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 黑色祭坛


  黑暗的符傀巢穴中,林动的shēn形飞快的下降zhe,狂风而耳旁呼啸而过周的洞穴,也是在以一种惊人的度上窜zhe

  而随zheshēn形的下降,林动方才彻底的明白这符傀巢穴规模有多么的恐怖,先前他们在上面所见到的那些,不过只是符傀巢穴的冰山一角而已

  而且,这种符傀巢穴所存放的符傀,基本上是越往下越强,据小貂所说,低中高三等符傀,不过只是符傀中第一阶段的分级而已,在那高等符□傀之上,还有zhe所谓的灵级符傀,在灵级之上,还有zhe高级的天傀,甚至,为传说之中的仙傀”

  当然,那些对于林动来说,仅仅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灵傀,天傀等等实在是太过的遥远以及不切实际,现在的▲他,光是dé到一具高等符傀,就dé开始头疼怎么才能喂饱这种无底洞,所以说,现在就算真是给了他一具所谓的灵傀,恐怕他也是只能干看zhe,想要催动那种层次的符傀,把他shēn上的纯元丹掏个精光,恐怕都只是◇只能让dé符傀动动指头

  望zhe周围那些比上方巨大了许多的洞穴,林动知道,恐怕在很久以前,这些洞穴里面存放的,都应该是那种极为强大的符傀,只是那种等级的符傀,似乎尽数不摧毁了一般,半点痕迹都◆是未能留下,这倒是让dé有xīn想要观摩一下那些传说中的符傀的林动有些遗憾

  “嗯?”

  随zheshēn形迅的下降,林动面色突然微微一变,他发现,似乎有zhe一种极端阴寒的寒流,正在缓缓的从下方的涌出,凝聚成一片片寒流云层,飘荡在这符傀巢穴之中

  “好阴寒的寒气”

  林动的精神力只是稍稍接触了一下那种诡异的寒气”便是浑shēn一个哆嗦,甚至连泥丸宫内,都是震动了一下,当下气面色便是涌上一抹凝重

  “小xīn,这是九幽寒气”这里想必是连通了地底,这种寒气,若是侵入shēn体,连精神力都会被冻碎”小貂在shēn后出言提醒道

  “那怎么下去?”林动皱zhe眉头,望zhe下方盘踮的寒流云层,这些寒流,将去往下方的道路尽数堵住,但若是强闯的话”林动很怀疑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否顶dé住那种可怕的九幽寒气

  “林动,你别白费xīn思了,这些九幽寒气,至少要造化境的实力才能冲进去,你若想找死,可别拖上本长老”那阴傀宗的长老,极为恐惧的望zhe那些寒流云层”急忙喝道

  “你怎么知道要造化境的强者才能通过?”林动目光一闪,突然道

  “呃”那阴傀宗长老一滞,却是哼了一声,并没有开口

  “不用管他,这里的寒气,我尚还能应付”小貂爪子一挥,一道紫黑色的光芒便是暴涌而出,将他们尽数包裹”而后直接是冲进了下方的寒流之中

  “吱牛”

  在冲进那九幽寒气之中时,林动清晰的见到,缭绕在周shēn的紫黑光幕上,竟然是迅的蔓延开一道道冰纹,难以想象,这里的寒气,究竟是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还好”这里的寒气虽然恐怖,但在小貂那种特殊的能量下,颠簸了数分钟,倒也是安全的闯了过去,而随zhe安稳的闯过那恐怖寒流,下方不远处,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祭坛,缓缓的出现在了林动视野之中

  望zhe终于走出现了建筑,林动xīn头也是一喜,不过倒也并没有放松警惕,〖体〗内元力涌动,最后抓zhe那阴傀宗的长老,缓缓的落到了祭坛之上

  落上祭坛,林动望zhe依然死寂的四周,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目光开始扫动

  这座祭坛,呈现冰冷的黑色,犹如黑铁所铸,祭坛之上,有zhe诸多的石柱,看上去颇为的怪异

  林动的目光,只是略作扫视,便是凝固在了祭坛最〖中〗央处,在那里,他再次感觉到了一种细微的波动

  “吞噬祖符”

  狂喜自林动xīn中闪过,旋即其shēn形暴掠而出,几个纵跃下,便走出现在了那祭坛最〖中〗央,此处,有zhe一根格外庞大的黑色柱子矗立,在柱子顶端处,有zhe一个古老的符阵,那符阵蔓延而开,几乎连接zhe整个祭坛的每一个石柱,俨然是中枢般的位置

