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争肉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回过神来,听见王幼恒这么说,是告诉她以后读书写字遇到问题,可以去找他请教。只是王幼恒说的太客气了,她们几个大字能认得几个,就能和王幼恒切磋,连蔓儿忍不住抿着嘴笑了。

  ……

  武掌柜和吴玉贵也先后到了。连蔓儿先领着武掌柜到她家的作坊lǐ看了看。

  连家的作坊外表虽然有些简陋,但是lǐ面却收拾的井井有条。即便是今天请客,作坊lǐ雇佣来的们依旧和往常一样在忙碌。等武掌柜看到做工的们都干净利落,身上围着围裙,头上包着帕子,脸上还蒙了口罩,又听了连蔓儿的讲解,说这样能保证做腌出来的酸菜更干净,武掌柜满意的连连点头。

  然后,就在西厢房摆了桌子,连蔓儿将笔墨纸砚都准备齐全,由连老爷子执笔,写了份简单的合约。合约上确定武仲廉名下的酒楼、饭庄向连家的酸菜作坊购买酸菜,数量若干、价格若干等相关的事宜,并写明武掌柜预付的一吊钱,作为连家酸菜作坊的周转费用,将在以后每次结账的时候逐步扣减。

  连老爷子写好了合约,给众人看过,大家都没有异议,武掌柜代表武仲廉、连守信代表连家的酸菜作坊签字画押,王幼恒和吴玉贵也作为证人在合约上签字画押。

  合约一式两份,武掌柜一份,连守信一份。连家的这份,连守信收了之后,就转手交给了连蔓儿保管。

  将笔墨纸砚都撤掉,接下来就摆上了饭桌,由连守信作陪,请连老爷子、王幼恒、武掌柜和吴玉贵入席,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将准备好的菜肴流水似地端了上来。

  今天的酒席做的很丰盛,先是sì道凉菜:油炸花生米,油辣凉皮,拌三丝,小葱拌豆腐。然后是热菜:有大盘酱的烂烂的肘子,糖醋鲤鱼,小鸡炖蘑菇,土豆红烧肉,鸡蛋炒木耳,肉片炒豆角,酸菜白肉,还有张氏的拿手菜熘肝尖。因为有酸菜白肉和小鸡炖蘑菇,就没有再另外做别的汤。

  这些菜虽没有酒楼lǐ的菜色花样新奇,但却都实实在在,别说是在乡村人家,就算是在城lǐ的有钱人家,也算得上是上等的席面。

  至于主食,张氏蒸了大米饭,连蔓儿又做主,另外做了几样点心:茄子干灌汤包、南瓜饼、碧玉饺子,和葱花饼。其中碧玉饺子是白菜大肉馅的,之所以叫碧玉饺子,是因为饺子的面皮是用菠菜水和面擀的。

  她们母女三个本来都是心灵手巧,这顿饭又都用足了心力,每一样菜和点心都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就是做酒楼生意的武掌柜也是赞不绝口。

  乡村人家请客吃饭,一般的情况下,和孩子们是不能上桌的。因此张氏只在地下张罗着添饭、添菜、端酒。

  一顿饭,几个男人说说笑笑,谈的十分投机,一边吃一边喝,直吃了半个时辰,连老爷子、武掌柜和吴玉贵都有了几分酒意,这才用完了。

  吃完了饭,张氏母女忙又准备了热茶、果子端了上去,让几个人醒酒。几个人又谈笑了一会,王幼恒先就站起来告辞,武掌柜和吴玉贵也跟着起身。

  连蔓儿跟着张氏和连守信将三个人送出门,武掌柜和吴玉贵同坐一辆马车,王幼恒坐了他自家的马车。

  王幼恒在马车上,向连蔓儿挥手。

  连蔓儿想着他的体贴,就走,想再说几句感谢的话。

  “别送了,快吃饭吧。”王幼恒轻轻地说了一句,还向连蔓儿眨了眨眼睛。

  “唔。”连蔓儿若有所悟。

  王幼恒笑了笑,就让车夫赶着马车走了。

  回到屋lǐ,连蔓儿几个又收拾了一通,张氏将饭菜热了热,她们母女几个这才另外摆了桌子,开始吃饭。

  连守信就坐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也陪着连老爷子等人喝了些酒,两个颧骨上红红的。

  “爹刚才夸你了,说这顿饭做的体面。”连守信一边看着张氏和几个孩子吃饭,一边笑呵呵地道。

  “我有俩能干的闺女。”张氏眉开眼笑地道,一边夹了一块肘子肉往连蔓儿的wǎnlǐ送,“蔓儿,多吃点肉。”

  “娘,我来,你也多吃点。”连蔓儿道。

  张氏特意挑了一整块的瘦肉给她,连蔓儿看了看,就不要。

  “娘,这块给我姐。我姐爱吃瘦肉。我吃块肥的。”连蔓儿说着话,夹了一块肘子皮。

  “娘,给我吧。”连枝儿就把那块瘦◇肉接了,“蔓儿的嘴,越来越刁了。”

  连蔓儿就笑,“肘子皮更入味。”

  一家人正在说笑,就听见门帘响。连蔓儿抬起头来,就看见是何氏挑门帘从外面一步跨了进来,手lǐ还拉着六郎。

 ● “他sì婶,俺来跟你借根针。”何氏大着嗓门道,进了门,故意地打了个愣神,“哎呦,你们吃饭那?”

