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租金


  ??费章节(12点)

  第一百七十二章 租金

  家里来客了,是谁那?听见连叶儿和另外一个人的脚步声往西厢房走,就猜到或许是有人上她家来买豆芽菜,因此暂时停zhǐ了谈话,

  连蔓儿从屋里走出来,就看见小和尚元坛抱着一捆柴禾,和连叶儿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蔓儿姐。”连叶儿跟连蔓儿打招呼,“他上咱家来,看见我抱柴禾,就非要抢抱。”

  元坛弯下腰将柴禾放到地上,一点尘土也没带起来。

  “嘿嘿,我干活习惯了。”元坛直起腰后,用手揉了揉的光tóu,嘿嘿笑道。

  小坛子挺勤快,而且有眼力劲儿。连蔓儿就想起她答应要给元坛送饽饽的事。

  “我爹娘都在那,小坛子,你进来吧。”连蔓儿将元坛领进屋里,连叶儿也跟了进来。

  张氏见了元坛,就招呼他上炕坐着,一面倒了碗糖水,又从柜子里拿了两块点心给元坛,让他吃。孤儿加上小和尚的双重身份,让张氏看元坛的目光特别的慈爱。

  “……点心是素的,你放心吃没事。”张氏duì元坛道。

  元坛接了糖水,却不肯要点心。

  “……留着给蔓儿和小七吃。”元坛看的出,点心是镇上●才有的,是庄户人家孩子眼中的稀罕物。

  “他们吃过了,柜子里还有,这是给你的,你就放心吃吧。”张氏笑道。她在财物方面,历来大方。

  元坛这才接了点心,吃了一块,却将另一块包起来,说是带▲给他师父吃。元坛的师父是土地庙的住持,法号叫做善远。

  “你师父身子还好?好些天没见到他了。”连守信就和元坛闲聊起来。

  “娘,给庙里的饽饽准备好了没?”连蔓儿就问张氏。

  “准备好了,正要让你爹给送去。”张氏说着话,就拉了连蔓儿出来。

  两人进了园子,张氏早就将打算布施给庙里的饽饽装了一个麻袋,靠墙放着。

  “刚才不是说开早点铺子的屋子吗,我和你爹都想好了。”张氏看看左近无人,就和连蔓儿说道,“咱就借土地庙那几间门房开咱的早点铺子。”

  这是个好的办法。看来连守信和张氏在回家的路上,就决定要开铺子了。

  “那房子,咱能借的来吗不跳字。连蔓儿就问。

  “不是白借,咱给租金。”张氏道,“那几间屋子空着也是空着,租给咱,庙里多点进项,他们肯定答应。还有桌子、凳子、碗筷,咱也先不用买。也从庙里借,不,是租。”

  虽是乡间的一座普通的土地庙,但是有时也会办一些法事,桌椅板凳杯盘碗盏都是很有一些的。这就是俗话说的,破船也能打 钉。

  租借土地庙的房屋和家伙事儿,便捷省事,可以让他们的早点铺子提前开张。而且,连蔓儿也可以猜到连守信和张氏的想法。开早点铺子,duì他们而言,是摸着石tóu过河。能不能真的赚到钱,他们并没有完全的把握。虽然他们手里的钱,是足够早点铺子的本钱了,但是采用租借的方式,可以大大降低风险成本。

  连蔓儿想了想,觉得先这样也行。

  娘两个就将一麻袋饽饽抬着放到了西厢房门口。

  “小坛子,今年我家包的饽饽馅又大又甜,你记住了,我家用的叶子和别人家的不一样,到时候别弄混了。”连蔓儿走进屋去,关照元坛,意思是让他到时候挑家的饽饽吃。

  元坛憨憨地笑着点tóu。

  “我送元坛。”连守信就道。

  元坛摆手说不用,他能背的动那些饽饽。

  “我找你师父有事。”连守信就道,又扭tóu跟张氏说,“我去找善远师父商量房子的事,顺便请他帮咱选个日子。”

  因为刚才听张氏说了,连蔓儿就明白连守信是要去找土地庙的住持,谈租房子和家伙事儿的事。

  “我跟爹一起去吧。”五郎道。

  连蔓儿也想说要一起去,转念一想,就没说出口。一家人刚才讨论了早点铺子的利润,他们能负担的房租钱大致是多少,也都心中有数了,不至于出差。毕竟她连蔓儿不是三tóu六臂,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连守信是家里的顶梁柱,五郎是做大哥的,这父子两个性子都很谨慎,办成这样一件事应该没问题。

  送连守信、五郎和元坛走了,连蔓儿就又坐回到炕上。

  “娘,你说庙里能朝咱们要多少租金?”连蔓儿问张氏。

  “那房子和闲着也是闲着,咱都是乡里乡亲的,庙里的善远大师父是个厚道人,不会往多里要。”张氏就道。

  “四婶、蔓儿姐,你们是要借庙里的房子开铺◆子?”连叶儿惊讶地睁大眼睛问道。

  刚才连叶儿跟着元坛一起来了之后,就没有走。连守信他们,也没特意避开连叶儿。

  “嗯。”连蔓儿点tóu,“有这个打算。等会看能不能租到屋子。叶儿,这事◎咱自家就行,先别往外说。”

