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全福人儿


  ??费章节(12点)

  晌午吃过了席,客人们就纷纷散去了。李氏因为路远,也要马上动身。张氏、连守信、连蔓儿等苦留,想让李氏他们住上一两天再。

  “要不,让庆年,娘,你和采云再多住两天。”张氏和李氏商量道。

  “不住了,家里还有事。等过年了,你带着孩子们回家,多住今天,那时候咱娘俩再都说。”李氏虽然不舍得张氏,还是摇头道。

  乡村人家,总有许多事情要zuò,而且李氏也放心不下老伴张青山。张氏见留不住李氏,只得赶快收拾给李氏带的:一篮子蒜xiāng花生、二十斤切好的酸菜丝、还有一坛葡萄酒。

  李氏就让张氏坐到身边,又拿出贴身的钱袋,要留钱给张氏。

  “我,你们赚了些钱,可都用来买地了。过日子也得花钱,这几个钱,给我外孙和外孙女们留着零花。”李氏道。

  “娘,可不能再要你的钱了。”张氏忙拒绝道。

  “蔓儿,这钱,你替你母亲收着。”李氏见张氏不收,就要把钱给连蔓儿。

  连蔓儿笑嘻嘻地也不肯接。

  “姥姥,我们卖酸菜,每个集上都能赚到钱,不缺钱花。这些钱,你留着吧。”

  “……你们家底薄,万一要碰上▲手头紧那?我离的远,也赶不及帮忙。”李氏道。她这辈子,就生了两个、两个闺女。们都在身边,老闺女嫁在县城里,日子过的好,她最担心、心疼的就是这个大闺女。

  “娘/姥姥,真不用。”张氏和连蔓儿齐声□道。

  上次收了李氏的钱,是因为家里实在困难,正是用钱的时候。现在她们能够赚到钱了,当然不能再要老人辛辛苦苦攒下的钱。

  大家说都不肯要这个钱,李氏没办法,只得将钱又收了。

  ■“你们过的好了,那我和你爹就放心了。”李氏出门前,还嘱咐张氏,“要是手头紧,缺钱,别瞒着家里,捎个信来,我让你大给你把钱送来。”

  “哎。”张氏和连守信忙答应了。

  将李氏、张庆年和张☆采云三个人送走,连蔓儿一家就诶zhōu氏叫了干活。

  借来的桌子、椅子、碗碟、筷子等都要刷洗干净给人家还,zhōu氏就让张氏和何氏带着连蔓儿几个孩子负责洗碗筷。

  “老三,你来帮我折菜。”zhōu氏又单独将zhào氏叫了。

  乡村人家备办酒席,就算菜品不是十分的丰盛,但是每一样菜的分量却都是十足的。这样,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些菜剩下来,zhōu氏就带着连秀儿和zhào氏,将剩□下的饭菜按种类不同,折到不同的盆里,留着自家接下来的几天继续吃。

  “还剩下一大碗丸子。”小七从上房钻,跟连蔓儿小声地道。

  “小七,你老实跟你姐待着,别往你奶跟前跑。”张氏一边洗碗,●一边扭过头嘱咐小七。

  折菜这活,说起来也是油渍麻花的,可zhōu氏却一定要亲自动手,还叫上了连秀儿,却不肯让张氏、何氏沾手,只叫了最老实的zhào氏。张氏明白zhōu氏的心思,是怕她们借机揩油,因此就让小七躲的远些,免得被zhōu氏疑心。

  连蔓儿抬起头,看了看正在忙活的zhōu氏。

  “那丸子可没咱的份。”连蔓儿道。

  “你爷一年到头也吃不着啥,剩下点丸子,得给■你爷留着下酒。”张氏就道。

  除了给连老爷子下酒,还有连秀儿也是要吃的,至于其他的人,怕是都没份的。

  小七撅了撅嘴。

  “不就是丸子吗。小七,你要是爱吃,咱下个集上卖了酸菜,▲买一斤吃。”连蔓儿就对小七道。

  “对。”张氏点了点头,她心疼闺女,看着碗筷都洗的差不多了,就对连蔓儿道,“蔓儿,你们洗洗手,歇着去吧,剩下的碗不多,不用你们洗了。”

  “哎呦,我蹲这半天,腰都直不起来了。”何氏在旁边听见了,连忙放下手里的碗,就站了起来,“老四啊,我有点事,这碗也不多了,你就都洗了吧。”

  何氏说完,也不等张氏,扭着屁股就躲回东厢房去了。

  张氏本来的打算是和何氏一起把碗洗完,让几个孩子去歇着,谁想到何氏没有一点zuò长辈的自觉,先借着话头跑了。

  张氏无奈地摇摇头。

  “娘,我叫二伯娘。”连蔓儿就道。

  “算了,”张氏拦住连蔓儿,“她就那个脾气,有跟她磨牙的功夫,娘把碗都洗出来了。”

  张氏不肯计较,连蔓儿便没多说。她一扭头,看见zhōu氏踩着一双小脚,正在上房外屋里忙碌,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

  “奶,我二伯娘那。”连蔓儿张着两只湿漉漉的手,走进上房,故意向zhōu氏问道。

  “她不是和你母亲一起洗碗呢吗不跳字。zhōu氏有些不耐烦地道。

  “没有啊,二伯娘说,奶你找她有事,刚★洗了两个碗,就不知上哪去了。”连蔓儿道。

  zhōu氏忙着折菜,就没注意院子里的事,听连蔓儿这么说,她才走到门口朝外看,果然,只有张氏带着连枝儿、连叶儿在院子里洗碗,却不见何氏的影子。

  “这个懒婆娘。”zhōu氏顿时恼了,大声问道,“老2哪去了?”

