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搞错了?

    一声绝望的惨叫,在海miàn上响起。

    又是一名人位之境的武者,被一头四级的青鳞兽撕裂成粉碎,血肉模糊的那人,被更多的三极青鳞兽分食。

    他一死,身上的□一身精气,立即散逸开来,被悄悄靠近的石岩穴道吸收。

    石岩暗暗将穴道内的负miàn力量催发,和精元凝炼,又构造出一个磁殛域场来,域场一出,疯狂的搅动海水,又形成了龙卷风。
<◇br>    新的龙卷风,凭空在海miàn上形成,没人知道这龙卷风从何而来。

    然而,这龙卷风却似乎长有眼睛,在海miàn上一lù掀起波浪,立即先将一个四级青鳞兽吞没。
    龙卷风吞了那四级的青鳞兽之后,并没有 此停息,继续朝着最后的一个四级青鳞兽冲去。

    海底的激战,琳达一行人一直非常被动。

    从下海开始,他们▲r>    lóngjuànfēngtūnlenàsìjídeqīnglínshòuzhīhòu,bìngméiyǒu cǐtíngxī,jìxùcháozhezuìhòudeyīgèsìjíqīnglínshòuchōngqù。

    hǎidǐdejīzhàn,líndáyīhángrényīzhífēichángbèidòng。

    cóngxiàhǎikāishǐ,tāmen 被青鳞兽团团围住,在四个四级的青鳞兽的虎视眈眈之下,琳达这边接连有人死亡,根本不能在海底占 青鳞兽的便宜。

    战局的扭转,是从两个突兀出现的龙卷风开始的。

    第一个龙卷风,将琳达从青鳞兽的利牙之中救出来,并将那两个青鳞兽吞没,使得琳达可以腾出手来。

    第二个龙卷风,倏一出现, 先将一只青鳞兽吞没,接下来朝着剩下的青鳞兽冲去。

    四个四级的青鳞兽,三个被龙卷风缠绕,最后一个也被追击,再也无暇去管落水的琳达等人。

    琳达挥舞着短剑,将一只只三极的青鳞兽绞杀,美眸精光熠熠,时不时地 向石岩。

    然而,人在海水之中的石岩,除了神情冷静之外,却并没有任何的出手动作,身上甚至也没有强烈的能量波动。

    这么一来,琳达 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难道不是他动的手?

    琳达心中满是疑惑,又悄悄观察了一会儿,真的没有发现石岩展现出什么惊人的力量。

    在三极青鳞兽的追击之下,石岩一直都在不断地躲闪,躲避不掉了,才和青鳞**锋,却也没有取得什么战绩。

    琳达愕然,旋即突然娇喝道:“回船”

    还活着的武者,听琳达这么一 ,纷纷朝着琳达聚集,石岩也不例外,快速在海中游动,同样冲向了琳达。

    两个在海miàn上掀起波浪的龙卷风,继续肆虐周围,将附近一只只青鳞兽扯入其中。

    最后一只四级的青鳞兽,在两道龙卷风的席卷之下,最终也被吞没,和别的青鳞兽一起被龙卷风的旋动之力禁锢。

    琳达一马当先,两柄短剑交织出灿灿剑芒,将挡lù的三极青鳞兽绞成粉碎。

    卡蒙在琳达之后,使一杆银色长枪,手臂抖动间,将一只只三极的青鳞兽刺穿,这两人率队行在前方,将围上来的青鳞兽队形打乱,一lù冲向 船。

    石岩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跟在他们身后。

     船上,早早垂下了绳梯,琳达来 之后,自己没有立即上船,娇喝道:“你们先走”

    那些船员,也不推脱,似乎早 习惯了琳达的行事风●格,纷纷麻利的上了绳梯,快速爬上了 船。

    石岩也靠了上来,并未多 琳达,伸手 要抓着绳梯上去。

    “下来”卡蒙寒着脸,上前一把拽着石岩■的衣襟,猛地将石岩扯了下来,喝道:“霍杰,你先上”

    和卡蒙交好的一名武者,二话不 ,马上从石岩手上夺过绳梯,快速攀了上去。

    “卡蒙”琳达冷喝一声,“这时候你还要计较这些?”

    “他不是我们的人,应该留在最后。”卡蒙哼了一声,和琳达一起出手抵挡围上来的青鳞兽,倔强道:“只有我们自己人全部上去,他才可以上船。这家伙脑 有病,没什么力量,还学我们下船,我 他在海lǐ什么都没做,只知道 处钻来钻去,不知道他下来干什么,一点用都没有,废物一个”

    石岩皱着眉头,并没有搭理他,和琳达靠在一起,等候着别人一一上船。

    “你上去”琳达一把扯过绳梯,硬塞 石岩手中,“我来掩护。”

    “嗯。”石岩一点都不客气,接过那绳梯之后,快速攀上 船。▲

    琳达和卡蒙最后留在海中,一道道剑芒从琳达的短剑之中射出去,靠过来的青鳞兽纷纷被绞的鲜血飞溅,四处躲闪。

    三极的青鳞兽,身上的鳞甲并不能抵挡住百劫一重天的琳◎达的剑芒,在四个四级青鳞兽被困住的情况下,琳达即便是在海中,一样气势凌厉。

    她一头秀发被海水打湿,几缕俏皮的发丝凌乱的垂在**前方,手臂挥舞间,一簇簇秀发带着水珠 飞溅,轻盈的扭着腰肢,琳达将一道道剑芒爆射出去,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圆弧,凭着一人之力,将十来只青鳞兽挡住。

    在卡蒙也上了船之后,琳达两剑又斩杀了三头三极的青鳞兽,这才一手扯住了绳梯,一手继续挥剑,娇喝道:“拉我上来。”

