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打脸


  ??费章节(12点)

  让周氏和连老爷子做评判,她们一家几口人都不,这样jiù免得周氏找藉口歪派她们,连蔓儿是这么想的。

  “行,jiù这样吧。”连老爷子点头道。

  ☆◎“这个白菜丝,jiù按咱们冬天切酸菜nǐ们切,可简单了。二伯娘和老gū肯定能行。”连蔓儿故作欢喜地道。

  “想来作坊干活的人可多了,那些没挑上的都不大高兴。她二伯娘和秀儿能通过这个考试,那些人■也jiù不会说三道四了。”张氏jiù道。

  周氏沉着脸不。

  “娘,nǐ给我老gū和二伯娘做个样。”连蔓儿jiù对张氏道。

  “哎。”

  张氏答应了一声,从白菜上撕下一叶白菜帮来,拿着菜刀,将一叶白菜劈成数个薄片,再码放整齐,切成细细的白菜丝。一套动作下来,犹如行云流水,看的人赏心悦目。

  连蔓儿故yì拍手叫好,然后转头去看何氏和连秀儿。

  “是老gū先来,还是二伯娘先来?”连秀儿问。

  他们这里的人家,一般都要吃一冬天的酸菜,所以切酸菜是家家户户的都会的。不过这切的好坏、快慢jiù大有分别了。以前没分家的时候,何氏说她切不好,连秀儿是周氏不舍得她干活,切酸菜的活计都是张氏和赵氏来做的。

  何氏和连秀儿对视了一眼,她们都还有些自知之明,因此都不愿yì上来。两人jiù都看向周氏,希望周氏出面。

  “秀儿一个gū娘家,能跟nǐ这做的比?”周氏挑剔道。

  “姐。”连蔓儿立刻向外面喊了一声,连枝儿在西厢房听见了,jiù走了。

  连蔓儿jiù将菜刀交给连枝儿,让她也切点白菜丝给大家看。连枝儿拿起菜刀,一如张氏☆的动作,也切了一小堆的白菜丝出来,虽比不上张氏的动作快,但是菜丝的细致程度一点也不差。

  连蔓儿再次拍手叫好,目光却瞥着周氏。连枝儿可比连秀儿还小一些,连秀儿不跟张氏比,那跟连枝儿比样。
  周氏紧紧地闭上了嘴,连秀儿嘟着嘴,不服气地看着连枝儿。

  “我先来。”连秀儿jiù从炕上跳下来,走到连枝儿身边,故yì撞了连枝儿一下。

  连枝儿笑着将菜刀放下,将位置让给连秀儿。

  大家都注目看连秀儿切菜。

  先要将白菜劈成薄片,连秀儿操刀,费了半天的劲,只在白菜帮的头上切了厚厚的一片下来,再往薄里劈,却都不成功。

  “这个菜帮不好。”连秀儿随手将切坏了的菜帮扔在地下,又去撕了一个菜帮下来,用刀去劈,结果当然还是差不多。她连续扔了几个白菜帮,眼看一整颗胖胖的白菜变成了瘦瘦的白菜,连秀儿还是没有“遇到”“好”的白菜帮。

  看着连秀儿额头冒汗,气呼呼的样子,连秀儿偷偷用肩膀碰了碰连枝儿,俩都低头抿嘴偷笑起来。

  “nǐ笑啥,nǐ行,nǐ来切啊。”连秀儿扭头怒气冲冲地看着连蔓儿。

  连蔓儿站着没动。

  “我个切不好。”连蔓儿道,“我也没厚着脸皮要我爹娘白给我钱。”

  “爹、娘,nǐ们听蔓儿说啥那。”连秀儿立刻向连老爷子和周氏告状。

  “蔓儿,别乱。”连守信和张氏忙申斥连蔓儿。

  连蔓儿吐了吐舌头,她现在是个十岁的小丫头,连守信和张氏不好说出口的话,她可以说,jiù是周氏也拿她没办法。

  “娘。”连秀儿撂下菜刀,挨到周氏怀里,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周氏心疼连秀儿,可事情到了这一步,连秀儿的刀工实在是不争气,除非她要当着这些人的面,亲口承认她jiù是想让连秀儿去作坊挂名拿钱的,要不然这事jiù得到此为止。可是,连蔓儿已经先把话说下了,连老爷子也表了态,jiù算她真能说出让连秀儿白拿钱的话,连老爷子肯定jiù不答应。

  “不去jiù不去吧。”周氏沉着脸低声道。

  连秀儿见周氏这样,jiù不吭声了。

  “二伯娘,轮到nǐ了。”连蔓儿转向何氏。

  何氏左右看看,如果是聪明人,这个时候jiù不会上前了。但是何氏心里舍不得工钱,一个月几百文钱,可能买不少吃食零嘴,还能买上几个酱猪蹄子美美地啃上两顿。

  “行,俺来。”何◇氏走。她可比连秀儿干脆多了,嘁哩喀喳,一会功夫也切了一堆白菜丝。“咋样,这切的也差不多赶上老四了吧。”

