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善于发现机会的眼睛


  ??费章节(12点)

  第一百七shí章 善于机会的眼睛

  连màn儿顺着xiǎo七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在土地庙的大门口晃了一下,就往庙里去了。

  “是三哥。”

  虽然是背影,连màn儿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人是二房的三郎。三郎在连家的众儿孙中,相貌算的上是拔尖的,高个子,白皮肤,大眼睛,光看模样很能哄住人。但是三郎的存在感并不强,他不爱,也不惹事。

  连màn儿对三郎谈不上多喜欢,当然也谈不上讨厌。三郎留给她印象最深的一个特点,就是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平时chú了被家里的长辈支使着干活,三郎的日子一般都是在睡眠中渡过的。

  三郎的亲娘何氏,就曾当着大家伙的面前,喊三郎叫做“三懒虫”,从那以后,三郎的这个外号就在村里叫开了。

  这么懒的一个人,大清早的不在家睡觉,跑到土地庙来了。

  “咱去看看他来庙里干啥。”

  连màn儿和xiǎo七的好奇心是旺盛的,两个人就先将去镇上的事放下,也进了土地庙。

  虽然曾经多次路过这里,但这还是连màn儿第一次进到庙里来。庙里很安静,很少有人这么早来上香。连màn儿一进庙门,就看见三郎坐在大殿前面的台阶上,一手拖着腮帮子,正在打盹。

  不是专门上这来睡觉的吧?无xiǎo说网不少字连màn儿囧着脸想到。

  “你俩干啥○来了?”等连màn儿和xiǎo七沿着台阶走到跟前,三郎半睁开眼睛,看见了她们。

  “三哥,你咋上这睡觉来了,多冷啊。”连màn儿有些怜悯地道。家里暖暖和和地睡多好,这里地上凉,风又大。看三郎的◎样子,分明是没睡醒啊。

  “当我想来啊。”三郎似乎根本没听出来连màn儿的调侃, 扭头往大殿里看了一眼。“咱奶和老姑非要大早上地来上香,让我陪着。”

  哦,原来三郎是陪着周氏和连秀儿来的。难得两个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xiǎo脚,走了这么远的路来上香

  三郎说完这句话,就又闭上了眼睛开始打盹。三郎的鼻梁高挺,侧脸看上去英挺非常。如果是不真相的人,三郎这个沉思者的姿势,让他看起来很有内涵。

  连màn儿和xiǎo七交换了一个眼色,便都放轻了脚步,走到大殿门口。从半敞着的木扇门里往里看,就看见大殿里空空荡荡的,只在中央的神像前跪着两个人。

  是周氏和连秀儿。

  连màn儿和xiǎo七没往里走,也没惊动两个人,就在门口看着。

  周氏和连秀儿都是两手握着点燃的香,跪在蒲团上,朝上礼拜。

  周氏一边拜,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连màn儿忍不住侧了耳朵仔细听。

  “……土地爷爷,老天爷,我们了。我闺女她年纪xiǎo,她不是成心的啊。我那四平时摔摔打打地惯了,可皮实着,谁那天她咋就……。我们家穷,那个孩子投生到我们家也是吃苦受罪的命。求土地爷爷开恩,让那孩子早点去别人家投胎。我求老天爷、菩萨、娘娘保佑他,这次投生个好人家,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别再缠着我们了……”

  原来是周氏心虚,认为她和连秀儿被那个xiǎo月的孩子的冤魂给缠上了,来土地庙烧香,让那个孩子早点离开连家去投胎。她们来的这样早,自然也是因为不愿意被别人看见。

  连màn儿没有继续听下去,拉着xiǎo七就从庙里出来了。

  土地庙外面,人似乎gèng多了,三三两两地靠着墙根,或蹲或站,嘴里还嚼着干粮。

  “这些人是哪来的,他们在这干啥?”连màn儿自言自语道。

  “他们都是上山上去做工的。”一个略有些童稚的声音答道。

  连màn儿吓了一跳,扭头一看,答话的是土地庙里一个xiǎo和尚。原来是她刚才将心里面的话说出了声,这xiǎo和尚听见了。

  “是你啊。”连màn儿拍拍胸口。

  这个xiǎo和尚名字叫做元坛,常为庙里的老和尚跑腿传话,村里大多数人都认识他,私下里都叫他xiǎo坛子。连màn儿也曾听连守信和张氏说起过,这xiǎo坛子是苦命人,刚满月的时候就被人扔在土地庙的门外,那时正是寒冬腊月,多亏庙里的僧人开门打扫的时候看见了他,将他抱回屋去,救了他一条xiǎo命。

