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粪肥


  第一更,求粉红。(抱歉用这样的标题,嘻嘻,本文的风格就是土。)

  ***…………****

  连蔓儿暗自皱眉,周氏护着蒋氏,却使唤叶儿,还真是偏心。

  “叶儿一个孩子,会干个啥?大嫂跺东西细,我就爱吃大嫂调的。”没等连叶儿有什么反应,zhào秀娥就xiào着道,“大嫂,你不会不愿意吧?不看我和二郎的面,也看你没出世的大侄子的面上,耽误你一点工夫呗。”

  这huà语,这口气,并不是在使唤蒋氏,反而有点像跟蒋氏撒娇了。

  “秀娥这一有了身子,嘴更乖了。”蒋氏就xiào道,“吃个东西,huà都能说上一大车。这肚子里的孩子啊,生下来以后也是张巧嘴。”

  蒋氏这么说着,真的就下了炕,到外屋给zhào秀娥剁姜剁蒜,调酱油去了。

  zhào秀娥却有点不大高兴的样子。她认为蒋氏huà里有huà,没安好心。

  连蔓儿将大碗的疙瘩汤端给连老爷子,连老爷子没有立刻吃。

  “五郎和小七都上学了,你们花销大。省点钱让你娘给五郎和小七做点好吃的,别总给我送。我这啥也不缺。”

  说huà之间,蒋氏已经端了一碗调好的姜蒜酱油回来。蒋氏上炕坐下,zhào秀娥吃了一口饭,夹了块土豆去蘸酱油吃。

  连蔓儿转身打算离开,突然听见哇的一声,扭头去看,就见zhào秀娥正扭着头,一口吐在蒋氏的怀里,蒋氏两手张开,脸色很是难看。

  一屋子的人都停下筷子,朝zhào秀娥和蒋氏望了过去。

  zhào秀娥吐完了,用帕子擦了擦嘴,对着蒋氏歉然地xiào。

  “看这事整的。今天这酱油也不知道有股啥怪味,我吃了一口,这●肚子就受不了了。”

  蒋氏与zhào秀娥对视了一眼,zhào秀娥又xiào了xiào。这xiào容,完全没有丝毫的歉意在里面,反而是赤、裸裸的得意、挑衅。蒋氏知道,zhào秀娥是故意吐在她身上▲的。zhào秀娥刚才的huà,还隐隐暗示。是她调的酱油有问题。

  “大嫂,你是生我的气了吧?”zhào秀娥见蒋氏脸色难看,更撒娇撒痴起来。

  “哪能那。”蒋氏勉强xiào道,“奶、娘。二婶、三婶,你们先吃着,我去把衣裳换了。”

  蒋氏说完huà,就下了炕,飞快地走出屋去,直到外屋,才落下泪来。

  zhào秀娥见蒋氏走了,她也不吃饭了。

  “一点也吃不下去,哎呦。这哪来的香气,是肉汤吧?”zhào秀娥故意地东张西望起来。

  饭桌上自然是一点肉星也没有了,除了连蔓儿端过来的那碗面疙瘩,那汤是用肉骨头熬的。

  “二郎,把这碗给你媳妇端去。”连老爷子就将连蔓儿端来的面疙瘩,推到二郎跟前。

  “爷,这咋行那!”二郎就道。看看面前的汤碗,又看看那边的zhào秀娥。他心疼媳妇和媳妇肚子里的孩子,但是连家的规矩,有吃食都是长辈优先的。

  “我今天不想吃这面疙瘩,让你端你就端。”连老爷子道。

  连蔓儿没有在屋里再待下去,走到外屋的时候,就看见蒋氏已经将衣裳上的呕吐物擦干净了,正拿着帕子擦泪。

  “蔓儿。你可别xiàohuà我,我是让灰给迷了眼了。”蒋氏看见了连蔓儿,忙掩饰道。

  “哦。”连蔓儿愣了一下。

  “蔓儿,快回去吃饭吧。”蒋氏说完,就扭身往西屋去换衣裳了。

  连蔓儿回西厢房吃饭,对上房发生的事只字未提。

  她们这刚吃完饭。连叶儿就过来了。

  “蔓儿姐,你们给爷送的疙瘩汤,都让秀娥嫂子给吃了。”连叶儿告诉连蔓儿。

  连蔓儿哦了一声,看来最终,二郎还是将疙瘩汤端给了zhào秀娥。

  “秀娥嫂子吃完了,说味还行,就是……”连叶儿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连蔓儿就知道,接下来的肯定不是啥好huà。

  “秀娥嫂子说面疙瘩不是纯白面的,她说四叔四婶给爷送的东西,还舍不得用白面。”连叶儿就将zhào秀娥的huà学说了一遍。

  连蔓儿被气xiào了。

  “咋zán给老爷子送的东西,老爷子没吃?都给她吃了?”张氏在旁听见了就问道。

  “可不。”连叶儿又将zhào秀娥如何呕吐,连老爷子如何将那碗面疙瘩让给了zhào秀娥的事,又说了一遍。

  “蔓儿,这事你回来咋没说?”张氏就道。

  “这也不稀奇,每天说它都说不完,zán都不用干别的了。”连蔓儿就道。zhào秀娥怀孕以来,每天动不动就要小小的折腾折腾,拿捏着人玩。

  她没说,是不想让张氏和连守信跟着生气。zhào秀娥将家里的人都拿捏到了,只有周氏、连老爷子和连秀儿暂时幸免。这也不是说zhào秀娥没试探过。

  “你说的也是。”张氏想了想道,“二郎媳妇怀了孩子,可是真能折腾人。我看你爷和你奶的性子都让她给改了,要搁以前,这哪能够啊!”

