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审问泰达斗


  “说出去,固然能够使得杨奇在仙界没有立足zhī地但是能够置tā于死地么?”黄衣寸头青年知道天位领袖想立刻把杨奇是泰卫龙的消失捅出去,造成天下大乱,但是tā却不这么认为:“此人修成无上破碎境界,大势已成,就算是仙界要杀tā,也恐怕杀不死,稍微有风吹草动,tā逃走以后,到哪里去寻找tā?”

  “可是?”天位领袖道:“tā在世俗zhī中,有基业在,现在建立圣王星域,无穷信仰…….未必就肯舍弃如果tā的身份被暴露,仙界和tā会势不两立到时候两大势力拼杀………我们不是渔翁得利么?”

  “渔翁得利?”黄衣寸头青年道:“说得真是简单,现在泰皇天仙界,风雨飘摇,也未必就会真的和杨奇翻◎脸,说不定会合作,反过来对付我们,nǐ想想杨奇的狡诈,阴险,我的身上又蕴含诛仙王,万界王图的奥秘,对于仙界的人物作用那是不言而喻,现在杨奇巴上了碧落郡主那条线,在她的面前吹风,碧落郡主会傻傻的丢掉一个○左膀右臂不要,反而除掉,可以说,我现在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有百分zhī八十的可能,是那杨奇和碧落郡主联合,击杀我傲武穆甚至都会对我们暗中下手”

  “不会”天位领袖深深知道人心险恶,内心深处闪烁出来了一片杀机,其实tā对黄衣寸头青年也早就起了杀心,想把对方杀死,获得tā的传承,然后对付杨奇,tā现在有一种被黄衣寸头青年摆布的感觉

  tā在等待机会

  “天位领袖,其实nǐ自己也心知肚明,我们不能够在仙界显露身份,现在唯一要做的是,是看着杨奇和这一群大臣争斗,在nǐ死我活,双方再也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时候,放出来这个消息也不迟,这个消息迟早会要放出来的,不过不是现在”黄衣寸头青年淡淡的道:“而且,杨奇此人,要对付tā一定要全部计划周全,把tā逼迫进入死角才能够一举获胜,否则的话现在就算把tā证到死地,tā拍拍屁股不玩……..我们奈何得了tā?”

  “好,我一切都听n●ǐ的,唯nǐ马首是瞻”天位领袖点点头,心里却盘算着怎么让黄衣寸头青年和杨奇两败俱伤,自己获得天大好处……………

  泰达斗心情很愉快,现在tā可谓是左右逢源,在“宗人府”“内务府”zhī中,都身☆兼要职,大权在握,tā的靠山杨奇已经册封为亲王,势力雄霸仙界,而且实力是深不可测

  其实人人现在都知道,tā是亲王“泰卫龙”的心腹,就连内务府的府主,宗人府的宗令,也不敢随意的得罪tā

  这就使得tā处处都办事顺利,到处都得到追捧,很是网罗了一批党羽

  tā也有了自己的府邸

  这天,tā的府邸zhī中,宾客如云,都是一些求tā办事的党羽,成为tā这一党的人基本上是整个皇城zhī中,大大小小的侍卫,官员

  这些人的修为不高,但是却属于典型“小鬼”在整个皇城zhī中可以打探很多消息,刺探很多情报,组成一张层层叠叠的关系网,让很多人忌惮

  “泰达斗大人,您可要多多关照我们啊,随着您背后的武安亲王实力大增,您的神通也随zhī水涨船高,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晋升,到时候位高权重,不要忘了我们…….”

  “大人,我求您办的事情,您一定要放在心上,从此zhī后,我这一身就卖给大人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人,别的不说,我敬nǐ一杯酒,祝nǐ早日也晋升为皇室亲王,成为内务府的府主,或者是宗人府的宗令,当然最好是同时当上府主和宗令,那就权倾朝野了”……..

  许许多多的人都在恭维着

  “诸位,这些天我已经和亲王大人联系了,nǐ们的事情,只要tā点头,都可以一一办成只要nǐ们安安心心为武安亲王大人和碧落大亲王办事情,必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泰达斗是尽一切可能的帮助杨奇笼络党羽

  咣当

  就在一群党羽在府邸zhī中酒酣耳热的时候,突然一下,府邸的大门倒塌了,无数身穿机甲,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军,直接冲杀了进来,瞬息zhī间,布置下来大阵,把整个府邸都镇压住了

  “谁”

  泰达斗站立起来,猛的一愣,但是随后tā就显现出来了凝重,因为这些士兵,都是内务府的精锐,号称“镇魔卫”的一等侍卫,人人身上都配发了机胥神族的机甲

  “nǐ们为什么擅自闯我的府邸?”泰达斗现在跟着杨奇历练,已经有了几分神通和气度,临危不乱,猛的喝问

  “泰达斗,nǐ的事情犯了,太子下令,让我内务府带nǐ去大牢询问”突然,侍卫从两边分开,一个人走了出来

  此人器宇轩昂,非同凡响,全身都荡漾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此时此刻,所有在府邸zhī中宴请的宾客都目瞪口呆,一个个跪了下去,“府主大人”居然好似内务府的无上府主,实力深不可测,亲自上门,看这个样子,是要锁拿泰达斗而且hái是奉了太子的口谕,这其中就等于是两大巨头的对拼

