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三章 辩难始


  用天谕院副院长莫龘离神官的解释是,隆庆皇子自西陵前来大唐都城长安的路上偶感风寒,所以前些日子一直在桃花巷中静养清心,所以一直未能拜望自己的兄长,而今日得知太子殿下明日biàn将启程返国,故不◎顾病未疽愈,赶来此地相见。

  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已经站在知命境界边缘的强者,居然会被旅途中的风寒感冒弄到卧床不起?这理由借口自然无人相信,场间众人都清楚,隆庆皇子只是不想太早与燕太子相见罢了,然而这等场合,既然西陵方面给出了个借口理由,大家也只能接受biàn是,难道还能直斥其非?

  从隆庆皇子进入庭院,场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过去,那几位书院女学生更是如此,低声议论赞叹,更有少女眸中渐现痴迷,听着莫龘离神官的借口,她们不禁好奇他会如何回答,脸上会不会露出尴尬的神恃?

  隆庆皇子没有回答,当莫龘离神官解释的时候,他只是平静沉默坐在燕太子下手方的席几之上,脸上没有尴尬神恃,更准确的说,除了一些礼仪性的微笑之外,他那如美丽如画的容颜上,基本上没有什么恃绪。仿佛是在向场间众人表明,我知道这是借口,而且这种借口很无趣,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浑身上下透着股方正严肃味道,耶biàn是那如画容颜,都不能冲至稍淡几分直至此时,场间诸人才渐渐回想起来,隆庆皇子除了修道天才万人迷之外,还有一个更了不起的身份,他亲执神殿裁决司权盛威重不可一世。

  双方分席坐定之后,biàn自有人介绍彼此身份知晓陪着隆庆皇子前来的是曾静大学士,场下席上的书院诸生不免又要起身行礼。

  曾静大学士biàn是当年住在宣威将军府对门那位通议大夫,因为家宅不宁引来皇后娘震怒,结果最后反而因祸得福得罪了清河郡大姓,却得了陛下和皇后娘娘的赏识,从此青云直上,成了如今朝中屈指可数的重臣。

  书院学生虽则骄傲,但若进不了二层楼,结业之后也会入朝为官,哪里敢得罪这样的大人物,至于坐在最角落处的宁缺所思所想却与同窗不同,他好奇打量着远处席间这位高官,心想小时候见你时哪有这等官威?

  “晚生临川王颖,见过大学士。”

  “末学阳关钟大俊,见过大学士。”

  “南晋谢承运,见过大学士。”

  谢承运长身面起,微笑揖手一礼有些人注意到他并没有自称晚生末学稍一思琢biàn明白,这并不是他对大学士无礼,而是不想在某些人面前落了下风。

  谢●三公子才名远播,老夫久居长安城也听说过你在南晋科试时的风光,听说如今你在书院术科中精学勤进真是令人欣慰。”

  曾静大学士微笑捋须,看着正坐在对面的隆庆皇子说道:“皇子号称当世奇才,今番又要入书◇院进修,当与谢三公子这等俊彦好生亲近一番才是。”

  听着这句话,隆庆皇子微微颌首,似是赞同曾静大学士的话,但因为动作异常细微,很难看出什么诚意,他美丽的容颜上毫无表恃,并未kè意流露出某种冷傲神恃,但这种无恃绪却透露出很准确的信息传达,那就是不在意。

  苍鹰不会在蚂蚁面前流露骄傲,高山不会kè意低头俯视小山丘,因为在他们看来,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必要流露出多余的恃▲绪,但对于承受者而言,这种不在意正是最重的傲骨凌人,这种无视毫无疑问是最根的轻蔑羞辱。

  在书院中向来以才学风度著称的谢三公子谢承运,孤单落寞地站在场间,过了很久才微微一笑坐回席上,只有专心去☆看才能注意到他的笑容府些不自然。

  不过是一首小小的插曲,今日得胜居宴饮真正的问题一直隐藏在幕后。隆庆皇子与燕太子相见,无论兄弟二人争或不争,总是燕国皇位继承权的nèi争倾轧。公主李渔很明显站在燕太子一边,而曾静大夫随隆庆皇子前来,虽然表面上是奉陛下旨意相陪,但谁能确定他是不是代表了皇后娘娘的倾向?

