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买年货


  二更,求粉红。

  **…………*****

  “哎呦,”连守信被小儿子抱住,觉dé心肠都软酥酥的了。“咱小七要,那就再买一挂吧。”

  小七乐。

  “不行。”连蔓儿板起了脸,“还有老多dōng西要买那,咱家这个月钱可花的不少。就一挂鞭,多了没有。”

  “爹,”小七不去求连蔓儿,还是抱连守信的大腿,“爹,我要鞭炮,我要鞭炮。”

  “那就不用公中的钱,从我的工钱里扣吧。”连守信没办法,摸摸小儿子的头,笑道。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连蔓儿心里偷笑,不过表面上却撅起了嘴。

  “爹,你总给小七花钱。那我那?”连蔓儿道,“爹,你偏心。你就疼小七一个。”

  “哪能那。”连守信对小闺女的抱怨的撒娇hé对小儿子的抱大腿撒娇同样没啥抵抗力。“蔓儿,你想买啥,爹也给你掏钱。”

  “真的?那爹你不可不能反悔。”连蔓儿的嘴角立刻翘了起来。

  “不反悔,肯定不反悔。”连守信道。

  张氏、五郎hé连枝儿在旁边看的直笑,连蔓儿hé小七挖连守信的荷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要买点啥那……”连蔓儿自言自语,“不能多花爹的钱,十几个钱的dōng西就行了。”

  连蔓儿将给小七增加的鞭炮钱hé自己要买dōng西的钱算了一下,就在账本上写下了两笔,递给连守信。

  连守信接过账本,用笔在新添的两项下面画了圈。这是表示他支领了这两笔钱。

  “有鸡、有肉,过年还dé有鱼吧。”话题又重新回到置办年货上面。

  庄户人家,不论平时生活多么俭省,在过年那一顿饭菜里,总的有一条鱼,取的是年年有余的意思。

  “这肯定dé有。就买条鲤鱼吧。买大点的。”张氏道。

  “大米、白面再买点,过年多吃几顿细粮。”连守信道。

  “花生、毛嗑这咱家里有,红糖hé白糖也还有,那就再买点糖块吧。”连枝儿道。

  “红糖hé白糖也再买点,剩下那些我怕过年的时候不够吃。”连蔓儿道。

  “那就都买点。”张氏道。

  “哥,你咋不说话?”连蔓儿问五郎。

  “我想说的,你们都说了。”五郎道。

  “哥,你就没想自己买点啥?”连蔓儿问。

  “我好像没啥可买的。”五郎道。想了想,又道,“也不是,我dé再买点纸。”

  五郎学习用功。纸用的比连蔓儿她们都多。

  “这个我自己掏钱,”五郎道,“蔓儿,一会你给我支点儿钱。”

  “爹,你都给我hé小七买dōng西了,你不能不给我哥买吧?这纸的钱,爹你帮我哥出了呗。”连蔓儿立刻笑着对连守信道。

  连守信能说啥,他只能点头。

  “你们仨的dōng西都有了,也不能就苦着我大闺女。”连守信就道。“枝儿,你想买啥,爹也给你掏钱。”

  连枝儿就笑。

  “我知道我姐想买啥。”连蔓儿就在年货单子上hé账本上各记下来两笔,账本上那两笔依旧是让连守信画了圈。

  “谢谢爹。”连枝儿hé五郎就对连守信道。

  连守信很感慨,还是大儿子hé大闺女懂事,不要dōng西,收到dōng西还会说谢谢。小儿子、小闺女两个就不一样了。跟两个小强盗一样,要的lǐ所当然、lǐ直气壮。

  不管是哪样,在他这个父亲的眼里,都是可爱的。

  “还有对联,咱这里屋◆、外屋,还有铺子里,也dé添上几幅,墙上的年画旧了。也换两幅新的吧……”张氏道。

  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商量着在年货单子上添不了不少dōng西。

  连蔓儿计算了一下,零零碎碎的dōn◇g西,加起来钱还不少,不过对于现在她们家的条件来说,完全支付的起。

  “到时候再多拿上几个钱。看见啥要买的,就买回来。”连守信道,顿了顿,又道,“这个年,咱们就自己过。”

  连蔓儿几个都点头,这是当然的。

  “爹hé娘那,过这个年,咱也该买点dōng西孝敬吧?”连守信道,用的是商量的口气,“咱这不是有俩钱了吗,要是没钱,也就说不dé。”

  连蔓儿笑,连守信是这样说,☆可他这个人,即便没有钱,也会想法子孝敬连老爷子hé周氏的。

  “这个我没意见。”张氏答应的很痛快,“咱分家是分家了,爹娘还是爹娘。就是咱没钱,咱省钱也不能少了给爹hé娘的那份孝敬。”

 ◇ 张氏这样说,连守信很高兴。

  “那给我爷hé我奶买点啥那?”连蔓儿问,她看见很多人串门子都会拿两包槽子糕。

  “咱别买槽子糕,买了你爷hé你奶也舍不dé吃。那个dōng西就是好看,其实也没啥好吃的。糟蹋钱。”连守信道,“咱还是给你爷hé你奶买点实惠的dōng西。”

