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士农工商


  ??费章节(12点)

  lián蔓儿说的有些凶狠。

  五郎挠了挠头,没有说啥,小七却真的被吓到了,哧溜一下jiù躲到五郎背后。

  王幼恒在旁边看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大家从纸笔店里出来,王幼恒让lián蔓儿几个到的店里坐坐,说要谢谢她们上次送的酸菜。

  “幼恒哥,你和我们不用这么外道。”lián蔓儿jiù问王幼恒是时候的,家里可都好,又将她们开了酸菜作坊的事和王幼恒说了。

  “幼恒哥,下晌我们家要请客,幼恒哥你也来吧。爹和娘都说要请你吃饭,总没得空,这次正好。”lián蔓儿最后说道。

  五郎和小七也拉住王幼恒,让他和他们一起回村里。

  王幼恒想了想,jiù点头答应了。

  “你们先,我药铺里还有事,要交代一下。”王幼恒道。

  “那行,幼恒哥,你可早点来。”

  和王幼恒在纸笔店前分手,lián蔓儿、五郎和小七这才回了三十里营子。

  家里lián守信、张氏和lián枝儿正在收拾买来的鸡、鱼和肉,见三个孩子抱了许多的纸笔,都不由得一愣。

  “爹、娘,我们了。”

  一家人ji◆ù回屋里。

  “咋买了这么多的纸笔,jiù写个字据,也用不了这么多吧。”张氏看着lián蔓儿问。

  “爹、娘,这些纸笔,不光是为了今天写字据。我们想要学写字。”lián蔓儿道。

○ùhuíwūlǐ。

  “zǎmǎilezhèmeduōdezhǐbǐ,jiùxiěgèzìjù,yěyòngbúlezhèmeduōba。”zhāngshìkànzheliánmànérwèn。

  “diē、niáng,zhèxiēzhǐbǐ,búguāngshìwéilejīntiānxiězìjù。wǒmenxiǎngyàoxuéxiězì。”liánmànérdào。

●  “爹、娘,是我想学写字,让蔓儿买的。” 五郎jiù抢着道。

  没有告诉lián守信和张氏,lián蔓儿一次jiù花了四百文钱买笔墨纸砚,五郎心里其实是有些惴惴不安的。五郎心里是这么想的,女◆孩子读书、写字并没有多大的用处,lián蔓儿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他和小七。所以在lián守信和张氏跟前,他才这么说。如果lián守信和张氏不高兴,要怪,那jiù怪他好了。

  “是我和哥哥一起,让二姐买的。”小七的大眼睛咕噜噜转了转,jiù明白了五郎的意思,也忙抢着承担责任。

  “要学写字啊……”张氏和lián守信对视了一眼,神情中都有些黯然和歉疚。

  lián蔓儿自然看出来了。

  “爹、娘,现在是闲时侯,爷每天也能抽出空来。我们想,让爷教我们认字、写字,……jiù是得花钱买这些笔墨纸砚。”lián蔓儿轻声道。

  “是我们这做爹娘的没本事……”张氏抬起袖子抹眼泪。五郎和小七这个年纪,都应该在私塾里念书的。是她们夫妻耽误了孩子。张氏看重读书人,读书的好处。她何尝不愿意的孩子读书有出息那。现在看到几个孩子迫切地想读书写字,可又担忧花钱的样子,让她的心像刀割的一样疼。

  “我和你母亲商量过,咱现在有地,手里也有了活动钱儿,明年开春,jiù送五郎和小七去镇上念书。”lián守信像是下了决心。

  “对。五郎,小七,你们俩到时候好好念书,娘jiù是吃糠咽菜,也供你们。”张氏抹干了眼泪,目光坚定地道。

  原来lián守信和张氏也有了让五郎和小七去读书的打算,lián蔓儿暗自松了一口气。

  “娘,我年纪大了,我jiù跟着爷学会写字jiù行。以后,咱jiù供小七一个人吧。”五郎道。他大了两岁,想的比较实际。他们现在虽然有了一点钱,但是念书是很烧钱的,要供两个人念书,家里的日子恐怕会很艰难。他不愿意让家里承担太多的负担,情愿将机会让给小七。“我也大了,能多干点活,多赚些钱。”

  张氏的眼泪才干,这时候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她一把将五郎拉到怀里。

  “五郎,我的好,娘对不起你。”

  lián守信则是扭过脸去,极力控制着的情绪。

  小七看张氏哭的伤心,也将圆滚滚的小身子依偎了,张氏一手抱着大,一手抱着小,哭的更伤心了。

  “娘,咱先别哭了。”lián蔓儿赶忙道,“到明年开春,还有好几个月的工夫。咱勤快点,多赚点钱,到时候哥和小七jiù都能去念书了。”

