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嫉妒


  她们请来的匠人和帮工的人手足够,并不需要连蔓ér这样的孩子帮着干活。连蔓ér又在工地上停留了一会,就往早点铺子来了。

  五郎和xiǎo七还留在工地上,他们虽然也干不了什么活,但是多听听、多看看,对他们的将来是很有好处的。有的人家,几代人住在同一座屋子里,像这样参与从无到有盖新房,办大事情的机会,少之又少。五郎和xiǎo七是男丁,像庄户人家常说的,他们以后是要顶门户过日子。他们现在或许还不能学到很多,但是现在他们所见的、所听的,在以后他们的生活中,可能会帮上大忙。

  连蔓ér对此,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xiǎoxiǎo的不满,不过现在她已经完全适应了。因为这就是社会现实,她改变不了。就算一个女孩子再聪明、能干,她能包揽所有的事情,但是这些前台的事情,还是要男人出面。否则,人们或许表面上夸赞这个女人,但是背后的话,就不会那么好听了,甚至当面就会有难听的话出来。

  五郎和xiǎo七现在的年龄,还被认为是孩子。在很多庄户人家,他们只能干些杂活,完全不能参与到家庭的大事里面去。这许多的庄户人家,他们只是教给孩子们该怎样干活,而没有在更高层次上培养、给孩子们锻炼的机会的意识。

  连蔓ér有这个意识,并努力向张氏和连守信灌输。她一直鼓励并且创造机会,提高五郎和xiǎo七在家里的地位,让他们更多的机会接触、学习那些更高层次的技能。她不想让这兄弟两个只做出苦力的农夫,或者读死书的书呆子。她想让他们更能干、更适应社会,有更好的生活。

  这并不是说连蔓ér思想境界有多么崇高,她这是为人,也为己。不管是出于感情因素,还是理智的因素,她都会这么做。

  不管是在什么年代。一个女孩子有几个能干的兄弟,那么可以肯定,她这一生的路会好走许多。这一点,在她现在所处的年代,更是至理名言。

  早点铺子里,张氏带着连枝ér、连叶ér正干的热火朝天,见连蔓ér来了,忙分派活计给她。

  “蔓ér。快拿碗,打几个鸡蛋。”张氏大声道。

  “哎。”连蔓ér答应了,走到盆架边,用盆子里的水洗了手。又从旁边的衣架上拿了围裙系在腰间,这才从碗架子里☆拿了个大海碗出来。

  “娘,打几个鸡蛋?”连蔓ér一边从笸箩里拿鸡蛋,一边问。

  “两桌人,还是打六个。”张氏算了算,就道。

  连蔓ér就磕了六个鸡蛋,然后拿起筷子,飞快地搅拌■★起来。

  “那边干的咋样了?”张氏一边炒菜,一边问连蔓ér。

  “我哥跟车把砖拉回来了。我爹说,把砖卸完,再收拾收拾就收工来吃饭。”连蔓ér就道。

  “行,那正好赶趟ér。”张○氏手脚利索地把炒好的菜盛进大盘子里,又往锅里倒油,准备炒下一个菜。

  等张氏这边做到最后一个汤的时候,连守信那边也收了工。带着人呼啦啦地来了。几个人没立刻进来,连守信带了俩人提了一大桶水,又将几个木盆端了出去,这些人就蹲在外面,一边嘻嘻哈哈地说话,一边洗手洗脸。

  就趁这个空,张氏带着三个女孩子,还有五郎也进来帮忙。就用早点铺子里的桌椅,摆了两桌。

  “去招呼你爹他们,开饭了。”张氏都收拾好了,就道。

  xiǎo七一路xiǎo跑出去,连守信就带着人进了铺子,大家纷纷坐下。开始吃饭。

  张氏、连枝ér、连蔓ér和连叶ér就在里屋的炕上另外摆了一桌吃饭。

  等吃完饭,收拾利落了,天早就黑了下来。请来的匠人和帮工的,大都散了,有两个匠人住的比较远,干脆就不回家。现在天气暖和了,他们就在工地上搭了棚子,晚上就睡在那,正好帮着看工地上的砖石和木材。

  连守信推了个平板车,上面放着两个木制的食槽,还有一扇用木板拼接的门,一家人就往老宅子里来。

  上房已经点了灯,连老爷子吃完了饭,正站在门口抽旱烟,见连守信来了,就把人招呼过去,问连守信房子盖的怎么样了。

  连蔓ér家盖这个新铺子,连老爷子要给他们帮工,还提出让连守义爷三个,加上连守礼都辞了山上的活计,也去给他们帮工。

  连老爷子是好意,但是一家人商量过后,还是拒绝了。

  连家要花钱的地方多,要不然也不会让连守义那么去山上干活。如果来给他们帮工,他们要给钱,又不是那么回事,不给钱,上房就少了一大笔进项,连守信心里也过意不去。

  连守信把这意思大概跟连老爷子说了,连老爷子见他们人手充足,也就没有坚持。不过背后私下里,连老爷子很是叹了几口气。他认为,连守信不让兄弟侄子帮工,还有个理由,就是怕麻烦。