  一屋子的人都诡异地沉默着。

  只要有眼睛的人,jiù能看出来,何氏切的那无论如■◎何也算不上白菜丝,应该叫白菜条,最细的都有连蔓儿的手指头那么粗。

  “这样的腌成酸菜,爷、奶,nǐ们能嚼的动吗不跳字。连蔓儿问。

  酸菜必须要切细细的丝,炖了之后才好吃。如果酸菜丝切的●□粗,那么jiù很不容易炖烂,不容易入味,吃到嘴里口感也差。而且,大家都,何氏切出来的这样的“酸菜条”如果摆上桌,会被人笑死的。

  “我看也差不多。”连守义大大咧咧地一扬手,为何氏帮腔道,“老四○,nǐ们作坊每天腌那么多酸菜,nǐ二嫂切的这些放进去jiù看不见了,不耽误卖。”

  连蔓儿被气笑了,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是啊,反正作坊又不是nǐ的,倒了口碑nǐ没损失。

  “二哥,别人家咋样我不,咱家不能办这样的事。咱都不吃的,卖给别人吃?我怕让人背后戳脊梁骨。”连守信道。

  “老四,nǐ咋这么?”连守义瞪起了眼睛。

  “别嚷嚷了。”连老爷子将烟袋锅在炕沿上磕了磕,“这作坊nǐ们俩先别进了,去了也是给老四他们添乱。老四一家不容易,nǐ们不能帮忙,别再给帮倒忙。”

  “爹……”

  连守义还要,被连老爷子一眼给瞪了。

  “这事jiù这么地,散了吧。”连老爷子道。

  “爷,老gū和二伯娘都是咱自家人。让老gū和二伯娘在家好好练练,啥时候能切好白菜丝了,jiù来作坊干活。”连蔓儿笑着道,“我爹娘也是这个yì思。”

  连守信和张氏都点头。

  “好。”连老爷子也笑了。

  ……

  等众人都散了,周氏依旧脸色阴沉地坐在炕上。

  “……又上了这小丫头的当了。”半晌,周氏突然道。她刚刚想清楚,连蔓儿提出的所谓考试,根本jiù是让连秀儿和何氏丢脸的,连带着也让她丢脸。可恨当时她被连蔓儿的话挤zhù了,不答应不行。

  周氏恨的咬牙。

  “nǐ别尽顾着往那歪道上想,nǐ想点正经事。”连老爷子眯着眼靠在墙上,“以后,别惯着秀儿了,该干的也该让她干,今天在家丢脸,明个把脸丢到外边去,nǐjiù等着哭吧。”

  “娘”连秀儿靠在周氏身上撒娇,还不满地瞄了连老爷子一眼。

  周氏低头瞧了瞧连秀儿,jiù想要说几句话反驳连老爷子,却无论如何想不出丝毫说辞来,顿时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

  西厢房里,连蔓儿正拿了药膏在张氏耳后涂抹。

  “□娘,nǐ看看nǐ这伤 ”连蔓儿说着话,又扭头埋怨连守信,“爹,nǐjiù在跟前,咋看着我娘受伤?”

  连守信看着张氏耳后的伤,也很心疼。

  “都怪我。”

  “奶这可对娘下狠手了●,她也真狠得下心。娘这些年,可有哪一点对不过她”连枝儿道。

  连守信沉默。

  “不让nǐ老gū和二伯娘来作坊干活,可把他奶给得罪了。”张氏道。

  “得罪jiù得罪呗,想要进咱的作坊,门都没有”连蔓儿道。这作坊可是她的第一个“实体企业”,当然说实体企业是夸大了一些。作坊虽小,作为第一步,却很重要,以后,她们很可能还会办更大的买卖。连蔓儿这些天冷眼旁观,已经看清了连家众人的性情○。她下定决心,一开始jiù要杜绝周氏这些人插手她们的生yì的想头。一步都不能让,否则后患无穷。

  jiù比如,如果让何氏和连秀儿进了作坊,这两个人不能干活大家都,连蔓儿更怕的是她们将作坊搅的乌●烟瘴气的。

  当然,这里也有连蔓儿的一点个人情绪在里面。她嫌何氏邋遢,何氏做的饭菜她绝不会吃。

  至于连秀儿,那真是很抱歉。连秀儿也许是周氏的掌上明珠,但是在连蔓儿看来,连秀儿是害了张氏和那个未出生的婴儿的凶手,连蔓儿不去为难她jiù不了,哪里会白白地送钱给她。

  那个考试,是为了堵zhù连老爷子的嘴,也是让周氏、连秀儿和何氏没脸。这是她们自找的,连秀儿和何氏打的脸,同时也打了周氏的脸。

  ……

  周氏闹了一场,并没有影响酸菜作坊的运转。因为张氏带了伤,来干活的们关心地询问,张氏想着连家的脸面,只一句话带过,并不多说。不过,这乡村中是藏不zhù秘密的,人们还是了,只是碍于连守信和张氏的面子,不在她们面前议论。

  周氏也再没提起过让何氏和连秀儿进作坊的事,因为连守人从县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jiù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