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伺机

    石yán满心憋屈。

    他被夏心妍提在手上,在风中飞驰厉风吹拂在脸面上,如刀 刮面,火辣辣的疼。

    夏心妍身上的缕缕清香,合着风一起飞入他口鼻,清香拂面,本yīng该是美妙的事,可他姿势却着实狼狈,心情怎么也好不起lái。后颈的衣衫被抓着,身 被凌空提着,石yán觉得自己更像是夏心妍提着的一个包裹,而不是一个活人。

    虽然明知道夏心妍这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带着他快速逃离,可石yán还是觉得屈辱。

    从没有一刻,他像现在这般渴望力量!渴望更强的力量!渴望摆脱一切的力量!被夏心妍提在手上的他,ànàn下定决心,只要这次侥幸不死,再也不让任何一人这么提着自己!将全力去追求更高的境界,要凌驾在所有人之上

    夏心妍和黑àn之中的女声对话,石yán听的一清二楚,在知道对方竟是àn冥的àn主之后,石yán脸色阴沉,却又无可奈何。

    虽然他几多奇遇,身上拥有了四种不凡的武魂,可他毕竟只有人位之境的修为和天位强者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这种差距不是一点半点,也不是武技玄奥 可以弥补的。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对上这类的强者,他连逃生的机会都很渺茫。

    所以他也懒得开口,只是将注意力集中,随时寻找可以逃命的时机。“你真要与我们无尽海为敌?”夏心妍吸了一口气,俏丽的身影缓缓下降。

    石yán心中一凛,从夏心妍的身上,他清晰的察觉 那一股轮回之力,正一点点的消失。

    夏心妍一旦施展了轮回武魂,那不属于她的轮回之力, 会慢慢消失,当所有轮回之办耗尽的时候,夏心妍 又是百劫一重天之蜿的武者凌空站着,也需要消耗不少的轮回之力,在她发现那àn主将前路封死之后,她 明白想要继续提着石yán畅快的破空飞翔,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落地。

    夏心妍放下了石yán,冷冷地 着那一团从天上缓缓降落的黑àn云团□,淡淡道:“那伪天门之中,只有武魂源印,而武魂源印一旦被人得 , 再也无法使用。”

    顿了一下,夏心妍道:“也  ,你们 算是杀了他也将一无●所获。”这么 着,宴心妍的目光远远一扫, 向身侧的一个沼泽。

    沼泽内,突然传lái了淤泥划动的声音,爪歧的身体慢慢从沼泽内浮出lái。

    站在那沼泽中央,爪歧一脸凶狠的 着这一块,“我不信!你  的身上,肯定延有别的东西夏 姐,你将他交给我即可,我真要是拨寻不出什么东西,也和你无关。”

    “石yán!石yán!”

    北冥伤的咆哮声,远远传lái,离这边越lái越近了。

    “夏卜姐”爪歧又是尖叫一声,将那  交给我,只要落 

    沼泽内,我会拖他入地底。否则,北冥伤也不会放过他,我答yīng你,那  的身上真要是没东西,我留他一命。

    “好”夏心妍很干脆,似乎知道北冥伤快lái了,在有àn主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直接将石yán带走。

    答yīng下lái后,夏心妍便不迟疑,伸手一抓,将石yán给远远扔了出去。

    与此同时,她张口一吐,一柄秋水盈盈的短剑,从她舌底飞逸出lái。

    那短剑上满是神秘的符文,符文只有渊斟般大 ,却在短剑上缓缓游动着,似乎拥有着自己的生命意识一般。短剑一出,符文中骤然涌出一波波可以绞杀神识精神的奇奥力量,夏心妍挥舞着短剑随手斩,虚空中突然荡漾出层层波纹,奇光熠熠。

    一层层的波纹,被夏心妍一剑斩了出lái,波纹中,隐隐显现出北冥伤愤怒的脸容。

    “夏心妍!你敢斩我神识!我必杀你!”远处北冥伤疯狂的咆哮着,声音中充满了惊天怒意。

    夏心妍无动于衷,手持那短剑,轻盈的舞动着身 ,短剑划出一道道异光,将平白无奇的虚空划出一层层的神识波纹,将那此波纹一截截的粉碎。

    在那一团浓郁的化不开的黑àn中的àn主,  夏心妍竟然可以斩断天位强者的神识,似乎也意识 了夏心妍的不好惹,眼 那北冥伤即将 lái,这àn主也没有冒然出手,那一团黑àn竟又渐渐悬浮上天,在一处乌云内停了下lái。

    “嘭!”

    石yán的身躯,突然落入了沼泽。

    爪歧脸色一喜,急忙催动武魂,用层层泥浆裹住石yán,拖着石yán一路往沼泽内下沉。

    石yán立即觉得呼吸困难,在那泥团▲中急忙屏息凝神,憋住气,ànàn将身体内的力量催动开lái,准备yīng付突发的局面。

    泥团中,石yán觉得自己正朝着沼泽深处沉入,不知道沉了多少米。

    突然▲▲中急忙屏息凝神,憋住气,ànàn将身体内的力量催动开lái,准备yīng付突发的局面。

    泥团中,石yán觉得自己正朝着沼泽深处沉入zhōngjímángpíngxīníngshén,biēzhùqì,ànànjiāngshēntǐnèidelìliàngcuīdòngkāilái,zhǔnbèiyīngfùtūfādejúmiàn。

    nítuánzhōng,shíyánjiàodézìjǐzhèngcháozhezhǎozéshēnchùchénrù,búzhīdàochénleduōshǎomǐ。

    tūrán,包身的泥团骤然龟裂散开lái。

    这是一个五平方米大 的密实泥洞周围都是泥巴没有出口只有少量的空气。

    泥洞中除了他之外 只刻下一脸兴奋的爪歧了。

    爪歧搓着手显得很激动嘿嘿笑道:“我们在沼泽底下百米这泥洞是我用武魂构造出lái的可以保证你不会闷死。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谈谜那奇异空间的事情了嗯将东西都给我交出lái我保证不会杀你还会送你出死寂沼泽。”

    “你 着办吧。”石yán摊开手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你能在我身上拨 什么 全部拿去吧。”

    “我只要你在那奇异空间得 的东西。”爪歧一愣旋即狠狠道:“别的东西我没兴趣”

    “我在那什么也没得 。”石yán摇了摇头镇定道:“只有一点点星光注入我身体现在都和我的骨骼血肉汇合在一起 不定你生吃了我的肉还能得 一此那星光中的力量。”

    “  你真当我不敢吃你!”爪歧舔了舔嘴残忍道:“如果吃了你可以得 力量我不介意将你一□点点吃干净!”

    石yán脸色不变索性坐了下lái淡淡道:“你 着办吧反正东

    西在我身体中我又拿不出lái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吧。”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