  没人来认xiǎo坛子,村里也没有没孩子的人家想要他,庙里的僧人就只好留下他。好多人都认为xiǎo坛子活不了,可这孩子还挺结实,不仅活了下来,还长到这么大。

  庙里养大的孩子,自然而然地就做了xiǎo和尚。至于元坛这个名字,据说还有些来历。救了他的那个和尚,抱他回屋的时候,不踢在一个腌菜坛子上。

  连màn儿想的gèng深入一些,xiǎo坛子的这个名字,一来能说明他杂草一样的命运,二来也表明,这庙里的和尚们的文化水平。

  xiǎo坛子比连màn儿大,今年shí一岁,虽然终年吃素,但却能吃饱,一天到晚在庙里做活,长的虎头虎脑,身子骨也结实。

  “xiǎo坛子,你啊,说说呗。”连màn儿道。

  xiǎo坛子虽然自幼在庙里长大,满身都是香火气,但和xiǎo高僧一点都不沾边,他gèng像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很容易和年龄相仿的孩子亲近。

  “他们都是来给娘娘修庙的……”xiǎo坛子巴拉巴拉地说开了。原来山上为沈皇后修的庙宇,已经开工了。冬天很多活计做不了,但是木雕、石雕等等却是能做的。现在来的工人,只不过是一xiǎo部分,等明年开春的时候工程全面开工,来的人会gèng多。

  “他们咋在这地方吃饭?山上不供饭吗不跳字。

  “山上就供晌午饭,不管早饭和晚饭。他们带了干粮,找个背风的地方吃饭,还来庙里讨水喝……”

  连màn儿的目光在人群里一扫,这些人有的带的是家里做的干粮,有的是从对面的杂货铺买的点心。

  “对了,xiǎo坛子,我家包饽饽了,今个下晌,我哥给你送饽饽来。”连màn儿道。

  “我自个去拿。”xiǎo坛子爽快地道,一张圆脸笑的gèng圆了。

  “那也行。xiǎo坛子,你不应该说谢谢施主吗不跳字。连màn儿笑道。xiǎo和尚做的太不专业,是不是同时也表明大和尚们也并不专业。

  xiǎo坛子抬手摸摸的光头,憨憨地笑了起来。

  连màn儿和xiǎo七离开土地庙,一路往青阳镇上来。路上行人明显比平时多,进了镇子,那些买卖的商铺也比往常兴旺。连màn儿没有直接去买油条,而是在几条店铺最多的街上来回慢慢地走了一圈,一边细心地观察,一边用耳朵捕捉着各种信息。

  最后,连màn儿才带着xiǎo七来到炸油条的铺子。

  铺子里不只卖炸油条,还有炸油饼和炸丸子。几张桌子旁边都坐满了人,其中许多不是本地人。

  连màn儿买了半斤油条,又要了两碗豆浆,就和xiǎo七挤到一张桌子旁吃了起来。

  油条又香又脆,豆浆里加了白糖。连màn儿一口油条,一口豆浆地吃,旁边也有人将油条撕开了泡在豆浆里吃,连màn儿不喜欢那种吃法。炸豆浆的油反复烧开这是免不了的,但用的是纯豆油,油条里也没有加明矾或者洗衣粉,这些现在还没有。豆浆当然是有机非转基因大豆打制的,白糖是地地道道的甘蔗蔗糖。

  吃完了油条,连màn儿又去买了半斤,用油纸包了,然后又去杂货铺买了一包红糖,这才回三shí里营子。

  西厢房里,一家人还在吃早饭,蒸的饽饽,一盆酸菜冻豆腐汤,还有一碟咸菜。

  这就是不公平待遇啊,年纪xiǎo的受宠。连màn儿暗笑。

  “这么快就了?”张氏问,她还以为连màn儿和xiǎo七肯定要在镇上多玩会,“外面冷吧,快上炕。”

  连màn儿就将油条放到桌上,因为外面包裹了几层,又抱在怀里带的,油条还是温热的。

  连守信和张氏心里都觉得很熨帖,xiǎo闺女和xiǎo懂事,不吃独食,可人疼。

  几根油条,一家人分着吃了。

  等大家都吃晚饭,收拾利落了,连màn儿就说她有话说。

  “爹,娘,我和你们商量一件事。”▲连màn儿等大家都坐下,就将刚才在土地庙外,还有在镇上的见闻都说了一遍。

  因为山上修工程的缘故,他们这的人流量增多,很多人要吃饭。镇上那些饭店、xiǎo吃铺的客人就比以前增多了一倍不止。而且○以后还会增加。

  “我想,咱们要是在土地庙旁边开个卖吃食的店,给大家伙提供方便,咱们也能赚到钱。”连màn儿道。

  酸菜作坊已经停工了,大家都清闲了下来。张氏忙习惯了,听连màn儿这么说,心里就有些愿意了。

  连守信沉吟着没。

  “爹、娘,要不,你们去看看、问问?”连màn儿看出了连守信和张氏的迟疑,就道。

  开xiǎo饭馆,是件大事,当然要慎重。

  连守信就和张氏换了衣服出门,五郎也跟了去,一个时辰后,三个人了。连màn儿看他们进门的表情,就这事**能成。

  “咋样?”连màn儿就问。

  “我看行。”张氏道。

  “咱就试试。”连守信道。

  “那就试试。”

  先送上一gèng,晚上争取二gèng,求粉红鼓励。有保底月票的童鞋们,砸票了,砸票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