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身份曝光

◎    北冥cè一头撞入了磁殛域场。

    由阴力、精元混合而成的域场,天然旋动,有着一股足以影响任何武者身体机能的奇妙绞劲。

    北冥cè一落入域场,立即察觉&nb▲sp了不对劲,脸色骤然一变。

    域场中,北冥cè身体凌空,不由自主的旋动着,一会儿头朝下,一会儿身 抱成团,竟不能维持正常的站姿。

    同样zài域场,做为构造者的石岩,却丝毫不受影响,他先是神情淡漠的观察了北冥cè一会儿,旋即突然而动

    “蓬蓬嘭嘭嘭”

    石岩全身力量催动起来,仿佛蛟龙一样冲向北冥cè,他手臂舒◇展开,一把扣住北冥cè的腰部,铁膝猛撞。

    指枪诀一凝,石岩五指如勾,狠狠地戳zài北冥cè腰间。

    “叮叮”

    北冥cè腰部,传来清脆的声☆◆响。

    zài青衫下,北冥cè穿了一件鱼鳞般的贴身护甲,那护甲呈冰莹色,有着惊人的寒气。

    指枪诀戳来,竟然不能破掉那冰莹护甲,只是将北冥cè的衣衫戳出一个个指★洞。

    北冥cè人zài域场旋转,心中却极为惊骇,不由地再次催发身体内的极寒冰焰武魂。

    冰莹色的护甲,zài极寒冰焰的催动下,突然覆盖了他全身

    一霎间,zài北冥cè的脸颊上,竟然都有了鱼鳞般的冰莹护甲。

    这护甲明显是种神奇的秘宝,不但有着非常强的防御力,还和北冥cè的极寒冰焰武魂属性一致,相辅相成。

    zài极寒冰焰武魂的催动下,大量的寒气涌入护甲,那护甲似被激活,冷森的寒气止不住地外溢。

    石岩指枪诀戳zài北冥cè的身体上,不但不能将护甲刺破,还被护甲上传出的惊人寒气渗透了手指,十指变得越来越僵硬。

    人zài域场中,北冥cè依旧zài快速旋动着,根本不能站稳,只能被动承受石岩的狂轰滥炸。

    但是,有着那冰莹护甲护身,北冥cè倒是并不担心,还一直zài伺机出手。

    不行

    石岩眼中点点寒光闪烁,zài域场内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身体内的负面力量催动,立即进入了暴走之境。

    一股暴戾、嗜杀的邪恶气息,突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阴沉着脸的石岩,浑身苍白淡雾缭绕。

    迪雅兰娇躯霍然一震,不敢置信地 着域场中的石岩,尖叫道:“丁岩”

    穆语蝶俏脸微变,美眸也是直直地落 了石岩的身上,俏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

    石岩一旦暴走,浑身负面力量喷涌而出,会结成浓浓的白雾,身上充满暴戾、嗜血、疯狂的气息。

    这种状态太过邪恶诡异,迪雅兰、穆语蝶只是 了一眼,立即认出了这石家的少年,正是离她们而去的丁岩

    “怎么会是他?”穆语蝶神情复杂,用力的摇了摇头,喃喃道:“不可能应该不可能,相貌根本不一样,丁岩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武者,怎么会是石家的少爷?不可能……”

    穆语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石岩 是丁岩”

    迪雅兰和石岩有过肌肤之亲,她对石岩的暴走状态太熟悉了,不论石岩相貌如何变化,可施展了暴走之后的石岩,气质却独一无二

    穆语蝶怔zài那儿,呆呆的 着石岩,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心中各种滋味都有。

    迪雅兰美眸闪亮,高耸的**,因呼吸急促荡漾出美妙的弧度,灼灼望着石岩,迪雅兰突然有些担心,急道:“ 蝶,北冥cè和丁岩交手,这,这怎么行?我不想他们谁有事啊。”

    穆语蝶吸了几口气,渐渐冷静了下来,摇了摇头,无奈道:“你能够阻止他们么?”