  林动的目光,迅的望向那〖中〗央的黑色巨柱,当那符阵的中xīn位置,此时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别说想象之中的吞噬祖符林动怔怔的望zhe那空荡荡的符阵,面色变幻不定,片刻后,他shēn形一跃,出现在那符阵中,蹲下shēn子抚摸zhe符阵,而在触摸间,他泥丸宫内的本命灵符,再度发出细微的颤抖,这里,似乎曾经残留了一种◆让dé它极为敬畏的气息…

  “吞噬祖符被人取走了”林动拳头缓缓紧握,没想到,竟然会而白来一趟

  小貂也是紧皱zhe眉头,目光不断的打量zhe这座巨大的黑色祭坛

  “哼,这大荒古□碑不知道开启了多少次,若是有什么大宝贝,怎么会轮到你来拿,这里的东西,早在三年前,我阴傀宗宗主便是亲自带zhe人马来取走了”一旁的阴傀宗长老,也是在此刻冷笑道

  “什么?”

  林动豁然转shēn,目光阴冷的盯zhe那阴傀宗长老,沉声道:“你是说,阴傀宗将这里的东西取走了?”

  “你帮我将暴动的精神力平息下来,我便告诉你”那阴傀宗长老怪笑道

  “小貂,把他丢进那九幽寒气中”林动双眼微眯,淡淡的道

  “hēihēi,也好”闻言,小貂也是怪笑出声,目光不怀好意的盯zhe那面色铁青起来的阴傀宗长老,这老家伙,直到现在还在妄想逃脱

  “我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但你dé起誓,绝不杀我”望zhe漂浮而来的小貂,阴傀宗长老只能不甘的咬了咬牙,道

  “说”林动眼神冷漠,道

  “三年之前,我们阴傀宗宗主亲自出手,带了不少人马亲自来到此处,我并不知道宗主究竟在这里取走了什么,但自从那东西到手后,宗主便是一直在总部闭关,他似乎是想要炼化那神秘的东西…”阴傀宗长老迟疑了一下,缓缓的道

  林动的拳头,瞬间便是紧握了起来,那阴傀宗宗主从这里取走的东西,必然便是“吞噬祖符”了,没想到,竟然会被人捷足先登,若是真的让那家伙把“吞噬祖符”炼化成功的话,莫说这大荒郡,就算是放眼整个大炎王朝,怕都是难有人能够与其抗衡

  “hēi,想要炼化那东西,☆哪有那般容易,他们华宗主,不过是在做无用之功罢了,不然的话,也不会整整三年都是未能有消息传出”小貂在一旁笑道

  “宗主的确未能炼化那东西,不过据说那东西对于精神力有zhe极大的裨益,这三年,宗▲主守zhe它修炼,实力倒是精进了不少”那阴傀,宗长老现在倒是变dé老实了许多,道

  听到“吞噬祖符”还并未被阴傀宗宗主炼化,林动xīn中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只要没被炼化,那他就还有机会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林动,你可莫要不守喏言”那阴傀宗长老喝道,似乎是生怕林动反悔对其出手

  “砰”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小貂便是闪掠至其shēn旁,一爪子直接将其拍晕了过去

  “现在怎么办?”林动在祭坛阶梯上坐下来,有些无奈的道,没想到费尽xīn机的来到这里,竟然扑了一个空

  “没事,吞噬祖符不可能会被轻易炼化,那阴傀宗宗主可没那种本事,当然,就算是换作你,也很难炼化吞噬祖符,毕竟能够成为祖符主人的人,每一个,都是天地间赫赫有名的存在,常人哪有那等机缘”小貂挥了挥爪子,道

  林动苦笑zhe摇了摇头,手指揉zhe额头,猛然间,他的手指突然顿了一顿,因为他有些惊异的发现,其泥丸宫内的本命灵符,似乎依然是在颤抖zhe

  “怎么回事?吞噬祖符已被人取走,为何本命灵符还有所异动?”林动眼神错愕,旋即他目光闪动,仔细的感应zhe那种令dé本命灵符出现异动的来源

  见到林动这般神情,小貂也是明白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当下也就不再出声

  黑色的祭坛中,一片死寂,林动静静的感受zhe那种异动的来源,如此好半晌后,他猛然起shēn,而后转过shēn来,望zhe那处于符阵中xīn,空空如也的巨大黑色柱子

  那种奇特的波动,正是从柱子之丰传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