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诡诈


  不过,tā相信江帆等人打死都不会说,会办得妥妥当当

  要知道,如果学院真的发现了zhè件事情,早就派人来询问自己了,现在学院方面没有反应,云海岚居然第一gè找上自己,莫非是有诈?

  “zhè云海岚诡计多端,想诈我?我倒要看看,她现在的实力究竟如何了,如果有机会……..”yángqí严重闪烁出来了凶光,tā对云海岚早就动了杀机,一旦有机会,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虽然tā曾经喜欢■过此女,但是此yángqí刚刚出关,正想抒发一下自己的大好心情,但是接下来的声音却令得tā十分不舒服,因为那gè声音是云海岚的

  四周并没有云海岚的影子,但是那声音却随风而来,是一种高明的千里☆传音气功

  似乎是云海岚早就瞄准了yángqí,专门等待tā出关,一旦出关,就开始联系面对熟悉的云海岚声音,yángqí冷笑了一下:“云海岚,你又有什么yīn谋诡计?”

  “yīn谋诡计?yángqí,我承认以前是小看了你,今天想和你谈谈,有一件事情,你露出马脚来了知道么?”那声音继续传递了过来

  “什么事情?”yángqí听见zhègè声音,心中突然一动,tā让江帆等人给自己递交投名状,斩杀宋海山,谷焚仙两人,后来两人被江帆说成是死在了绝世老妖的手中,zhè件事情云海岚已经知道,听zhègè话的意思,似乎是怀疑到了自己头上

  zhè件事情一旦真的传播了出去,非同小可,大约yángqí只有立刻反出天位学院,亡命天涯了

  女是什么xìng格,tā也知道了,yīn险狡诈,绝对不会相信她的任何话

  “什么事情?你跟着我的声音前来,我有话和你说”云海岚淡淡的道,飘忽不定

  “装神弄鬼”yángqí冷冷一笑:“当年你欺骗了我,现在我修炼有成,就看看你到底想耍一些什么yīn谋诡计”

  说话之间,tā身躯一纵,穿梭过云端,飞掠之间,一道剑气切割云海,已经出了天位学院,来到一座草原上,缓缓降临下来

  草原上青草茂盛,小溪在草丛中弯弯曲曲的流淌,yángqí心中一动,因为就在zhè座草原上,tā斩了太子党江帆一伙人中的黄鸿
□   现在,就在那原来的地点,也是一条小溪边,一gè蓝色的人影,婀娜多姿,站立着,小溪中许多银色的鱼儿都跳来跳去,一派生机勃勃

  不过,yángqí就盯住了那gè蓝色的影子,是云海岚

 ▲   xiànzài,jiùzàinàyuánláidedìdiǎn,yěshìyītiáoxiǎoxībiān,yīgèlánsèderényǐng,ēnàduōzī,zhànlìzhe,xiǎoxīzhōngxǔduōyínsèdeyúérdōutiàoláitiàoqù,yīpàishēngjībóbó

  búguò,yángqíjiùdīngzhùlenàgèlánsèdeyǐngzǐ,shìyúnhǎilán

  tā怎么都不忘记的一gè人

  tā嗖的一下降落了下来,整gè小溪,立刻在tā强大的气功下面,停止了流淌,那些鱼儿都冻结在了河流之中

  “好手段”

  云海岚静静的转过了头来,秀丽绝伦的脸蛋,如女神一般,秀发在空中吹拂着,淡淡的香味令人神往

  “云海岚,有什么就说现在你是精英学生,我也是精英学生,当年你看不起我,但是现在也没有能够越我”yángqí凝聚耳目,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埋伏

  “yángqí,我承认是看错了你你现在的修为,其实已经夺命了多次”云海岚也在打量yángqí,她看得很仔细,眼神之中qí光闪烁,“你绝对不是得到了什么摄空神草的力量,而是大的qí遇,否则不可能突飞猛进到达zhè种地步,那李鹤等四人,你也把tā们晋升到达了夺命境,还有我得到消息,你父亲yáng战也已经是夺命境的层次,zhè次都是你的功劳,我还听说你在燕都城中,一招就斩了影毒门的秘魔毒王,tā是二次夺命的强者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是得到了什么qí遇?才会如此的力量强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yángqí淡淡的笑着,看到云海岚的目光,tā突然内心深处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你是我的什么人?有资格知道我的秘密?”

  “是吗?”云海岚摇摇头:“看来你对我的芥蒂的确是太深了,我感觉到你心中那股浓浓的恨意,几乎不可能化解,难道我们之间zhègè误会,真的没有办法化解么?”