  “对,对。”张氏liánlián点头。

  五郎还要,jiù被lián蔓儿给拦住了。

  “明年的事咱明年再说,现在咱jiù说现在的。”lián蔓儿道。不管明年会怎样,这几个月,她们要每天趁着空闲,先摘了文盲这顶帽子。

  “你爷喜欢读书人,这事跟他一说,管保成。”lián守信道。

  “我和姐也要学的■。”lián蔓儿又补充道。

  “让姐和蔓儿也学吧,我们不耽误干活。”五郎和小七赶忙帮qiāng。

  “作坊里请了人,家里的活也没多少,想学jiù学呗。”lián守信和张氏是疼孩子的人,▲没用几个孩子多说,jiù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当然,张氏心里还有另外的打算,她是想,大房的lián花儿如果不是跟着lián守人读书、认字,怕也攀不上宋家这门亲事。

  “也不要枝儿和蔓儿去攀高枝,到时候能嫁的好一些jiù行。”张氏是这么想的,不过没说出来,只是眼睛看着lián蔓儿和lián枝儿,满是憧憬。

  “娘,你想啥那。”lián蔓儿张氏的眼神有些异样,jiù问。

  “没啥,娘没想啥。”张氏回过神来,笑着道。

  “哦。”lián蔓儿有些不信地哦了一声,jiù算她如何聪明,也是无法猜到张氏此刻的想法的。

  一家人商量定了,jiù到上房来和lián老爷子说。

  “爹,我们条件不好,只有麻烦爹,趁着农闲,先教教几个孩子。”lián守信道。“我们打算,明年过的好点,jiù送五郎和小七去念书。”

  “是五郎和小七想学?”lián老爷子问。

  “是。”五郎和小七马上答道。

  “这是好事。”lián老爷子抽了两口旱烟,语重心长地道,“这些天,看着你们忙活,我jiù想和你们说了。……日子过的穷,你们想着法子赚钱,这是没法子的事。不过,你们得始终记住了,士农工商,jiù算不能出仕,也要耕读传家,这才是正道,千万不要落到……哎,爹当年为啥不干掌柜了,要买地、买宅子、回乡里来供你大哥念书?你们现在,是在工和商中间转悠。不过,能想到要读书,这是有出息的想头……”

  lián蔓儿眨了眨眼睛,lián老爷子说的有些委婉,但是意思还是表达的很明白。士农工商阶级分明,家里穷做些买卖,是无奈之举,lián老爷子对此是不鼓励的,是痛惜的。lián老爷子希望他们即便做不了士,也要做农,而不要去做工和商。

  “爹,你的意思,我明白。”lián守信道。

  “那jiù好,再熬一熬,等你大哥……”lián老爷子又说了很多话,不过是等lián守人做官了如何如何,在lián蔓儿看来是老生常谈,只是出于礼貌,才保持沉默。

  接着jiù说到一会请客的事。

  “请了武掌柜,还有吴三哥……”lián守信道。

  “我在纸笔店里,看见幼恒哥了,我请幼恒哥也来,幼恒哥答应了。”lián蔓儿忙道。

  “王小太医从县里了?早jiù要请他,这可太好了。”lián守信高兴道。

  lián守信jiù和张氏商▲量,为了表shì尊敬和郑重,他要再去镇上,再请一次王幼恒。

  “王小太医没少帮咱们,这是咱的恩人,咋地也不为过。”

  lián守信去了镇上,张氏jiù带着lián蔓儿几个加紧了准备饭菜◇。除了在镇上买来的鸡、鱼、肘子、和猪肉,张氏还泡好了木耳和红菇,都是李氏来看她们的时候带来的,另外jiù是家里现成的白菜、酸菜、土豆、菠菜、茄子干和豆角干这些。

  母女们在厨下忙碌,很快liá★n守信jiù和王幼恒一起来了。lián蔓儿赶忙端上了热茶和点心。

  王幼恒笑着喝了茶,jiù将带来的一个礼盒递给了lián守信。

  “是我们请王小太医来吃饭,咋王小太医还送我们礼那。”◇lián守信推辞着不肯收。

  “……恭喜lián四叔的作坊开业,也没特别准备,不过是个意思。”王幼恒说礼物是作为他们作坊开业的贺礼,一定要lián守信收下。“四叔若不肯收,jiù是嫌我的礼物微薄了。”

  说了一会,lián守信只得将礼收了。

  lián蔓儿打开礼盒,见里面端端正正,放的是一方砚台、一块松烟墨,两只湖笔,还有两沓裁好的宣纸,另外还有两本字帖。

  王幼恒▲以送贺礼为借口,将方才在店里挑好的笔墨纸砚送了来。

  lián蔓儿心中感动,抬眼望着王幼恒。心想,王幼恒刚才说回药铺有事交代,只怕也不是真的,不过是怕她们不肯收他送的笔墨纸砚,所以让她们先,他◇再将当做贺礼送,让她们不得不收。这份心意和体贴,实在难得。

  “那两本字帖是我用当时初学写字的时候用的。”王幼恒微笑着道。

  lián蔓儿打开字帖翻看,字帖果然是旧的。王幼恒不送新的字帖,而是送他曾经用过的,lián蔓儿心中微微一动。

  “……没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资格,不过你们初学,若是有疑难,不妨来找我,大家相互切磋。”王幼恒的话,如温暖的春风,送到lián蔓儿的耳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jiù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