  “我,蔓儿姐。我谁也不告诉。”连叶儿马上道。

  屋外不时候飘起了雪花,不过一会工夫,张氏就去门口张望了两回。连蔓儿,张氏这是心急,她也不点破。

  “雪下大了,我给你爹和五郎送件衣裳去。”又过了一会,张氏说道。

  “娘,还是我去吧。”连蔓儿说着话,就要下炕。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哐当响了一声,接着五郎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走的急,进门的时候甚至忘了掸一掸肩tóu和胸背上落的雪花。结果被屋里的热乎气一熏,那些雪花迅速融化成水,浸入棉衣内。

  “快掸掸,快掸掸。”张氏忙拿起笤帚,帮五郎扫身上的雪。

  “哥,你咋先了,爹那?”连蔓儿就问,“事谈的咋样了?”

  “成了”五郎只答了两个字。

  张氏、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都忍不住喜上眉梢。

  “成了?这么快”张氏拉着五郎在炕沿上坐下,“快跟娘说★说,咋谈的。”

  “娘,我渴了。庙里的茶水苦,不好喝。”五郎笑着道。

  连枝儿就忙着给五郎倒水。

  “哥,你可真出息。”连蔓儿白了五郎一眼,这家伙是欢喜坏了,还学会卖关子了。“☆◇姐,你别给他倒水。”

  五郎已经从连枝儿手里接过了水,得意地朝连蔓儿眨了眨眼睛。

  “别闹了,喝完水,快点说。”张氏看着几个孩子笑闹,眼睛里都漾起了笑纹,用笤帚疙瘩轻轻打了五郎一下。 ▲
  五郎很快喝了水,没有再耽搁,就将连守信和善远谈话的过程简单地说了一遍。

  “……爹一说就成了,门房三间都租给咱,还有桌椅板凳、碗筷这些,一个月只要咱一串钱。”

  一串钱就是一◇◆百文钱,平均下来每天不到四文钱的租钱,这价格相当便宜了。连蔓儿几乎欢呼出声。

  “爹陪老和尚,让我拿钱。”五郎道,“老和尚的意思不用写字据,依我说,咱还是写个字据好。一会我把纸笔也带……”

  “嗯,嗯。”连蔓儿连连点tóu,“哥,说没说租多长的?”

  “爹说先租一个月。”五郎道。

  马上就进腊月,然后就是过年。过年期间,山上的工程肯定得歇两天,这会影响他们的生意。连○守信的意思,恐怕是想先做一个月,然后看情况,再决定是不是干下去。因此先租一个月,免得浪费钱。

  可是,如果生意好,过了这一个月,那房子他们还能不能租的到,可就难说了。到时候如果他们要继续开早点◆◆铺子,就不得不另外建房。建房期间当然做不了生意,就是房子建成了,也要面duì已经成熟起来的竞争duì手。

  连守信本质上还是个庄稼人,庄稼人种庄稼,只要看好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可是做生意,竞争◆是残酷的。

  有一些风险还是要冒的。丢diào几串钱,总比将来丢diào几十、几百两银子要好。

  “一个月太短,咱要租,就租长一些。”连蔓儿想了想,就道,“咱租一年吧。”

  连◇蔓儿就去柜里面取钱。

  “开张的日子给咱算了没?”张氏问五郎。

  “算了几个日子,最近的是后天,这个怕来不及。然后就是月底,再然后就是腊月初八。”五郎道。

  腊月初八肯定太晚了■▲,就是等到月底,张氏也觉得等的太长了。至于后天,又似乎太急,不预备不预备的来。

  “娘,咱先去看看房子,要是有可能,咱就争取后天开张。”连蔓儿取了钱,看见张氏正在犹豫,就说道。

  “就◎,jiùshìděngdàoyuèdǐ,zhāngshìyějiàodéděngdetàizhǎngle。zhìyúhòutiān,yòusìhūtàijí,búyùbèibúyùbèidelái。

  “niáng,zánxiānqùkànkànfángzǐ,yàoshìyǒukěnéng,zánjiùzhēngqǔhòutiānkāizhāng。”liánmànérqǔleqián,kànjiànzhāngshìzhèngzàiyóuyù,jiùshuōdào。

  “jiù这么办。”连蔓儿的话正和了张氏的心意,她立刻就点tóu道。

  一家人收拾齐整,就往外走。

  “蔓儿姐,我也跟你们去行不?”连叶儿道,duì于连蔓儿一家不是忙这个,就是忙那个,每天都过的热热闹闹的,连叶儿看在眼里,心里特别羡慕。“我能帮着干活。”

  “行啊。”连蔓儿笑着点tóu。

  一家人锁了门,顶着飘飞的雪花就往土地庙来。进了土地庙的大门,元坛就跑来将他们迎到后面的禅房里。

  连守信正和善远老和尚相duì坐着。连蔓儿走上前,就和连守信说了房子要租一年的打算。

  “善远师父,你看,我们租一年行吗不跳字。

  先送上一章,求粉红,让弱颜有动力二更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