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考较


  四更,求粉红。

  ***…………*****

  连蔓儿和连枝儿交换了一个眼色。镇上和三十里营子离的这么近,她们分家出来过,又是办酸菜作坊,又是开早点铺子的,不zhī道她们分家的rén少。

  而与连家定了亲的赵家,对连家的事应该更为关注。他家开杂货铺,rén来rén往,消息灵通,竟然不zhī道她们已经分了家,还需要“刚才听连芽儿说起”才zhī道?很显然,赵秀娥在说谎。◆

  赵秀娥状似闲聊,她是想打听什么那?

  “秀娥嫂子,你太不关心我们!”连蔓儿就开玩笑似地,用有些夸张的语气说道,“我们分出来都几个月了。”

  然后连蔓儿就不肯多说了,只让赵秀▲

  zhàoxiùézhuàngsìxiánliáo,tāshìxiǎngdǎtīngshímenà?

  “xiùésǎozǐ,nǐtàibúguānxīnwǒmen!”liánmànérjiùkāiwánxiàosìdì,yòngyǒuxiēkuāzhāngdeyǔqìshuōdào,“wǒmenfènchūláidōujǐgèyuèle。”

  ránhòuliánmànérjiùbúkěnduōshuōle,zhīràngzhàoxiù娥吃东西。

  “我以后肯定多关心。”赵秀娥打量着连蔓儿,眼角瞥见炕上的zhēn线笸箩,就笑着道,“我这个rén吧,在家里的时候,也就是在屋里做做zhēn线。大门都少出,家里rén都忙着买卖,也没工夫跟我说外边的事。”

  “这一嫁过来,我两眼一抹黑,啥也不zhī道,心里面发慌。”停了一会,赵秀娥又道,“跟别rén说话,我也不大敢。出门前,我娘跟我说了。说四叔四婶都是好rén,还有两个妹子,模样都是头牌rén儿,心眼好、脾气也好。我看见你俩,心里就觉得亲香。……就是打听打听,没啥别的意思。”

  她在家里的时候,早就将连家的事情都打听透彻了。不过毕竟传言多,具体内情还是连家自▲己rénzhī道的最清楚。

  可有些事,她这个新媳妇不好开口问。就想着在连家的几个年纪小的孩子身上打主意,连朵儿不爱搭理rén,而且对这边老宅子的事zhī道的好像不多,连叶儿冷冷的,也不爱说话●。至于连芽儿,倒是问她啥就说啥。可却说不出个头绪来。

  她就看中了连蔓儿和连枝儿,这姐妹俩一看就性格就好,可一开口说话,才发现,这两个才最不好哄骗。

  “秀娥嫂子看你这话说的,我们可没说你有啥别的意思。再说了,我们也不懂,秀娥嫂子你还能有啥别的意思。”连蔓儿笑嘻嘻地。像说绕口令一般,应对的滴水不漏。

  “咱就闲聊天,秀娥嫂子,家里的事。日子长了,你就啥都zhī道了。”连枝儿笑道。

  “枝儿、蔓儿,你们分家,都分了些啥?”赵秀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爷和奶同意分家?”

  “就眼跟前这些东西,二郎哥没跟你说呀?”连蔓儿道,并不去回答赵秀娥的下半个问题。

  赵秀娥就没在这个问题上再问一下,说了几句闲话。才又问道:“刚才我去西屋,就看见朵儿了。花儿嫁进城里了,常往家捎信不,过年的时候,能看见她吧?”

  “这个……我们还真不zhī道。”连蔓儿摇头,“秀娥嫂子,你坐的马车可真漂亮。是租的吗?”

  “那是我家里的车。”赵秀娥笑着道。

  “哦。”连蔓儿哦了一声,看来赵家还真挺有钱的。

  “咱大伯和大伯娘他们,不是都住到县城去了吗?这是回家来过年,还是打算长住?”赵秀娥又问。

  “没听上房谁说过。”连蔓儿心说,这赵秀娥的问题还真多。“秀娥嫂子,我们住一个院里,可也是分家了,大伯、大伯娘那边有啥事。都不大和我们说。”

  这倒也是实话,看来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赵秀娥就说要看连枝儿的zhēn线。

  “秀娥啊,你上这来了?”这时候,何氏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招呼赵秀娥。“走,跟我到上房去,该做饭了。”

  是该做饭了,而不是该吃饭了。

  庄户rén家娶媳妇就是为了生养后代和干活的,刚进门的媳妇也就娇贵那么一会,就要下厨烧火做饭的。

  连蔓儿看着何氏的笑容,心想她这么高兴,是不是因为有了儿媳妇,她以后就不用做饭了那?

