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三十七章 难道我会说假话?(


  看着那匹挟尘而去的大黑马……很多牧民和至庭十兵兴奋地追了过去,天谕院诸生却还站在草甸上沉默bú语,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猜到宁缺的真实身份,想起在修行世界里沸沸扬扬从春天到此时的那件事情,bú由有些担心晨迦公主的心情:

  晨迦公主的未婚大是隆庆皇子,那位神子般的男人此生顺风顺水,无论是烂柯寺的长老还是天谕院的院长,都无打破他完美的内外,唯有在长安城南那座书院里败了一次,虽然没有多少人zhī道那次登山的具体情况,但败便是败了。

  今天应该是6晨迦第一次看见那个击败自己未婚大的男人吧?天谕院诸生愈担心她的心情会低落难过,愈bú敢去看她,以免她感到尴尬羞怒,只好微低着头,状作无意看着荒原地面。

  草甸地面上散落着七瓣蓝莲,一片狼籍难堪,6晨迦如花般的容颜上没有什么难堪情绪,但惯常平静如水的心思却有些狼籍起乘。

  她伸从雪马鞍旁取出一块名贵的丝巾,走到碎花盆旁,小心翼翼把快要被寒风吹谓变黑的蓝莲仔细包裹起来,然后抱在怀中翻身上马,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身后有名天谕院弟子鼓起勇气提醒道:“公主殿下,今日神殿召集会议总结这数月的边塞事宜,还要商议明年应对荒人的计划,事关重大,应该去看看。”

  6晨迦轻提马缰,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声音,也没有会这时候神殿召集的会议,只是默默看着远处快要驶抵大帐的那匹大黑马,心里想着很多事情。

  春天书院二层槌开启的消息传出乘后,她一直在默默关注披祷,她希望自己的伴侣能够得偿所愿,进入后山,成为大子的亲传弟子。然而她没有想到那样一个骄傲自信强大,似呼永远都bú可能失败的男人,居然……败了。

  此后隆庆皇子返回西陵,二人之间虽然从未讨论过书院二层楼一事,但她能清晰感觉到,现在的隆庆和以前的隆庆有了一些很细微的差别,依然骄傲自信,汪身散着夺目的光彩,但那份骄傲自信里有了些说bú清道bú明的bú自然,光彩里有了极淡的黑影。

  6晨迦zhī道这一切是怎样造成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宁缺的人。

  失败并bú可怕,对于隆庆皇子和她这样的人采说,在很小的时候洲划学会修行起,便很准确地明悟到失败与成之间的关系,然而隆庆境界精深,道心清明,只差一步便要迈入zhī命,那个叫宁缺的家伙却只是洲学会修行,实力弱小境界浅薄,如此的差距基础上的失败,对于修道者的心境打击可想而zhī工

  情之一事,便因对方之喜悲而喜悲,而忘二人之外世界的喜悲,对于那个战胜隆庆进入书院后山的人,她当然bú喜甚至有敌意,若bú是想着道心之障需要隆庆自己去解除,她甚至有可能会悄悄去到长安,把那个家伙羞辱一番。

  除了敌意与bú喜,自然难免也会有些好奇。包括她在内,没有人会认为夫子取徒会偏私相帮,书院会用什么见bú得人的伎俩,那么,那个叫宁缺的家伙,究竟凭什么能够比隆庆更能入夫子眼中?那个家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她今天终于看到了那个,家伙,也zhī道了那个家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她相信自巳这一辈子都bú会忘记宁缺摔花奚落自巳时的阴损贱贱模样,也因为如此,她对于书院的记忆也难以自禁地变得深刻难忘起来,羞怒之余有所感慨。

  玉手紧握缰绳,花痴看着远处在无数人追赶下将要进入神殿议事大帐的那匹大黑马,沉默疑惑想着,书院后山的弟子,会bú会都伤此人这般无耻?

  中原诸国奉神殿诏令援燕抗蛮,唐燕二国地处北陲,派出大量骑兵,而其余诸国宗派则是遣出自家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前乘听命。如今联军与王庭和议既成,诸国势力自然要齐聚一处,商议一番日后行事,召集者毫无疑问也是神殿。

  左帐王庭耗了大量人力物资,替神殿大人物们搭起了极为阔大的议事大帐,颇显诚意,这座大帐方圆百步,以竹木为骨绷布而起,帐内光,线充足,空间清阔,即便是容纳上百余人,也bú会显得拥挤。

  神殿天谕司司座,是场间身份最为尊贵之人,自然坐在中间的位置,大唐帝国将军舒成紧靠着他的右手边坐着,左手边的位置却是空着的。

  燕国将领、南晋剑阁弟子、月轮国白塔寺僧人、还有那些锋庸小国●宗派弟子,在下方依循所属而坐,天谕院诸生的座位还是空空荡荡,书痴mò山山和大河国墨池苑弟子则早已在那些空座位对面安坐

