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入学


  连老爷子将剩下的半袋旱烟抽完了,这才缓缓地开了口。

  “zhèn上的房子得抓紧卖,我这两天再qù催催。”连老爷子说着话,将烟袋锅在炕沿上敲了敲,“继祖啊,你也跟五郎、小七两个走读吧。咱这离zhèn上近,每天几个来回也费bú了多少时候。在家里住着,比在zhèn上那个空房冷屋的要强。”

  连老爷子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是bú让连继祖住到zhèn上qù,后面的话bú过都是安抚。

  这还是第一次,连老爷子在有关读书、考功名的事情上驳回了大房的意见。

  何氏和赵秀娥婆媳俩对视了一眼,有些得意。而连守人和连继祖父子两个,脸色就bú那me好看了。

  “爷,我……”

  连继祖还想说些什me,却被连老爷子给止住了。

  “继祖,咱家就这个条件,你们这辈,你最大。以后这个家,还得靠你。有些事,你从现在起,就该多想想。这事就这me定了,都散了吧。”连老爷子冲大家道。

  众人就都往外走,连老爷子又将连继祖叫住了,说是要多嘱咐他两句话。

  …………

  回到西厢房,张氏又开始给五郎和小七收拾上学要带的东西。东西并bú多,张氏早就收拾齐了,可就是忍bú住翻来覆qù的拾掇。

  “老爷子这次还挺拿得住,”连守信坐在炕上,想着刚才的事,“没让继祖住zhèn上qù。”

  “照说吧,那房子没卖,空着也是空着,谁住bú是住啊。”张氏道。

  “人口多了,和从前bú一样了。这要是咱爹答应让继祖和继祖媳妇住过qù,二哥家里就得炸锅。没看刚才二郎媳妇,那就等着爹一句说的bú对她的心,就要大闹。”连守信道。

  “哎……”张氏叹气。

  比起连守信和张氏。连蔓儿几个孩子说话可就没那me含蓄了。

  “我看大伯和二伯都想要zhèn上的房子,就是谁都bú敢明说。”连蔓儿小声道,“咱爷心里肯定明镜似的,才宁愿房子空着,也bú让他们qù住。”

  “爷现在这个家,bú好当。”五郎道。

  “那是,比以前操心多了。”连蔓儿点头。

  当初连守义一家和连守人一家一条心,连守礼和连守信两家☆人又都特别“懂事”。那个时候,连老爷子是bú用像现在这me操心的。

  连守人做官梦的破灭,二郎娶了赵秀娥,连家的整体形势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bú管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连老爷子都bú能继续任连□守人一家予取予求了。为了一大家子的和睦,他bú得bú更努力地做好平衡。

  “咱bú说这些了,哥,小七,你俩上学qù,可得好好念书。”连蔓儿道,“争取考个秀才,最好能考个举人回来。给咱家争口气。以后咱家挣钱、买地啥的,也bú怕别人惦记。”

  “嗯。”五郎点头,“蔓儿,我和小七上学,家里就剩你和咱姐,你们俩可要辛苦了。”

  “咱店里找个跑堂的替你的班,别的也没啥。”连蔓儿就道。

  五郎qù上学。就bú能继续在店里跑堂了,一家人早就在寻找替五郎的人手,最后选了一个十三岁的半大小子,叫石娃子的。石娃子是成都府人,跟着他父亲到了北方来。他父亲在山上做个小小的匠人头目。山上没有适合石娃子干的活,正好早点铺子要人,让他来试了试。没想到石娃子做跑堂还有点天分,连守信就做主收下了他。

  “二姐。你好像bú大高兴是吧。”小七敏感地觉察到连蔓儿情绪bú高,就小心地问道。

  在自家人面前,连蔓儿已经bú怎me隐藏自己的真实心情了。

  “我舍bú得你俩呗。”连蔓儿就道。这也是真心话,兄妹们整天都在一起,五郎和小七qù上学,每天在一块的时间就bú多了。

  “我也舍bú得你。二姐,我还舍bú得咱大姐,舍bú得咱爹和娘。”小七就往连蔓儿身上靠了靠,说道。

  “快别说了,这也bú是qù多老远,再说,每天还的回来那。”张氏道。话是这me说,但是心▲里空落落,最舍bú得的,也是张氏。

  “你俩上了学,要好好学习,别的别多想。”连守信道。

  “嗯。”五郎和小七都点头。两个孩子中,尤其是五郎,特别珍惜能够上学的机会。太多的虚言是没有意☆义的,五郎更愿意用háng动来表示他的心意。

  “我也想上学……”连蔓儿小声道。

  没有私塾肯收女学生,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

  “蔓儿,”还是五郎了解连蔓儿,“你bú能qù也没■事,以后我每天下学,就把我学的都教给你。保证我学了多少,就让你学多少。”

  “真的?”连蔓儿高兴了,“哥,你可bú能骗我。”

  “当然是真的。咱俩拉钩,谁说话bú算数,谁就是小狗儿。”☆五郎道。

  “我也拉,”小七也凑过来,“二姐,我学了啥,回来了,我也告诉你。”

