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阴珠


  “青檀,hán气又发作了?”

  感受zhe那从青檀体内渗透而出的一**yīnhán之气,林动也shì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旋即面带焦急之色的道

  “恩”青檀轻咬zhe牙,娇小的身体不断的颤抖zhe,小脸上,也shì有zhe痛苦之色涌动

  “我去叫爹”林动急忙道

  “不要去”闻言,青檀连忙一把抓住林动衣角,hán气迅的便shì在他衣衫上结成了薄薄的冰屑:“没有用的,爹难得开心,不要去打扰他,我忍忍就好了”

  望zhe青檀小脸煞白的那般模样,林动也shì一阵心痛,咬了咬牙,终于还shì点了点头,青檀说得也没错,就算把父亲他们叫了过lái,也没有半点○作用,到时候,只不过shì多两个焦急的人罢了

  这种hán气发作,shì青檀从小到大经常经历的事,每隔一段时间,她的体内便shì会有zhe一种极其浓郁的yīnhán之气爆发,在那种yīnhán☆之气下,她的体内将会变得无比的剧痛,十几年lái,也不知道因为这yīnhán之气受了多大的苦,但对于这种yīnhán之气,就算shì林啸,都shì没有丝毫的办法,他曾经妄图使用元力强行驱逐,但最终的结◎果,却shì让得他足足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方才将那种诡异的yīnhán之气排除体内

  因此,每当青檀体内hán气爆发时,三人都shì只能心如刀割的看zhe抱成一团不断颤抖的青檀,却shì给不了丝○毫的帮助

  “我抱你先回房”林动看zhe被hán气冻得几乎动弹不得的青檀,突然曲身,一把将她抱进怀中,然后疯狂的对zhe不远处的房间中窜去

  “嘶嘶”

  冲进房间,林动迅的将青◇檀放在床上,然后便shì急忙在一旁使劲的搓zhe手臂,他的双臂,都shì在此刻变得麻木了下lái,宛如被针扎一般

  “林动哥,你…你先回去,我忍得住的”青檀将娇小的身体全部裹在被单中,虚弱的道★,不过在其说zhe话时,身体抖动得也shì越lái越剧烈,这一次的hán气爆发,似乎要显得加的猛烈

  “好冷…好冷…”

  青檀小脑袋从被窝中探出,小脸苍白,发丝上,都shì布满了冰屑

  一旁的林动,见到这一幕,却shì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断的在床边走lái走去,片刻后,脚步猛的一顿,终于shì狠狠的一咬牙,脱掉鞋子窜上床去,一把便shì将青檀连带zhe被单紧紧的抱住

  修炼之人,气血旺盛,林动想要用自己体内的热量,lái化解一些青檀的痛苦,虽然他或许也明白,效果可能不会太大,但他却shì无法忍心将青檀一个人丢在这里忍受那hán气的折磨

  “林动哥,别”

  被hán气冻得神智有些模糊的青檀,也shì感觉到林动的举动,当下也shì清醒了一些,急忙道,对于她以内的yīnhán之气有多厉害,她可shì再清楚不过,连林啸地元级别的实力,都shì被hán气搞得那般狼狈,何况林动这区区淬体四重?

  “乖,没事的…”林动紧咬zhe牙关,死死的抱zhe青檀,虽然有zhe被单的隔绝,但他却shì感觉如同抱zhe一块万年玄冰一般,刺骨的hán气,仿佛一根根锋利的针一般,狠狠的往其身体上扎

  在抱zhe青檀后不久,林动的身体也shì颤抖了起lái,眉毛上都shì出现了白霜,牙齿不断的哆嗦zhe,不过虽说难受,但那抱zhe青檀的手臂,却shì越lái越紧

  青檀将小脑袋靠在林动的怀中,眼眸望zhe那不断颤抖的林动,贝齿忍不住的紧咬zhe嘴唇,眼中有zhe泪水在打zhe转,内心深处,却shì有zhe淡淡的暖意在升腾,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然而,林动一家对于她,却shì宛如真正的亲人

  “谢谢你,林动哥”神智越lái越模糊,青檀的双眼缓缓的闭上,轻声喃喃道

  hán霜在林动身上越lái越浓厚,而他的意识,也shì逐渐的模糊起lái,然而,就在他即将昏睡过去时,在其胸口处,却shì突然间传出一股奇异的吸力,旋即他便shì察觉到,那在其体内疯狂肆虐的yīnhán之气,居然shì被这股吸力尽数吸扯而去

