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零五章 因为认得,所以拔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二百零五章因为认得,所以拔刀

  柳亦青怔了怔,却没yǒu因为宁缺这句话而暴跳如雷,眼中反而流出果然如此de神,淡然解释道:“这些天我一直在蒲团上静坐,虽非yǒu意,但总是影响了书院打扫清洁,所以我才会尝试着自己做,不过手熟耳,不值得佩服。3∴35686688”

  宁缺没yǒu想到对方竟然没yǒu动怒,诧yì之余自然生出警惕,但神态言语上却是没yǒu丝毫展现,笑着说道:“我比较习惯用扫帚。”

  柳亦青微嘲一笑,心想果然又要开始先斗一番嘴吗?看来宁缺果然如传言中那样,从来不会错过任何扰对方心绪de机会。

  然而就在他准备回话de时候,宁缺忽然敛了脸上de笑容,左手轻掸院服前襟,右手摆在身前空中,看着平静专注说道:“请。”

  他摆出de这个姿式很yǒu气势,而且脸上de平静专注神情,配上那个简洁到了极致de请字,顿时惹来围观民众de一piàn喝彩。

  陡峰而至de气氛变化,让柳亦青微微眯起了眼睛。

  按照修行界对书院十三先生宁缺de形容,这是一个心狠辣、对敌决然,但却习惯用废话以及孩子般de斗嘴de人。

  西陵神殿裁决司曾经得出过这样de评价:所yǒude废话斗嘴幼稚冲动,都是宁缺de障眼法,是他用来扰对手心境de手段。

  柳亦青对宁缺de情自认yǒu非常深入de研判,所以先前当宁缺说出那句足以令很多人心神大甚至吐血de嘲讽语句时,他可以平静以待,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与此人说很长时间话de准备。

  然而他却没yǒu想到,对方今天竟是如此de直接而且简单。

  莫非对方在崖洞里闭关苦修三月,真又yǒu某种奇遇造化?

  柳亦青警惕地看了一眼宁缺,转身向洁净无尘de青砖地面中间走去,随着脚步踏出,情绪逐渐回复最初绝对de冷静。

  宁缺也走到了场间,安安静静等着。

  所yǒu人注视de目光随着二人de行走,从书院侧mén处转移到了青砖地上。

  趁着无人注意到自己,桑桑从侧mén里走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唐小棠de魔宗身份,陈皮皮和她并没yǒu出现。

  ……

  ……

  柳亦青举起左手,满是泥垢de修长手掌间握着一把样式普通de青钢jiàn。

  他举jiàn望向宁缺,毫无情绪说道:“我知道你最强大de武器是箭,我还是用jiàn。”

  桑桑站在场边青树下,听着这句话,解下了身后沉重de行囊,把大黑伞放到一边,找出黝黑de铁箭匣,准备宁缺说话,便把箭匣送过去。书mí群2

  宁缺没yǒu说话。

  他看着柳亦青握在左手里de那把普通青钢jiàn,眉头缓缓挑了起来。

  因为他认得这把jiàn。

  两年前从渭城来到长安城,他和桑桑在临四十七巷租了个铺面,开○起了老笔斋,当时老笔斋de生意很冷清,所以他清楚地记得,老笔斋de第一个客人是谁。

  那天长安城在下雨。

  老笔斋外de檐下,yǒu个中年男子在避雨,那个男子穿着一身磊落青衫,眉眼清俊◎洒脱,笑起来时能照亮晦沉de雨天。

  那个中年男子是铺面de东家,腰间习惯系着把jiàn。

  宁缺能清楚记得中年男子de原因,当然不仅仅因为他是老笔斋de第一个客人。

  又一个雨天,中年男子撑着油纸伞来到老笔斋,当时宁缺蹲在地上吃面,中年男子蹲到他身旁,对他说了两句话。

  “我要去杀人。”

  “我de身边需要一个人。”

  因为这两句话和五百两银票以及小黑子de嘱托,宁缺跟着中年男子走进了雨夜,走进了还没yǒu翻修、破烂不堪dechūn风亭街巷里,然后他们开始杀人,并肩杀人,直到把所yǒu人都杀干净,他们走回了老笔斋,吃了碗煎蛋面。

  那个中年男子yǒu一个非常嚣张de姓,yǒu一个非常温柔de名。

  他姓朝,大唐朝de朝。

  他叫朝小树。

  ……

  ……

  宁缺和朝小树见面de次数并不多。

  但他记得朝小树这个人,而且想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也认得朝小树身上那把看似普通de青钢jiàn。

  但那把jiàn,今天却被南晋强者柳亦青握在手里,伸进chūn风中。

  这里并不是chūn风亭。

  ……

  ……

  宁缺看着那把jiàn,沉默piàn刻后说道:“我今天不用箭,我用刀。”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没yǒu问柳亦青这把jià◇nde来历。

  同样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柳亦青主动提起了这把jiàn。

  “你认得这把jiàn?”

  宁缺点头说道:“这是chūn风亭老朝de佩jiàn。”

  柳亦青看◇着他平静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这把jiàn会在我手中?”

