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路遇


  黑色马车一路尾随着前方的使团车队,快要靠近一座县城时,官道两侧多了些建筑,宁缺却还是喜欢乡间风光,便让大黑马下了官道,驶shàng略窄却依然平整的县道,反正他有信心自己不会跟丢前面的使团。

  县道两旁的田园风光更是美丽,还留着些原始淳朴的味道,又不知行驶了多久,看着前方的村庄,黑色马车停zài了村外一株大树下。

  那棵大树不知是什么树,树冠面积极大,青叶繁茂,就如同一柄大伞,遮住了炽烈的阳光,落下荫凉阵阵。

  宁缺解开大黑马,让它自去玩耍散心。他走到大青树下,摸着那些粗shí的树皮,脸shàng露出开心的笑容。

  书院的同门们不喜欢出山,因为他们更zà◇i乎各自的精神领域,单纯精神shàng的快乐便已jīng足以让他们感到充shí,但他不一样。

  他自幼生活zài岷山里,山林对他来说就像家一样熟悉亲近,而且他自幼流浪成了习惯,所以很不喜欢长时◇▲间zài一个地方呆着。

  他曾jīng无数次站zài山林里眺望远处冒着炊烟的村庄,又无数次因为恐惧而背着桑桑默默离开,大概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对这些乡村风景极为着迷,那年回到长安城之前,他选◆择牵着桑桑的手穿过田野乡村,便是基于这种心理,此时他选择偏僻的郡道,停zài村庄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桑桑走下马车,看着他有些羞涩说道:“先前睡着了。”

  宁缺说道:“这么舒服,我◇也想好好睡一觉。”

  桑桑明显还没有适应自己的角色转换,习惯性让认为自己还是个小侍女,想着自己就那般自顾自睡去,着shí有些不像话为了弥补这种过失,她努力记起先前睡着前听到的最后那句话,问道:■“怎么有趣?”

  宁缺愣了愣,才明白她回答的是一个时辰之前自己的问题,不由想笑,看着她脸shàng的认真神情,又不想打击她的积极性,回答道:“离开长安城之前,陈七专门来找我说过话他说这位冼大将☆军早年间也zài鱼龙帮里混过一段时间,而且与朝小树的关系不错,这里说的早年,甚至还要早zài齐四他们之前,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冼大将军成了大将军,朝小树却一直还住zài春风亭。”

  “你是说这☆个人有问题?”桑桑问道。

  只有宁缺才能听懂桑桑的话,她说一个人有问题不是说这个人需要被怀疑什么,有什么值得警惕的地方,而是说这个人不好。

  宁缺摇头说道:“就算有问题,也是皇帝陛下当年的安排,就算他真如长安城里的流言所说,对东北边军志zài必得也只能说明他有一个军人应有的骄傲自信以及野心,皇帝不急太监不能急,我们更不用急。

  桑桑说道:“听说皇后娘娘很不高兴。”

  宁缺说道:“不要忘记,陛下也要算是老师的学生,等于说是我的师兄,那是个真正有智慧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真把国家大事当家务事办只不过借着皇后的怒意顺势警告某些人一番。”

  桑桑好奇问道:“哪些人?”

  因为事shíshàng她并不好奇这些事情所以她此时睁大眼睛,做出好奇的模样显得很刻意,很幼稚,于是很可爱。

  于是宁缺zài她小脸shàng亲了一口。

  桑桑有些羞却没有躲开。

  她没有躲开,不是因为慌乱而无措,而是她认为自己被宁缺亲,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么你要亲便亲吧。

  看着小姑娘明亮的眼睛,宁缺反而有些心慌意乱咳了两声后继续说道:“自然是打压冼大将军……不,更准确地说,陛下是zài警告自己的女儿,不要把手往军队里伸的太深。”

  “为什么?难道陛下准备传位给皇后的儿子?”

  桑桑好奇问道。这一次她是真的好奇,因为李渔是她zài长安城里不多的朋友之一,更因为她清楚这件事情和宁缺有关系。

  宁缺说道:“我不知道,反正这事和我们也没关系。”

  说没关系,终究还是有关系,不然他怎么可能去思考这些问题,正如十几里外使团里那些红袖招的姑娘们,也是需要他考虑的问题。

  简大家并没有拜托他沿途照顾那些姑娘,但以他和红袖招之间的关系,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也没办法不管,除了彼此之间的交往,更重要的是,书院天然▲jù有照顾红袖招的责任——三十年前那个叫笑笑的女子,是小师叔的未婚妻,差一点便成了他们的小师婶,是简大家的亲姐姐。

  二十余年前,红袖招最后一次出国演出,便是受邀参加烂柯寺的盂兰节会,也正是z◇ài那次盂兰节会shàng,他们的小师婶香消玉殒,如今时隔二十余年,红袖招将会再次出现zài烂柯寺,宁缺如何能不警惕?

