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官司


  二更,求粉红。粉红翻倍的活动今晚上结束,大家有粉红现在jiù投吧。

  ***…………***

  连蔓儿吃了一惊,她也认出来,被马车拖着跑的那个人正是何氏的兄弟西村的何老六。这个何老六,在左近颇有一些名气,虽然是个庄稼汉zǐ,却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不知道这次,又犯了什么事,而且,那些人抓了何老六,往村里去是打算做什么?

  围观的人也相互打听,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咋回事,好像何老六正在镇上酒楼里喝酒,jiù让人给抓起来了。”

  “看来事还不小,那群人里,好像有穿着官衣的。”

  看来大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连蔓儿jiù转身回了铺zǐ里■,把事情跟张氏说了。

  正是生意最忙的时候,张氏听了连蔓儿的话,也分不出多少精神来理会。

  “……jiù说他那不作法的劲儿,迟早得出大事!”张氏只说了这么一句,jiù忙着揭锅往外捡馒头■

  不作法,是三十里营zǐ这边的土话,大概的意思jiù是为人不正派,不守规矩,也不遵守法度。

  铺zǐ里正忙活,连守信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孩zǐ他爹,你咋不在盖房zǐ那看着,回来干啥?”张氏看见连守信来了,jiù问道。

  连守信的脸色很难看,他的身后,还跟着个半大的孩zǐ,一身窝窝囊囊的棉衣,吸着一挂浓浓的鼻涕,赫然是六郎。

  “刚才不是看见有人●抓着六郎他老舅过去了吗,那是上咱家去了。”连守信jiù道。

  “上咱家干啥?”张氏一愣,也紧张起来。

  “是去年他们卖的葡萄酒,坏事了。人家买主带着官差找上门来了,抓了何老六,让何老六■带着来抓二哥了。”连守信顿足道。

  “葡萄酒。咋坏事了?”张氏忙问。

  “爹让四郎上山上去找二哥,让六郎来找我。六郎这孩zǐ,话也说不大清楚。反正是人家找上门来了。……我过来跟你们说一声,我得回家里去看看。”

  连守信说完这些话,不等张氏等人有所反应,jiù急匆匆地带着六郎回老宅去了。

  “蔓儿,咱卖的那葡萄酒没事吧?”张氏摸着胸口,紧张地问连蔓儿。

  “娘。你放心吧。咱的酒肯定没事。”连蔓儿jiù道。

  张氏看着连蔓儿笃定的样zǐ,一颗心稍稍地放松下来。

  “……偷学咱酿酒,照猫画虎,能不出事吗?现在酒出问题了。人家可不得找上门来。我看他们这祸惹的可不小,还来了官差是不?哎呀,那、那、是不是要抓他们去坐牢啊?”

  连蔓儿摇了摇头,她不了解当今的法度,不知道会怎么样。

  “娘,你照看着铺zǐ,我回家看看去。”连蔓儿jiù对张氏道。

  “行,你回去吧。有啥信儿,回来跟娘说一声。”张氏jiù道。

  “嗯。”

  连蔓儿答应了。jiù离开铺zǐ,往老宅来。

  离着挺老远,连蔓儿jiù看见连家的大门口停着一辆大车和几匹马,还有许多的村里的人围在不远处,正在议论纷纷,都说连家惹上了官司。看见连蔓儿来了,这些人纷纷向她投以同情的目光。

  庄户人家大多胆小怕事。甚至流传着一句话,宁愿冤死□,也不打官司。官字两个口,招惹上官司,往往不仅意味着倾家荡产,更可能是家破人亡。

  现在虽然是连家的连守义招惹了官司,但分家出去的连守信却并不一定能够撇清。相反,连守信家最近日zǐ过的红火。很□□,也不打官司。官字两个口,招惹上官司,往往不仅意味着倾家荡产,更可能是家破人亡。

  现在虽然是连家的连守义招惹了官司,但分家出去的连守信却并不一,yěbúdǎguānsī。guānzìliǎnggèkǒu,zhāorěshàngguānsī,wǎngwǎngbújǐnyìwèizheqīngjiādàngchǎn,gèngkěnéngshìjiāpòrénwáng。

  xiànzàisuīránshìliánjiādeliánshǒuyìzhāorěleguānsī,dànfènjiāchūqùdeliánshǒuxìnquèbìngbúyīdìngnénggòupiěqīng。xiàngfǎn,liánshǒuxìnjiāzuìjìnrìzǐguòdehónghuǒ。hěn可能会被官差当做压榨的对象。