  人人都寒蝉若噤,不敢出声

  这是涉及到了高层次的斗争

  “府主,敢问我犯了什么事情?要锁拿我?似乎我在内务府的功劳簿子上,都是功劳,并没有过错”泰达斗心思迅冷静了下来

  “哼nǐ自己难道心里不清楚么?”府主道:“nǐ本来的任务,是去下界世俗zhī中带领天兵平乱,但是许多恶奴天兵死亡,nǐ反而背叛仙界,反而令得仙界降临下去许多物资这是资敌nǐ这就罪该万死,但是nǐ却并没有死,而是偷偷的上来,用能量石贿赂许多官员,改掉nǐ的档案,nǐ以为我不知道么?不过这会儿,并没有时间和nǐ啰嗦,只能够把nǐ带走,到达大牢以后,nǐ再回答我的问话,乘着押解的时间,可以仔细的想想”

  “什么?”

  泰达斗冷冷的道:☆“如果我不跟nǐ去呢?要知道,我在宗人府hái有身份,要缉捕我,必须nǐ们内务府和宗人府同时下命令”

  “这是太子的命令太子现在就管着内务府和宗人府”府主笑道:“nǐ若是不跟我去,那我就只好动◆☆“如果我不跟nǐ去呢?要知道,我在宗人府hái有身份,要缉捕我,必须nǐ们内务府和宗人府同时下命令”

  “这是太子的命令太子现“rúguǒwǒbúgēnnǐqùne?yàozhīdào,wǒzàizōngrénfǔháiyǒushēnfèn,yàojībǔwǒ,bìxūnǐmennèiwùfǔhézōngrénfǔtóngshíxiàmìnglìng”

  “zhèshìtàizǐdemìnglìngtàizǐxiànzàijiùguǎnzhenèiwùfǔhézōngrénfǔ”fǔzhǔxiàodào:“nǐruòshìbúgēnwǒqù,nàwǒjiùzhīhǎodòng手,抓捕住nǐ了,n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宗人府和内务府,乃是皇室最为重要机构,在很久以前,是大亲王兼任宗令和内务府主这些年大亲王失踪,才给太子兼任,但是现在朝廷册封了的大亲王,按照祖宗成法,太子要行大事,必须要通过大亲王商量,才能够进行”泰达斗道:“nǐ这是妄自行法,已经违背了祖宗成法,我自然不会尊令”

  “祖宗成法,就凭nǐ也配说祖宗成法?”府主笑了起来:“hái有,nǐ也说要行大事,太子才需要和大亲王商量,但是抓捕nǐ是大事么?这是再小不过的事情太子一个口谕就办到了”

  “抓捕我,自然是大事”泰达斗道:“我看府主hái是回去,禀告太子,和大亲王商量一下再说”

  “哼”

  府主终于失去了耐心,没有时间和泰达斗谈扯:“给我把这个冥顽不灵的小子拿下”

  “是”

  顿时,侍卫的吼声震天

  “hái有,tā如果反抗,格杀勿论”

  “杀杀杀杀”

  一真真的怒吼,笼罩了整个府邸,人人都面如土色,有的一些官员甚至抱头蹲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我敢谁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降临了

  在泰达斗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背负双手,有支撑苍穹zhī势的力量,有主宰乾坤,霸绝天下的威风

  是杨奇出现了

  tā和泰达斗zhī间,有心灵沟通,稍微一动,就可以知道对方的一切,泰达斗遭遇到内务府进来捉拿,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杨奇,杨奇立刻知道,这件事情是针对自己而来,哪里会让泰达斗被抓入大牢zhī中审问?

  “武安亲王”

  所有的人都发出来了惊呼

  对于这个骤然崛起的武安亲王,人人都觉得是一个神话和奇迹,tā一路斩杀无数人物,从来没有失败过,功劳赫赫,为碧落郡主引为左膀右臂,现在在朝廷zhī中,也有巨大的威信

  “怎么,武安亲王,nǐ想阻zhǐ我们内务府的行事,违反太子口谕?要知道,nǐ是朝廷亲王,也自然知道太子的口谕如何,nǐ本人见到太子,也要行礼”内务府主似乎知道杨奇会到来,淡淡的道,也不惊讶

  “什么太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碧落大亲王的手下,其它的一概不理会”杨奇道:“hái有,我说泰达斗不能够被带走,tā就不能够带走,就算是太子亲自来,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

  tā这说话,就强硬了

  “好很好◇nǐ这是在和朝廷作对,在和祖宗成法作对”府主的眼睛zhī中,出现了凌厉的光芒:“武安亲王,nǐ别以为nǐ斩杀了那个象法天,就敢耀武扬威,从其量,nǐ也不过是tā一个级别的人物而已,我希望nǐ要自重身份■,退出,要不然今天我就把nǐ一起擒拿交给内务府治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