  便zài这时,宁缺忽然感觉到有人正zài靠近,不由眉头微挑,向着大树那方望去,只见一道黑影闪电般向这边掠来。

  以他的眼力当然能看清楚那道黑影便是大黑马,令他感到警惕的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大黑马显现的如此慌张。

  要知道除了十几年前那场天灾之外,大唐民间的治安向来良好,宁缺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而且就算真出现了罕见的贼匪,他并不介意顺手除了暴安个良,替书院扬扬名,哪怕出现的是修行者也无所谓。

  先胜观海再杀道石,砍瞎柳亦青,直至不可思议地战胜了夏侯,某人的shí力得到了无数次印证。虽然王景略不可能服气,但如今的修行界已jīng有了一个共识,书院十三先生宁缺,才是真正的知命以下第一

  更何况有桑桑这位光明大神官继任者zài旁,■宁缺本命zài手,甚至敢与知命境的大修行者正面一战。当然,那些晋入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肯定很清楚他和桑桑的身份背景,谁会闲得没事同时招惹书院和西陵神殿。

  大黑马跑回宁缺二人身旁,留下一路烟尘,○不停喘息,显得极为恐慌。

  宁缺神情凝重看着烟尘处。

  烟尘渐散,只见一个赤膊汉子举着草叉,啊呀呀叫着冲了过来。

  “贼马休跑!看俺打不死你!”

  事情很快得到了说明,原来大黑马四处遛弯散心,闻着前方村落里的香气,控制不住心神,循着味儿跑到人家窗外,把头探进窗内,偷吃了农家的饭菜,然后被农户主人发现,便惹来了这一场追杀。

  宁缺狠狠地瞪了大黑马一眼,心想你丫真是没出息的憨货,少爷我天天黄精灵果给你补着,居然还要去偷别人家的饭菜!而且居然被一农夫拿着草叉就追的如此惊恐万分,喘息的欲仙欲死?

  大黑马羞愧地低下头去,显得老shí无比,心里默默想着,没忍住偷吃是自己的错,如果不表现的狼狈一些,谁知道会被你怎么收拾。

  宁缺望向那农夫,苦笑着拱手道歉。

  那农夫撑着草叉,扶着腰,真的累到气喘吁吁,说道:“这家伙跑的***的快,果然好马!难怪我熬一盆大碴子粥,竟被一口吞了!”

  宁缺听说大黑马偷吃的竟是一盆大碴子粥,更是觉得丢脸丢到了老家,苦笑说道:“能吃惯偷懒,真好不到哪里去。”

  农夫听着这话却是极不赞同的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我zài骑兵营里,可没见过比它更好的,就算是将军的座骑都没它好。”

  大唐shí行的是三年募兵制,为开辟疆土的需要,军队规模不小,加shàng民风尚武,所以很多男人都有从军的jīng历,听着这话,知道这农夫原来也是从行伍里退下来的,宁缺也不觉得惊奇,从怀中掏出银钱递了过去,说道:“这便当是那锅粥的粥钱,锅想必也脏了,也算zài里面。”

  那农夫浑不为意地摆摆手,说道■:“隔窗看着这马神骏,我猜着应该有主,所以追过来看看,何至于差这点粥钱。”

  宁缺笑着说道:“如果不差这点粥钱,为何要追过来看?”

  农夫理所当然说道:“那是因为你这后生态度好,若你态○★度稍有怠慢不妥,那我差的便不止粥钱,还差熬粥的工钱了。”

  这种理所当然,书院里面常见,唐人里面也常见,宁缺非常喜欢这种理所当然,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便不与你虚套。”

  农夫看着那▲辆黑色马车,还有穿着侍女服的桑桑,猜到他们是zài这里暂时休息,邀请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家说。”

  宁缺擅长与人打交道,也喜欢这农夫性情,但他骨子里依然还是当年那个冷漠的少年,听着这话便想婉拒。

  未曾料到,那农夫竟是再三坚持,说道:“既然是跑长途,总得常备清水,你若zài意,走时给我银钱都行。”

  宁缺还想拒绝。

  农夫看着他皱眉说道:“我看你模样,便知道你也是zài军营里呆过的人,怎么做起事来如此婆婆妈妈。

  宁缺看着农夫眉眼间的坚毅,忽然想起了久别的渭城,想起了渭城里那些军汉,还有自己临别前给马将军留下的那三句话。

  “那便去。”他笑着说道:“不过我还要喝酒。”

  农夫大笑说道:“自家酿的包谷酒,不管好,但管够。”

  (祝大家周末愉快。)(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