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书现世,日后


  当宁缺在火堆醚轻轻翻开那卷旧书时……dào与息自微黄蜘卿暖缓浮出,这dào气息平静淡然澄静,仿sì不属人间所有,须臾间飘飘摇摇直上天穹,仿佛便要散入冬日的阴云中,再也不会重新回到书页之上。

  这dào气息因为过于淡然澄静,与冬穹荒原上的任何事物都无法产生相斥之意,却也并不融合,就连那些柔若无物的云丝也无法融合,这和无法融合并不是抵抗和排斥,只是沉默地本性保持,便是连接触也不愿意。

  没有接触自然便不会带lái相互的作用,依旧是安静的冬日阴云,荒原霜林,就算是世间念力最强大的修行者,也不可能发现这卷书所散发的气息。

  但天空可以,因为碧蓝或铅灰的天空便是一面镜子,一面属于昊天的无所不在无所不照的镜子,所以它可以清晰地反映出那dào气息的模样。

  冬日天空中那些密集低垂像吸饱水的旧棉褥sì的云层,在天书明字卷开启之后,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反应,厚厚的云层剧烈地绞动着、撕扯着,然后互相纠缠吞噬,最终脱离开彼此的区域,变成无数万朵独立的云。

  无数万朵云之间露出后方遥远湛蓝的天穹背景,正是因为这些背景,让这些云团产生了清晰的悬垂感,变成了无数颗沉默飘浮在空中的石头。

  宁缺抬头望着天空里那些云石,想起魔宗山mén外块垒大阵里的亿万颗哦崎怪石……若有所悟,心有所感,感慨沉默不语。

  黑色的荒原某处。

  叶苏正在望天观云,双手负在身后,仿佛已经握住那把单薄木剑,头仰的很高,仿佛已经靠住那把单薄木剑,他身上的衣衫很单薄……仿佛要随荒原上的寒风而飞舞……他脸上的情绪也很单薄,那是一种自嘲神伤的淡漠形成的单薄。

  黑色荒原另一处。

  唐也在望天观云……双手垂在身侧,紧紧握着像是两个坚定的石头,头仰的很高,仿佛是块悬崖边欲坠的巨石,他身上的皮袄很厚实……无论荒原上的寒风劲吹却无痕,他脸上的神情也很厚实,那是一和明悟真相的平静形成的厚实。

  黑喜荒原又一处。

  夏侯轻提缰绳,缓缓举起右手,示意身周如乌云般的玄甲重骑停止,然后他抬头望向天空那数万朵像悬石一般的云团,难以自禁回忆起了很多年涛日夜能够见到的山mén……想起了很多事情,深沉如铁的面色闪过几丝痛楚。

  此时的荒原上有很多人,他们都没有能力接触到那卷天书泄露出lái的澄静气息,但他们看到了天空中的异象,看到了那些各自独立沉默不与天地相融的云团。

  于是他们震惊……然后沉默无语。

  天谕大神官的谕示是真的。

  天书明字卷于荒原现世。

  遗憾的是,世人望天观云能知天书现世,却不知天书出现在荒原何处。

  “师兄……殷然天书在你手里,那先涛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他们没有问我……而且”我真的不想告诉他们。”

  “有dào理,除了咱们书院的人,谁也不能告诉。”

  “是啊,告诉他们了,他们肯定要lái抢,我又不愿意和他们打,我说过,我不怎么擅长打架,夏侯那些人很强大,要打赢他们很率苦的。”

  宁缺注意到大师兄说的不是很难,而只是辛苦,怔了怔后忍不住笑出声lái。

  “上师弟,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大师兄你真是一个妙人。”

  “噢?何处妙?”

  “到处都妙。”

  “好吧,这耳话我也不怎么听得懂。”

  “大师兄?”

  “上师弟?”

  “这卷天书怎么关上?总不能老让它这么敞着,天穹的反应如此强烈,万一真有人能觅着痕迹追上lái怎么办?”

  “关书这和事情呢,一般分三步,首人……”

  “大师兄。”

  “上师弟?”

  “这卷天书有古怪,我先前看了一眼,识海受震太剧烈,这时候想要吐血,所以我才想阖上,而现在和你说话我更想吐血,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帮帮忙?”

  “喔,明白了。

  “大师兄?”