  连蔓儿何尝不知道众人看她的目光所透露的信息,她只能镇定地穿过人群,走进连家的大门。

  院zǐ当间,乱七八糟地摆放着几个大酒坛zǐ,其中一个的坛zǐ口被砸掉了一半,红褐色的酒液流出来。在地上积了一小滩。

  连蔓儿走过去,用指肚蘸了一点,不用放进嘴里品尝,只需在鼻zǐ下闻一闻,连蔓儿jiù能确定,这是酸败了的葡萄酒。

  “蔓儿!”连枝儿的◇声音从上房西屋传出来。

  连蔓儿忙走进上房,西屋的门本来关的死死的,这时候打开来,连枝儿从里面一把将连蔓儿拉了进去,随后又将门关严,插上了插销。

  连蔓儿进了屋,才看见不只连枝儿,周氏■☆、连秀儿、古氏、连朵儿,蒋氏抱着妞妞、连芽儿都在屋zǐ里。

  屋里的气氛很紧张。

  “蔓儿,你咋回来了,你回来干啥!”连枝儿对着连蔓儿着急。

  连枝儿这样,连蔓儿jiù知道情况○很不妙。

  “蔓儿,你去看看那屋里是咋说的,你二伯还有你二伯娘咋还没回来?”周氏挺直着腰背坐在炕上,一张脸绷的紧紧的,对连蔓儿道。

  “二伯还没回来?”连蔓儿皱眉。按照时间计算,连守信都回来有一会了,那连守义这个当事人应该更心急,也该回来了。

  “奶,咱都躲在这,shuí都不敢去那屋,咋jiù让蔓儿去?”连枝儿死死地抓着连蔓儿的手,涨红了脸,看着周氏道。

  连枝儿的性zǐ随张氏,温顺安静。她这样zǐ是关切连蔓儿,才会出口顶撞周氏。

  “你这个丫……”周氏何曾被哪个孙女顶撞过,立刻瞪起了眼睛,声音也提高了。不过想到连家现在的情形,周氏并没有继续发作下去。

  “你懂的个啥,还不是我叫你来上房躲着的。都是我孙女,我能害你们吗?”周氏怕东屋的人听见她说话,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而且难得一见地解释起来,“蔓儿年纪小,不碍事。……别看芽儿和朵儿,她们俩小脚,跑个腿都不能。她俩不济事,不像蔓儿,蔓儿査拉……”

  査拉,也是她们这个地方的土语,大概的意思相当于泼辣。

  连蔓儿没理会周氏,也装作没看见连朵儿看向她的奇怪的目光,她只询问连枝儿。这■才知道,来的人是买何老六葡萄酒的姓徐的大老板的一个管事,另外几个有徐家的伙计,还有县城的捕快。

  “……他们找二伯,要他赔钱,还说要把二伯和何老舅都抓去打板zǐ,关进大牢。”连枝儿道。

  现在东屋里,是连老爷zǐ、连守人还有连守信陪着这些人。

  “姐,你在这屋里别出去,我过去看看。”连蔓儿想了想,jiù道。

  “蔓儿,你别去。”连枝儿拉住连蔓儿。

  “姐,你放心,我jiù去看看,肯定没事。”连蔓儿jiù道,她现在很担心东屋的事,不能跟连枝儿她们一起躲在这啥都不管。

  连枝儿拦不住连蔓儿,只有干着急。

  “蔓儿,等等。”蒋氏招呼住连蔓儿,一边将妞妞放下,一边去炕梢的灶坑里摸了一把灶坑灰出来。“蔓儿,抹上点这个,省得吃亏。”

  连蔓儿有些囧然。她前世那个朝代,算是比较法治的社会,虽然也有各种灰、黑的颜色,但平民百姓还不至于警惕到这个程度。

  到了这里,她还没和官差这类人打过交道。好吧,把脸抹黑jiù抹黑吧,起码看着连枝儿好像放心了不少。

  连蔓儿jiù顶着一张抹的灰乎乎的小脸,往东屋来。

  东屋里,连老爷zǐ依旧坐在炕头,旁边是连守人,炕上、地上坐着六七个人,其中有两个是官差的打扮,何老六手被绑在身后,垂着头蹲在一个官差的脚跟前。

  连守信那?

  连蔓儿第一眼没看见连守信,又往屋里走了一步,这才看见,连守信正蹲在进门右侧,门背后的地上。

  连蔓儿只觉得一把火从心里腾地一下烧到了脑瓜顶,她怒了。

  连蔓儿咬牙,看见屋角还有一张长凳,立刻jiù走了过去,将长凳搬到连守◇信跟前。

  “爹,你坐。”

  也许是突然看见一个灰扑扑脸的小丫头进屋来,大家都很吃惊,也许是因为这小小个zǐ的小丫头身上,竟然冒着杀气,屋里人都停止了说话,静悄悄地看着连蔓儿。

  “爹,你坐。”连蔓儿拉起连守信,让他坐在长板凳上。

  “爹,你不jiù是心口疼了,李郎中说让你多蹲着好的快。他那是和你闹着玩那,爹你咋jiù相信他了那?”

  “哦……”

  连蔓儿说完话,jiù也面向众人,在长凳上坐了。

  “这些人都是来找我二伯的不?我二伯咋还没回来?”连蔓儿问。

  正在这个时候,门帘挑起,连守礼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那两个官差的目光,立刻jiù盯在了连守礼的身上。

  “老三,你二哥那?”连老爷zǐ看见只有连守礼一个人,jiù问。

  连守礼看了这一屋zǐ的人,尤其是不认识的那几个人还虎视眈眈地看着他,jiù有些发懵。

  “二哥,二哥是在我前头下山的,二郎和三郎也回来了,都在我前头。咋、咋他们都没回来?”

  经过连老爷zǐ的追问,原来四郎上山,将他们爷四个都找到了,连守义带着二郎和三郎跟着四郎jiù下山★了,连守礼因为要和李师傅交代一声,落在了后面。

  “……二哥一路跑下山的,早该到家了。”连守礼道。

  “呵呵,秀才相公,连老爷zǐ,你们这是打发人捎信让正主跑了,那你们打算让shuí跟★我们投案去?”一个官差从腰间抽出铁链,哗啦啦地抖开。

  ***………………***

  送上二更,打滚求粉红。

  大家粉红给力些,下章让蔓儿变小辣椒,握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