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大破灭!

    一束束银sè华光,突然cóng石台中心的白sè水晶中爆圞射圞出,那些华光穿透石台外围的封印之力,箭雨一般,灌射圞向石岩三人。

    帝山、羽柔悚然一惊。

    不及多想,这两名翼族的族长,立即将黑、白羽翼展开,一圈圈黑sè、白sè波纹,纷纷cóng两人宽长的羽翼上荡漾开来,和蓝星石释放的蒙蒙蓝光融在一起。

    银sè华光透射而来,全部落 那蒙蒙蓝光上,一霎间,绚烂的五sè光芒,突然激圞射而出。

    一道道激圞射而出的光华,四处飞圞溅,那些光华所过之处,阴兽止,的山壁突然爆碎开来。

    惊天动dì的轰鸣声,猛dìcóng山腹内传开,万米高的雄伟巨山,颤圞抖不止,大dì传来惊人的抖动,巨山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阴兽山外围的阴魅族、翼族的族人,仰望着巨山,露圞出惊慌的神情。

    苍穹之下,这座傲立在天dì间的山峦,传出巨大的轰鸣声,在轰鸣声中,巨石纷飞,光芒闪耀。

    ”轰轰轰!”

    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巨山似在逐渐的崩塌,山脊抖圞颤,一块块数百米长的石头,cóng山体上抖落下来,滚入山脚两侧,惊的两族族人恐圞慌的躲避。

    一些见机慢的两族族人,不慎被那些巨石轰中,当场成了血肉模糊的肉饼。

    山腹中,多隆、奕天漠、卡巴、轧猛神情阴沉,有心前往深处一探究竟,却又畏惧九幽噬魂焰的破圞坏力,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被动的等候。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阴兽山的变故不但不曾停息,反而愈演愈烈。

    苍穹中,雷电交织的密集电网,慢慢收缩。

    山体崩塌,巨石滚落,灰sè云层中一道道奇特的光芒,一闪而逝,整个世界在阴兽山崩塌之中,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天塌了一般。

    厚厚的灰云,遮天盖dì, 这么一会儿,整个遗弃之dì都处在幽暗的世界,光亮如被吞没。

    极远处,dì圞震频繁,大dì如咆哮的海面,不断dì高低起伏,连绵不绝。

    阴兽山山脚下的两族族人,都有种世圞界圞末圞日 来的感觉,许多修为高深的强者,悬浮在半空,眺望远处,发现极远之处的大dì和灰sè云层连成一线。

    在猛烈的震颤中,原dì的大dì崩碎,显露圞出深不见底的深渊,那些深渊之中,传出灭世的气息。

    空间大粉碎!

    略有些常识的两族强者,很快圞意识 将要发生什么, 着被雷电封印的阴兽山,一脸的绝望。

    “蓝星石!”

    阴兽山山腹中心,石台内○水晶中显现出来的人脸,眉清目秀,眼瞳则有着妖异的银光,张口吐出阴柔冷lì的人声,道:“蓝星石也撑不了多久!”

    “咻咻咻!”

    更多的银sè华光,cóng那白莹◎莹的水晶中射圞出来,纷纷爆圞射在蓝星石中释放的蓝sè光罩上。

    蓝sè光罩慢慢扭曲,在那一道道银sè华光的冲射之下,快速的消耗着能量。

    帝山手中的蓝星石,光芒炫目,其中的力量却在快速的消失,井眼间,那蓝星石便缩 了五分之一,并且还在快速变 。

    帝山双眸中闪过一道阴暗狠sè,冷冷dì 着前方,嘴角上扬,突然道:“■石岩,你 可以帮我,现在 你的了。”

    石岩一呆,露圞出尴尬之sè。

    “嗯?”帝山神情更显阴森了,突然瞪着石岩低喝:“怎么,你刚刚欺圞骗我的?□

    白翼族的族长有些不安,一边催动着羽翼中的力量汇入蓝sè光华,一变焦急的冲石岩道:“时间紧迫,现在你要是可以克制九幽噬魂焰,必须立即动手!你也  了,这家伙如今还被圞封印的力量给禁圞锢着,这时候已如此lì害,等它真正脱离了封印,怕是谁也治不住它了,有办法的话,不要迟疑,立即动手!”

    “太远了,我不知道行不行。

    “石岩苦笑,“我本以为可以碰 它,现在隔了那么远,我没什么把教…………”

    ”别浪费时间!“帝山沉喝,满脸不耐,“蓝星石的力量,每分每秒都在被消耗,等蓝星石的力量消耗光了,我和羽柔的灵魂也挡不住它的噬瑰焰,只能溃逃。你现在不能对付它,我们便一起死在这里!”

    “我知道。“石岩点头,神情弃然,脸sè渐渐凝重起来。

    “  ,你一个连天位都未 达的 武者,还想对付我?痴人 梦!”白sè水晶中的九幽噬魂焰突然阴阴的冷笑,“别 你了, 算是通神三重天之境的强者,也挡不住我的火炎焚魂!在这个空间,没有真神境的强者存在, 没有一人可以挡住我的焚魂之力,不要白费心机了。”

    ”你们可有方法?”

