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休媳


  “tǐng好de,人人都夸。”吴家玉就笑道,“秀娥嫂子做de猪头肉最好吃,比镇上酒楼de都不差。”

  连蔓儿也笑了。镇上和村里,就这么二三里地de距离,不去注意就算了,如果着意打听,几乎没有什么是打听不出来de。初三赵文才家请客,二郎那天却shuō赵秀娥是由她娘陪着de。后来蒋氏点破二郎是从酒席上来de,连蔓儿就起了疑心。

  初四连守信去赵屠夫家吃酒席,席间就有几位是在赵家吃过酒席de。几乎不用特意去打听,就知道了,那天赵秀娥没来三十里营子,而是回了娘家,帮忙操办酒席。

  回来后,连守信把这事跟张氏shuō了,两个人都觉得赵秀娥这事办de不像话,赵家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如果是正经人家,绝不会允许出嫁了de闺女这么做。

  “咱知道就行了,别跟上房shuō。要不,又该惹闲气了。”当时连守信还这样shuō道。

  连蔓儿不以为然,她们不去shuō,连家de其他人就不知道了吗?蒋氏已经出了手,怎么会就这么不疼不痒地放过了赵秀娥?

  周氏对儿媳妇和孙子媳妇是两种待遇,可也不能忍受赵秀娥这么不把婆家放在眼里吧。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发作。

  连蔓儿、连枝儿这边陪着吴家玉shuō话,那边张氏和王氏唠de更热闹、亲密。

  “……你们不是第一个吃亏de,他们就爱拿人抹不开。知道你们是实诚人,不能拿了东西不给钱,还不可着劲地挣你■们de钱。”这是王氏听了张氏讲de在富达杂货铺买糖de事,“我跟你们shuō一件事,那才叫可乐那。”

  王氏shuō到这,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连蔓儿和连枝儿也都扭过头去,要听听是什么事那么可●乐。

  王氏见大家爱听,更来了劲头。

  “……就是镇子西头。原来有个开了个蒸饼铺子de刘家。和老赵家也是拐着弯de亲戚,前年搬到镇上,开de蒸饼铺子。也去老赵家买东西,老赵家也拿人抹不开,可打雀de被雀啄瞎了眼,这次他们看错了人。那老刘家de媳妇是个爱便宜de,他shuō不要钱,人家就真抹得下脸来。真没给钱。”

  “哎呦,那老赵家可不吃了亏。”张氏就道。

  “他们哪○能吃这个亏啊,隔天就上老刘家de蒸饼铺子里去买饼了,拿了饼。就shuō忘带钱了,下次给啥de。”王氏笑道,“当天,老刘家又上老赵家杂货铺买东西,这次老赵家可没敢给他们多拿,也不shuō不要钱de话了。▲可那老刘家de更厉害,拿了东西不给钱,shuō就当他们吃点亏,冲了赵家买饼de账了。”

  张氏听de几乎呆住了。

  “还能这样?……我咋就做不出。”张氏叹道。“后来这事咋解决de?”

  “老赵家de遇到了茬口,又不甘心东西de钱打水漂,死乞白赖地上老刘家去讨要。老刘家不给,两家撕破了脸。老赵家找了人,把老刘家de蒸饼铺子给搅合黄了。那老刘家最后也没把钱给老赵家,回了刘家庄了。 两家都成了仇家,断了来往了。”王氏道。

  “还有这样de事。这样de人。”张氏都不知道该shuō什么好了。

  连蔓儿也暗自咋舌。

  这个时候,五郎、吴家兴和小七从外面回来了,王氏就要告辞回家。

  张氏和王氏投缘,一定要留她们母子吃饭。

  “你们家de晚上肯定也不回家吃饭,我们孩子他爹今天也到别人家赴席去了。就咱娘几个,也不额外给你们做啥菜,咱就跟家常似地,热热乎乎一起吃了。我还想多和你唠会嗑。”张氏道。

  王氏推辞了一番,最后也就答应留了下来。张氏就带了连枝儿准备做饭,王氏不肯在炕上坐着,也跟了出去,shuō要帮忙。

  “哥,你们是不★是出去玩了?”连蔓儿上下将五郎和小七打量了一番。又抓住小七de手,感觉是冰凉de,立刻就猜到他们是出去玩了。“是不是打冰溜去了,咋不叫上我那?”

  五郎就笑。

  “家兴哥也去了?”连蔓●儿有一点差异,吴家兴de年纪比五郎略大,却也还是个小小少年,只是他总做出老成de样子,难以想象他也会去冰上玩。

  “嗯。”五郎就点头,“家兴哥打冰溜比我们打de都好。”

  吴家兴似乎有点尴尬,吴家玉坐在那,就冲吴家兴笑。

  “那你们赶紧上炕坐着暖和暖和吧。”连蔓儿就道。

  吴家兴只坐在炕沿上,不肯往炕里坐,五郎只得陪着他。

  连枝儿从外屋进来拿东西,连蔓儿就下了炕,跟连枝儿小声shuō了几句。

  连枝儿瞧了吴家兴和两个弟弟一眼,点点头,从笸箩里捡了几个鸡蛋就出去了。

  一会de工夫,连枝儿就端了一个大托盘进来,里面是三只中碗,两只小碗,每只碗里都是满满de一碗糖水,上面飘着凝聚成团de白米,糖水中都还卧着一个荷包蛋。

  “酒酿蛋!”小七立刻就认了出来。

  年前连蔓儿买了二斤糯米,又从卖酒de铺子里要了一点酒药,回家来就把糯米蒸了,加入酒药,放在瓦罐里封了起来。几天过去,就酿出了一瓦罐de酒酿来。这酒酿甜甜de,还有酒香,连蔓儿原打算过元宵节de时候,煮元宵来吃。开罐后,先煮鸡蛋给大家尝了尝,结果大家都很爱吃,一罐子已经吃掉了一半了。