    船上的船员,一直在等候琳达的这一声吩咐,闻言一起使力,将琳达从海中拽了上来。

    “开船立即离开这lǐ”琳达一上船,立即娇声吩★咐:“趁着那四级的青鳞兽被困住,我们必须立即离开这lǐ,不然等四级的青鳞兽脱困了,我们还是凶多吉少。”

    不消她多 ,船上的这些船员,已经开始开船了。

   ◎  船在淡淡的迷雾之中,快速的行进,乘风破浪,朝着东南方向驶去。

    一只只青鳞兽,远远吊在 船的后方,不死心的继续跟着 船。

    海miàn上,两个龙卷风继续肆虐四方,将更多的青鳞兽扯入其中。

    这两个龙卷风,来的莫名其妙,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并且非常及时的将四级的青鳞兽扯入其中。

    可以 ,他们能够逃过这一劫,都是因为那两个龙卷风的缘故。

    “真是鸿运当头啊,没有这龙卷风,我们必死无疑。”杰特浑身无力的躺在甲板上, 着湿透了身 ,曲线玲珑的琳达,呵呵傻笑道。

    杰特在人位二重天之境,跟了琳达许多年了,这些年来,虽然他们也遇 了很多凶险,却没有一次像今日这般陷入了绝望之境。

    能够死lǐ逃生,杰特是由衷庆幸,现在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那贼贼的眼睛,依旧还灵动异常。

    “不知道这龙卷风来自何处。”卡蒙也露出了笑容,“我都觉得有神明暗中相助我们了,那龙卷风似乎专门针对四级青鳞兽而来。两个龙卷风,竟将四级的青鳞兽全部吞没了,真让人不敢相信,我以为我们必死无疑了,没想 还能呼吸 新鲜的空气,真好,真的很好”

    “是呀,龙卷风来的太神奇太及时了”

    “我们莫非真的得 了神明眷顾?”

    船上的船员,一个个啧啧称奇,纷纷惊叹那龙卷风的奇妙。

    只有琳达默不作声,也不管曲线玲珑的娇躯,因为衣衫的湿透而显露出来,她双眸闪出奇异的光泽,似乎在一直思索着什么可能性。

    许久之后,琳达突然深深地望向石岩,微微鞠身,胸前**露出一片雪白,郑重道:“谢谢”
<○br>    “琳达,你在干什么?”卡蒙霍然站了起来,啼笑皆非道:“琳达,你不会认为那龙卷风,是这个家伙弄出来的吧?”

    “哈,真是搞笑了。”霍杰连连摇头,满脸讥讽地望向石岩,“这◇◎家伙要是有能力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都是神境强者了。”

     连一直倾向琳达的杰特,也苦笑着摇了摇头,“琳达姐,你是不是耗力太多,疲惫了?这家伙身上根本没什么力量气息,凭他,怎○jiāhuǒyàoshìyǒunénglìnòngchūzhèmedàdedòngjìng,wǒdōushìshénjìngqiángzhěle。”

     liányīzhíqīngxiànglíndádejiétè,yěkǔxiàozheyáoleyáotóu,“líndájiě,nǐshìbúshìhàolìtàiduō,píbèile?zhèjiāhuǒshēnshànggēnběnméishímelìliàngqìxī,píngtā,zěn么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船上剩余的船员,纷纷 向石岩,眼中也全是不屑。

    琳达并未搭理别人,依旧是深深地望着石岩,再次道:“谢谢。”
    石岩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你搞错了,不关我的事。”

    他不想和这些人牵扯太多,也没打算在船上逗留多久,只要进入云霞岛,他会立即从船上离开,这lǐ毕竟是垣罗海域,是三神教☆★r>    石岩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你搞错了,不关我的事。”

    他不想和这些人牵扯太多,也没打算在船上逗留多久,r>    shíyánzhòulezhòuméitóu,yáotóudào:“nǐgǎocuòle,búguānwǒdeshì。”

    tābúxiǎnghézhèxiērénqiānchětàiduō,yěméidǎsuànzàichuánshàngdòuliúduōjiǔ,zhīyàojìnrùyúnxiádǎo,tāhuìlìjícóngchuánshànglíkāi,zhèlǐbìjìngshìyuánluóhǎiyù,shìsānshénjiāo、古家、东方家的势力范围,暴露了太多,对他没什么好处。

    “不关你的事?”琳达也有些迷惑,黛眉微皱,“真的不是你?”

    “不是我。”石岩再次摇头。

    琳达直起腰,怔怔地 着他,半响才对别的船员道:“不要放松,都打足精神, 心那些四级青鳞兽脱困之后找上来。”

    琳达依旧是满心疑惑,这一艘船上船员的底细,她全部清清楚楚,知道这些人有多少份量,也知道以那些人的能力,是没有可能禁锢住四级青鳞兽的。

    船上,只有石岩一人她还陌生,全然不知底细和境界修为,加上她在冰川之中还见过石岩被封印,自然会第一个怀疑石岩暗中出手了。

    只是,在海中的时候,她也的确没有发现石岩身上有什么特殊的能量波动,龙卷风肆虐四方的时候,石岩还一直在海水之中躲闪,两个龙卷风,也没有分出一个来保护他……

    从这些迹象来 ,石岩还真的不像是暗中出手者。

    可如果不是石岩,会是谁呢?难道龙卷风真是自然形成的?

    琳达暗暗摇头,心中满是疑惑, 向石岩的目光,充满了更多的古怪意味。

    石岩视而不见,上了船只后,又重新回 那一对杂物之中。

    只是他的手中,却多了两枚青月石,此时,他正拿着一块青月石凑向血纹戒,将血纹戒内溢出来的寒气,试着注入那青月石当中。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