送个东西,确实可以随便打发一个小厮就可以。钟管事在沈家应该是很得脸、办事很有能力的,而且还与lián家打过交道,打发他来,◆由此可见,沈六和沈小胖对这件事的重视。

  “这是六爷和九爷对咱们的恩典。”lián守信怀着满心的感激道。

  钟管事是个大忙人。交代完了玉米的事,就告辞要走。lián守信自然苦苦相留,最后lián蔓儿从镇上订了一桌上等的酒席,就在早点铺子里,lián守信陪着钟管事吃了。

  趁着钟管事吃饭的工夫,lián蔓儿还写了一封信。信是写给沈谦的,首先是感谢他让人送了玉米来。然后就是聊些★家常,什么小黄牛又长力气了,小猪的食量又增加了,小母鸡变成了小公鸡,什么昨天摘了一篮子的槐花,和面烙饼特别香甜等等,当然,还说了一下五郎和小七的功课。

  “鲁先shēng说我哥照这样好好xué○,明年就能下场参加童shēng试了。小七年纪还小,还得再等一年。小胖,你不是说你已经念书念了好几年吗?你啥shí候下场考试?”

  “鲁先shēng也夸我了,说我要是个男的,也能和我哥一起下场。”lián蔓儿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就这么家长里短地,整整写了两页信纸。

  lián蔓儿写完之后,又看了一遍,觉得比较满意,就将信纸折好,装进信封里封了起来。送钟管事离开的shí候,lián蔓儿就将信拿出来,请钟管事捎给沈谦。

  至于对沈六的问候,就请钟管事代为表达了。一来,lián蔓儿不觉得沈六会有shí间看她的信。二来,沈六和沈谦不同,她不觉得她能给沈六写信。而且她总是觉得跟沈谦更亲近些。

  沈谦年纪还小,写写信没什么,等他长大了,怕是就要避嫌了那。

  钟管事小心地收起lián蔓儿的信,说是必定送到。

  lián蔓儿又另外准备了红包,跟随钟管事来的车夫、随从每人一份。钟管事那一份,自然是额外加厚的。

  这次,钟管事略微推辞,便笑着收了。

  …………

  放在炕上催芽的玉米,已经长出了半个小指长度的芽,lián蔓儿特意开了一小块菜地出来,粪肥、翻地、耕种,精耕细作,将玉米芽播种了下去。

  好好侍弄,今年伏天,她就能吃上香喷喷的煮嫩玉米了!lián蔓儿心里想。

  转眼就到了谷雨shí节,就像诗中描述的“清明shí节雨纷纷”,又如“谷雨”两个字所体现的,接lián下了两场透雨,三十里营子的春耕开始了。

  lián蔓儿一家,比别的人家更忙碌。她们要一边顾着早点铺子的shēng意,一边赶着在这◎最适宜的shí节,将地种完。

  在种地之前,一家人坐下来,仔细地规划了一番。

  今年,她们家有五十一亩地要种。南山下的六亩地,是分家所得,打算都用来种花shēng。花shēng是价值比□较高的经济作物,庄户人家种花shēng很少为了自家吃,都是为了卖钱。

  这六亩地的花shēng,到秋收的shí候,差不多能卖三十几两银子。这只是大致的收入,去掉种子钱,纯收入也就是三十两出头。

  然后就是北面,她们分家之后置买的土地,一块二十五亩,一块二十亩,两块地没有lián在一起,中间隔了一片地。前两天,lián守信找到相关的主人家,商量了将地换了过来。因为同在一片地上,土质什么的都是一样的,因此并没费什么口舌,事情就谈妥了。

  lián蔓儿家这四十五亩地,lián成了一片,更方便耕种了。

  “高粱和糜子,这两样都不能少种。”lián守信说道,高粱米是庄户人家的主食,而到了冬天,糜子磨成面包的粘豆包,也是必不可少的主食。所以,这两样都要种够。“咱六口人,我看高粱咱最少得种十亩地,糜子的话,种五六亩就够了。……够咱家一年的口粮,还有税粮也差不多够了。”

  “嗯,这样行。”张氏点头赞同。

  先确定了口粮和税粮的种植面积,接下来就是lián蔓儿最重视的玉米和地瓜。

  “咱现在有差不多四十斤的玉米种子,那天咱不是先种了一块吗,按我爹算的,一亩地差不多得用两斤种子,那咱今年就能种二十亩的玉米。”lián蔓儿道,“地瓜秧子还没长好,咱就先留出来一亩地,充裕点,到shí候要是秧子不够,咱再补种点豆子啥的,也不误事。”

  这二十一亩地种好了,收益暂shí无法估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会是个让人惊喜的数字。

  “这么打算我看行,咱家今年的地够种的了,除了口粮地,就先可着玉米和地瓜,剩下的再种别的。”lián守信道。

  “糜子就按六亩地算,这是三十七亩了,还有八亩地。”小七道。他现在还跟着鲁先shēngxué算经,账算的更快了,一般的小数目,他根本就不需要算盘。

  “糜子种六亩地,那小豆也不能少种了。要不到shí候包饽饽,咱还得另外买小豆去。”张氏就道。

  “还有大豆,”五郎道,因为商量种地大事,他今天手里少见地没有抱着书卷。“咱发豆芽、换油、换豆腐啥的,一年得不老少大豆。”

  “嗯,大豆得多种。”张氏就道。

  一家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种五亩地的大豆,一亩半地的小豆,剩下的一亩半地,就留着种些绿豆、芝麻之类的杂粮。

  “咱明天就先可南边那六亩地开始种。”lián守信道。

  “孩子他爹,咱种地还找帮工的不?”张氏就问。

  “……老爷子跟我说,今年,他打算……佃几亩地种。”lián守信突然道。

  ***………………***

  先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求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