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生命的糖果


  中年dào人微微蹙眉。

  他很清楚师兄把隆庆送回知守观的用意,隆庆说的没有什么错,只是他更清楚,即便是师兄,大概也想不到隆庆此人,竟然胆大妄为狠毒如斯,想不到他竟然敢做出这么多大逆不dào的事情。

  “如果这是师兄给你画的一条dào路,那么你现在已经直过了这条dào路的尽头,来到了悬崖之前,如果这是师兄给你安排的人生,那么你现在已经偏离了他的安排,超出了所有人能够忍受的底限。”

  中年dào人缓声说dào。

  青幽的草甸在他的身后反射着天光,草甸后方是一片陡峭的绝壁,谁也不知dào那片绝壁有多深,云雾之下的深渊究竟有多深。

  “在洞窟里,在吸取半截dào人意识的过程里,wǒ很陶醉,陶醉里又夹杂着恐惧,因为正如wǒ那时说的,不再有规则或底限能够束缚wǒ。观主安排的,不见得是正确的,因为只要有安排,那便有确定的规则。”

  隆庆看着中年dào人身上浅青色的dào袍,想起南海舟上观主身上的那件青色dào袍,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惧色,然而片刻后,惧色biàn成解脱后的轻松。

  “观主大概也想像不到wǒ身上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除了w◆ǒ们自己,甚至包括wǒ们自己都不知dào自己的心意,那又怎么可能了解昊天的意志是什么?”

  中年dào人叹息一声,说dào:“即便是师兄和天谕大神官,也不敢妄自揣忖昊天的意志,这世间又有谁能够□真正了解苍穹在想些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承载着昊天的谕示,把自己的罪孽归于昊天?”

  隆庆说dào:“凡人眼中的罪孽,或许并不存在于昊天的意念中。”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中年dào人看着他,说dào:“然而现在wǒ站在你的身前,wǒ很想知dào,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你没有因为恐惧而下跪求饶。却与wǒ侃侃而谈,难dào你真以为这样的说辞便能让wǒ放任你带着天书和圣药离开?”

  隆庆平静说dào:“如果wǒ的心意真是昊天的意志,那么昊天的谕示必将由wǒ实现,昊天怎么会让wǒ死,如果wǒ今天死在师叔手中,便证明wǒ的心意并不是昊天的意志,既然如此,wǒ便失去最后的希望。还继续苟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师叔,wǒ真的不害怕死亡,至少暂时不会恐惧面对死亡。”

  中年dào人说dào:“依然说的有理。但言语于wǒ,就如苟活于你一般,没有任何意义。交出天书和圣药,至少wǒ现在不会杀死你。”

  “您自然不会杀wǒ,因为观主至少曾经在wǒ身上寄予过某种希望。”

  隆庆看了一眼自己的dào袍,感受着怀里的天书和那个小药瓶,说dào:“没有规则,没有底限,那便没有交易,wǒ曾经失去过很多,所以wǒ现在就像孩子一样贪婪。wǒ拿到手的糖果,怎么舍得交出去?”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中年dào人说dào:“师叔,您看过那些穷人家的孩子◎抢糖吃的画面吗?wǒ以前在皇宫里,在西陵神殿里都没有机会看过,但后来当乞丐的时候看过,那要比乞丐抢剩饭更加热闹。也更加令人心酸,哪怕那些孩子已经吃撑了,哪怕那些糖果如此廉价,哪怕那些糖果可能对他们没有◎任何用处,但他们依然要拼命地吃。因为他们不吃,便可能被别的孩子吃掉。”

  中年dào人闻言一惊。急dào:“不可!”

  话音一落,他一拂dào袖,一dào极宏大精纯的气息,骤然间卷动无数数量的天地元气,化作无形的绳索,便要缚住隆庆的身躯。

  然而隆庆心中早有谋划,便在说话的时候,早已悄无声息把怀中的小药瓶捏碎,抢在中年dào人气息来袭之前,连药带着掌心里的药瓶碎片,全部塞进了嘴里,带着诡异地笑容,不停用力咀嚼。

  看着真的很像一个拼命往嘴里塞糖的穷人家孩子。

  小药瓶的碎片很锋利,划破了隆庆的口腔,一些鲜血顺着唇角淌下,更多的鲜血则是混着通天丸和碎片进入他的腹中。

  中年dào人身形若风柳轻扬,瞬息间来到隆庆身前。

  然而此时隆庆已经服完了药,就算把他腹部剖开,通天丸也不可能再复生。

  中年dào人的神情异常冷峻,眼眸里的怒火仿佛要喷将出来,把隆庆烧成灰烬。

  通天丸可以说是世间最珍贵的圣药,即便是知守观也只有寥寥数粒,而随着陈皮皮离开知守观,更是只剩下了最后一粒。

  隆庆抬起苍白的脸,看着中年dào人微笑说dào:“师叔,唯一一颗通天丸被wǒ吃了,如果就这样杀了wǒ,至少这粒通天丸便等于掉进粪坑里的糖果,再也没有了,而您若让wǒ活着,至少可以期望一下这粒通天丸会给wǒ带来怎样的biàn化,wǒ想对于dào门来说,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中年dào人微微眯眼,看不出心中在想些什么。

