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狠招


  ??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

  “那、那不是三哥”连守信仔细看了看,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tā们的这会工夫,那辆马车已经从tā们面前跑▲了,沿着官道又往前走了约一丈来远,就拐进了村中的街道,往村子里去了。

  过了一会,连守礼才跑到tā们跟前。

  “老四……”连守礼停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tā依旧是从家里出门时的那套衣裳,因为奔跑的缘故,脸上通红,汗水将头发都浸湿了,看起来整个人就冒着热气。

  “三哥,进屋里吧。”连守信有许多话急着要问连守礼,但还是先忙着让连守礼进屋。外边冷,连守礼出了一身的汗,骤然停止了剧烈的运动,很容易着了风寒。

  大家一起都进了里屋,张氏和赵氏看到连守礼,也都很吃惊。

  “三哥,出啥事了?咋才?二哥那?大哥了没,那钱拿了没有?”等连守礼在炕沿上坐下,连守信就忍不住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连守礼在大口喘气,屋子里暖和,tā脸上冒出了更多的汗。

  “我……”

  “喝碗热汤,喘口气。”张氏忙道。

  连守礼这一张嘴,连màn儿才看到,tā▲的嘴巴四周,还有嘴巴里都长了一圈的燎泡,看得连màn儿忍不住咧嘴。

  “哎呀,tā三伯你这嘴是咋整的?”张氏也看见了,顿时皱起了眉,“别喝热的了,把汤放放,凉凉再喝吧。”

  赵氏端了一☆□碗热汤进来,听张氏这么说,就把汤放在了旁边。

  “叶儿tā爹,这是咋整的?”

  “热汤正好,我趁热喝。”连守礼似乎是渴极了,拿过汤碗,两手捧着,咕咚咕咚就将一海碗热汤喝了个底朝天。喝完○了汤,tā长出了一口气。

  “叶儿tā爹,你咋才,咱爹都急病了。”赵氏道,“你不,我们大家伙这担心,还以为你出啥事了。”

  “我也想,去的当天就想。”连守礼苦着脸道。

  “三哥◎,这是咋回事?”连守信问。

  “让tā三伯慢慢说,你没看,tā三伯这也上老火了。”张氏看着连守礼嘴上的泡,同情地道。

  连守礼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提问下,这才将事☆情经过大体说了一遍。

  tā们那天天没亮就出发,晌午的时候到了县城。tā们先是去了连兰儿家,把饽饽和冻豆腐送了去。

  “留我们吃了晌午饭。”连守礼道,“我们把事跟说了,吃完饭,就找人带路,领我们去找大哥。大哥一家不在家住了,tā们另外找了房子,离家还挺老远的。”

  那个带路的人,将连守礼和连守义领到了地方,就走了。

  “我和二哥就上去敲门,。老半天,才有人开门。我们也不认识那人是谁,tā问我们找谁,我们就说找大哥,连守人。说了半天,那人才告诉我和二哥,大哥、大嫂一家人都不在家。让我们改天再去。”说到这,连守礼的脸色有些黯然。

  连màn儿察言观色,已经能想到,连守礼和连守义在连守人的家门口,所受到的冷遇和怠慢只怕不止这些。连守礼老实,厚道,不愿意将受的委屈都说出来。

  “后来还是二哥跟tā说,我们是大哥的亲,tā才让我们在门口等。”连守礼又接着说道。

  tā和连守义蹲在大门口一直等,后来两个人都是又渴又饿,身上又没钱,连守义就想进屋去等,说连守人既然雇了看门的,那里面肯定也有别的佣人,让tā们能好好歇歇,吃点垫垫肚子。那看门人鼻子孔朝天,不搭理tā们,连守义和看门人就争执了起来。

  就在连守礼不该办好的时候,连守人和古氏终于坐着马车了,连守礼和连守义这才跟着进了屋。

  “我和二哥就把爹的话跟大哥说了。”连守义道,“大哥说tā也着急,这些天早出晚归的,就是在想法子凑钱。”

  连守人招待tā们吃了饭,告诉tā们再等等,tā再去想法子凑钱。

  “我着急啊,可大哥说没筹够钱,我也没法子。”

  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连守礼和连守义又去找连守人。

  “……结果大哥已经出门了。大哥的管家说,大哥、大嫂一早上就出去了,是去凑钱了,让我和二哥在家里等着,哪也别去。我想,要凑够一千多两银子是不容易,我也帮不上忙,只好等着。我也想到爹在家肯定着急,就跟那个管家说,能不能找人给家里捎个信。那个管家说大哥都有安排,让我不用操心。”

