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六十六章 棋枰之上有意思


  原创有一个美丽的我要

  这个传说与石头无关,相传数千年前,西陵神殿年号大治初年,瓦山还bú叫瓦山,被叫做馒头山的时候,有个叫王质的樵夫因为砍柴误入深山,看到有几名老僧zài下棋,好奇上前观看,发现棋盘之上厮杀极为惨烈,竟是入神忘了离开。

  一名老僧看他痴醉模样,递给他一个馒头,说来奇怪,王质吃掉那个馒头之后,便再也没有饥饿的感觉,坐zài棋盘边从晨时一直看到暮时。

  暮色渐笼深山,树下的那盘棋却还没有下完,那名先前赠他食物的老僧抬起头来,看着王质说道:“如果再bú走,你就没有办法离开了。”

  王质依依bú舍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然而当他拾起自己砍柴用的斧头时,却震惊地发现斧头的木柄竟然已经腐烂成了灰尘,而当他走出群山,回到家乡时,竟然发现当年的同龄rén竟然都已经死去。

  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zài树下观棋一日,rén间已经百年。

  这个传说流传甚广,后来馒头山变成了瓦山,而山中那间古寺,也因为这个传说被世rén称为烂柯寺,竟渐渐变成了正式的寺名。

  因为这个传说,瓦山附近棋风极盛,无论士绅还是农夫,都自幼习棋,宁缺zài山前小镇上看到的那些黑白旗帜,便与这种风气息息相关。

  而烂柯寺更是因此而得名,寺中僧rén自然精于此道,今日大青树下石桌棋盘上的残局,便是烂柯寺用以挑选有缘之rén的手段,bú用想便也知道极为艰深。

  所以宁缺并没有想过,桑桑能够解开这局残棋,只bú过他没有想到,桑桑似乎落的第一颗棋子便出了大错,惹来那位南晋棋师无比恼火的喊叫。

  南晋棋师的喊声很大,态度非常糟糕。正zài观棋的修行者们自然怒目相向,心想此rén居然敢对光明之女如此bú敬,真应该送进幽阁里关上百年。

  修行者的目光,根本无法影响到这位南晋棋师,他强行挣脱同伴的手臂,冲到石桌前,带着无尽痛惜和愤怒大声嚷道:“这局残棋虽然可破,但便是我也思考了半个时辰才找到思路。你这个女娃娃竟是想都bú想便胡乱落子。真是瞎搞一气,你到底会bú会下棋?如果bú会下,你这是zài干嘛?”

  石桌旁的莫山山抬起头来。望向这rén,因为她的眼神bú怎么好,所以情思显得有些惘然。说道:“我确实bú擅长棋道,怎么了?”

  南晋棋师这才醒过神来,转身望向那辆黑色马车,左手指着石桌棋盘上新落下的那枚白色棋子,恼火说道:“你们唐rén都是些直鲁之辈,哪里懂方寸间辗转腾挪的艺术!你这丫头连棋势都bú懂,乱放什么子!这一放bú就死了!”

  看着此rén对着黑色马车呼喝bú停,围zài青树下观棋的修行者们连愤怒都懒得再愤怒,确认此rén就是个bú怕死的白痴——既然是光明之子下的棋。那么即便是错的,也必然是错的大有深意,哪里是你这个普通rén能够领悟?

  南晋棋师这一生痴于棋道,出棋房便入宫廷,即便和南晋皇帝陛下对弈,也bú知道让棋是什么个意思,真可谓是爱棋如痴。哪里知道黑色马车里那个小姑娘zài修行界里的地位,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依然愤怒地教训着对方。

  宁缺摇头示意剑阁弟子bú用紧张,反正他也没有想着桑桑真的能解开这局残棋,只是警告那名南晋棋师说道:“声音小些。bú要说脏话。”

  南晋棋师怔了怔,认出他是昨天清晨zài烂柯寺里见过的那名年轻rén。声音bú自然地小了些,恼火说道:“行棋乃是雅事,我怎么会说脏话。”

  且bú说棋盘这面的纷扰。

  黄衣老僧坐zài棋盘对面,神情平静冷漠。

  他此生精研棋道,尤其是树下这盘残局,更是bú知道想了多少年,落子复盘bú下千次,此时看着那枚新落zài棋盘上的白色棋子,如南晋棋师一样,确认白棋因为这一着而陷入了无法挽回的死路。

  这盘残局名为乱柯,取的是乱柴堆之意——zài没有外力的时候,乱柴堆看似稳定,实际上却时时处于崩塌的边缘,想破此残局,便等若是要zài保证bú倒的情况下,把柴堆里干柴的顺序重新组合,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先前桑桑zài车窗中低声说了方位,书痴依言落子,那枚白色棋子于繁复棋局中直取下方中空,就如同蛮bú讲理地伸手zài柴堆最下面抽出了最粗的一根干柴,看似强硬,实际上却是彻底破坏了柴堆勉强稳定的平衡状态。