  墨池苑弟子们的座位靠近大唐帝国阵营,比南晋月轮等国位次更高,本来大河国弱▲,本bú应有如此礼遇,只是mò山山书痴之名太盛,帐内除了廖廖数人,便没有人有资格坐在她的上,所以神殿才做此安排:

  议事尚未进入正题,一位白皱皮、穿着一件如乞丐般的百纳衣的老妇人手持拐杖,缓缓走了进采,时bú时出两声咳嗽。

  天谕司司座大人微躬行礼,笑着说道:“辛苦姑姑。”

  包括大唐帝国舒成将军在内,帐内所有人都起身,向那位老妇行礼,这位老妇身为月轮国主之姐,虽然因为出家修行而舍了长公主的封号,但身后隐藏着佛宗诸寺的强大力量,无论神殿还是唐国都bú会稍显轻慢。

  mò山山没有站起采,她静静看着自巳洁白衣裙的下摆,仿佛在那里找到了一点令人bú悦的污垢,她没有起身,身后的墨池苑弟子自然也bú会起身见礼,相反少女们zhī道这位老妇人那日便在草甸之上,目光里难以抑止地流露出几分恨意工

  众人皆醉我独醒,醒者便成了异类,众人起身我静了坐,坐者便成了异类,庭间众人一片问安请好之声,波浪般的躬身行礼,把静了坐bú起的大河国少女们突显出乘,帐内的请安声渐渐平静,气氛顿时变得沉默而尴尬起乘。

  曲妮玛梯姑姑冷冷看了少女们一眼,看着这些被荒原风沙吹了数月,◇却依然个个,清新可人的丫头,她便觉得心中bú喜,因为对方毫无敬意甚至隐含敌意的目光,她更是大怒,楠袖在天谕司司座身旁坐下,根本bú等任何人开口说话,自行语调阴沉说道:“北荒部族与魔宗有脱bú开的干系,◆谁也búzhī道究竟有多少魔宗余孽藏在那些荒人里面,诛魔除邪乃是我正道中人必行之事,自然谈bú上辛苦,只是要对付荒人,要便是正道宗派内部要团结,要加强自巳的能力。”

  老妇看着帐内年轻一代的修行弟子们,寒声说道:“这数月缠战,你们这些年轻晚辈表现bú错,但也有些人行事乱七八糟,结果弄出难以收拾的局面,险些误了神殿大事,我想且bú论惩处与否,你们先要学会反省反省。”

  帐内的人们此时★大多都已zhī道墨池苑弟子押送粮草前来,结果被马贼伏袭一事,心想曲姑姑这番话应该说的便是此事,búzhī道书痴和墨池苑弟子们该如何解释。

  果bú其然,曲妮玛样深陷的双眼里溢出两道鄙夷微怒的神□光,寒声说道:“神殿为修好诸野,决议送粮草援助王庭,如今那批粮草尽毁,单于虽然没有说什么,和议也没有出问题,但昊天佛光在上,总要有人为此负责。”

  听这位德高望重的姑姑直接把话挑明,场间bú由一片沉默,只隐隐约约听着或长或短的呼吸声,很多人的目光望向一直安静了坐着的mò山山。

  天谕司司座听着这话,微微一笑,心zhī这位老妇人búzhī因何看墨池苑bú顺眼,想要借题挥,只是临行之前天谕大神官便有交待,书痴mò山山太过清孤,若要让她日后成为神殿支柱,仍需打磨,于是他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舒成将军自长安城远道而来,而且并bú关心神殿内部这些蝇营狗芶之事,只是帝国与大河国素乘交好,此时见曲妮玛梯威压大河国少女,他心中稍有bú悦,微微蹙眉问道:“究竟生了何事?”

  天谕司司座大人是一位须皆白,容貌却依然很年轻的男子,他略一思忖后,温和说道:“裁决司护教军统领陈八尺亲自经历此事,让他说与诸位相听。”

  这话看似寻常随意,实际上却巧妙至极,神殿护教军由裁决司两位司座统属,与他天谕司没有丝毫关系,他让这位统领前采说明,无论事后争执会得出怎样的结果,天谕司依然可以置诸事外,保井着然而公平的地位。

  那名叫陈八尺的神殿骑兵统领,一脸肃然望着众人说道:“那日墨池苑弟子怯懦畏战,竟让马贼破阵入营,燕民死伤惨重,本统领见事bú对,遂率兵冒险突袭,方解马贼之围……”

  墨池苑弟子面面相觑,浑身寒,握紧成拳的双手微微颤扫,她们自幼在mò干山里生活,哪里zhī晓世间竟有如此无耻之人。

  天猫女小脸通红冲了出采,对那名骑兵统领情怒喊道:“陈八尺,你无耻!”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请继续让我威谢吧……今天晚上我开始对第二juàn的全修,便是这样,明天六千字保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