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六十八章 何以浇块垒(上)


  正文]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六十八章 何以浇块垒(上)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六十八章 何以浇块垒(上)

  悠远古老de气息,暴涨依山而起,直刺灰暗天穹,却在似乎将要触碰到天幕de那瞬间骤然收敛而回,雪峰顶端浮雪渐飞,青翠山谷气息大luàn,空中劲风狂舞,瞬息之间横扫,湮没所有事物。

  道痴de万道冰剑、书痴de半道神符,宁quē捏碎锦囊释出de缚字符,沸腾de湖水,都被狂风卷动de烟雾所吞噬,消失无踪bú知去了何处。

  宁quē和莫山山直接被暴涨de气息震飞,眩晕片刻后才醒过神来,他看着笼罩天地间de浓雾,bú由感到身体有些寒冷,这等恐怖de气息,完全bú像是人类可以施展出来de力量,即便是知命巅峰de至强者,也做bú到这一点。

  箭筒和行囊都还在身旁,他震惊之余又生出诸多bú解,这道狂暴气息直接吞噬了所有,包括道痴de气息,可为什么自己依然完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这……是什么符?”

  宁quē难以压抑心头de震惊,望着身旁de莫山山问道。

  莫山山抬袖擦去chún角淌下de鲜血,摇了摇头。

  先前她以血为墨写就半道神符袭向大明湖,才引发山谷里de异变,然而她自己似乎也没有想到会造成如此后果,听着静寂无声de周遭,发现再也无法听到大明湖de涛声,如漆墨眸里显出几丝余悸,颤声说道:“和我无关。”

  二人相互扶着艰难地站起来,视线所及尽是一片水雾,根本看bú清楚是在何处,宁quēbú是很理解她de话,用询问de眼神望向她。

  莫山山轻轻咳了两声,感受着浓雾之中依然盈绕回dàngde悠远古老气息,满怀敬畏向往情绪说道:“这道气息是魔宗山mén阵法开启时渲泄de力量,我先前只是试图让阵法开启,但真没想到只是开启渲泄de阵力,便如此强大。”

  魔宗山mén阵法开启?

  宁quē大吃一惊。

  前些日子在那道雪崖上,隆庆皇子曾经说过魔宗山mén开启还需要时日,这些天他一直在大明湖畔悟道,也没有感受到任何魔宗山mén开启de征兆,jié果没有想到,莫山山竟然有能力看破魔宗山mén大阵,让它提前开启

  一念及此,他看向莫山山de目光便多出几分灼热,心想天下三痴果然名bú虚传,平日里看着淑静平和,并没有太特殊de地方,到了关键时刻,却总能给人带来太多de惊喜,书痴少女竟真de能够达到符阵bú二de境界。

  被宁quē灼热目光看着,▲莫山山有些bú适应他目光里de赞叹敬佩意味,微羞低下头去,轻声解释说道:“这些日子你在湖畔悟道破境,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在湖畔看这座山mén大阵看了很长时间,所以看明白了一些。”

▲▲莫山山有些bú适应他目光里de赞叹敬佩意味,微羞低下头去,轻声解释说道:“这些日子你在湖畔悟道破境,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在湖畔看这mòshānshānyǒuxiēbúshìyīngtāmùguānglǐdezàntànjìngpèiyìwèi,wēixiūdīxiàtóuqù,qīngshēngjiěshìshuōdào:“zhèxiērìzǐnǐzàihúpànwùdàopòjìng,wǒyěméiyǒushímeshìqíngzuò,suǒyǐzàihúpànkànzhèzuòshānméndàzhènkànlehěnzhǎngshíjiān,suǒyǐkànmíngbáileyīxiē。”

  她低着头继续小声说道:“而且这bú是本阵,只是山mén外de掩阵。”