  宁缺想了想后,很老实地说道:“想。”

  柳亦青似乎对他de回答很满意,说道:“chūn风亭老朝……真是一个很yǒu味道de名字,两年前chūn天de那个雨夜,我想当时chūn风亭de味道应该都是血腥味,你们可能都忘了自己曾经杀死过一名南晋jiàn师。”

  宁缺沉默回忆那个雨夜里de画面,虽然那夜朝小树和他杀死de人太多,但那名强大de南晋jiàn师却不是那么容易忘记。

  他喃喃说道:“原来那人……是南晋jiàn阁de弟子。”

  柳亦青面无表情说道:“那是我大兄de亲传弟子,却惨死在你们二人de联手之下,这件事情总需要yǒu个jiāo待,朝小树败给了我,所以他dejiàn现在在我手中,但是还差一个你,所以我在书院mén口等了你三个月。”

  从看到那把jiàn后,宁缺de眉一直微微挑着,哪怕老实答话de时候,也没yǒu落下来,然而这时候听到柳亦青说朝小树败在他手中,他de眉忽然落下,神情平静到了极点,甚至让人觉得yǒu些寒冷。

  柳亦青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朝小树现在在哪■里?”

  宁缺de语气依然很老实:“想。”

  柳亦青看着他寒声说道:“那就拿出你de真实实力,与我一战,这一战无论胜负,我都会告诉你你想知道de事情。”

  宁缺忽然笑了起来,思★考piàn刻后,转身向场边青树下de桑桑走去。

  柳亦青以为他是要去取传闻中那把恐怖de铁弓,骄傲地微笑起来。

  宁缺走到桑桑身前,却没yǒu动作。

  他不是来取元十三箭,而是准备取六师兄刚刚替他做好de另外一样事物。

  因为先前那刻,他准备杀死这个叫柳亦青de南晋jiàn客。

  但走到桑桑身前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因为yǒu时候活着应该比死了更难受。

  所以他从桑桑身边又走回场间。

  柳亦青看着双手空空de他,微微皱眉说道:“我要看到你真实de境界。”

  “我说过我今天不用箭,只用刀。”

  宁缺把右手伸至空中,看着他平静说道:“因为你不配。”

  柳亦青依然没yǒu动怒,漠然问道:“那究竟谁才配呢?”

  “我de铁弓过隆庆皇子,过道痴,你不如这两个人,所以你不配。”

  说完这句话,宁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虎口一紧,右手握住身后斜斜指向青天de刀柄,缓缓拔出那把黑亮无痕de细长朴刀。

  他de动作很寻常,很随意,却坚定地不容任何人打断。

  就像两年前那个雨夜,穿着青衫de中年男子在他身前纵jiàn杀敌,近身毫无防御,毫不犹豫把生命jiāo付给他时,他所做de那样。

  ……

  ……

  柳亦青清楚地察觉到了宁缺身上气息de变化。

  他de情绪却没yǒu任何变化,满是污垢灰尘de衣衫随chūn风而飘,整个人就像是一把被chūn水洗至无比明亮dejiàn。

  他最尊敬de兄长,曾经告诉过他,无论面对怎样de敌人,无论敌人发生怎样de变化,你所需要做de事情,只是把jiànchōu出鞘来,然后刺进对方de身体。

  所以柳亦青平静地chōu中鞘中青钢jiàn,然后直直向着宁缺de身体刺了过去。

  直刺,如棍,如凝住在时间里不再摇摆de柳。

  没yǒu什么jiàn意,也没yǒu飞jiàn呼啸破空。

  这是最简单de一jiàn。

  却是最强大de一jiàn。

  ……

  ……

  南晋jiàn阁,与世间所yǒu修jiàn宗派都不同,修行de不是驭jiàn之术。

  jiàn阁出来de弟子,从来都不会用念力控天地元气,再用天地元气去控本命jiàn。

  jiàn阁弟子只信任自己握jiànde手。

  他们最强大dejiàn术,便是手中jiàn。

  jiàn在手中,根本不需要靠天地元气控,直接便能凝jiàn周de天地元气。

  这便是世间第一强者jiàn圣柳白dejiàn道。

  jiàn在手中,挥之便是一道大河。

  身前一尺无敌,便万里无敌。

  ……

  ……

  过往岁月在老家sī塾里de孤单,来到jiàn阁后所受到de冷眼,在书院mén前静坐三月de所思所得,包括那些唐人嘲讽轻蔑de目光,那些令他愤怒却隐而不发de议论声,以及内心最深处de骄傲,全都融化在这一jiàn里。

  如此简单de一jiàn,倾注了柳亦青毕生de境界修为,jiàn锋之前de空气骤然坍缩,向四周避开,出现一道绝对de真空。

  空中飘舞de几piàn青叶,根本无法落到洁净无尘de青砖地面上,便化为粉末。

  书院侧mén外de天地元气剧烈地震,向着他手中dejiàn身凝聚灌注,然后再自jiàn锋渗出,隐然成一道风雷,呼啸作响。

  瞬息之间,柳亦青掠过二人之间de距离。

  jiàn尖挟着风雷,直接轰向宁缺de面mén。

  ……

  ……

  这是第六章,我疯了,那就……还yǒu第七章,写完再睡觉,什么时候更,真不知道,争取八点半前吧,因为醒来后,还要继续写,擦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