  连老爷子没有想错,连蔓ér一家,包括连守信自己,都很“怕”连守义,只要有一点可能,他们的事就不想和连守义有牵扯。

  连老爷子倒是自己给连守信帮了几个工,后来被连守信给劝回来了。盖房子活重,最近连家事多,连老爷子心不闲。连守信说了,要连老爷子有空,就去帮他照看两眼,不用连老爷子干活。

  他们爷俩站在那唠嗑,连蔓ér几个就将门扇和食槽从车上搬下来,安置到鸡圈里。食槽有两个,连守信说一个是鸡食槽,另一个,是被张氏准备养鸭的。 ◇
  “明天,咱就在这夹一道帐子,一边养鸡,一边养鸭。”张氏指着鸡圈道。

  刚买回来的xiǎo鸡仔太xiǎo了,张氏不放心晚上把它们留在外面,就用了一个大箩筐,将xiǎo鸡仔都抓进去,拿进◎屋里过夜。

  xiǎo七还是看着什么东西都新鲜的年纪,对于一只只毛茸茸的xiǎo鸡仔,他更是爱不释手,就蹲在箩筐旁,一只只地摸,还抓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将一群已经有些瞌睡xiǎo鸡仔,闹腾的叽叽咕咕地叫。

  “三十只,”xiǎo七将xiǎo鸡仔都摸了一遍,就对连蔓ér,“二姐,这些xiǎo鸡仔花了多少钱。”

  “五文钱一只,你算算花了多少?”连蔓ér就道。

  这样简单的题,当然难不过xiǎo七。

  “一百五十文啊,都是母鸡不?”xiǎo七装作很老练的样子问。母鸡能下蛋,在庄户人家眼里,比公鸡金贵。

  “不知道哎,xiǎo七,你给看看呗。我看你翻来覆去,都看了老半天了。”连蔓ér就逗xiǎo七。

  xiǎo七吃吃的笑,他可看不出来xiǎo鸡仔的公母。

  “二姐,我不会看。”xiǎo七笑过后,就老老实实地道。

  “还得姐教你吧,”连蔓ér忍笑,也在旁边蹲下来,指着xiǎo鸡仔告诉xiǎo七,“这个得看鸡冠子。”

  “哦。”xiǎo七真的就去看xiǎo鸡仔的鸡冠子。

  连蔓ér其实也不懂得怎么分辨xiǎo鸡仔的公母,看鸡冠子的话,还是她问了张氏才知道的。即便如此,连蔓ér还是分辨不出。因为xiǎo鸡仔都太xiǎo了,鸡冠子更只有那么一咪咪,除了很少的几只雄性特征比较明显,其它的根本分辨不出有什么不同。

  就是最有经验的庄户人家主妇,也不能百分百地分辨这样大xiǎo的xiǎo鸡仔的公母。

  张氏挑的这三十只,也不能保证都是母鸡。

  “娘说了,到时候要是有公鸡,咱就留下一只打鸣,剩下的,养到过年,都杀了给咱吃肉。”连蔓ér告诉xiǎo七。

  想到香喷喷的炖鸡肉,姐弟俩相互看了看,又都笑了起来。

  …………

  等到青阳镇的下一个集日,连蔓ér又跟着张氏去赶集,这次,她们买回来二十只xiǎo鸭子。也是刚出壳没多久的xiǎo鸭子,却比xiǎo鸡仔大了许多。这当然是因为鸭蛋比鸡蛋大的缘故,连蔓ér是这么认为的,她觉得应该没错。

  xiǎo鸭子也都是黄色的绒毛,鸭嘴颜色只是略深,嘎嘎的叫声带着奶味。

  鸡圈中央,已经用帐子隔开了。因为鸡鸭如果在一起,它们会打架。现在这个时候,xiǎo鸭子的体型较大,打起来会占上风。可是等xiǎo鸡仔长的再大一些,尤其是如果里面有xiǎo公鸡,它们会用尖嘴啄xiǎo鸭子,而且它们行动比鸭子灵活,那时候往往就是xiǎo鸭子吃亏。

  这一鸡圈的xiǎo鸡xiǎo鸭,整天叽叽咕咕,嘎嘎嘎,叫的分外欢快,尤其是连蔓ér去喂水喂食的时候。

  周氏历来只养鸡,不养鸭。她今年养的xiǎo鸡仔还比连蔓ér家的少,她很不高兴。周氏不高兴,从不会埋在心里,她的情绪,都戴在脸上。

  “成天嘎嘎嘎地,半夜里也没个消停,叫的人脑瓜人子疼。”周氏向连守信抱怨,“养那玩意ér干啥,吃的多,下蛋少,味也大。过年要杀,也没几两肉,还不好吃。”

  “赶紧卖了,要不就拿你们那边养着去!”周氏命令连守信。

  “你们养那老些鸡,你们有东西喂吗?可别惦记我再多分给你们口粮!”说完了鸭的问题,周氏又跟连守信说鸡。

  ****………………***

  先送上一更,努力去码二更。

  求粉红,12了,想进前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