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开业大吉


  ??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善远是一个身材矮小,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的声音不高,语气和缓。

  “一年啊,是不是太长了?守信啊,那屋子空着,也没别人要用。你想租多长就租多少。”善远道。

  老和尚这么说,其实就是不反对了。

  “那合约上就这么写,租期一年。”连蔓儿道,“我们先付两个月的租金,以后就按月付钱。”

  “不急,不急。”善远呵呵笑着说。

  “那就先写个合约吧。”五郎将笔墨纸砚放到桌子上摆好。

  “是啊,”张shì比较心急,“善远师父,咱把合约写了,我们去看看房子,也好打扫打扫收拾收拾,要是来得及,我们打算■后天就开张。”

  “乡里乡亲,合约写不写都行,我信得过你们。”善远道。虽然是和尚,但是他却并不自称老衲。看来小坛子不像和尚,是有渊源的,连蔓儿心里想。

  “纸笔都拿来了,那就写吧。”连◆守信道。他做了几桩生意,已经习惯了用合约来保障和约束双方的行为。

  这合约由谁来写那?连蔓儿的目光转向五郎,五郎的脸就是一红。他虽然很努力,可学着念书写字的日子太短了,写合约还不行。连蔓儿便又将目光转向善远。

  “我的字可拿不出手。”善远摆了摆手,“你大哥在家不?哦,不在家。那就让你爹来写吧。”

  连蔓儿想了想,连老爷子确实是合适的人选。即便他们能找到别人写合约,但是不请连老爷子到场,落在同村人的眼里,怕是会有不利于他们的说辞。

  “那我去请我爹。”连守信的话似乎是对善远说的,其实是在询问张shì和几个孩子的意见。

  “娘刚才还说,要答谢住持师父给咱选日子,要预备一顿饭。就是不写字据,也要请我爷来一起吃饭。”连蔓儿道。

  连守信看着张shì露出十分高兴的神情。

  “这是件大事,再把里正他们都请一请吧。”张shì就和连守信商量,还要请谁一起来。

  村子里,每家有大事,比如上次连守信分家,一般也要请上里正,还有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到场。

  “大师父,”连蔓儿就和善远,“酒席就摆在庙里,大师父把屋子的钥匙给我们吧,我们就在那屋做饭做菜。”

  “好,好,好。”善远连说了三个好字,却过了一会,才想起来招呼元坛拿钥匙。

  “师父,我领他们去看房子。”元坛拿了钥匙就道。

  “好,你去吧。”善远答应了。

  一家人分作两拨,连守信和五郎去请连老爷子、里正等人,张shì、连蔓儿、连枝儿和连叶儿还有小七随着元坛就往门房来。

  土地庙的门房共有三间,布置的不同于寻常庄户人家的屋子。从庙里面打开门进去,是一个灶间,并排的两个大灶,两口大铁锅比连家的铁锅要大上一号。

  灶间左右各有一扇门,通向两个房间。

  灶间的右手,是一个小间,里面有一铺土炕,与外面的灶台相连,炕上铺着苇◆席,有的地方已经破了。屋内并没有别的摆设。这本来是供看庙门的人住的,只是这庙香火不盛,也就没有和尚来这里住了。

  灶间的左手,是一个宽敞的大间。这间屋子没有炕,只靠着墙壁摆放着一xiē桌子板凳☆xí,yǒudedìfāngyǐjīngpòle。wūnèibìngméiyǒubiédebǎishè。zhèběnláishìgòngkànmiàoménderénzhùde,zhīshìzhèmiàoxiānghuǒbúshèng,yějiùméiyǒuhéshàngláizhèlǐzhùle。

  zàojiāndezuǒshǒu,shìyīgèkuānchǎngdedàjiān。zhèjiānwūzǐméiyǒukàng,zhīkàozheqiángbìbǎifàngzheyīxiēzhuōzǐbǎndèng之类的。这间屋子中间还有一扇门,打开门,外面就是通往青阳镇上的那条官道。

  连蔓儿将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心里很高兴。这个大间里摆上桌椅,用来接待来吃早点的客人。灶间,自然就是厨房,还有páng●边那个小间,可以做他们的休息室。这房子非常适合来做早点铺子,根本就不需要改,只需要打扫一下。

  三个房间里都有一层薄薄的尘土,一看就是有段没人住,也没人打扫过的样子。

  “这屋子没人住◇◇,”元坛似乎有xiē不好意思,“师父没让人打扫,我就一个月来打扫一回。……我这就扫干净,很快的。”