  偷取dào门圣药,当然是不可饶恕的死罪,但换一个角度去想,药物一旦被人服下,那么它的珍贵性便转移到了服药人的身上,因为无论如何愤怒,药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只剩下了那个服下圣药的人,这就比如怀璧者有罪,可若那块玉壁与人合二为一,人便是璧,非但无罪,反而珍贵。

  从看到中年dào人身影的那一刻起,隆庆便没有奢望过能够凭自己的力量逃离知守观,且不说他现在身上有多重的伤,即便他把吞噬的半截dào人的恐怖修为尽数消化,也不可能胜过这位深不可测的师叔。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便定下了这个策略,无论是那些带着激昂不甘怨毒的言语,还是关于昊天意志的说法,其实都是他的掩饰,他想做的事情,始终都是要趁中年dào人不注意时,把通天丸服下去。

  隆庆成功了,他看着若有所思的中年dào人,微微□笑了起来,并不如何得意,只是很满意自己对dào门利益和人心的计算。

  通天丸在腹内渐化,化作春溪般的清新药力,在他的身躯里缓慢流淌,修复着受损严重的腑脏,甚至开始依层滋润在南海重筑后一直有些干■枯的雪山气海。

  隆庆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一切,甚至隐隐猜到,当通天丸药力尽数化入身躯后,自己的雪山气海完全能够修复如初,到那时,再加上他此时身躯里吞噬的半截dào人的毕生修为,他的境界能够重新回到曾经的巅峰状态,甚至有可能直接迈过那dào门槛,进入知命境的领域!

  曾经失去过所有,才能知dào重新得到是多么难得的事情,曾经huī煌,才知dào重新攀上巅峰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回想起荒原雪崖上的那一箭,胸口的血洞,向着夜色里的绝望前行,燕国都城破庙里的馒头,隆庆的眼睛微微湿润,然后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轻了几分,似要飘将起来。

  紧接着,他发现这并不是幻觉,亦不是错觉,而是体内流转的药力,正在不停地涤洗着所有的浊垢与污秽,把那些原本属于世间的尘埃和凡俗尽数洗离骨胳,他的人biàn得轻了,轻的真的要飘起来,飘向远方。

  那是一种似幻如真的感受,那是通天丸的绝世药力,渐要转换成修行者气息的附带效应,药物所释放出来的味dào,仿佛biàn成了某种真实的气体,从他的毛孔里缓渗而出,慢慢地包融了他整个身体。

  ……

  ……

  飘飘然的陶醉中,隆庆还是没有忘记那些遗憾,虽然以看似简单、实则不可破的推断,解除了丧命的危险,然而他清楚,接下来自己大概会被幽禁在知守观里,等着观主归来再做论断,而怀中的这卷天书自然无法保住。

  然而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并不如他的意料。中年dào人看着他淡然说dào:“wǒ很欣赏你的反应速度和对策,但你似乎忘记了,疯魔如你可以视规则如无物,但dào门和wǒ们这座dào观,依然有自己的规则。”

  隆庆眉头微皱,想要再说些什么。

  然而中年dào人再无话讲,轻描淡写的一掌向他的头顶拍去,这一掌看着是那般的简单,全无武dào巅峰强者所具有的威势与力量,然而却蕴藏着某种玄之又玄的气息,仿佛暗合了天地之间的某种至理,根本无法可避!

  隆庆避不开这一掌。

  无论他拥有如何神奇的遭逢,依然避不开知命境巅峰强者的一掌,这种实力境界之间的巨大差距,就像是昊天的意志一般,不可阻挡。

  看着▲愈来愈近的手掌,隆庆的脸上流露出绝望和不甘心的神情。

  中年dào人的手掌,重重地落在隆庆的额头上。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隆庆的头颅没有像熟透的果子一般坠落,也没有像熟透的西瓜一般迸裂◎,还是好端端的。

  中年dào人眉尖骤挑,似乎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股蕴藏着天地至理的掌力,在触到隆庆头顶之前,恰好先行遇到了他体内通天丸初始迸发的那股气息!

  草甸前迸发出一声极沉闷的响声。

  ……

  ……

  (写的很累哈,第三章反正在写,什么时候更新真不知dào,反正写完了再睡觉,摸摸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