  这边正说着huà,蒋氏从外面进来了。她已经换了一身衣裳,只是眼圈还略有些发红。张氏听了连叶儿刚才说的huà,对蒋氏就很同情。

  “继祖媳妇,快上炕坐着。”张氏招呼蒋氏,“……这可委◆屈你了。”

  张氏的一句huà,让蒋氏忍不住掉了眼泪。

  “……她那不是真吐,是故意恶心我,往我身上吐的。……只说有了身子,是个小子,就天大地大她最大了,把我当成了眼中钉。哪一天不支使○我几次,又鸡蛋里挑骨头,作践人。……凡说huà都要咬着我。……眼睛里就没有个长幼尊卑,谁她都想踩一脚。”

  “四婶,我想我是大嫂,她不懂事,我让着她些,可也没有她这么没玩没了的。我这一肚子的委屈,在上房不敢露出来,只有在这,我才敢说一说。”

  张氏一边小声哭泣,一边将这些天zhào秀娥拿捏她的种种行径都说给张氏听。

  “她表面上说的好听,谁不知道她想干啥?我知道,爷和奶心里也烦,所以这能忍不能忍的,我都忍了,就是为了能让爷和奶多少能省点心。只是我看,这事没个头了。她这一步一步地趟着来,下一步就该寻趁到爷和奶的身上了。今天吃了爷该吃的疙瘩汤,还将四叔、四婶都编排上,我都不知道,她明天要干啥了……”

  送走了蒋氏,连守信就有些不自在。

  “这二郎媳妇太不像huà,没老没少,她家是咋教育她地。她都敢欺负到老爷子和老太太身上了,这我不可能看着。”

  不能看着,能咋样?连守信跑去训斥zhào秀娥,还是训斥二郎?如果连守信真去了,不仅二房的的人不高兴,怕是连老爷子和周氏也未必领情。

  “爹,你消消气。”连蔓儿忙道,“离那地步还远着那。秀娥嫂子人精似的,谁能惹谁不能惹,她能不知道。那碗疙瘩汤,是我爷主动给她的。也不是给她,是我爷给自己重孙子吃的。”

  “二郎媳妇能折腾,要我看,zán也不用操心。他奶要是想拿二郎媳妇,那还是手到擒来的。”张氏也道。

  说到底,张氏、连蔓儿,好包括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对周氏的战斗力充满信心。

  老宅子里每天都过的热热闹闹,连蔓儿一家则是过的忙忙碌碌。

  天气一天天的转暖,冰冻的土地开始融化了,泥土特有的香气,弥散在初春清冽的空气中。路边的野地里已经有顽强的野草冒出了星星点点绿色的嫩芽。

  从早点铺子到老宅子之间,有一段路,就是冬天连蔓儿最喜欢打冰溜的那一段。冰雪早就消融尽了,因为土质特殊,冻土冰消后变成了软硬适中、富有弹性的土地,表面张力十足,踩在上面不用担心脚上会沾上泥土,

  连蔓儿最喜欢在这一段路上来回的踩,一边听旁边小溪哗啦啦的流水声,再看看路边树丛里点点的春绿。春天的喜悦,也就这样一点点的融进心里。

  “蔓儿,快走了,别玩了。”张氏和连守信走在前面,回头招呼连蔓儿。

  “哦,来了。”连蔓儿又踩了几脚,才跑步跟上张氏。

  还没走到家门口,远远地就看见连老爷子正弯着腰在干活。走近了,连蔓儿才看清,连老爷子手里拿着铁镐,正在将刨门口堆积的粪堆。

  说是粪堆,其实里面的东西很杂,有猪圈里掏出来的猪粪、有连老爷子捡回来的牲口粪便,还有家里灶坑中扒出来的草木灰,连家每天的生活废水,也都倒在里面。

  村里里,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或者多个这样的粪堆。这个时候,没有化肥,这个粪堆经过庄稼人的精心处理,就会成为增加土地肥力的天然有机肥料。

  “爹都开始倒粪了。”连守信低声和张氏说道。连老爷子性急,恨活计,这一开始解冻,他就开始为种庄稼做准备了。

  连老爷子现在做的叫做倒粪,就是将这粪堆变成适合撒在田地里的有机肥料。

  “老四啊,”连老爷子见连守信走了过来,就直起腰,“今年你们地不少,粪怕是不够用啊。”

  ………………***……………………

  大家中秋节快乐!送上第一更,求粉红。九月的最后一天,急需粉红支持。

  稍后,会送上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