  柴堆已经倒塌zài地面上。

  黄衣老僧说道:“此局已终。”

  大青树下观棋的修行者们,既然今日拜山想见歧山大师,自然对棋道颇为自信,或是带着精于此道的同伴,此时听到这话,认真审看棋盘局势,bú由愕然发现,那名南晋棋师说的是对的,白棋已然无法重获生机。

  想着光明之女的第一次出手,竟然便如此草草结束,rén们望向黑色马车的目光便变得有些复杂,却依然bú敢流露出丝毫质疑或bú敬。

  山涧畔一片安静,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然而就zài这时,黑色马车里再次传出桑桑的声音。

  “这棋……还真有些意思。”

  ……

  ……

  窗帘微拂,桑桑低声说了两个数字。

  就像每次宁缺射箭之前,她说出两个数字一般,似乎想都bú需要想。

  坐zài棋盘前的莫山山微微一怔,自棋瓮里取出一枚白子,放zài棋盘上某处。

  黄衣老僧微微蹙眉,没有想到zài白棋已然必败的局面上,黑色马车里那位光明之女,似乎还想坚持,zài他看来这实zàibú符棋枰雅风。

  那名南晋棋师却bú知发现了什么,凑到棋盘上,距离极近盯那颗看似寻常无奇的白色棋子,似乎看到了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他神情微异说道:“噫,好像有些意思。”

  黄衣老僧也发现了那枚白色棋子所处位置的古怪。bú由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往事,冷漠的神情渐渐变得温暖起来,微笑说道:“有些意思。”

  ……

  ……

  桑桑是很聪慧的小姑娘。用宁缺的话来说,她只bú过是懒得想事情,习惯于依赖宁缺,所以才会显得有些木讷,便是砍柴的时候也总是呆呆的,既然生就懒得思考的性情。那她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下棋这件事情有意思的呢?

  这便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宁缺远zài荒原。陈皮皮受他的嘱咐,时常去临四十七巷老笔斋照看桑桑。陈皮皮曾经听宁缺说过桑桑才是真正的天才,这让他哪里肯服气。于是便开始了无rén知晓的数次比拼。

  最开始的时候,陈皮皮和桑桑比的是记忆力,惨败。然后与桑桑对弈,却因为老rén卫光明回老笔斋而戛然而止,颜瑟大师再至。

  其后便是那场令rén唏嘘感慨的故事发生。

  但桑桑第一次正式下棋便是那次,便是棋盘上的规则,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学的,当她学会之后,陈皮皮便再没有赢过她。

  桑桑和陈皮皮下棋是有赌注的。

  每赢一盘棋●,桑桑便会得些好处。

  所以她开始觉得下棋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先前她会小心翼翼地问黄衣老僧这盘棋有什么彩头。

  所谓习惯成自然。

  其后桑桑zài书院◇●,桑桑便会得些好处。

  所以她开始觉得下棋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先前,sāngsāngbiànhuìdéxiēhǎochù。

  suǒyǐtākāishǐjiàodéxiàqízhēndeshìhěnyǒuyìsīdeshìqíng。

  zhèyěshìwéishímexiānqiántāhuìxiǎoxīnyìyìdìwènhuángyīlǎosēngzhèpánqíyǒushímecǎitóu。

  suǒwèixíguànchéngzìrán。

  qíhòusāngsāngzàishūyuàn后山替宁缺做饭,给夫子和那群师兄师姐们做饭的那段时光里。偶尔她会遇着痴于棋的五师兄和八师兄,被拖着下了几十盘棋。

  这次来烂柯寺的旅途上,病困之时,她也会拿这两位师兄赠送的棋谱消磨时光。

  书院五师兄曾经说过,桑桑zài棋道上的天赋远胜宁缺,而那个天赋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她如今的真实棋力如何。她自己都bú知道。

  但她yuè来yuè觉得下棋这件事情很有意思。

  哪怕没有赌注会显得稍有遗憾,可还是很有意思。

  ……

  ……

  大青树下。

  南晋棋师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有些意思,但此路依然bú通。”

  残局名为烂柯。

  桑桑落下的第二子,与先前第一子隐隐相应。便bú再是从乱柴堆里抽出了最粗的那根硬柴,而是更加强横地用那根硬柴把压zài上面的所有柴木挑散。

  这bú是釜底抽薪。胜似釜底抽薪。

  完全把棋势打乱,然后另觅道路,这等全面破坏之后重建的手段,隐合道门盈亏之理,又带着死中求生的勇气,似乎真的是可行的方法。

  然而这局棋棋里,黑棋棋势大优,强大到可以直接碾压,白棋棋势此时再乱,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对手的攻击?更关键的是,就算白棋能够zài黑棋的攻击下苦苦支撑,但如何能够重筑自己的棋势?

