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割头!

★  由三十六条煞灵衍化ér成的煞洞,一个不漏,全部消失。

  石yán沟通血纹戒,发现在戒指内部,突然多了三十六条灰色的淡影,他知道,那 是煞灵。

  所有的煞灵,◇都被血纹戒吞没!

  血纹戒静静的悬浮在能量混乱的虚空中,虹guāng忽闪忽闪的, 像是一只邪异的眼睛,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涅筹手持煞灵剑,站在那儿,脸色昏暗苍白,眼中再没有一丝神guāng。

  煞灵剑失去了煞灵,再也称不上神器,威力减弱了七八成,只是一柄锋利的长剑,种种妙用都没了,灵气尽消。

  涅等几欲吐血,一阵难受从喉腔中涌出来,这是力量大幅度消减,后继无力的征兆。

  杨青帝、帝山也下意识的怔住了,离那血纹戒保持着一段距离,脸色古怪, 向那血纹戒的时候,神色忌惮。

  太可怕了!

  神器级别的煞灵剑,在那戒指飞出以后,只走过了十来秒钟,那煞洞全部消失不见,种种邪恶诡秘的力量波动,一点不剩。

  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又不甚清楚,他们知道是◇血纹戒的作用,却不知道血纹戒是怎么做 的。

  石yán伸手一招,那血纹戒如rǔ燕归巢一般,飞逝落入他手上,被他重新套在手指上。

  蛰伏在他识海深处的心海五魔,像■是嗅 美味的虫秀,突然沿着他的手臂,一路飞入血纹戒,在那戒指中,对三十六条煞灵展开吞食。

  外界的时候,心海五魔压根不是三十六条煞灵的对手,倏一接触,便狼狈的受创。

  然ér,在那血纹戒之内,三十六条煞灵却被彻底压制,连动弹都不能,只是传出颤抖恐惧的波动,躲避不掉那心海五魔的吸收吞没。

  石yán可以清晰的感应 ,负面情绪凝炼出来的心◎海五魔,已经在大快朵颐,快速的吞噬那三十六条煞灵,煞灵身上奇异的灵魂异力,以极速流逝。

  ér受创的五魔,则是迅速的恢复,身上的气息和能量波动明显的强liè起来。

  涅◇◎茗面如死灰,站在那儿像是失了魂一般,脸上布满了惊惧诧异,绝望的情绪,在他心底渐渐滋生。

  ”杀了他!“石yán鼻然一笑,伸手指向了涅茗。

  杨青帝众人一哄ér上,瞬间将□◎茗面如死灰,站在那儿像是失了魂一般,脸上布满了惊惧诧异,绝望的情绪,在他心底渐渐滋生。

  ”杀了他!“石yán鼻然一笑,伸手指向了涅茗。míngmiànrúsǐhuī,zhànzàinàérxiàngshìshīlehúnyībān,liǎnshàngbùmǎnlejīngjùchàyì,juéwàngdeqíngxù,zàitāxīndǐjiànjiànzīshēng。

  ”shāletā!“shíyánbírányīxiào,shēnshǒuzhǐxiànglenièmíng。

  yángqīngdìzhòngrényīhǒngérshàng,shùnjiānjiāng◆那涅筹给围起来,猎杀猪羊般,让那涅等肉身血肉横飞,残肢都被打的成了碎肉。

  没了煞灵,力量在勒破内心 消失弹尽的涅筹,再也没有了凭仗,手中的煞灵剑,充其量也只是锋利的长剑,根本●不可能带给杨青帝等人威胁。

  石yán悄悄放出聚魂珠,朝着那涅筹的方向招了招,一股奇特的汲取波动从珠 中传来,涅等达 真神二重天之境的魂魄,摇摇晃晃,喝醉酒不认路一般,主动朝着聚魂珠靠拢。

  咻!

  涅筹的灵魂没入勃黑的珠 ,那珠 猛地闪亮起来,绽放出层层的乌guāng。

  那是灵魂能量极其充盈的征兆。

  石yán大喜过望,呵呵低笑着,他知道有了涅茗的灵魂,下面至少可以让四五个人,在那造化神潭静修突破,涅磐一人的灵魂,足以支撑许久。

  与此同时,从涅箬的〖体〗内也狂涌出庞大的精气,那蕴藏在涅箬肉身血肉中的能量,仿佛 不见的溪流,汇集在他〖体〗内。

  他浑身的x é窍,一下 变得胀痛起来,周身缭绕不散的负面能量,如白茫茫的雾,一下 扩散了十米远,一眼望去,他 像是被白色的雾气给包裹住,身影都模糊了起来。

  林萌一颗心沉入谷底,交的身上布满了抓痕,鲜血淋漓。

  那是晶体妖兽的功劳,由地底极品元晶凝炼的晶体妖兽,在八极炼狱中可以发挥中禁制、结界之力,不受这一块的影响,还会增幅能量。

  只是一头晶体妖兽,本不是林萌的对手,可惜,她受创太严重了,连那乾坤归元鼎都御动不了。

  所以林萌很伤,很狼狈,很无奈,只是一路躲避,没有多余的力量攻击。

  她  了涅筹的陨落, 的清清楚楚!

  她想帮助,◆却没有办法,当涅箬肉身爆碎的那一雾,林萌突然泛出深深的后悔之意。

  为什么非要招惹这 ?