  热热de酒酿蛋,最能活血脉、暖身。

  “……娘shuō给你们暖暖身子。”连枝儿将酒酿蛋端过来,shuō道。

  五郎就先拿了一只中碗,递给吴家兴,连蔓儿取了一只小碗,给了吴家玉,五郎和小七各自拿了一碗,剩下de一碗由连枝儿送去给了王氏。

  吴家玉和王氏de那两碗,连枝儿特意给加了红糖。

  吃过晚饭,吴玉贵来接了王氏母子回去。两家人从此,关系更加厚密了。

  这天一早,张氏和连枝儿正在烧火做饭,连蔓儿端了盆水从屋里出来,就看见连叶儿在上房门口冲她招手。

  连蔓儿就把水盆放下,走了过去。

  “叶儿,啥事?”连蔓儿问。

  连叶儿指着东屋,示意连蔓儿小声。

  “初三那天老赵家请客,秀娥嫂子没回来,就是在镇上帮着做菜来着。奶问二郎哥,给问出来了。现在正问秀娥嫂子那。”连叶儿小声道。

  上房外屋里,古氏、赵氏和蒋氏正在忙着做饭,不过看de出来,她们也很关注屋里de声音。

  连蔓儿也是个喜欢热闹de,就装作有事,挑门帘进了东屋。

  “奶,你这是听谁shuōde。根本就没有de事。◆”赵秀娥站在炕下,理直气壮地道。

  “二郎都shuō了,你还不承认?”周氏坐在炕上,似乎极力忍着怒气,“初三不是你娘家请客?二郎不是在你娘家吃了酒,才回来de?你现在是连家de媳妇,连家有事你○”zhàoxiùézhànzàikàngxià,lǐzhíqìzhuàngdìdào。

  “èrlángdōushuōle,nǐháibúchéngrèn?”zhōushìzuòzàikàngshàng,sìhūjílìrěnzhenùqì,“chūsānbúshìnǐniángjiāqǐngkè?èrlángbúshìzàinǐniángjiāchīlejiǔ,cáihuíláide?nǐxiànzàishìliánjiādexífù,liánjiāyǒushìnǐ▲不理,整天跑娘家,你这是想干啥?”

  何氏坐在离周氏不远de炕沿上,旁边站de就是二郎。

  赵秀娥瞟了二郎一眼,二郎垂着头。

  赵秀娥轻轻撇了撇嘴。

  “奶,二郎是你孙○子,他de脾气你还能不知道。他没主意,谁shuō啥他就跟着shuō啥。”赵秀娥道,“初三那天我是真不自在,后来好了点,想回来来着。可那时候都到晌午了,我就想,我回来也是啥忙也帮不上了,妯娌啥de再shuō我捡现成de吃,我就没敢回来,去我娘家随便吃了一口。也许有人看见了,就瞎shuō我帮娘家做菜了。”

  “奶,你是明白人。我就算再不知道礼,也不能放着婆家请客不管,回娘家帮忙啊。我不是那样de人,就是我不小心忘了,我爹和我娘也不能让我这么干。”赵秀娥又道,“奶,我刚进门,心直口快de,得罪了人自己都不知道。奶,你可不能上了别人de当。十里八村谁不shuō奶你是最明白de,待媳妇跟亲闺女似de。我爹娘答应我和二郎de婚事,多半就是看着奶,才放心把我嫁过来de。”

  连蔓儿听得目瞪口呆,这赵秀娥真是人才,做de事情被人拆穿了,还能面不改色地否认。她不和周氏对着来,只是不肯承认,而且还能那么自然地拍周氏de马屁。

  “二郎媳妇,我待你不薄。我这一把年纪了,吃de盐比你吃de饭还多,你别在我跟前耍鬼,我心里明镜儿似de。”周氏阴沉着脸道。

  “奶是最明白de人,没出门前,我娘就告诉我,到了这,让我啥都听奶de。”赵秀娥陪笑道。

  “二郎媳妇,你把我当老糊涂啊。”周氏冷笑,“我们连家消受不起你这样de媳妇。二郎,去,把赵家姑娘送回赵家去。早去早回,还能赶上吃饭。”

  没有像跟儿媳妇们那样撒泼,而是直接来了这一招狠de!周氏威武,儿媳妇们都有儿有女de,不能随便shuō休就休。可这新进门de孙子媳妇不一样,shuō休就休。

  而且,就初三那天de事来shuō,休赵秀娥,还真有理由。

  当然,周氏没shuō休,只shuō把赵秀娥送回家去。你不爱回家那,那你就回家待着去吧。

  “奶,这是你让我回de。”赵秀娥先是一愣,继而毫不在乎地道,扭身就出了门。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