  刺骨的hán气,迅的离体而去,林动有些模糊的神智也shì再度恢复清醒,他望zhe手臂上那些化开的hán霜,愣了愣,手掌急忙拉开衣衫,只见得那贴身存放的石符,此刻正释放zhe淡淡的光芒,隐约间有zhe一种冰凉■的感觉传出

  “这石符把yīnhán之气吸走了?”林动眨了眨眼睛,脸庞上涌上一抹惊喜之色,没想到这连他爹爹都shì奈何不得的hán气,居然能够被石符吸走

  在林动为此而惊讶时,怀中原本▲昏迷过去的青檀,也shì发出一道嘤咛之声,双眸缓缓睁开,她也shì在第一时间便shì察觉到体内的情况,当下惊声道:“hán气退了?”

  “好像shì的”林动捎了捎头,然后松开青檀,笑道:“退了就好,早点休息”

  “恩,林动哥,谢谢你”望zhe林动的笑脸,青檀俏脸略微有些羞红,低声道

  “自家人,说这些话做什么?”林动拍zhe胸口,颇有些男儿气概的笑道,旋即见到天色不晚,也就▲不再多留,对zhe青檀挥了挥手,便shì转身窜出了房间

  望zhe林动窜出去的背影,青檀如同一条小美人一般匍匐在床上,慵懒间竟shì显得有些小小的妩媚,她小手托zhe香腮,如玉般光亮的小脚,在□身后轻轻的摇摆zhe,在其唇角,挂zhe一抹甜甜的笑容

  在离开青檀所在的房间后,林动便shì飞快的冲进了自己的屋子,先shì将房门紧锁,这才将挂在胸口上的那枚石符取下,借助zhe灯光,只见得在石符中心的那个小小的凹槽中,此刻,竟然shì有zhe三枚豆子大小的乳白色晶体

  林动小心翼翼的将那三枚豆子大小的乳白色晶体取下,入手处,一片彻骨冰凉的在掌心蔓延而开,那种hán意,几乎与青檀体内的yīnhán之气一摸一样,只不过,这晶体中的hán气,似乎要显得柔和许多

  “这应该便shì从青檀体内吸扯出lái的yīnhán之气所凝成的了…”

  林动握zhe那三枚白色晶体,面露沉吟之色,这种yīnhán之气,没有了在青檀体内时的那般狂暴,甚至,恐怕都shì达到了能够让人将其吸收的地步

  虽说距地元境还有zhe老远的距离,但林动却shì知道,在踏入地元境后,最为重要的事情,便shì吸收天地间的yīn煞之气入体,进而与体内元力相融合,那样的话,将会大大的增强元力的攻击性,而若shì达到天元境的话,则又shì要吸收天地间的阳罡之气,到得最后,体内yīn阳交泰,方才能够凝成元丹

  故而此举修炼,则又shì被称为窃yīn阳

  所以,对于地元与天元两个境界,yīn煞与阳罡之气,几乎shì最为重要的,再者,天地间,yīn煞与阳罡之气也shì有zhe三六九等之分,各自品质有所高低,不过大多数的人,还shì直接从天地间吸收的yīn阳二气,如此最为方便简捷,不过威力么,自然shì要稍稍弱一些,毕竟,那些特殊的yīn阳二气,可并非shì说能够遇见就能遇见的

  当然,也不乏一些本钱雄厚的人吸收特殊的yīn阳二气,如此一lái,比起同等级的高手,他们显然shì要强一些

  另外,在地元与天元境界时所吸收的yīn阳二气品质越高,所结成的元丹,也将会越强

  因此,对于一些有本钱的人lái说,他们会千方百计的寻找天地间各种奇特的yīn阳二气,以此lái令得自己所结的元丹,品质好一些

  而很显然,林动虽然还没见识过所谓的yīn煞之气,但他可以肯定,他手中的这种白色yīn珠,品质绝对会比天地间的自然yīn煞之气要强上不少

  说不定,其yīn煞之气,都shì达到了三等甚至上的品质

  而这,对于一些地元境界的高手lái说,拥有zhe致命般的吸引力

  到~推荐榜在第六,距前两名都只有不到一千票的距离,兄弟姐妹们,将推荐票投过lái,让武动冲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