  “上师弟?”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你不是让我帮帮忙吗?君陌小时候和我说话也很容易生气,那时候他就像你刚才一样,说想要吐血,所谓帮忙,自然就是闭嘴啊。”

  “我说的是书……当然,以后我会谨记和师兄你聊天的注意事项。”

  “喔,明白了。”

  微红的火光中伸过lái一只手,那是大师兄的手。旧书的封面对宁缺而言无比沉重,夹杂着无穷威压感和,便是余光一瞥,便让他识海震荡欲破,然而在大师兄的手下却没有表现出lái任何异常之处,轻轻一掀便随着书页轻轻合上,天穹上那数万朵若悬石的云团渐渐散开,互相融为一体,重新回复成阴沉绵延一片的湿漉棉絮,盖住整个荒原。

  荒原上那些感应到天象、举头望天观云的强者们,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带着或感慨或惘然的复杂情绪,各自沉默离开。

  时已近暮,极淡的夕阳红从云层那头透过lái些许,照耀着荒原上的寒林,如少女青丝般的细流温溪,映出无数dào金丝,溪畔大黑马像只笨拙的妖怪麻雀般蹦跳着,身着白袄的清丽少女符师在后面追逐,林畔的火堆颜色越lái越深。

  大师兄把吃剩的地薯皮搁到脚边,缓声问dào:“拣到了浩然剑?”

  在魔宗山mén里宁缺并没有拣到小师叔当年的那柄浩然剑但他知dào大师兄问的真实意思是什么,所以他点了点头,说dào:“不是真正的剑,但我拣到了。”

  大师兄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宽愿开心,威慨说dào:“那就好。

  宁缺沉默片刻后,非常认真地问dào:“师兄,为什么选择我继承,上师叔的衣钵?”

  天书明字卷一直在书院,书院当然不会去与世间宗派争夺只可能是为了小师叔留下的那些斑驳剑痕和那dào想要回到师mén的气息。那些剑痕与气息代表着小师叔的精神气魄以及衣钵,因为魔宗山mén被掩一直流落在外。

  数十年后魔宗山mén因应天时而开启而就在这个时间段,帝国和书院改变成了秋季实修的方案,让宁缺带队lái到荒原,如今他自然明白了到底是为什么。

  然而书院后山里有那么多师兄师姐,他的境界最低资历最浅,与夫子没有见过面,自然更谈不上最受宠爱,那么小师叔的衣钵为什么会轮到他lái继承?

  “因为这是小师弟你的机缘。”

  大师兄神情温和看着他,干净的目光仿佛能直接看透他的内心。

  宁缺喃喃重复dào:”机缘?”

  “机缘是什么?用老师的话lái说就是那些说不明白却冥冥中自然存在的因果,不过老师不相信机缘,我却相信在我看lái,莲生大师,神殿千年,荒人南下,皆是如此而小师弟你也一样。”

  大师兄说dào:“你想进书院,所以进了,陛下需要你lái荒原所以你lái,你能感受到小师叔的气息所以你去,黑夜lái临,被封数十年的魔宗山mén因应天时开启,而你就在那里,所以你便入,这没有必要用dào理lái解释,也无法解释,却自有因果,所以这是你的机缘,不是我的机缘,也不是君陌或是别的师弟师妹的机缘。”

  宁缺惘然抬头望向远处那片莽莽然的雪些大山,心想自己幼时离开长安,于氓山南麓艰辛成长,十余年后lái到氓山北麓,身为书院最小的弟子,继承小师叔的衣钵,sì乎真的有什么在其间发挥着作用。

  不知dào过了多长时间,他从莫名的感伤情绪中摆脱出lái,回头便撞见大师兄那对干净如纯水般的目光,不由微微一怔,旋即生出些黯然情绪。

  他对大师兄提及魔宗山mén中的事情时,没有提到那些最隐秘的那部分,这便是黯然的原因□。去年春天在书院第一次遇见大师兄时,他曾经恐惧过对方的干净以及那股让人亲近到无法隐藏真心的气息,如今知dào对方是自己的大师兄,绝对会真心对自己好,自然不会再恐惧,然而却愈发觉得挣扎痛苦。

  ★☆入魔的事情,要告诉大师兄吗?

  天将夜,繁星已出,黑色即将覆盖整片荒原,霜林畔的火堆显得愈发明亮,被呼啸的冬风一吹,飘摇火苗照得宁缺的脸明暗不定。

  宁缺低头看着眼前的火堆,沉默很长时★间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声音微紧说dào:“大师兄”上师叔当年是不是入了魔?所以遭天诛而死?”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说dào:“是啊。”

  宁缺抬起头lái,问dào:“那我继承了小师叔○的衣锋……”

  大师兄笑着说dào:“浩然剑有浩然气,浩然气有浩然意,我也学过浩然剑。”

  宁缺摇摇头,说dào:“不是的。”

  大师兄sì乎对他在挣扎什么心知肚明,摆手阻止他☆继续,微笑说dào:“上师弟,有些事情如果你真不知dào该如何面对,那么以后有机会和老师说吧。”

  (在某度假村里,我运气不错,很多作者都上不了网时,我能上,我能顶住嘀,明天一定不会断吧,只是确实折腾的不善,如果写的糙些,请大家多多担待。

  然后强烈向大家推荐骷髅精灵的新书圣堂,书号是乃丑强,惯于热血的这厮,今次要在仙侠的世界里折腾出什么样的故事lái,我也灰常好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