  虽说颜瑟大师曾经说过符便是阵这种话,宁quē也曾经被七师姐当作苦力修复书院后山大阵,但他对于阵法知识de了解依然极为贫乏,完全听bú懂什么本阵掩阵。然而他很清楚,前一刻在道痴叶红鱼de攻势下,局面已经陷入绝境,莫山山开启魔宗山mén等若是直接打破了死局,这比什么都重要。

  宁quē感慨说道:“道痴果然强大,入知命境后你我加起来都bú是她de对手,只是很可惜你在这里,那么大明湖对她来说就是个错误de战场。”

  莫山山抬起头来,眸子里现出喜意,从燕北边塞来到荒原深处,她总觉着和宁quē相比自己徒有书痴之名,却起bú到太多作用,bú免有些神思黯然,这时过宁quēde称赞确认自己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轻声说道:“我也只是试一试。”

  宁quē笑着说道:“过度谦虚就是骄傲。”

  莫山山笑着点了点头。

  宁quē看着身周弥漫着de浓雾,微微蹙眉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魔宗山mén如果已经开启,我们该怎么进去?”

  水雾太过浓郁,遮住所有de视线,天地气息太过紊luàn,便是识海也只能感知到极hún沌de一片,在这种环境中bú要说找到魔宗山mén,他甚至bú知道自己这时候究竟在哪里,是还在青翠山谷中抑或被那道气息震飞到了别处?

  莫山山闭上眼睛,细长de手指探出棉袖伸到雾中,微微屈伸计算感知,片刻后她睁开眼睛,蹙着墨般de眉儿说道:“先等雾散。”

  雾开雾散总有时,没有过多长时间,魔宗山mén大阵开启时造成de天地元气变动,渐渐被真实de天地所淡化,半空中de雾气率先散去,隐约可以看到极高处de天空,bú知因为什么,原先灰暗de雪云已然散去,lù出一角湛湛青天。

  水雾散开de速度越来越快,从青天到雪峰再到峰顶de葱葱绿sè,连绵bú断进入宁quē视线里,看着那些已经看了好些天de雪峰,再加上相对方位,他愕然发现,自己二人此时所站立de位置,竟◎应该是在大明湖de湖心中

  然而脚掌下接触de明明是实地,怎么可能会是在湖里?大明湖de湖水去了何处?如果说湖水被魔宗山mén大阵开启时de威力直接蒸发干净,脚下也应该是淤泥才对,可☆yīnggāishìzàidàmínghúdehúxīnzhōng

  ránérjiǎozhǎngxiàjiēchùdemíngmíngshìshídì,zěnmekěnénghuìshìzàihúlǐ?dàmínghúdehúshuǐqùlehéchù?rúguǒshuōhúshuǐbèimózōngshānméndàzhènkāiqǐshídewēilìzhíjiēzhēngfāgànjìng,jiǎoxiàyěyīnggāishìyūnícáiduì,kě是那种坚硬厚实de感觉明显有些异样。

  雾气继续从天空向陆地散去,已经能够看到湖畔de青青阔叶林梢,看那些林梢de高度,宁quē愈发确认自己二人de位置是在地势更低de湖底,心中也愈发疑huò。

  bú过这时候他来bú及去思索大明湖神奇失踪de答案,眼看着水雾渐散,青林渐现,他以最快de速度重新挽弓搭箭,强忍着肩部de剧痛,顾bú得指间还在流淌de鲜血,警惕地用ròu眼和念力搜寻着四周de画面。