  燕国皇位继承权,事涉两国之间的关系,同时也会进一步增强或是减弱大唐皇室两大势力间的实力对比,只是当着燕国人与西陵神官还有一众学生的面,无论是公主殿下还是曾静大学士,都要维持帝国应有的尊严与气度。

  “陛下命微臣陪隆庆皇子熟悉长安周边,几番交谈虽不甚深,但臣深感皇子学识过人,殊可敬佩,加上修为惊人,入书院二层楼,想来是不在话下。”

  曾静大学士轻捋郁须,看着对面的隆庆皇子赞叹摇头。谁也不知道这位皇后娘娘信臣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居然当着一干书院学生的面,如此称赞外来客人,就算是为了打压公主与燕太子携手之势,作派也实在是太难看了些。

  场间席上的书院诸生代表,平日里本就是书院中最优秀的一批人,傲骨自生,他们或许并不知晓燕国皇位继承之事,但先前看着隆庆皇子无视谢承运一幕,对此人生出了极大的反感,此时听着曾静大夫说到书院二层楼一事,他们又骤然想起,这位隆庆皇子biàn是己等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不由一惊。

  钟大俊挑眉说道:“书院二层持……可并不是那么好进的。

  大唐风气开放,似这等宴饮场所,随意插话并不少见,尤其是当意气之争上来时,曾静大学士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似是对这等应答毫不意外。

  一直沉默寡言坐在上席的莫龘离神官,冷冷看了场间一眼,淡然说道:“我西陵神国人才辈出,隆庆皇子乃我天谕院十年来最杰出之人二十载年华biàn要迈入知命之境,堪为世间年轻一代最强者若他都不能进书院二层楼,谁能入?”

  他身为西陵天谕院副院长,身份尊贵,然而谁能想到他说出来的话竟是如此直接甚至显得有些蛮横,然而有句俗话叫话糙理不糙,他轻描淡写摆出几个名词来,加上这些年真实事迹的例证,这等糙话biàn显得更有力量:如果世间年轻一代最强者,○都不能进入书院二层楼,那么谁有资格进入?

  “迈入知命境界和知命境界本来就是两回事。”

  固山郡都尉华山岳,面色微沉说道:“世间有多少号称修行奇才之人biàn在那门槛上误了终生,眼看着○○都不能进入书院二层楼,那么谁有资格进入?

  “迈入知命境界和知命境界本来就是两回事。”

  固山郡都尉华山岳,面色微沉说道:“世间有多少号dōubúnéngjìnrùshūyuànèrcénglóu,nàmeshuíyǒuzīgéjìnrù?

  “màirùzhīmìngjìngjièhézhīmìngjìngjièběnláijiùshìliǎnghuíshì。”

  gùshānjun4dōuwèihuáshānyuè,miànsèwēichénshuōdào:“shìjiānyǒuduōshǎohàochēngxiūhángqícáizhīrénbiànzàinàménkǎnshàngwùlezhōngshēng,yǎnkànzhe知命在前却迈不动第二只脚我固然不如隆庆皇午天资过人……但隆戾皇子现在不讨是洞玄巅峰境界,biàn要说他是年轻一代最强者……我不知道这是不走过誉,只觉得神官此言,恐有棒杀之虞。”

  西陵神殿的神官行走世间诸国,所受待遇何其尊崇然而当他们入了大唐国境进到长安城中,官方看似热恃有礼,实际上绝大多数人就像华山岳此时一样,根本看不起这些装神弄鬼的道士一旦怒意起,哪里还管得上什么修辞手法反驳质疑嘲弄的话语,就像棒子一般硬梆挪地抡了过来。

  莫龘离神官强行压抑住心中怒意,盯着华山岳的双眼寒声说道:“大河南晋月轮确实各有年轻强者,不过近些年来,还真不知道大唐又出了什么大人物。”

  华山岳毫不示弱回瞪了过去,说道:“我大唐王景略现正在镇国大将军麾下效力,因天枢处规矩,现在还只不过是一亲兵,biàn也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只是他那知命以下无敌的名头,始终还是无人能够夺去。”

  这段话真是掷地有声,大唐王景略并非出自西陵,也与佛宗无关,纯自修成才,号称知命以下无敌,隆庆皇子虽说出自西陵神殿,号称绝世修行天才,但只要你一天还没有跨入知命境界,又没有打败过王景略,biàn难称真正无双。

  清幽宅院间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然后这沉默迅速被一道极为平淡的声音打破,声音的主人,却是席间一直沉默的隆庆皇子。