  “那就买粳米白面吧。”张氏道。

  “这个好。”连守信立刻同意了。

  一家人商量了一会,最后决定买五斤大米、再加上两斤白酒。

  庄户人家谁也没有什么的闲钱。三十里营子,像他们这样分家出来,在一个村里住的,有的做爹娘的好几年也看不见儿子的一点dōng西。五斤大米、两斤白酒,单独拿出一样来,都是上上等的礼了。

  连守信见张氏hé几个孩子在给连老爷子hé周氏买年礼这个问题上,都这么痛快,心里格外的熨帖。

  “给我姥hé我姥爷的礼,是不是也先预备着。”连蔓儿就提醒道,年前有一个集,之后正月里很多买卖都不开张,怕有些dōng西到时候难买。

  “是dé先预备着。”连守信忙道,“我也正想说这个事。”

  然后连守信就问张氏,要给岳父、岳mǔ买啥。

  “就跟给上房的一个样吧。”张氏道。

  “再添点吧。”连守信想了想,“今年咱没少让老人家操心。再说,咱离的远。平时有啥事咱也关照不到。过年这年礼,dé厚点。”

  “听你的。”张氏道。连守信这样说,她心里也觉dé很熨帖。

  “十斤米,十斤面咋样?”连蔓儿提议,“我姥爷爱喝葡萄酒,咱家还有,就再加一小坛葡萄酒。”

  “行。”连守信点头。

  “太多了吧。”张氏道。

  自然没人听张氏的,连蔓儿笑着在年货的单子上又添了两笔。先这样准备着。到时候连守信hé张氏要去看张青山hé李氏的时候,还可以再现添些dōng西。

  “差不多了吧,还有啥没想到的。”连守信道。

  “嗯。”连蔓儿眼珠转了转,就盯住连守信看。

  “蔓儿是还想要啥dōng西。让爹给你掏钱?”连守信不傻,立刻反应了过来。

  “不是我。”连蔓儿摇摇头,“爹,过一大年了,你就不给我娘买点啥?”

  张氏脸红,连守信傻笑。

  “我娘头上光秃秃的。”连蔓儿提示道。

  张氏原本很有几件首饰的,这些年都消耗掉了。分家以来,都忙活着过日子,谁也没往这方面想。

  “爹。你给娘买个簪子吧。”连枝儿hé五郎都笑。

  “买,肯定买。”连守信道,同时有点小惭愧,这事他早该想到,却被几个孩子想到头里去了。

  “爹,你出钱,让我娘挑自己个儿喜欢的买。”连蔓儿就道。

  “行。”连守信道。似乎他今天说的最多的一个字,就是行。

  连蔓儿就又在账本上添了一笔,连守信在后面画了圈。

  “要不这样吧,”张氏想了想,就道,“今年咱也有了点闲钱,枝儿hé蔓儿还一件首饰头面都没有,咱不多添。一人先添一样,明年日子更好过了,咱再添。”

  富裕的人家,闺女的首饰头面每一年都要增添,到长大成亲的时候,就自然成了陪送的嫁妆。张氏不想亏待自己的闺女。就也想着,趁着家里条件好一些,能置办一件是一件。积少成多,不能太苦着自己的孩子。

  ……

  这天,连蔓儿一家早早地关了早点铺子,推上家里的平板车,到青阳镇赶集买年货。

  今天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来赶集的人真的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大人孩子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连蔓儿一家人先进了金银首饰铺子,这也是一家老号。不过毕竟是镇上,规模比县城、府城那些大地方的银楼小了许多。柜台上摆了一些金银首饰,如果不喜欢这些,还可以在店里定做。可以自己拿金银来,铺子只收加工的费用,或是用铺子里的金银,也可以。

  “娘,你看喜欢哪个?”连蔓儿就先拉着张氏看簪子。

  “都挺好看,随便买哪个都行。”张氏看了看,连蔓儿指给她看的簪子最便宜的也要五六钱银子。

  “爹,你来帮娘挑一个。娘,你别怕花钱,给你买dōng西,爹不心疼。”连蔓儿就道。

  旁边有客人听见连蔓儿这么说话,都笑着扭过头来看他们,结果连守信hé张氏这对老夫老妻,顿时都红了脸。

  张氏想挑素簪,因为便宜。连蔓儿不同意,觉dé簪子当然要买漂亮的。她挑了一根鎏金的凤尾银簪子,重四钱,鎏金hé凤尾都很精致,要价是五钱银子。张氏也很喜欢,就是有点心疼钱。

  挑完了张氏的,连枝儿hé连蔓儿手拉着手,一边看柜台里的首饰,一边商量她们要买点啥。连枝儿是节省的性子,觉dé家里虽然挣了点钱,但日子才刚刚好过一些,她们不能大手大脚。

  “蔓儿,咱俩就一人买对银丁香吧。”连枝儿就hé连蔓儿商量。

  一对银丁香,最小、最简单的款式最便宜,不过四十文钱。

  连蔓儿有不同的看法,金银都是硬通货,买好一点的,平时做装饰,有事时还能应急。

  “姐,咱就一人买一对丁香,不过不要这银的,咱买那对金的。”连蔓儿道。

  ********

  二更,求粉红。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