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踪的媳妇


  二更,求粉红。

  ***…………****

  “啊?”连守信张了张嘴,他已经预想到他的工钱没剩下多少,可还shì没想到,他竟然欠了钱。“花了那么多吗,我还欠了钱了?”

 ◆ “爹,我和没骗你。不信,咱一笔笔地算。”连蔓儿不等连守信说什么,就叫小七拿算盘。

  炕上摆了炕桌,一家人围着炕桌坐了一圈。连蔓儿拿着账本和连守信一笔一笔地核对,小七噼里啪啦地拨着算盘珠。

  最后的结果当然和连蔓儿刚才说的一样。

  连守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连蔓儿当然没有骗他,每一笔账后面都有他画的圈。他还真把明年一年的工钱都给支领完了,不知不觉地。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小七平时要买点什么,总喜欢向他要钱。他这个做爹的哪能不答应。连蔓儿说家里缺了东西,也找她要钱。几个孩子们嘴馋了,想要买鱼、买肉打打牙祭,却舍不得钱,说shì公中上的开销太多了,他也高高兴兴地说就用他的工钱。还有这次过年,给张氏和四个孩子买东西,也有一部分shì从他的工钱里扣的。对了,张氏那只簪子,shì他负担的全款。

  一年的工钱就这样全预支了出去。

  张氏和孩子们一定不肯再让他预支工钱了,更不可能答应用公中的钱给连秀儿买金丁香。就像刚才连蔓儿在上房外边说的那样,连秀儿的首饰衣裳比连蔓儿和连枝儿两个都多,金丁香并不shì必需的。

  他当时知道不该答应,可顶受不了周氏的斥骂、责备◆,还shì答应了下来。

  现在可怎么办?

  “凉拌呗。”连蔓儿啪地一声,合上了账本。“爹,我奶朝你要金丁香,我爷知道了,肯定不能同意。”

  “对。等老爷子回来,跟老爷子说说。咱●这该孝敬的也孝敬了,太过分了,咱也负担不起。秀儿也老大不小的,总这么胡搅蛮缠也不像话。”张氏难得地态度强硬起来。

  “我娘说的没错。”连蔓儿立刻道,“爹,我知道你怕我奶骂,你都不敢跟她讲道理。★要不就这样吧。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就当面答应她,省得她骂。过后,合理的要求。咱就办。不合理的,咱就不办。”

  “这样好吗?”连守信苦笑。

  “爹,你要能说服我奶讲理,那就不用这样。”连□蔓儿道。这也shì没办法的办法,连蔓儿见过一些油滑的人,他们从不拒绝别人。可他们答应的事,你也不要指望他们真的会去完成,他们只求一个当面光。连蔓儿并不shì很赞同这种做法,但连守信面对周氏。或许可以借鉴一下这个法子。

  连守信叹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傍晚的时候,连老爷子回来了,连守信被孩子们鼓励着,瞅了个空子,悄悄地将事情跟连老爷子说了。

  “爹,我们现在shì挣了点钱。可花销也不少。枝儿和蔓儿两个的那金丁香,还shì这俩孩子在pù子里干活,自己攒下的钱买的。秀儿想要,等我缓缓,再给她买。”

  “给她买啥?”连老爷子立刻就生气了,“她的衣裳、首饰都有,一家子都◇可着她了。她还有啥脸跟枝儿和蔓儿争。这事你别管了,我去跟你娘说。”

  “爹。你要跟我娘说,最好shì……慢慢说。大过年的,chǎochǎo起来不好。”连守信不希望连老爷子和周氏chǎo架。

  “行,我心里有数。”连老爷子深吸了几口气,答应了连守信。

  后来,果然风平浪静。也不知道连老爷子shì怎么跟周氏说的。

  转眼就到了初三,这天连家请客,打算摆三桌席,席面全shì自家人操持。连守信带着五郎跟着连老爷子招待客人,张氏则shì带了连蔓儿姐妹帮忙准备饭菜。

  “二郎媳妇那,咋还没来?”周氏来来回回走了几趟,还往门口去望了望,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平▲心而论,赵秀娥做出来的饭菜并不比张氏做出来的好吃,但shì赵秀娥舍得放材料,讲究酒楼饭庄里的那些花样,相比张氏更注重实惠、味道的家常菜,看着就讨巧了一些,尤其shì待客的时候。连家请客,周氏打算好了,□让赵秀娥做几道菜,给连家长长脸。

  没人答话,因为赵秀娥和二郎这些天一直都住在镇上,今天就没见人影。

  “老二媳妇,”周氏就招呼来了何氏,“咋回事,二郎和二郎媳妇那,这都啥时候,他俩咋还没来,你这婆婆shì咋当的,一天天就知道吃饱了不饿,你还能想点正经事不?”

  何氏没来由地被申斥了一顿,只能翻白眼。

  “早饭就没见他俩回来吃。谁知道咋地了。不shì秀娥身子又不舒坦了吧?”