  她的声音变得柔软起来

  似乎是要和yángqí化解那一段的恩怨

  “我们之间的恩怨,不可化解,必须有一方死,才能够解决,所以你死了zhè条心”yángqí丝毫不为所动,“还有,你根本不是想化解恩怨,而是现在看见我强大了,想再次利用我,可惜我yángqí任何事情,只会上一次当,根本不会跌落在同一gè陷阱中两次”

  “你心中的仇恨的确很深,所以你才报复我?◎杀了宋海山?”云海岚再次淡淡的道,但是话语中的意思却如晴天霹雳,猛的砸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海山死了,我很高兴,可惜没有能够亲手杀了tā”yángqí说的是实话,宋海山不是tā亲手◎杀死的,“不过,tā死在什么老妖孽的手中,那gè老妖孽倒是替我出了一口恶气”

  “那gè老妖孽,就是yángqí你”云海岚语气突然之间变得凌厉起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隐瞒得过我,尤其是yángqí你,我太熟悉你了你zhègè人做事,一向决断,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不可回头,就跟当年你为了我,抛弃家族,去偷伏龙丹一样?而且我已经查到,你很有可能,就是在zhè草原上,杀了宋海山,黄鸿,谷焚仙”

  “真是信口雌黄”yángqí打断了云海岚的话,“你为了打击我,也不用使出zhè样卑劣的手段,当然,你zhègè人本身就是一gè卑劣的人,当年我为你偷伏龙丹,九死一生,甚至背叛家族,你的心中可有一丝的愧疚和感鸡?到达现在,还想利用我,利用不成,就来陷害我,难道真的以为,我不敢一怒之下杀了你?”

  “你先别忙着辩驳”云海岚死死盯住yángqí的眼神,“我已经查清楚了,当日在出事之前,◎江帆等人找过你是不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yángqí不动声色,tā倒要看看,zhè云海岚是什么把戏

  “当日,tā们找过你之后,就在zhè草原上谈判,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不了了之,然后zhè一行人诡异的就去追杀什么魔头,最后被魔头剿灭而你却就立刻回家,似乎是避开嫌疑,所以我知道,你就在zhè草原上,杀了黄鸿,宋海山,谷焚仙,而且你又抓住了江帆等人什么把柄,tā们才立刻守口如瓶,去找什么邪魔,借口是邪魔杀了三人,是zhè样”

  云海岚还是看着yángqí的眼神,企图是得到证实

  “zhègè女人好厉害分析得居然丝毫不差我以前知道她厉害,但是却不知道精明到达了zhègè份上”陡然之间,yángqí内心深处,一股杀意凝聚了出来

  但是,tā终究没有动,云海岚zhè样赤露ǒ露ǒ的说开了,根本不怕yángqí杀她,也许等的就是yángqí杀人灭口,把tā逼迫进入绝路

  当下,tā按捺住心中的杀意,“云海岚,幸亏你没有当上学院的执法大长老,否则的话就凭借你zhè排除异己,信口雌黄,随意污蔑,不讲证据的手段,不知道多少学生要死在你的手里如果你今天约我出来,就是zhè些胡言乱语的话,我们就没什么可谈的了,等在比武大会的时候,看看你的实力如何,是不是配的上你的嘴巴”

  “咯咯……”突然云海岚笑了起来:“yángqí,你也别慌,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来了,zhè些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很厉害,有手段,如果你当初zhè么有手段,我们很可能就是另外一番局面了zhè样,你为我做事情,我可以把zhè些事情都掩盖起来,不捅出去”

  “哈哈哈哈哈……..”yángqí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云海岚的脸色变得冷漠

  “我笑你实在是太痴心妄想了,居然还想让我为你做事?别说拿zhè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威胁我,就算是整gè丰饶大陆毁灭了,天地崩塌,我yángqí都不会为你云海岚做任何事情,我只会杀你”yángqí森森的道:“找一切机会杀你,以后你云海岚死了,几乎不用查,就是我yángqí杀的你既然掌握了证据,就直接告诉学院好了,不用来烦我”

  于,云海岚心中知道,yángqí此人对自己的恨意,简直是倾尽四海之水,都洗刷不尽,任何企图控制tā的行为,都是徒劳,哪怕是杀身灭族,都无法使得tā消除杀自己的心思

  云海岚的心中,感觉到了一阵恐怖:“zhègè人,对我的仇恨太深了,是gè绝对危险的人物,必须要除掉,任何企图控制tā的想法,都显得幼稚可笑,我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此人如此的刚烈”

  “既然如此,yángqí,你就别怪我不讲昔日情义”突然,云海岚的形体消失了,就zhè样无缘无故的消失,整gè蓝色的影子崩溃,化为了一团元气,一团海水,落入了那草丛中的溪流深处,“我会找出来彻底的证据,把你置之于死地”

  yángqí心灵一惊,tā居然没有看出来,眼前的zhègè云海岚,不是真身,居然是海水凝聚而成的,zhè种手段,只怕是依仗一件惊天动地的法宝才能够施展得出来,隐瞒过yángqízhè等高手的耳目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