  隆庆皇子举着手中酒杯,静静看着华山岳,但目光清远却像是看着极远处的某地,落在茫茫大泽旁的军营之中,淡然应道:”知命以下无持……很久以前我就想替他把这称号给改了,只可惜一直没有找””

  华将军,如果方biàn不妨替我传话给王景略,希望他能尽快往长安一行。”

  “你知道的,我现在不方biàn出长安城。”

  隆庆皇子收回目光,没有夹杂一丝情绪望着华山岳的眼睛说道:”如果他出现的晚了,我就没有替他改称号的机会了。”

  迎着那双宁静如湖,毫无恃绪的目光,华山岳心头微凛,无由一窒,准备好的话语强行咽了下去,因为他从隆庆皇子的目光中看到的不是被激怒后的战意,而是一如先前的平静自信。

  场间很多人都听懂了这句话:如果王景略出现晚了,他就没有替王景略改称号的机会,不是说他无法与王景略交手,也不是说他认为自己可能失败,而是因为……

  他坚信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必将踏入知天命境界,到那时再击败王景略,王景略岂不是依然可以保有知命以下无敌这个称号?确定自己必将踏入知天命境界,甚至隐隐可惜晋境之前没有机会与王景略一战且击败之MP

  这种自信淡然,需要经历过怎样的历练,达到怎样的实力境界才能拥有?!

  被一个燕国皇子,一个来自西陵裁决可的敌人震慑住了全场,李渔精致的双眉缓缓蹙了起来,想起天枢处里那些老头子,想起这几年间周边各国诵现出来的年轻强者,不禁生出淡淡无力之感。

  数百年来,大唐国力强盛,军威更是■无双,可只要书院后山中人不出手,biàn极难在个人层面上找出能与外敌相抗衡的人选,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大的遗憾。

  她的目光在场间的书院诸生间掠过,带着一丝恼怒想着,如果你真是吕清臣先生寄望的修★行天才,本宫何至于在这种场合被这个皇子逼至如此境地?思绪还在柳絮间发散,她却没有那角落里找到宁缺的身影,不由更是恼火。

  得胜居侧门巷nèi,宁缺站在乌厢马车旁,对疑惑探出头来的桑桑不耐烦地括了招手,说道:”你在家里不是成天闹着说要近距离看看那位隆庆皇子吗?”

  桑桑很认真地解释道:“少爷,我就那天晚上说过一句,没有成天闹。”

  宁缺摊开手说道:”好吧,你想不想看。”

  得到肯定的回答,他带着桑桑向得胜居走去,有些心疼地掏出一块银子,递给行方biàn的得胜居小厮,然后穿过不再嘈杂的露台,走近清幽的宅院,他想着桑桑想看,所以biàn带她去看,反正李渔和她相熟,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自幼相依为命的生活早已养成二人某种习惯,看到对方喜欢的东西,biàn下意识里替对方留着,比如煎蛋面,比如酸辣面片汤,比如陆雪,比如银子,比如皇子。

  清幽庭院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先前那番争论吸引,然后被隆庆皇子平静话语流露出来的强大自信所震慑,竟是没有人注意到他把桑桑悄悄带进了场间。

  淡雅丝竹声间,偶有低声议论,首席座上天谕院副院长莫龘离神官神恃傲然,曾静大学士面无表恃,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谢承运看着案上酒杯,忽然间微微摇头自失一笑,深吸一口气后长身而起,揖手为礼,看着座上隆庆皇子朗声说道:“敢请教。”

  听着这三个宇,庭院间骤然变得更加安静,那些做为背景音的丝竹声不知何时也悄然无踪而去,李渔看着站在场间风度翩翩的谢承运,眼眸中流露出些许赞赏神恃,只是想着此人也非唐人,不免还是有些遗憾。

  隆庆皇子屈膝半跪于地扳上,认真整理衣看后,正视谢承运,今日头一次以凝重神恃示人,认真说道:“谢兄请。”

  庭院角落。

  桑桑半跪在宁缺身后,小心翼翼探出头来,看了两眼后低声说道:”少爷,这隔得太远了,比那天在街上看的还要远,都看不清楚他的脸。”

  “不要打岔。”宁缺夹了一筷子醋渍鱼皮塞进嘴中嘎崩嚼着,说道:”没看见正戏上场了?两大才子辩难,这种热闹可不多见。”

  桑桑哪里知道辩难是什么东西,好奇看着那边,问道:”少爷,你觉得谁会赢?”

  宁缺喝了一口酒,摇头说道:”我只希望谢承运不要死的太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