  连守礼说到这,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没人给家里捎信,咱爹急的都火上房了。”连守礼道。

  “哎。”连守礼握住拳头,砸在的脑门上,似乎是自责没把事情办好。

  “三哥,这事不赖你。”连守信道。就是连守礼不说,连守人也应该找人捎信。看连守礼那一嘴的泡,就tā这两天是过的。连守信了解tā这三哥老实的性子,这事真不能怪连守礼。

  这一整天,连守人和古氏都不见人影,只有那个管家吃饭的时候叫连守礼和连守义。连守义待不住,下晌的■时候也出了门,只留下连守义一个人。

  到了晚上,连守义才又看见连守人。

  连守人说凑了些钱,但是还差很多,让tā们再等一天。

  第三天,依旧和第二天一样,只不过这次连守义也和连▲守人一起出门了。

  “我待到晌午,脑门上直冒火。就想也出去走走,结果大门锁着,管家和看门的都说我人生地不熟,不让我随便走。tā们说的不,我身上一个大子都没有,县城的路也不认识,我不能再给大哥添麻烦。……我待的着急啊。”

  “这晚大哥了,我就说,实在不行,我先,让大哥给个准日子,好让爹和娘放心。”

  “三伯,你这是先了,那钱凑够没?”连màn儿问,她左看右看,连守礼身上都不像是带了一千两银子的样子。

  “大哥凑了一些钱,让我和你二伯先拿。钱在你二伯那。”连守礼道。

  “那我二伯那?”

  “你二伯坐马车的……”连守礼道。

  屋里的众人都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这话不应当我说,tā二伯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张氏不等连守礼说完,就怒道,“一辆马车坐三四个人也挤得开,tā二伯咋能坐马车,让tā三伯个走路。”

  “三哥,你从县城跑的★?”连守信皱眉。

  “不是,是还没到镇子的时候,二哥跟我说,家里等钱,肯定着急。马车上坐的人多,马车跑不快。就让我下车,tā让马车快点跑,先把钱送回家,好让爹和娘安心。”连守义答道

  “结果你就下了车,走了?”

  “我跑的快,一直缀着马车,怕出啥事。”连守礼道,毕竟连守义身上带着钱。

  这根本就不是重点。

  连màn儿突然心中一动。

  “二伯坐的,就是刚才的那辆马车?”连màn儿问。

  “对,就是那辆,在我前头。”连守礼答道。

  连守义为抛下连守礼,先?只是坏心眼发作那么简单吗?刚才路过早点铺子,连守义为不停下来和tā们打个招呼,这么一点都不能耽误?

  一定有理由,让连守义想先回家里。这个理由是那?连màn儿想不出头绪,不过已经这半天了,现在急着赶也是来不及了,那就先不去管她。

  听连守礼的叙述,连守人有单独的院子、有管家、有看门人,看来日子过的不。在县城的时候,连守义和连守人只怕是单独叙谈过了,而连守礼的行动却一直被限制的。

  “三伯,大伯凑了多少钱,你不吧?无小说网不少字”连màn儿问。

  “这个我。”连守礼答道,“那钱是大哥当着我和二哥两个人的面拿出来的,还跟我们数了一遍。”

  “哦,是这样。那大伯给凑的是多少钱?”

  连守礼的脸上露出些为难的神色。

  “你大伯说,东凑西凑,还是花儿拿了大头,tā们就留下几件随身的衣裳,别的衣裳都当了。凑了四百两银子。”

  还债要一千多两银子。这么多天,还让连守义和连守礼在县城里等了两天,连守人才凑了四百两银子连màn儿有了不好的预感。

  “大哥也一起了呗”连守信道。

  “今个早上出门的时候,没看见大哥。大嫂说大哥病了,这几天为了凑钱啥的,得了病。 说这些钱先让我们拿还债,剩下的tā们一定会尽快凑够,让……让家里先想想办法。”

  听连守礼说到这里,为债务到期,连守人却迟迟不肯,连个口信也没有,为连守义要抛下连守礼先回家,这些问题似乎都有了答案。

  好自私狠毒的算盘,只是,这次有她连màn儿,决不能让tā们如意。

  …………

  二更,求粉红。大家再给力些,让弱颜进粉红前十吧,弱颜会继续加更的,握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