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来自烂柯寺的邀


  那年轻僧rén约mō“十五六岁,容颜清俊神态和善,面色微黑,单薄僧衣随风而飘,颇有出尘之意,但如今尚是寒冬,也不知他怎么就这么不怕冷。

  níng缺微感警惕,表情却没有流lù出来,微笑问道:“这位大师认得我?”

  僧rén微微一笑,说道:“贫僧是用猜de。”

  níng缺诧异问道:“这也能猜出来?”

  僧rén平静说道:“因为贫僧见过书痴,所以猜到您便是十●三先生。”

  níng缺想着最近那个愈演介烈de传言,不由苦笑了一声。

  莫山山看着那年轻僧rén,散漫de目光渐凝,想起了早年前与对方相见时de情形,微感讶异说道:“原来是观海师兄,□近来可好,怎么来了长安?”

  通过她de介绍,níng缺才知道原来这位年轻僧rén便是烂柯寺长老de关门弟子观海,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异样。

  这个世界与níng缺曾经生活过de那个世界不同,并不是每个家庭fù女都是佛道双修de高手,与昊天道相比,佛宗de影响力相对要小很多,佛法并不昌威。

  然而烂柯寺de名气实在太大,尤其是对普通rén而言,没有谁知道悬空寺,却都知道烂柯寺,对修行者而言,烂柯寺又要比月轮国de白塔寺地位更高一分,即便是对佛宗没有任何了解deníng缺,也听说过烂柯寺de大名,而且印象深刻。

  那座千年古寺曾经发生过太多故事,莲生大师当年便是因为与烂柯寺长老辩难而声震天下,后来隐居寺中修行数年,而彻底改变当今修行世界面貌de魔宗覆灭事件起始de那件血案,也正是发端于烂柯寺前。

  níng缺第一次听说烂柯寺de名字是在隆庆皇子初进长安城de时候因为隆庆也是在烂柯寺辩难而成就威名,此时思及此事,他不由暗想世间de修行者想要出名,是不是都要经过烂柯寺这关,要去参加一下对方组织de大专辩论会?

  正因为这些故事,烂柯寺在修行界里de地位非常特殊,而常年隐居在后山里de长老更是辈份极高,伞前这名年轻僧rén既然是烂柯寺长老de弟子,按道理大概要比传说中de佛宗七子地位要更高一些。

  依照níng缺dexìng格,他本应与这名叫观海de年轻僧rén好生亲近一番才是然最近这些天因为所谓书院入世之事,他一直在警惕会不会遇着别de宗派前来挑战,此时忽然看见烂柯寺derén出现在长安城,不免有些不安。

  “原来是烂柯寺de大德,不知为何在王庭间没有见到师兄。”他笑着说道。

  年轻僧rén连道不gǎn,恭谨说道:“贫僧哪里gǎn称大德,而且家师在夫子面前执弟子礼,林海哪里担得起十三先生师兄de称呼?至于荒原之事,寺里也收到了神殿de诌令,只是佛宗弟子讲究出家苦修不惹红尘是以便没有去。”

  听着这番话,níng缺暗想不惹红尘自然也不会贪图那些虚名,大概是不会找自jǐ麻烦心情略安,而且看那僧rén清澈目光里竟有些对自jǐde仰慕之意,更是觉得非常舒服,神情温和问道:“却不知师兄来长安城有何要务?”

  不管是huā轿子还是竹轿子总是需要两个rén抬de,所以林海谦逊不gǎn承认是师兄,níng◇缺却是坚持如此称呼,以此观之大师兄说de果然不错,处世圆滑随机应变de本事,他确实是书院后山不二之rén选。

  林海取出一个黄布包裹de信封,说道:“先前在贵国礼部换了文书,正准备出城去书院,□不粹便遇着了十三先生,那这请柬正好送上,也能偷懒几步。”

  “给书院de请柬?”

  níng缺打开黄布,发现信封没有封口,从里面抽出一张很薄de信纸,信纸上de内容很简单清晰,就是烂柯寺长老邀请书院派rén参加明年盂兰节。

  经过与大师兄de那番对话后,他很清楚日后书院若有什么俗世事务,只怕都是由自jǐ处理,那么烂柯寺盂兰节肯定也是自jǐ去参加,好在还有一年多时间,可以好生准备,而且确定烂柯寺来rén是送请柬de,不由愈发心安。

  他看着观海微笑说道:“师兄远自烂柯寺来,本应一尽地主之谊,只是我与山主约好同游,晚间再与师兄品茶言欢,不知可否?”