  三个孩子的小手指勾在了一起,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想到,以后正是这个约定,对他们的学业起到了bú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第二天,连家的人都起了一个大早,古氏和蒋氏为连继祖收拾好了书包,连老爷子亲自送连继祖出门。

  “老四家的五郎和小七那?”出了上房,连老爷子就问。说好了让五郎和小七跟连继祖一起qù上学,怎me这个时候了,还bú见两个孩子来。

  “爷。”连枝儿听见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五郎和小七一大早就起来了,qù铺子那边帮忙。说让继祖哥路过铺子的时候,招呼他们一声就háng。”

  “哦。”连老爷子点了点头,什me都没说,心里却有些bú是滋味。五郎和小七,趁着大早上上学前的工夫,还在帮家里干活。

  连老爷子本想将连继祖送到大门口就回屋,听了连枝儿的话,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和连守人两个,一直将连继祖送到了早点铺子门口。

  这个时辰,正是早点铺子最忙碌的时候。连老爷子bú想打搅连守信他们做生意,只在门外站了,并bú往里走。

  连守信在屋里瞧见了○gǎibiànlezhǔyì,héliánshǒurénliǎnggè,yīzhíjiāngliánjìzǔsòngdàolezǎodiǎnpùzǐménkǒu。

  zhègèshíchén,zhèngshìzǎodiǎnpùzǐzuìmánglùdeshíhòu。liánlǎoyézǐbúxiǎngdǎjiǎoliánshǒuxìntāmenzuòshēngyì,zhīzàiménwàizhànle,bìngbúwǎnglǐzǒu。

  liánshǒuxìnzàiwūlǐqiáojiànle连老爷子爷三个,忙就招呼五郎。

  “快点,你爷送继祖过来了。”

  正在帮忙干活的五郎和小七这才摘掉围裙,张氏将书包递给两个孩子,连蔓儿也忙忙地揣了个钱袋在怀里,跟着五郎和小七从铺子里走出来。

  “蔓儿这是也要跟着qù?”连老爷子问。

  bú只五郎和小七,连蔓儿今天也穿戴的非常齐整。

  “嗯,我爹和娘没空,我送我哥和小七qù上学。”连蔓儿就道。

  “那快qù吧。”连老爷子笑了笑道。

  连蔓儿、五郎、小七和连继祖就和家人挥别,往zhèn上走qù。

  在他们身后,连老爷子、连守人、连守信和张氏站了很久。

  “爹,大哥,吃饭了没?到铺子里坐一会,吃点东西bú?”连守信对连老爷子和连守人道。

  “bú了,你们忙你们的qù吧。我和你大哥早吃过了,这就回家qù。”连老爷子说着话,就带着连守人回村qù了。

  一路上,连老爷子几次想要和连守人说些什me,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只一声长长的叹息,萦绕在父子两人之间。

  …………

  青阳zhèn的私塾坐落在zhèn东,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处所。整座私塾是个两进的大宅院,大门旁有门房,有私塾雇的仆役负责看门、打扫、为学生们提供热水。第一进院落,有正房五间,东西厢房各三间,是学生们上课的地方。第二进院落,说是院落,如果除开与第一进院落之间的隔墙,倒更像是一排后罩房,有几位私塾的先生,还有些家离的比较远的学生就住在这里。

  入学的手续,是在进了院落后,靠左手的倒坐厅里办的。入学的学生,都要经过考试,包括连继祖这样的老学生。通过考试,按照学生的成绩,分别进●入高、中、低三种等级的班中就读。

  低等班是为没有任何基础的蒙童准备的,中等班则是为有些基础的学生准备的,至于高等班的学生,相当于科举考试的加强学习班。

  五郎进了中等班,小七吊车尾,■跟考试的先生央求,五郎也保证督促小七,小七才跟着五郎进了中等班。连继祖进的是高等班。

  连蔓儿仗着身材和年纪都小,bú占地方,尽量降低存在感,全程“参与”,其实是死乞白赖地旁观了五郎和小七的考■试。她各种羡慕嫉妒、百感交集,如果她也能参加考试,肯定也能进中等班。

  考试完,就是交学费、买书。五郎和小七两个,总共花了七两银子,将五郎和小七两个送进东厢房的教室中,连蔓儿这个“小家长”才算○完成了任务。

  “要好好学习啊,bú然,就卖了你换钱买肉吃。”连蔓儿捏了捏小七肉嘟嘟的脸,恐吓道。

  “考试要考优等,bú然回家没饭吃。”连蔓儿继续恐吓。

  感觉到一屋子大大小小的学生的目光都聚焦了过来,身穿直缀的先生已经站到了门口,连蔓儿才依依bú舍地走出了教室。

  ***…………****

  肿me写着写着,让蔓儿有失学儿童的赶脚了!握拳,作者是亲妈,一定要为蔓儿争取学习的机会。

  送上第一更,求粉红。明天过节了,大家有票票赶紧投了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