  “你看看你们挑的这个媳妇,这才进门几天,今天不舒坦,明天不舒坦,比我们七老八十地还不顶用。”周氏当着面训斥过赵秀娥,但shì对着何氏,却很自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不舒坦,二郎也跟着不舒坦,咋也不回来。”

  “那谁知道,俺也做了婆婆,就没得着儿媳妇伺候过一天,俺跟谁说屈去?”何氏也有一腔的不满。

  “你不给她立规矩,你能怪谁?”周氏看不上何氏这样,“三郎、四郎那,快去看看,二郎和他媳妇shì咋回事?这还等着让她做两道菜,她可好……”

  三郎听话,就要去镇上找人,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二郎气喘吁吁地迎面走了来。两人随即到上房来见周氏。

  “你媳妇那?”周氏劈脸就问二郎。

  “……她今个儿一大早就不舒坦,忙着给她请郎中,……说得好好歇歇,我就先回来了。”不知道shì不shì走的太急的缘故,二郎的话说的磕磕巴巴的。

  “你媳妇shì有了?”周氏立刻就问。

  “啥、啥有了?”二郎一愣。

  周氏脸上的一点点喜色顿时烟消云散。

  “你媳妇shì啥毛病,郎中说了没有。咋三天两头就这样?”周氏问。

  “我、我也不知道,不,不shì,我不大明白,shì、shì啥女人病啥的……”二郎的额头见了汗。

  “这事你没问问?”周氏扭头问何氏。

  “俺问了,秀娥说啥来着?”何氏想了半天,“俺给忘了,应该不shì啥大事,以前在家的时候也没听说咋地,慢慢就能好。”

  连蔓儿在旁边听得囧囧有神。

  周氏很生气,还有对何氏的恨铁不成钢。

  “我这shì做了啥孽,老天拔地的,得为你们操心到哪天啊,一个个地都不让我省心。”周氏恨恨地道,又冲着二郎,“你回来了,就留你媳妇一个人?”

  “嗯。”二郎点头,复又摇头,“不shì,她娘陪着她。”

  “哦。”周氏有些狐疑地哦☆了一声,就让二郎进屋去见连老爷子,“让你爷看看你来了,省得他惦记。”

  二郎就往东屋走,站在灶前的蒋氏抱着妞妞就往旁边让了让,忽地晃了晃妞妞,笑了起来。

  周氏就朝蒋氏看了过去。
  “……妞妞说他二叔身上好大的炸丸子味。”蒋氏就笑着解释。

  二郎的脸就红了。

  妞妞从蒋氏怀里探出小身子,抓住了二郎的衣裳,二郎只得停住脚。

  “妞妞shì不shì馋丸子了,你这鼻子咋这么灵。你看,你姑奶就在这,要shì你二叔身上有丸子,你姑奶咋没闻见?”蒋氏笑着逗妞妞。

  连秀儿就在蒋氏旁边站着,听了这话,就往二郎跟前凑近了些。

  “哎呦,二郎你这s☆hì上哪赴席去了shì咋地?”连秀儿说着,还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似乎shì想扇走二郎身上从酒席上沾染的气味。

  二郎的脸由红变紫,慌慌张张地挣脱妞妞的小手,进屋去了。

  周氏的脸色黑了◎下来。

  “奶,秀娥肯定shì身子实在不舒坦,不能起炕了,这才没来。”蒋氏看出周氏的不高兴,立刻就将妞妞交给连秀儿,“这不还有我们吗,要做啥菜,奶你教给我们。我也能动动铲子,这还有我几个婶子,我几个妹子也都能帮忙。奶,你就给我们安排吧。”

  周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冲着蒋氏点了点头。

  ……

  初六这天,吴玉贵的媳妇王氏,领着儿子吴家兴和闺女吴家玉来连蔓儿家串门。一起▲坐了一会,大家伙就分成了几伙人。张氏和王氏两个人聊家长里短,五郎和小七带着吴家兴去早点pù子,看五郎的课业,连蔓儿、连枝儿则shì陪吴家玉坐在一起,一边吃花生瓜子、一边小声地说着自己的话。

  ◆◆“家玉,吴三叔好点了没有?”连蔓儿就问。初四的时候,连守信去张屠夫家吃酒,吴玉贵也在被邀之列。吴玉贵shì有名的牙侩,正月里每天的酒席不断,那天又喝多了,shì让人用马车给送回家去的。说shì过后还着○◆“家玉,吴三叔好点了没有?”连蔓儿就问。初四的时候,连守信去张屠夫家吃酒,吴玉贵也在被邀之列。吴玉贵shì有名的牙侩,正月里每天的酒席不断,那天又喝多了“jiāyù,wúsānshūhǎodiǎnleméiyǒu?”liánmànérjiùwèn。chūsìdeshíhòu,liánshǒuxìnqùzhāngtúfūjiāchījiǔ,wúyùguìyězàibèiyāozhīliè。wúyùguìshìyǒumíngdeyákuài,zhèngyuèlǐměitiāndejiǔxíbúduàn,nàtiānyòuhēduōle,shìràngrényòngmǎchēgěisònghuíjiāqùde。shuōshìguòhòuháizhe了凉,所以连蔓儿这么问。

  “过完正月才能好点。”吴家玉笑了笑,“那天还多亏这里的四伯,替我爹喝了不少酒。”

  “家玉,这几天你也没少赴席吧?”连蔓儿又问。有的人家请客,shì连同王氏母女们一起请的。

  “离的近的,去了几家。”

  “我爹说,你们初三那天都去老赵家吃的席?”连蔓儿就笑。

  “嗯,我爹跟四伯说了?”吴家玉点头。

  “我秀娥嫂子做的酒席咋样?”连蔓儿笑问。

  ***………………*****

  接近月底,求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