  赵秀娥明显地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下炕,跟何氏走了。

  新媳妇进门第一次做饭,正是让婆婆考较手艺的时候。连蔓儿心里好奇,等何氏和赵秀娥走了,她又等了一会,就又到上房来。

  外屋里,周氏端端正正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身旁和身后站着连秀儿、古氏、何氏、张氏、赵氏、蒋氏、连朵儿、连叶儿、连芽儿。赵秀娥垂着手,站在周氏身前。

  这场面颇有□几分肃穆,连蔓儿的脚已经踩进了门里,又停住了。

  张氏看见连蔓儿进来,忙冲她使了个眼色。连蔓儿放轻脚步,一路小跑,到跟前叫了一声“奶”,就挪到张氏身边站了。

  周氏没有发脾气,也没有数◎■落连蔓儿。

  “继宗媳妇,你有啥拿手的饭菜?”周氏问赵秀娥。

  赵秀娥偷眼瞧何氏,就见何氏乐呵呵地,并没有给她任何暗示。

  “在家就是做点家常菜,不敢说啥拿手不拿手的。”赵秀娥☆道。

  “这样啊,那你就炒俩菜吧。”周氏想了想就道,“就炒个土豆丝,再炒个干豆腐。”

  连秀儿就端出来一盆洗干净,去了皮的土豆,又将一块肉,和两斤干豆腐放在菜板上。何氏拿过围裙,帮着赵秀娥系在腰上。那围裙油渍麻花的,正是何氏的围裙。

  大家都看着赵秀娥。

  赵秀娥倒也没怯场,走到菜板跟前,拿起菜刀,先切土豆,将土豆切成片,再切丝。动作干脆利落,土豆丝切的极细。

  周氏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模样,回头扫了张氏一眼。

  张氏有些莫名。

  赵秀娥将土豆切好,又切干豆腐,她的手很巧,方方正正的干豆腐在她的刀下切成小片,每一片都是三角形。张氏赞许地点了点头,连蔓儿不懂,但看张氏的样子,就zhī道赵秀娥刀工不错,而且做菜很讲究。

  赵秀娥又将肉都切成了细丝,才站zhí了身子。

  “老大媳妇,你去烧火,继宗媳妇,你掌勺。”周氏分派道。

  庄户rén家的媳妇做饭,讲究的是灶上灶下一把抓。就是自己烧火,自己炒菜。周氏这么安排是故意踩低古氏,也有优容赵秀娥的意思在里头。

  古氏低垂着头,走到灶下烧火。等锅烧热了,赵秀娥往锅里●倒油。

  周氏皱了皱眉,赵秀娥的油倒的多了,是连家平常炒那些土豆用油的一倍都不止。不过新媳妇第一天,还是孙子媳妇,周氏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赵秀娥接着倒肉丝翻炒,倒土豆丝、翻炒,动作都干净利落,一盆肉丝炒土豆丝出锅,香气四溢。

  接下来赵秀娥又炒了干豆腐。

  “你们再把剩下的两个菜做了,就开饭。”对着孙子媳妇,周氏一改对儿媳妇说话的口气。“那时候继宗媳妇刚过门,我问她拿手的是啥,她说是烙饼。赶明个,让继祖媳妇烙顿饼。”

  赵秀娥抬起眼皮,看了看蒋氏,忍不住咬了咬嘴唇。从镇上来之前,她还特意向二郎询问过蒋氏那个时候的事,可二郎却没有告诉她这些。

  周氏说着话,就站起身,回屋去了。

  连蔓儿和张氏就从上房出来,她们也该烧火做饭了。

  “娘,你咋看?”回到西厢房,连蔓儿问张氏。

  “咋说那,要我看,二郎媳妇挺能干,那刀工,还有炒菜,一看就是熟手,还挺讲究。”张氏想了想,就道,“就是有一点,她们老赵家怕是日子过的好,她大手大脚的惯了,你看倒的那油,你奶那脸就沉下来了。还有那块肉,那是炒两个菜的肉,二郎媳妇都给放土豆丝里了。”

  “我咋觉得她是故意的那。”连蔓儿歪了歪头,“我看秀娥嫂子是个挺灵透的rén。不说倒油,就是那块肉,她应该看出是要炒两个菜的吧。要是拿不准,她也该问问不是。”

  “新媳妇,都想表现好。你说她故意往差里表现?那哪能?她又不傻。”张氏道。

  “她是不傻,或许有啥别的打算呗。”连蔓儿道。

  “别管别rén了,咱也该烧火做饭了。”张氏道。

  “娘,那我抱柴禾去。”连蔓儿说着,就往外走。

  柴禾放在大门旁边的夹道里,二郎赶来的马车停在另一侧,二郎、三郎、四郎、六郎几个都正围着马车说话。

  “二哥,这马车可气派,是嫂子家的?能借我坐坐不?”四郎讨好地对二郎道。

  “坐啥坐,马上就吃饭了。”二郎不让四郎往马车里爬。

  “二哥,你咋这样小气那。我就坐坐,不能把马车给你弄坏了。 再说,马车是嫂子家的,以后还不是随便你用。”四郎道。 ●
  “要是你嫂子家的还说啥,这车不是你嫂子家的。”二郎往上房的方向看了看,低声道,“这车是借的,可贵了,一点都不能给碰埋汰了。”

  “借的,跟谁借的?”三郎问。

  “周记当铺的,●他家有个儿子在县城里做捕头,他们家跟你嫂子家特别好。坐这马车进县城,都不用交钱。”二郎道。

  周家,捕头?连蔓儿去抱柴禾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zhí通车,点击可以zhí达。

  ………………

  今天更新了一万二,困的眼睛要睁不开了,求粉红鼓励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