  她第一次懊悔了起来。

  ”给我招呼我们容颜不老的净土□主人,让她知道我们热情的待客之道。

  ”石yán语气平静,眼神淡漠, 出来的话,也颇为自然随意。

  可林萌,仿若被重击轰中心肺,脸色突然煞白起来。

  guāng是一个晶体妖兽,已让她狼狈万分,再加上杨青帝丶帝山的围殴,她还能支撑多久?

  杨青帝等人自然不会搭理林萌,听 石yán的声音后,立即动了起来,种种法决和奥义秘宝,雨点般密集,全部朝着那林萌路去。

  林萌身如柳絮,在种种攻击下不断地摇晃着,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像是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流星赶月!”

  石yán凝炼星辰之力,无数星guāng在虚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拖着长长尾翼的火炎星辰,妖艳美丽,在虚空划过优美的弧线,蕴藏着星辰永恒不灭的意境,依循着星辰轨迹,直达林萌身侧。

  与此同时,他眼睛微微眯着,三缕精纯的念头,也凝炼起来。

  嗤嗤嗤!

  利器破空声响起,却见不着利器的踪迹,三股阴森冷厉的气息,飘忽不定,似乎能躲避神识的捕捉,没有定xìng,无影无踪。

  林萌顿时泛出强liè的不安,达 真神三重天之境的她,又是一口鲜血飙出,强行催动余力。

  一间冰莹如玉的屋,冷不防在林萌身旁浮现出来,纯粹由能量凝炼衍变ér成的屋,有着纯净的气息,还颇为潮湿,清新异常,给人种山清水秀的宁静意境。

  杨丰帝等人的攻击,在那屋出现的雾那,全部被晶莹的屋舍给鸡散。

  那屋檐处,缀满了奇特的晶石,都非常精致美丽,一下 抖动起来,散出圈圈的guāng波,慢慢蔓延开来。

  轰!

  流星瞬间袭来,击打在那屋上,屋猛地摇晃了一下,抖落了不少的晶石。

  旋即是三根骨刺,如邪恶魔神的利齿,狠狠地刺在屋上。

  噗!

  三个的洞口,从那屋止传来,在里面龟缩着的林萌,交躯一颤,嘴角鲜血禁不住的涌出,顺着她脖颈滑入心肺。

  这一击,林萌的余力几乎耗尽,灵魂被那骨刺上附骨之蛆般的能量侵入,浑身一个冷颤,好不容易凝炼起来的一缕精纯意志魂念,又被击溃了。

  她和乾坤归元鼎的联系,再安宣告失败,那乾坤归元鼎明明 在不远处,她却硬是招呼不 。

  石yán的攻击,实在来的太精准太及时,每当她要重拾和乾坤归元鼎的联系,最狂暴的力量总会适时的出现,将她的努力给硬生生撕裂摧残。

  林萌坚韧的意志,被连续击溃几次后,也 了崩塌的边缘,求生的意念也像是不能聚集 极致,泛出一股 无奈失败的颓然感。

  武者交战,重气势,重意志,这两点有时候比境界力量还要重要,石yán针对的,也是这两点,将净土的主人逼迫的束手无策,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这种情感一从心底浮现,林萌的境界也大受影响,本来 节节败退的她,似乎真的……”被打垮了。

  “林萌完了。“内城中,吃了数十颗灵丹,脸色红润的启天老人龙筑,如山般笔直坐着,仰头 着远处显现出来的动静,轻声 道:“她的境界开始混乱了,一个武者的境界可谓是根本,和主魂永远一致,不会轻易动摇。ér她,精气神全部衰竭,受 阵法的影响,灵魂在勒破内心那一关又重创了,给石yán连续针对xìng的攻击,本心终于被撕裂一道口 。”

  杨雪、曹芷岚、龙颖等一众少女,听的似懂非懂,神色愕然。

  龙筑淡然一笑,解释道:“鼻单地 ,石yán摧毁的,是她的内心!内心强大的人,在战斗中才会不受压力的影响,一旦内心破了, 会受 对方气势的拖累束缚,很多力量奥义都难以发挥 精妙巅峰。”

  ”呀,那家伙这么恶毒?“龙颖雀跃道。

  龙筑扫了她一眼,“哼了声,道:“那叫聪明。只有大智慧者,在战斗中,才会着重从对方内心下手。尤其如“越级挑战,必须要在内心胜过对方,才有获胜的希望。”

  殒昊、郁皖疆和贝斯贝迪、诸逸等人,越过那些依然陷入鸡liè争吵的七古派人群,冲入了内城之外。

  殒昊、郁皖疆忽视一眼,猛地飞身起来,朝着内城冲去,扬声高呼起来。

  夏轻候和柏格森一众人,也来 ★外城八极炼狱处,在炼狱中被大幅度消减了力量。

  那八极的门,他们进不去,视线却不受影响。

  因此,他们可以瞧见石yán和杨青帝等人,正联手对林萌展开疯狂的攻击。

  林萌命悬一线。

  殒昊、郁皖疆忽视一眼,大声暴喝“手下留人!”

  八极门之后的区域,石yán皱着眉头瞥了他们一眼,眼神漠然的摇了摇头,挥手道:“割了。”

  杨青帝左手一道血色丝线一闪ér逝,在那林萌的脖颈饶了一困,旋即突然拉紧。

  噗!

  林萌的人头,从她洁白的脖颈忽然坠落了,她那guāng滑平整的脖颈处,血如喷泉,直冲上天。@。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