  元坛说着话,就拿起靠在灶台páng的笤帚,开始打扫了起来。连蔓儿没跟他客气,又让他拿来抹布■,提了水,张shì立刻在灶下点火烧热水。

  水还没热,连守礼和赵shì就来了。连守信找连老爷子,他们才连守信要开早点铺子,就忙着,看有能帮的上忙的。

  都是勤劳惯了的人,不用人说,眼睛▲里就有活计。连守礼拿了笤帚,和元坛一起打扫,赵shì就将另一个灶下的火也点起来,帮着张shì烧水。

  “爹还没来?”张shì问。

  “爹和老四一起去请里正他们了。”赵shì就道。
  很快就烧好了两锅热水,张shì、赵shì、连枝儿、连蔓儿和连叶儿都拿起抹布,门窗、桌椅板凳、灶台上下,将能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

  连蔓儿又叫了小七和她一起,仔细查看屋里的桌子和长凳是不是能用,并清点数目。他们租借的就包括这xiē,一会要在合约里写明才好。

  “这xiē桌子和长凳怕不够吧?无小说网不少字小坛子,还有碗筷啥地,在哪那?”连蔓儿就问元坛。

  “都在后面库房里,我跟师父说一声,给你们搬。”元坛道。

  元坛就跑去和善远说了,善远又叫了两个和尚,打开库房,将xiē桌椅板凳、碗筷等什物都搬了。

  连蔓儿就挑完好的留下,清点了数目,交给赵shì等人去擦抹清洗。

  等到连守信、连老爷子和请的人陆续到来的时候,这三间门房已经被连蔓儿他们收拾出来了。

  大间里的桌子、凳子摆放的整整qíqí,中间留下人通过的空间。灶间靠墙依次摆放好了水缸、菜板、面案,páng边是叠放在一起的木桶、木盆,再páng边是洗的干干净净的几盆碗筷。然后是小间休息室,炕上已经铺上了五郎刚从家里带来的一床褥子,páng边还摆了一张矮桌。地当间摆了一张方桌,páng边放了四张带靠背的木椅子。靠墙的位置还安放了一张高几,上面被连蔓儿放了一个胖墩墩的粗瓷瓶,是她在和尚们送来的杂物中挑出来的。

  有限的条件,能布置成这样已经很不了。连蔓儿对布置的房间,感觉●比较满意。

  “可惜没有huā。”连蔓儿自言自语地道,如果有huā,放进瓷瓶里养着,给这个屋子增添一点优雅的美感,那就更好了。

  “再过几天就能有。”元坛是个热心肠,忙前忙后,跟忙他的★事似地,“庙后面有腊梅,就是还没开huā,huā骨朵都没几个,得再等几天。”

  “是吗不跳字。连蔓儿有xiē惊喜。

  “蔓儿,你要摆huā啊。”连蔓儿和元坛,被走进来的连守信听见了。“我咋看这个不像huā瓶,好像是腌鸡蛋的坛子。”

  连蔓儿黑线,心想,她这个爹就不能不这么老实吗,就不能不总说实话吗?

  连守信说完话,还哈哈笑了起来,完全没感受到连蔓儿的怨念。

  “这个位置好。”张shì也走了进来,站在高几前上下打量了打量,“咱正好请个财神,摆在这。”

  对啊,财神,连蔓儿的双眼立刻亮了,她没想到,开买卖铺子,最需要的就是财神。

  “是该请财神。”连蔓儿点头。这时候,她的脑子里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迷信这两个字,而且也将要插huā的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连守信是来和张shì商量准备饭菜的。

  “这个时候准备哪来的及。”张shì☆就道。

  “那可咋办?”连守信听张shì这么说,就有xiē着急。

  “爹,你别急,我娘和你闹着玩那。”连蔓儿就笑了起来。

  “……多亏蔓儿给我提醒,在庙里,还有善远师父一起吃饭▲,不能动荤腥。这素席咱可做不好,刚才我们找人捎信给悦来酒楼的武掌柜,让他给送一桌素席来。”张shì道,“我再煮一锅米饭,蒸上xiē馒头,就够了。”

  “还是你们想的周到。”连守信笑道。

  ……

  请来的客人都聚集在善远老和尚的禅房里,连蔓儿就跟了连守信,看写合约。合约由连老爷子执笔,写清楚了租期为一年,每月租金一串钱,租借的内容包括土地庙的门房三间,另外还有桌子、长凳、木盆、水桶、大海碗、中碗、竹筷等什物各若干。立约的双方,连守信和善远在合约上签字画押,然后是里正、连老爷子几个人作为páng证也在上面按了手印。

  合约签好了,连蔓儿就先拿出两串钱来,算是预付的租金。

  少顷,酒楼里的伙计送来素席,众人用过了饭纷纷散去。

  休息了一晚,连蔓儿一家就忙碌起来,早点铺子里还需要再仔细收拾收拾,还要去镇上买酒晃,买面和猪骨、猪肉。纷杂的事情太多,一家人直忙到将近半夜,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又起来开始忙碌。

  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冒出头来的时候,连蔓儿打开了早点铺子的大门。

  连记早点铺子正式开业。

  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