  何氏这么说着,已经拉着六郎走到了饭桌旁边。

  几个孩子都不再,低下头扒饭吃菜,暗地l■ǐ相互交换着眼神。最近何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来张氏这借。一根针,一根线,甚至有一次说屋lǐ的笤帚找不着了,要借她们家的笤帚用用。

  何氏每次借,都是挑在她们吃饭的时候来。连续几次,连蔓儿几个■都明白了,何氏借是假,来打探她们吃,并借机揩油才是真的。

  “哎呀,还有肘子、红烧肉……”何氏的脑袋伸,眼珠子几乎粘到了桌上的菜盘子lǐ,“你们这生活也太好了,俺们都不多少天没闻见肉味了。”

  何氏说着,偷偷地qiā了六郎一把。

  六郎个子矮,看不见饭桌上都有,但是他也闻见了肉香。

  “娘,我饿。”六郎留着哈喇子道。

  “你饿,跟俺说有啥用,跟你sì婶说。”何氏说着话,就将六郎抱到了炕上,往炕桌边一放。“还别说,俺也饿了。”

  何氏就等张氏一句话,就要带着六郎上桌吃饭。或者,只要张氏不出声反对,何氏就能厚着脸皮当做是默许。

  连蔓儿这个时候,就觉得吃到嘴lǐ的鱼肉似乎都没了味道。用乡村人家的话,何氏脸皮厚,太没有身份,可连守信和张氏却是爱面子的人。她,以连守信和张氏的性格,撵何氏的话是绝对说不出口的,而且很有可能心肠一软,就说出让何氏★和六郎一起吃的话来。

  这是连蔓儿不愿意答应的。

  今天的饭菜是丰盛了一些,可这些都是她们一家人辛勤劳动才赚来的。而且她们又是富裕人家了吗,像这样的饭菜,她们也并不常吃。何氏作为一个成○年人,好吃懒做,和她们的关系也并不是很好,却来她家蹭吃蹭喝,这算个道理。

  可是还有六郎,六郎还是个孩子。何氏就是看准了张氏和连守信就算对她能不客气,但是对六郎,却是拉不下脸来的。

  ◎可是小七也是个孩子,而且还比六郎小。小七满头大汗地在灶下烧火烫白菜丝的时候,六郎在干?小七在集上吆喝卖菜的时候,六郎又在干?

  饭桌上,小七正在偷偷地瞪六郎。

  “娘,我要吃肉。”六郎□◎可是小七也是个孩子,而且还比六郎小。小七满头大汗地在灶下烧火烫白菜丝的时候,六郎在干?小七在集上吆喝卖菜的时候,六郎又在干?

 kěshìxiǎoqīyěshìgèháizǐ,érqiěháibǐliùlángxiǎo。xiǎoqīmǎntóudàhàndìzàizàoxiàshāohuǒtàngbáicàisīdeshíhòu,liùlángzàigàn?xiǎoqīzàijíshàngyāohēmàicàideshíhòu,liùlángyòuzàigàn?

  fànzhuōshàng,xiǎoqīzhèngzàitōutōudìdèngliùláng。

  “niáng,wǒyàochīròu。”liùláng看着桌上那盘红烧肉,嚷道。虽然有何氏在旁边,但是六郎还是有些惧怕连蔓儿几个,才没敢伸手去抓肉吃。

  “哎呦,这得问你sì婶给你吃不?”何氏看着桌上的饭菜,咽了一下口水,然后腆着笑脸看张氏,“他sì婶,你看枝儿和蔓儿吃那么香,把六郎给馋的……”

  本来应该是何氏脸红,可实际上,何氏面色如常,张氏的脸却涨红了。

  “那、那……”张氏犹豫着不该说好。

  连蔓儿看了一眼张氏,她心肠又软,面皮又薄,这是是招架不住何氏了。

  “娘,咱不是给二伯娘和六郎准备好了肉菜吗不跳字。连蔓儿忙道。

  “啊,是啊。”张氏见连蔓儿冲着她点头,就附和道。

  在她们吃饭前,张氏就各样菜都挑出来了一些,装了一wǎn,准备给上房送,并不是专门给何氏和六郎的。

  “娘,那就快拿出来吧。”连蔓儿笑着道,“二伯娘,这桌上都是剩下的不好的,好的都先挑出来,给你留着那。”

  张氏忙下地,从锅lǐ将热着的一大wǎn肉菜端了出来,连蔓儿也从饭桌上下来,一手拉了六郎。

  “六郎,走,吃肉去。”连蔓儿一边说,一边示意张氏去上房。

  张氏端了wǎn在前面◇走,连蔓儿拉了六郎紧跟着,六郎眼睛lǐ只有那冒尖的一wǎn肉菜,顺从地让连蔓儿拉着。何氏左看看,右看看。她舍不得饭桌上的菜,可小七更有眼色,早就将几wǎn肉菜都护到跟前了。

  “二伯娘别笑话,○○小七比六郎还小,他护食那,等会我爹、娘非打他不可。”五郎对着何氏露出无奈的笑容。

  何氏见这边是占不到便宜了,就忙扭身跟上了连蔓儿和六郎。

  几个人到了上房,周氏正让赵氏放桌子,打算吃○饭了。

  “娘,今天家lǐ请客,挑了几样能吃的,给娘和大家伙尝尝。”张氏就将那wǎn肉菜放在了饭桌上。

  连蔓儿扯了扯六郎的胳膊,帮着他爬上炕,偷偷往那wǎn肉指了指,就和张氏一起从上房出来。张氏从来不是个小气的人,那wǎn肉菜非常实在。连蔓儿,如果易地而处,连家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比她们做的更好。

  “你害馋痨了,大人都还没吃,你就上手抓了,把你手砍了”连蔓儿走到院子lǐ,就听见上房屋lǐ传来连秀儿的怒骂声,接着就是六郎哇哇的哭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