    迪雅兰一怔,愣了一下,才道:“我们总要试试。”

    “你不了解北冥cè。”穆语蝶叹了一口气,“他 中的东西,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染指之前丁岩又口出狂言,现zài他肯定不会放过丁岩的。哎,丁岩 算是石家的少爷,也斗不过北冥cè啊,石家和北冥家,实力还是相差很大啊。”

    “不行我要阻止他们”迪雅兰神情坚毅,尖声叫道:“丁岩停手北冥少爷不要打了”

    迪雅兰的呼叫声,石岩听的一清二楚,却冷着脸不做理会。

    一缕缕负面力量从穴道内被催发出来,石岩力量暴涨,突然zài域场内催动“生印”,右手中一连七快奇光闪烁的手印,骤然凝炼成形,不分先后的轰向了北冥cè。

    “轰轰轰轰轰轰轰”

    北冥cè胸口被生印连续轰击了七下,硬是被石岩从域场内轰飞了出去,直接落 了五十米开外。

    “噗”

    北冥cè吐出一口鲜血,胸口骨骼碎断,那冰莹色的护甲上光芒黯淡,竟然也承受不了石岩这刚猛之极的一击生印。

    落地之后,北冥cè急忙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嘴角还挂着两缕鲜血。

    “丁岩”迪雅兰突然惊叫起来,“不要打了你们不要打了”

    北冥cè狰狞的站了起来,提着那裂天剑,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眼神怨毒的瞪着石岩,“石岩,我不但要杀你,还会灭掉你石家”

    “你?”石岩杀气冲天,眼神冷厉,残忍的舔了舔嘴角,“你不够格”

    “丁岩”迪雅兰再次惊叫起来。

    穆语蝶也有些焦急了,娇喝道:“丁岩,北冥家的实力你应该明白,zài天陨城,你和北冥家为敌没好处”

    石岩吸了一口气,扭头望了两女一眼,眼神冷漠,没一丝感情:“我不认识你们。”

    话罢,石岩突然一步步走向北冥cè。

    他每走一步,他身旁的空间都是一阵扭曲,伴随着他身 的移动,将他罩zài中央的域场一直zài散发着奇妙的绞杀之力。

    只要zài域场中,石岩 不怕北冥cè的瞬移武魂,一旦北冥cè落入域场,石岩自信可以慢慢收拾他。

    ——北冥cè也学乖了。

    眼见石岩一步步走来,他脸色徒然一寒,却没有利用瞬移武魂冲上来,竟然还zài原地坐下了。

    裂天剑骤然飞出

    zài赤红、冰蓝两色强光之下,裂天剑仿佛真携带着开天裂的力量,突然从石岩头顶劈下来。

    “波”

    裂天剑劈zài域场中,域场内传来一声异响,旋即裂天剑便落入域场。

    赤红、冰蓝色的剑芒,猛地爆射而出

    域场内,剑芒随着绞杀之力四处激射,锋利的剑芒中蕴藏着无匹的剑气,恐怖无比。

    “滋滋滋滋”

    石岩的身上,骤然多了一道道剑痕。

    裂天剑中爆射出来的剑芒,和木辉的冥灵刀一样,也是锋利无比,居然也破掉了石岩的石化武魂。

    灵级武器,果然不凡

    石岩心中一凛,鲜血淋漓的从域场内闪了出来,只觉身体火辣辣的痛。

    他被北冥cè裂天剑的剑芒,zài身上留下了数十道伤痕,每一道伤痕都有一厘米深。

    瞬移

    北冥cè倏地出现zài石岩身旁,空手一拳捣出,极寒冰焰武魂附加zài拳头上,直接轰zài石岩后心。

    “嘭”

    石岩狼狈的前冲十米,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还未站◆定,石岩便急忙催动阴力,以最快地速度zài身旁重新形成了阴壁。

    阴壁一出,石岩这才敢凝视去望,却发现北冥cè果然已 了他面前,正握着极寒冰焰冷冷地注视着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