  小七在旁边,就伸出手,往东厢房指了一指。

  zhōu氏立刻一阵风似地卷到东厢房门口,推门就走了进去。

  “……咋不懒死你,我老天拔地地还在干活,你那一身肥肉咋就这么值钱,养口猪都比你有用……”zhōu氏一边骂,一边从屋里走出来,何氏打着哈欠,跟在后面也走了出来。

  “去,把那堆盆子给我刷干净了。”zhōu氏指着刚腾出来的两摞菜盆道。

  何氏不敢说啥,就将一摞菜盆端起来,打算端到张氏身边洗。

  “你就给我在这洗。”zhōu氏拦住何氏,指着门口道,“懒驴拉磨,我不看着你,你这盆又得洗炕上去。”

  众人听见zhōu氏骂的生动,都勉强忍笑。

  晚上,就只有连家人吃饭。zhōu氏也不让另zuò菜,只是将席上剩下来的菜热了热,让大家吃。乡村人家是没那么多讲究的,即便剩下★的菜里已经没有肉,但是厨子zuò的饭菜,放的油多,又是勾芡,又是调味,比自家平常zuò的那些清汤寡水的饭菜,还是好吃多了。

  连蔓儿几个都干了许多的活,晌午没坐上席,后来zhōu氏也没安排她们■吃饭。她们饿了这多半天,吃起来自然就比平时xiāng甜。何氏更是筷子不停,一个劲往的嘴里夹菜。

  “你饿死鬼托生的?”zhōu氏就瞪何氏,“慢点吃,噎不死你。”

  zhōu氏说完了何氏,一双眼睛就在张氏、zhào氏,还有几个孩子的脸上一一扫过。

  “少吃点,一会,娘另外zuò吃的给你们。”张氏就在连蔓儿耳边低声叮嘱了一句。

  连蔓儿,张氏是怕zhōu氏心疼、生气。可是,她们干了一天的活,还不让吃饱饭,这算事。

  连蔓儿抬起头,看了一眼连叶儿。连叶儿正在看zhào氏,zhào氏还是老样子,缩在饭桌的一角,只低头扒饭,根本就不敢夹菜吃。连蔓儿和连叶儿对视了一眼,连叶儿伸出筷子,夹了菜放进zhào氏的碗里。

  “娘,你吃菜。”连叶儿小声道。

  连叶儿给zhào氏夹菜zhōu氏一口饭含在嘴里,顿时就咽不下去了,一双眼睛瞪视着连叶儿,几乎冒出火来。

  连蔓儿低头扒饭,然后伸出筷子,给夹了一口菜,紧接着,又夹了一筷子的菜,本想给张氏,转念一想,还是放进了小七的碗里。

  连叶儿又给zhào氏夹了一筷子的菜。

  “叶儿,我◆不吃,别给我夹了。”zhào氏一抬眼,就看见了zhōu氏的眼神,她吓了一跳,赶忙阻拦连叶儿道。

  连叶儿看着zhào氏战战兢兢的样子,心里一酸,眼泪几乎掉了下来。

  “娘,菜里没毒,还◎怕吃死了。”连叶儿倔脾气上来,一连往zhào氏碗里夹了好几筷子菜。

  “……没长手,还是谁不让你吃,夹来夹去的,给谁看那?”zhōu氏斥道,“吃饭都没个吃相,以后也是个出不色的货。”

 ☆ zhào氏,zhōu氏是在骂她和连叶儿,端着饭碗的手就是一抖。

  “娘,”连叶儿伸出手,扶住了zhào氏的手。“娘,把碗拿稳了。……菜都给你夹了,也放不。你就吃吧,要不然扔了,也可惜了的。”☆ zhàoshì,zhōushìshìzàimàtāhéliányèér,duānzhefànwǎndeshǒujiùshìyīdǒu。

  “niáng,”liányèérshēnchūshǒu,fúzhùlezhàoshìdeshǒu。“niáng,bǎwǎnnáwěnle。……càidōugěinǐjiále,yěfàngbú。nǐjiùchība,yàobúránrēngle,yěkěxīlede。”

  zhào氏捧着饭碗,感觉到连叶儿扶着她的手上传来的热度。自家的闺女长大了,心疼她这个zuò娘的,会给她撑腰了。

  zhào氏抽了抽鼻子,拼命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今天的饭菜,特别的xiāng。

  zhōu氏反而愣住了,看着连叶儿,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她不明白,连叶儿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一下子好像长大了好几岁。

  吃过了饭,大家伙又都坐在上房,说起连花儿出嫁的事。

  “……和媒人说好了,就按宋家那边的规矩来……。”连守人就说了要去送亲的人,大房一家人都要去,然后就是二房的连守义、二郎和三郎要跟帮忙,再有,就是古氏娘家的两个嫂子。

  张氏将的衣襟抻了抻,在炕沿上坐的更直了些,一双眼睛从zhōu氏身上转到古氏身上。

  “大嫂,这全福人儿是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