  黄衣老僧没有说什么,他虽然也觉得这枚白棋有些意思,但zài看明白的第一时间,他便确认,白棋依然没有办法从死路里走出来。

  白棋散落满盘,便如乱柴散于地面,绝对地纷乱无序,想要重新组合成有序的模样,需要极为海量的计算。那种计算量,根本bú是rén类能够完成的事情,就算是西陵神殿以算术之学著称的天谕大神官,也无法做到。

  这与聪慧无关,与棋道天赋无关,而是这个世界本身的规则。

  那个规则便是rén力有时穷。

  再如何聪明天才的rén,脑海里能够容纳的内容依然有限。

  数十年前,黄衣老僧便试过这种方法,他日夜bú眠bú休,苦苦思索了整整三个月,却依然无法完成计算,甚至连成功的曙光都没有看到一丝。

  那时他才明白这种解法,看似有道□理,实际上却是根本没有道理。

  因为这bú是rén类能够完成的解法。

  除非那个下棋之rén可以无视这个世界的规则。

  ……

  ……

  大青树下安静无比,只能听☆□理,实际上却是根本没有道理。

  因为这bú是rén类能够完成的解法。

  除非那个下棋之rén可以无视这个世界的规则。 lǐ,shíjìshàngquèshìgēnběnméiyǒudàolǐ。

  yīnwéizhèbúshìrénlèinénggòuwánchéngdejiěfǎ。

  chúfēinàgèxiàqízhīrénkěyǐwúshìzhègèshìjièdeguīzé。

  ……

  ……

  dàqīngshùxiàānjìngwúbǐ,zhīnéngtīng到棋子轻轻落zài石桌棋盘上的清脆声音。

  黑色马车里,桑桑轻声说一句,便有一枚白色棋子落下。

  棋盘上已经多出七八枚白子。

  黄衣老僧与当年的记忆印证,有些吃惊地发现,马车里的那位小姑娘的解法与自己苦思数月后算出的最开始数步解法极为相近。

  虽然有两枚棋子的位置有些差错,但确实是行走zài正确的道路上,只bú过遗憾的是,这条看似正确的道路依然前路bú通。

 ☆ 想到这小姑娘思考的时间极短,便能如此,黄衣老僧bú由缓缓点头,脸上的神情愈发温和,心想bú愧是西陵神殿的光明之女,果然聪慧到了极点。

  烂柯寺挑选有资格面见歧山大师的待选之rén,并bú需要□对方一定要连破三道棋局,因为山道三局确实极为繁难,即便是世间国手一流rén物,也未见得能做到,更何况是那些bú精于棋道的修行者。

  山道三局,是考验修行者zài破残局以及对弈里能展现出来怎样的智慧及勇气,以及别的珍贵的品质,只要出色依然可以通过。

  黄衣老僧知道白棋依然走zài死路上,但马车里那小姑娘zài解局时所展现出来的勇气,尤其是那非凡心算能力代表的智慧,已经足够优秀,甚至可以说是天才。

  桑桑既然是西陵神殿身份尊贵的大rén物,老僧自然bú会让她继续zài错路的道路上走到黑暗无望时,让光明之女输的太惨,未免对道门太过轻慢bú敬。

  黄衣老僧站起身来,望向黑色马车神情温和说道:“果然bú愧是光明之女,聪慧无双,虽然这解法依然bú通,但山道三局里的这一局,您可以过了。”

  然后他望向宁缺,说道:“十三先生你刚才错了一点,其实我烂柯寺的规矩也bú见得是死的,而有些规矩我想应该得到rén们的尊重。”

  宁缺虽然bú见得同意老僧的说法,但既然对方已经同意自己过涧,还对桑桑赞美有加,所以他比较满意,对老僧微微点头致意。

  一直zài棋盘畔观战的南晋棋师抚须赞道:“大师所言有理,虽说这小姑娘的解法未曾真的悟透棋道玄妙,但计算之强实zài是令我都有些汗颜。”

  修行者们见有此结果,都很满意,连连点头赞叹,也bú知他们是bú是真从棋盘上的局势,看出了光明之女的聪慧之处。

  有rén满意,自然有rénbú满意。

  曲妮玛娣姑姑便很bú满意,有些失望地冷哼了一声。

  场间还有一个rénbú满意。

  黑色马车里传出桑桑有些bú解的声音。

  “我要赢了,为什么就bú下了呢?”

  ……

  ……

  (第三章四千字送到!我去睡觉!请投yuepiao!)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