  视野恢复清明,狂luàn紊杂de天地气息波动平静,也就等若先前像战壕一般保护自己de东西都bú存在,道痴随时可能发现自己,并且再次发起进攻。

  魔宗山mén开启,他和莫山山都没有因此而受重伤,他自然更bú相信道痴这个强大而疯狂de女子,会遭受怎样严重de损害。

  锋利寒冷de符箭箭簇稳定地缓慢移动,瞄向清明视界里de●所有方位,随时准备离开紧绷de绞弦,shè向突然出现de那抹红衣。

  然而当云雾散尽后,他还是没有发现叶红鱼de身影,无论ròu眼还是念力都是如此,甚至连最轻微de杂音都没有听到,整座青翠de山谷变得静寂无比。

  bú是绝对de静寂,有泉水叮咚,有流水潺潺,在四周间歇响起。

  宁quēbú知道痴去了何处,但他直觉此时应该暂时安全,缓缓收弓回肩,看了身旁d◆e莫山山一眼,向四周走了几步,靴底踩在石砾上,发出沙沙de声响。

  他们这时候确实是在大明湖原来de底部,但脚下踩着debú是黑sède淤泥,也bú是银sède细沙,而是密●集de满是棱角de石头。

  前些日子在大明湖畔悟道破境,看着这片静湖面积并bú是太大,然而今天行走在干涸湖底,他才发现原来很大,就像是一个挖空了de巨大石碗。

  前一刻还是凛冬静湖,下一刻便成了干爽de砾地,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de神妙画面,bú过想着魔宗山mén这种bú可知之地本来就极神妙,宁quē和莫山山虽然难抑心间震惊,却也没有流lù出太多de情绪。

  观察片刻后,二人终于发现湖水去了何处。他们脚下de碎石砾里就有水,只bú过是很薄很浅de一层,顺着石砾de缝隙,向某一个方向渗漫而去,然后逐渐汇流成平溪,向低洼处流去,最终在湖底de最中心处消失bú见。

  湖心处看bú出有什么异样,但能在这么短de时间内渲泄如此多de湖水,bú免给人一种诡异de感觉,仿佛那里有一头远古de巨兽正张着贪婪de嘴。

  宁quē和莫山山对视一眼,顺着脚底清水漫流de方向,抬步向湖心处走去,然而还没有走几步,他de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双脚仿佛灌了铅一般再难抬动,身旁de莫山山de脸sè更是变得无比苍白,显得极为痛苦。

  “这是怎么回事?”

  宁quē感受着那股令人感到畏惧de气息,皱眉望向周遭,却看bú出来什么异样。

  湖底一片石砾,确实没有任何异样,有de只是石头。

  这些石头或大或小,形状各异,有de中空似被风镂出de艺术品,有de圆滚如鼓,有de纤细如林,有de则是模样怪异根本bú知该如何形容。

  有些石头上生着厚厚de青藓,有de则是光滑如yù,但无论哪种石头,上面都没有湖水留下de痕迹,仿佛它们并没有被湖水浸泡千万年de那段时光。

  满山满谷de石头,就这样出现在视线中,仿佛同时出现在xiōng中,哪怕圆滑de石头也充满了无形de尖锐棱角,让看到它们de人感到xiōng中堵塞bú安。

  那种感觉好生bú舒bú畅bú痛,充满怨怼之意,bú甘倔犟之念。

  宁quē看着眼前这些石头,终于感觉到了古怪。

  莫山山在他身旁怔怔看着这些石头,苍白de脸上忽然现出两抹红晕,眸子明亮异常,薄chún轻颤,bú可置信说道:“难道这就是……块垒?”

  宁quē问道:“块垒是什么?”

  莫山山颤声说道:“西陵教典曾经记载过一种阵法,那种阵法横亘天地之间,强大到难以想像de程度,与它相比,裁决司de樊笼神阵简直bú堪一提。”

  她脸上满是敬畏和仰慕神情,看着四周看似随意堆放de石头,说道:“我总以为这种阵法只可能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居然有人真de能布阵成功。”

  宁quē好奇问道:“这些石头就是……那个传说横亘天地de强大阵法块垒?”

  莫山山转头看着他de眼睛,认真说道:“块垒……就是石头。”

  ……

  ……

  (限于身体,最近更新bú可能太饱满,四月deyuepiao第一,暂时也是没想法了,但是雄心壮志还是要在xiōng间de,bú然块垒之气太浓郁,这BIAJI一下,在太后面实在bú好看,大家手里有yuepiaode,还是请鼓励我一下,我虽无法保量,保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