    石岩没有搭理白sè水晶中的天火嘲fěng,深吸了一口气,让心神平静下来,往血纹戒中传讯。

    “我的生命形态才形成,远远没有那家伙lì害,它的灵魂非常强大,力量也非常可怕,我的火炎只能将它周围的天dì阴气挡住,不能灭掉它的生命印…”万年dì心火率先传出无奈的讯念。

    “九幽噬魂焰在天火之中,比我排名高了许多,九种天火中,它排名第三,而我排在第八,它生命形态比我进化的要完美许多,这段日 我力量又损耗太多, 算不被戒指封印,我面对它,也只能自保不灭,不是它的对手,现在更加不行了……”

    玄冰寒焰迟疑了一下,也非常为难的传出讯念,“九种自然天火中,这家伙属于最难对付的那种,万万年来,cóng来不曾听 它被收服过,它的力量一直在持续增长,不像我,还被人炼化过,我不是它的敌手……”

    万年dì心火和玄冰寒焰的回讯,让石岩脸sè愈加沉重起来,只是愣了下,他便知道这九幽噬魂焰要比玄冰寒焰还要可怕,这次怕是不能只能玄冰寒焰和万年dì心火了,只能靠自己了。

    “试试用戒指来收它,除此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对付这家伙了。”玄冰寒焰沉默了一下,再次传出无奈的讯息,“但现在离的太远,而你又不能彻底控圞制戒指,冒然将戒指扔出去,不知道会不呢…………”

    ”只能这样了!”石岩眼瞳一缩,提醒道:“你们俩 心点,我不知道那家伙 底多lì害,希望我的做法,不会伤害 你们。”

    话罢,石岩首次褪圞下血纹戒,犹豫了一下,猛dì将血纹戒投掷向那石台丰的水晶。

    是死是活,  你了!

    石岩默默dì对血纹戒传出心神念头。

    蓬蓬虹光,突然cóng血纹戒之中爆圞射而出,血纹戒脱离石岩之后◎,化为一束流光,直射那石台。

    “嘭!”

    血纹戒射在那石台周围的屏障之上,却被石台周围那些来自于云霄的光芒挡住,竟然不能穿破那些来自于云霄的神光,连进入石台内☆,huàwéiyīshùliúguāng,zhíshènàshítái。

    “pēng!”

    xuèwénjièshèzàinàshítáizhōuwéidepíngzhàngzhīshàng,quèbèishítáizhōuwéinàxiēláizìyúyúnxiāodeguāngmángdǎngzhù,jìngránbúnéngchuānpònàxiēláizìyúyúnxiāodeshénguāng,liánjìnrùshítáinèi部都不能。

    石岩脸sè徒然一变!

    “啪嗒。”

    血纹戒落dì,蓬蓬血光cóng中释放出来,血纹戒表面的细密纹理慢慢游圞动,一股荒古苍凉的气息慢慢cóng中流露圞出来。

    ”过……”便是你的方法?”帝山神情阴lì,冷冷dì 着石岩,失望的摇头。

    “准备撤离吧。“羽柔美眸黯然,低低叹息一声,颓然丧气道:“这是天要亡我们两族啊……”…”

    ”撤离?”帝山自嘲的扯嘴笑了笑“往哪里撤离?空间cóng外围开始,一点点崩碎,这个遗弃之dì最多一天时间,便会不复存在,离开这里,我们一样要被空间粉碎的力量撕圞裂成击粉,达不 真神之境,肉圞身不能无视空间破碎的力量,我们一样不死无疑,不论 什么dì方,只要在这遗弃之dì,老天都没有给我们留下活路……”

    两大翼族的族长,这一刻万念俱灰, 连斗志都似乎渐渐没了。

    两人并未注意 ,在石岩将血纹戒投掷出去时,那白sè水晶中的九幽噬魂焰,已停止了嘲fěng威胁,那水晶中显现的俊秀面孔,竟逐渐的显露圞出不安的表情来。

    它那双妖异的银sè圞眼瞳死死瞪着血纹戒,一瞬不移,似乎感应 了什么不同寻常……”

    “它在发生变化,它内部在发生着变化,非常奇特,有戏,有戏!”

    远处的血纹戒内,突然传来玄冰寒焰一丝微弱的讯念,玄冰寒焰在血纹戒之中,似乎非常震圞惊,好像在其中发现了某神惊天变故,“天哪,◎凭空虚造空间,凝炼八角石台,它在,它在按照石台的形态,在其中构建新的封印之dì,它在……”

    “嗯?”石岩神情一震,双眸中骤然爆圞射圞出夺目神光。

    猩红的血光▲,如浓圞稠的鲜血,慢慢cóng血纹戒之中流圞溢出来,静静落在石台外的血纹戒,戒面上的繁琐纹理缓缓变幻,形成某种神秘莫测的图阵……”

    渐渐dì,那图阵成八卦形态,中心一道虹光,一闪而逝。

    下一刻,深藏在血纹戒中的那柄赤红sè神秘巨剑,突然凭空显现。

    神秘巨剑拉扯出数百米长的血光,爆出灭世的凶戾之气,一剑劈在那石台的结界屏障上。

    “啡啦!”

    如撕圞裂一张薄纸,那由云霄中神光凝炼而成的屏障,在这剑中,毫无凝滞,应声破裂。!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