  观海僧rén恭谨应道:“十三先生客气,贫僧奉师命前来长安,课业已经缓下不少,今日既然已经将请柬送到先生手中,稍后便要回寺了。”

  走吧走吧,总要回到自jǐde家,níng缺很高兴地这般想着,然而表面上却是极为热情de挽留挽留再挽留,甚至拿冉了河北郡男rén们特有de假怒模样。

  观海僧rén连连婉拒,说道:“课业实在是不能再耽搁了,只是难得来一趟长安城,又能遇着十三先生本rén,贫僧有些修行上de疑难,向请先生指教一二。“完全没有问题,话说傍晚时分我在松鹤楼订桌全素席面,再来两瓮素酒,你我把酒言欢,喝茶也行,到时我们来好好参详参……噫,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níng缺说de兴高采烈,扮足了书院入世之rénde模样,直到这时才醒过神来。

  世上有很多话不需要明说,也不能明说,因为说de太明会让彼此颜面上都有些过不去。书院、西陵神殿或欺柯寺这种地方出来derén,一般总要讲究一个风度。

  既然是世外de修行者,怎么能像俗世里de地痞流氓那样二话不说或者说几句狠话……”便拿起西瓜刀向对方dexiōng口或光头上砍将过去?

  即便要打架,也要给这件事■情寻一件漂亮些de衣裳,美妙些de理由,像níng缺和叶红鱼这种说打便打,从来不管风度姿态只求胜利derén,在修行界里真de很少见。

  而那些漂亮de衣裳,美妙de理由,不外乎就是请教修行上□de疑难,互相参详一下境界修为,撕掉这些所有de外在,才是赤luǒluǒde真相:请君一战!

  确认这名烂柯寺僧rén发出了战斗de邀请,níng缺脸色微变,看着他那张微黑de脸颊,不由想起桑桑和卓儿de肤色,心想自jǐ这辈子似乎和这种肤色derén杠上了。

  片刻后,他诚恳说道:“出家rén慈悲为怀,何必在意那些身外虚名?”

  观海僧rén更加诚恳说道:“贫僧在寺中苦修多年,时常听闻长老提及当年在夫子席前求教de过往,知道书院乃是世间第一流之所在,对书院诸贤心向往之,早就想前来拜访却一直被课业所系不得脱身,今日难得来到长安城,还请十三先生体谅贫僧这难得de贪嗔之念,不●吝指教一二。”

  níng缺盯着对方de眼睛,发现这年轻僧rénde眼眸里除了恭谨还是恭谨,除了仰慕还是仰慕,除了坚定de战斗意志还是坚定de战斗意志。

  对方对你如此恭谨仰慕,难道你◎好意思骂对方?对方战斗意志如此坚定,而且还是个从不吃荤油极少食盐de油盐不进de僧rén,你凭什么说服他?

  níng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de局面,如果换作以前在渭城时,他大可以跑,然而○现在他身上被迫扛上了大唐和书院两座大山,若真de跑起来,只怕有些吃力。

  其实他从来不害怕战斗,更不会恐惧打架,只是担心打不赢对方。

  观海是烂柯寺长老de关门弟子,在níng缺看来,■关门弟子这种隐藏xìngrén物向来很强大,比如书圣de关门弟子莫山山,比如夫子de关门弟子他自jǐ……好吧,他必须承认自jǐ是史上最弱de书院行走,于是他愈发没有信心战胜对方。

  打不赢对方还要去打,在有些时候可以说是勇气,但有些时候可以说是愚蠢,níng缺撑着大黑伞,在长安城de微雪间陷入了长时间de沉默,在勇gǎn与明智之间来回挣扎,却始终得不出一个〖答〗案。

  莫山山一直在大黑伞那边安静站着,大概猜出他此时心里de痛苦,不由眼帘微垂,睫毛轻眨,用了很大de力气才忍住不让脸上lù出笑意。

  观海僧rén是个老实rén,从小到大他一直听着长老对夫子de敬畏仰慕,打心眼里就没有想过自jǐ能够战胜书院二层楼de学生,此时见níng缺长时间沉默不语,暗想十三先生大概是不想让自jǐ输de太过凄惨,不由觉得有些感动。

  “十三先生若嫌贫僧修为卑微,不如坐而参禅?”他诚恳说道。

  níng缺心想烂柯寺以辩难闻名于世,再说你这僧rén肤色微黑,又有个观海de名字,不想便知平日里豆油吃de极多,很是擅长与rén做口舌之争,我要与你坐而参禅,岂不是不到三息便要无言败退,正式宣告入世第一战de失利?

  输不是问题,问题是大师兄不让自jǐ输,问题是那样会让书院méng羞,让夫子丢rén,而夫子好像很丢不起rén,那么这便会导致一连串非常严重de问题。

  níng缺这般想着抬起头来,与僧rén清澈诚挚de目光一触,他心头微微一动,忽然觉得与对方相较,自jǐ好像缺少了一些很重要de东西。

  飘落de雪huā在大黑伞油腻de伞面上铺上浅浅一层。

  níng缺看着僧rén平静说道:“能不能麻烦师兄你等我半天时间?”

  观海僧rén合什。

  莫山山看着他问道:“你要半天时间做什么?”

  “我需要半天时间来思考一个很垂要de问题。”

  níng缺说完这句话,收了大黑伞背在身后,一个rén在微雪中向长安城南走去,半个时辰之后,他来到城南那片新凌出来de大湖,于残雪间缓缓坐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